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節 尤琴烈的十年準備

第九百一十二節 尤琴烈的十年準備

妖族的高層正在激烈地爭吵。

林謙誓死反擊,對妖族的震撼同樣極大。一想到幾百萬的人海,像cháo水一樣湧來,所有人都不禁生出絕望無力之感。

除了以同樣的手段對抗,任何人都沒有其他的辦法。

崑崙和莫雲海之間的決戰,妖族更看好崑崙,崑崙強大的凝聚力,此時將發揮出恐怖的威力。莫雲海這十年來,左莫未歸所產生的影響,平時看不出來,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令人無法無視。

還有魔族,曾經妖族的天然盟友。

此時,卻給他們極大的壓力。

激烈的爭吵,充斥著會議室。明月夜坐在上首,似乎在閉目養神。在她身旁,風信子和尤琴烈,肅立左右。

妖族處於弱勢,最致命的是,他們沒有神級強者。

無論是木希,還是冰蘭,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在現階段,神級無解。

忽然,一個聲音毫無徵兆地插了進來。

「各位,請不要浪費時間。」

聲音不大,卻全場可聞,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

說話的是一個陌生的男子,男子臉上戴著一張青銅面具。

「你是誰?為什麼我不認識你?」一位長老臉sè微變,他驀地怒目大喝:「你是什麼人!竟然膽敢混進來……」

戴面具的男子,完全無視這位長老的怒斥,他神sè從容地站起來,從容向眾人一禮,溫聲道:「大家好,我是冥王。」

全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這句話驚得呆住,一時間,竟然沒有人開口。

「哦,不對。」面具男子輕笑一聲道:「現在各位應該稱我為魔王。」

左莫深不可測的威壓,有如神祇天威,瞬間降臨會議室,每個人只覺得全身被一隻無形大手緊緊攥住,強烈的窒息感,讓他們大腦一片空白。

風信子身上爆出強烈的光芒,神力在他體內瘋狂地涌動。他不知道冥王是怎麼混進來的,但是外面層層包圍,高手雲集,只需要引起動靜,那些守在外面的護衛,一定會蜂擁而來。

然而,一道冷冽的目光,有如利箭般,瞬間洞穿他的防護,他體內的神力,竟然一僵!

不好!

風信子的臉sè大變。

這就是神級么?

風信子身為明月夜麾下頭號高手,一身准神級的實力,平rì幾乎沒有敵人。可是,對方只是一道目光……

強烈的恐懼從內心湧上來,他不是沒有想過神級強者有多強大,但是雙方實力上差距,比比他預計的還要大。

這簡直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風信子陷入短暫的茫然之中,完全沒有注意,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後。

幽紫的光芒一閃而逝。

風信子這才如夢初醒,強烈的危險感,讓他幾乎如同瘋狂的野獸。

就在此時,忽然周身一緊,他竟然無法掙扎。

瞪大的瞳孔里,那個戴著面具的可怕傢伙,正朝他伸開手掌虛抓。

神級……

這是他腦海里最後浮現的兩個字。

一名准神級,在一名神級和一名准神級的聯手之下,怎麼會有反擊的機會?

一擊必殺!

風信子的頭顱飛上天空,血柱衝天而起,濺在天花板上,染紅了半邊。

會議室里響起一陣尖叫,許多長老面sè慘白,他們被這血腥的一幕嚇壞了。但是整個會議室全都被隔絕起來,外面的人,根本聽不到裡面的動靜。連風信子都在一招之下被殺,原本蠢蠢yù動的眾人,此時全都噤若寒蟬。

連風信子大人……

明月夜的目光,轉向尤琴烈身上,冷若寒冰:「好!很好!尤琴烈!你竟然勾結冥王!」

明月夜並不傻,整個會場的保衛工作,基本都由尤琴烈完成。只有尤琴烈才有能力,如此輕鬆地帶一個人進來。

尤琴烈恭謙一禮:「我這是為了大家好。」

在場眾人無不面若死灰。

他們知道尤琴烈手中掌握的力量,如此重要人物的反水,這也意味著他們對方的布置必然十分周全。

明月夜沒有理會尤琴烈,她轉過臉,冷冷道:「冥王真是好手段,好算計。」

左莫笑了笑,心中對蒲妖和衛這兩個傢伙佩服得五體投地。當年蒲妖和衛曾和他說過血召種子之事,但左莫沒太當回事。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三顆種子,都發揮出極其關鍵的作用。

如果沒有尤琴烈在其中接應,他跑到這裡來,也找不到明月夜。

左莫就像主人一般,隨便找了位置坐下來。

「好吧,各位,相信不需要我說什麼狠話了,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妖族的未來。」

左莫的話,清晰地傳入到每個人的耳朵里。

「你痴心妄想!」明月夜臉sè如冰霜,她的語氣里有異乎尋常的堅決:「今天,就算所有人都死在這裡,也不會通過你的決議。想征服妖族,就派你的大軍來吧!」

明月夜的話,引起許多人共鳴,他們皆是一臉憤怒地瞪著左莫。

「沒錯!想征服妖族,派你的大軍來吧!」

「哼,想用這樣見不得人勾當,就拿下我們妖族,天真!」

……

左莫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明月夜,他並不是奇怪明月夜意志的堅決,而是驚訝此女的眼光,在如此不利的處境下,還能夠冷靜地洞穿自己的顧忌和意圖。可以說,原本她手上沒有籌碼,如今卻找到一些籌碼,雖然不多,但也是籌碼。

她料定了左莫是想迅速而和平地解決妖族,否則的話,直接把這裡的人全都幹掉,然後大軍壓境,才是最乾脆的做法。

一片混亂的妖族根本無力抵抗魔族大軍。

左莫沒有這麼做,明月夜立即敏銳地意識到其中的關鍵。

面具後傳出一聲輕笑。

如果在如此有利的局面下,還被人拿捏住,那左莫就不是那個能被稱作剝皮殭屍的傢伙!

啪,左莫打了個響指,向尤琴烈示意。

尤琴烈會意,他出來,平靜地看著木希。

木希忽然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

「木希大人,宮湖木氏這些年的發展,實在令人稱讚。但是,繁榮的外表下,總是有些致命的危機。我們調查了宮湖木氏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達到白銀戰將的,竟然只有二十五人。而乾記於族、裏海冼族,有希望達到黃金戰將的少年,有四位之多。如果木希大人不在……」

尤琴烈剩下的話沒有說出來,木希的臉sè就已經變了。

她沒有想到,尤琴烈竟然在暗中調查宮湖木氏!宮湖木氏這些年繁花似錦的場面之下,是不為人知的虛弱。尤琴烈提到的乾記於族和裏海冼族,卻是宮湖木氏的宿敵。這些年,因為木希的存在,這兩族被壓製得厲害,不斷被削弱。

如果自己真的倒下……

她很清楚,只要尤琴烈勾勾小指頭,那兩族就會毫不猶豫效忠。宮湖木氏的命運,可想而知。

「冰蘭大人!」尤琴烈像往常一樣,恭敬地向冰蘭行一禮。

冰蘭冷笑:「怎麼?我倒是想聽聽,你有什麼辦法對付我?」

冰蘭從小是孤兒,沒有家族之累。

「冰蘭大人沒有家族之累,換句話說,冰蘭大人除了本身戰將的價值,其他價值可以忽略不計。」尤琴烈從容道:「至於冰蘭大人的軍團,核心十二女將,經歷和大人差不多。十二人中,其中有九人已經成婚。哦,對了,她們夫家所屬的九個家族族長,此時正在暗影衛做客。冰蘭大人放心,我們會把他們照顧好的。」

冰蘭的臉sè終於變了。

如果她不在,這支軍團的命運……

尤琴烈的目光沒有在冰蘭大人身上停留,他轉過臉龐,落在一位老神在在的長老身上。

「許長老是所有家族中,情況最好者。許長老治理有方,內部團結,周圍沒有敵人,牢不可破。手上戰部,也實力出眾。」

眯著眼睛的許長老,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尤琴烈所說,正是他心中得意之處。他是長老會中的實權人物,僅次於冰蘭、木希等人,德高望重。

「只可惜。」尤琴烈忽然搖頭嘆息:「當年許長老擺了萬理會一道,幾乎讓萬理會全滅。許長老大概沒有想到,萬理會還有人活著,還惦記著長老。」

萬理會三個字,讓在場的長老們不由sè變。這個組織,他們都有耳聞,萬理會行事詭異狠辣難纏,當年惹下無數血雨腥風。但是幾十年前,萬理會卻突然銷聲匿跡,誰也沒有想到,許長老竟然和這個神秘組織有關。

始終淡定從容的許長老就像屁股著了火般,霍地站起來,失聲驚呼:「不可能!」

尤琴烈朝他微微一笑:「許長老請勿著急,我們待會再詳談。」

說罷,便沒有理會許長老,他一個個點名過去,在場幾乎所有人的資料,各種秘辛,尤琴烈如數家珍。

令人窒息的恐慌和絕望,在會議室里蔓延。

明月夜睜大眼睛,臉sè煞白,她不能置信地看著尤琴烈。

如此翔實的資料,如此jīng心的準備,不知策劃了多久,沒有經年累月的調查,絕無可能。自己竟然毫不知情!她本以為,尤琴烈是暗中勾結冥王,此時她一個更加荒謬的猜測卻不可遏制地浮現在她腦海。

尤琴烈是冥王布下的暗棋!

她的心不斷地往下沉。

尤琴烈這招釜底抽薪不可謂不狠,這些妖族的實權人物,必然會倒戈。這群人,他們身後的豪族。才是妖族真正的中堅,才是整個妖族真正的統治階層。

她手中的籌碼,瞬間消失一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修真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修真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二節 尤琴烈的十年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