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我為紅樓來
  4. 第152章 高堂父母

第152章 高堂父母

作者:

迎春的奶娘姓王,這條老母犬罵迎春就跟罵自家女兒一樣,沒有一點上下尊卑之意,放賭不說,還經常偷迎春的首飾頭面以及其它物品出去賣。

她性子柔順,說難聽點叫逆來順受,別人說她什麼她都不反駁,受了委屈也全埋在心裡,既然她無動於衷,那賈瑜就替她越俎代庖了。

至於賈寶玉奶娘李嬤嬤,本來他是不想管的,後來有一次聽媚人說,以往她在賈寶玉屋裡時,那李嬤嬤吃多了酒就找她們出氣,像老母犬一樣四處亂咬,特別是她,挨了不少罵。

她性子和迎春很像,不似麝月茜雪她們那般潑辣,敢罵回去,她挨了罵也沒什麼人替她說話,賈瑜決定「公報私仇」,趁此機會一起送走。

此時的李嬤嬤哪還有半點在賈寶玉屋裡囂張的樣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兩個兵士走上前把她拖了出來。

王奶娘同樣被揪了出來,賈瑜冷聲道:「不守奴才的本分,欺辱主子,各杖五十,趕出府去!」

李貴從人群中擠出來,跪在賈瑜的面前求他看在自家二爺的面子上開恩,放過他娘一次,賈瑜看都不看他一眼。

五十板子下去,李嬤嬤和王奶娘已是奄奄一息,賈瑜對李貴道:「你以後別再來了,滾吧。」

兵士們抬著兩個老母犬,往門外一丟,賈瑜看著噤若寒蟬的人群,冷聲道:「你們這些奴才吧,有幾個是守本分的?偷東西、賭錢、偷懶、吃酒、鬧事、在背後說主子們的壞話,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主動站出來,會從輕處罰,我接下來會挨個查,不要等我查到頭上,到時候就不是挨板子這麼簡單的了,我會讓你們去黑遼種一輩子的地,像流放一樣,用兩條腿一路走過去。」

賈瑜的目光從賬房管事吳新登夫婦、糧倉管事戴良、買辦管事錢華等人臉上一一劃過,這些人自知再也沒有任何僥倖的餘地,紛紛跪地求饒。

兵士們走上前把他們捆好,賈瑜叫來幾個小廝,讓他們帶著兵士去查抄他們的家。

隨後對林之孝招了招手,賈瑜在清理東府的時候,他幫了不少忙。

「你辦事能力不錯,人也老實本分,從今天由你接手西府的大管家之職,我會向老太太稟明,不要讓老太太和我失望,更不要重蹈賴大的覆轍,否則賴家就是你們家的前車之鑒。」

林之孝跪下來給賈瑜磕頭,感謝連連,這人雖然有時候也會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謀些好處,但這是人之常情,他至少比賴大和吳新登之輩好的太多。

賈瑜指著周瑞一家三口的屍首對所有下人冷聲道:「晚上我會讓人在前院里放一個木箱,哪個從府里貪了銀子就偷偷過來還回去,我保證既往不咎,不還也沒有關係,就自求多福不要讓我發現,從今天起,府里禁止喝酒賭錢,偷奸耍滑,哪個若是再臟手臟腳,在背地裡編排主子的不是,我不管你是奴幾倍的,一律杖一百再趕出去,我賈家容不得不守奴才本分和不知上下尊卑的下人!」

下人們紛紛跪了下來,賈瑜讓人把周瑞一家三口的屍首處理了,兵士們從吳新登等人的住處回來彙報了情況。

見他們都貪了不少,賈瑜隨即下令每人杖五十,查抄一切家資,革了職位,全家老小都送到城外的田莊種地。

賈瑜回到榮禧堂,見眾人不哭了,便把自己處理的結果都說了。

賈母點點頭算是認了,賴家她都能放手,哪裡還在意其他家生子,瑜哥兒是族長,全族上下的人和事他都有資格去管,包括西府,處罰也就處罰了,她能說什麼,況且這也是好事。

今天的事著實讓賈母有些吃不消,雖然現在想明白了,但心底多少還有點埋怨賈瑜,這種事發生在大部分人身上都很難被立刻接受,需要時間去釋懷。

「瑜哥兒,這件事你不要怪二太太,她也是不知道,不然肯定不會讓他們胡扯的。」

賈瑜呵呵一笑,對王熙鳳道:「外面空缺的職位由你和三妹妹來任命,也讓三妹妹早點學學管家,以後幫你分擔一些。」

王熙鳳拉著探春笑道:「二弟你眼睛真准,她的本事可不小,以後有她幫著我,我也能輕省一點,只可惜將來是要出閣的。」

愛好中文網

賈瑜澹澹道:「出什麼閣,找個上門女婿即可,她要是嫁出去我和老爺都不放心。」

迎春和小惜春以後的終身大事都會由他來做主,兩個都是老子不管了的,探春雖輪不到他做主,但他可以插手,有一部分否決權,而且政老爹肯定會聽取他的意見,這就是權力帶來的地位。

前段時間七房有個十五歲的女孩子定親,她的父母來尋求他的意見,賈瑜沒露面,只是讓晴雯給了他們家十五兩銀子做禮金。

探春臉色微紅,擦了擦眼淚,給賈瑜鄭重的福了一禮,賈瑜受了她的禮,估計是為了感謝他沒有難為她的嫡母,不然賈瑜真要追究起來,王夫人絕對會顏面徹底掃地。

如果沒有主子撐腰,甚至是授意,腦子正常的奴才一般不會敢幹這種事。

賈政擔心道:「瑜兒,這件事會不會影響你接下來的殿試?」

「影響又能怎麼辦,估計現在彈劾我的奏摺已經把陛下的御桉堆滿了,老爺,侄兒作為這個家的族長,一切目的都是為了傳承,希望您能理解我。」

賈政連忙道:「為叔當然理解,你怎麼做為叔都沒意見,只是這次是我們拉你的後腿了。」

賈瑜給他躬身一禮,賈政拍了拍賈瑜的肩膀,一張臉上滿是羞愧,一個丫鬟跑進來,稟報道:「老太太,老爺,東府來了天使,來請瑜大老爺進宮。」

阿政怒道:「狗才誤我愛侄也!」

皇宮,上書房。

景文帝指著御桉上一摞奏摺,好奇道:「你們賈家怎麼這麼多破事?你做為賈家的族長就這麼任由他們敗壞先寧榮二公的名聲?」

賈瑜苦笑道:「陛下,臣也不想見到這種事發生啊,臣這次已經徹底清理乾淨,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

「朕再給你一次體面,不追究這些事,你自己回去處理妥當,再有下次,朕連你一起罰,別人家風平浪靜,就你們家波濤洶湧,回去吧!」

見他謝恩后卻沒有告退,又一臉的欲言又止,景文帝皺眉道:「何事?」

賈瑜跪地道:「陛下,臣有一事相求。」

「說。」

賈瑜恭聲道:「臣殿試后想去揚州一趟,很快就能回來,請陛下准予。」

「可。」

賈瑜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他都已經準備好了百般理由,萬種說辭,以待被拒后苦求,卻不曾想景文帝連問都沒問就同意了。

他若是要去揚州,只能求景文帝開恩,因為他現在身上掛著正三品的爵位,無諭旨是不得擅自離京的。

景文帝道:「你和林愛卿愛女的確很是般配,他現在重病,怕是要不久於人世,他為國為朕立有大功,朕給你這個體面,去揚州求娶他的愛女,侍孝床前,等你們將來成婚,朕會看在林愛卿的份上,與皇后給你們做高堂父母。」

林如海的探花功名是景文帝親點的,揚州巡鹽御史也是他親授的,由此可見他對林如海的喜愛和信重。

上個月他收到林如海從揚州呈上來的遺折,想他在任上兢兢業業,鞠躬盡瘁,先死了偏子,后死了髮妻,到現在連他自己也壞了身子骨,不能保全,滿門只剩下一個患有先天之疾的女兒,這讓他心中十分的悲嘆。

到底是天子,端的見微知著,賈瑜只說了去處,他就瞬間明白了去意。

賈瑜顫抖著嘴唇,拜道:「臣謝陛下隆恩!」

這恩大到沒邊了,皇帝和皇後娘娘親自去給臣子做高堂父母,古今罕見。

景文帝欽賜賈瑜表字,君臣之間就有了一些師生之義,賈瑜就成了半個天子門生,這是無上的聖卷恩寵,全天下哪個讀書人不羨慕他,僅憑這個,他就可以吃一輩子。

要是景文帝和許皇后將來降尊給他和林黛玉做了高堂父母,那絕對會驚掉全天下人的下巴,這是什麼概念,那賈瑜豈不要算是景文帝的半個兒子?若真是那樣,只要他以後不涉及罪無可恕的謀逆大罪,任何人都不敢動他。

到時候就不會再有任何人敢說他和林黛玉克父克母了,他們雖然父母都不在了,但皇帝和皇後娘娘給他們做過高堂父母,哪個再敢在這件事上侮辱他們,就是在侮辱景文帝和許皇后,絕對是要滿門抄斬,甚至是誅九族的。

端莊優雅嫵媚動的許皇后移著蓮步,鳥鳥婷婷的從外面走了進來,見賈瑜又是跪在地上,輕聲勸道:「陛下,臣妾都聽說了,不是這孩子的錯。」

景文帝笑道:「梓童,朕可沒有怪責他,他剛才求朕,說殿試后要去揚州求娶林愛卿的女兒,朕答應了。」

許皇后深知自己的丈夫有多麼信重林如海,想當初他們還住在王府的時候,陛下就曾數次邀請林如海到家裡赴宴,那時候陛下還不是陛下,林如海也還不是探花,他們之間有朋友之義。

「臣妾也曾聽聞林御史愛女生的國色天香,和這孩子的確很是般配,不過這兩個孩子也都是可憐的,林御史若是病逝,他們以後可就沒有高堂父母了,只能在成婚時請各自父母的靈位。」

景文帝點頭道:「朕念在林愛卿與國有大功,以及他赤子之心的份上,屆時和梓童一起給他們做一天的高堂父母。」

賈瑜激動不已,嘴咧的跟瓢一樣,許皇后忍俊不禁,捂著檀口輕笑了起來,景文帝也被他這副樣子給逗笑了,笑罵道:「成什麼樣子,給朕嚴肅點!」

賈瑜連忙收拾好表情,規規矩矩的站好,景文帝告戒道:「接下來的殿試給朕好好考,別出什麼岔子,李愛卿他們請朕點你為探花,朕同意了,那些大臣估計也都是這個想法,你既然不走仕途,就別想著三元及第了,畢竟翁婿雙探可為千古佳話。」

許皇后笑道:「前提是你能得到林御史的認可,不然換作是其他女子,本宮和陛下可是不會做的。」

景文帝撇了賈瑜一眼,哼道:「他要是捧著一個探花下揚州,再加上他的相貌和才華,林愛卿肯定會同意,若不是他和林愛卿愛女兩情相悅,朕都想讓他給朕做個駙馬。」

賈瑜再次跪下,給景文帝和許皇后各拜了拜,感激道:「臣謝陛下和娘娘的厚愛和天恩,臣雖肝腦塗地,卻難報萬一。」

「起來吧,這其中更多還是林愛卿的體面,你先去揚州得到他的首肯再說吧,他要是不願意,朕可不會給你們賜婚的,你要是敢帶著林愛卿愛女私奔,朕就把你的腿打斷。」

「是...」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