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諸天:從扮演少年斷浪開始
  4. 第7章 過夜資費

第7章 過夜資費

作者:

「我?」

「我還能怎麼想,到手的鴨子不能飛,送到手的貨物自然也是不可能就這麼看著它眼睜睜熘走。」

「只不過,你這娘們看起來可不像是一個好人啊!」

「主動送貨上門,嘖嘖嘖……,恐怕仙子有毒。」

眼見著馬車內的女主人剛一出現,開口之間就是如此帶有撩撥意味的話語。

謝安在眼睛驟然一亮的同時,心裡不由得也是變得警惕無比。

對於陸小鳳世界裡面的諸多劇情,謝安雖然並不是全都記得特別清楚明白。

但如此出場模式,如此艷麗容貌,再加上如此容貌奇葩的兩個手下。

眼前這個女子,她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上官飛燕!

數十年前被覆滅的西域金鵬王朝遺留亡國公主之一!

同時也是紅鞋子組織中的一員。

在數十年前,在陸小鳳世界這方中原王朝的西域地帶,存在著一個古老的小國王朝。

在那裡,不但田產豐收,而且藏有數不盡的金沙和珠寶。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

因為這個面積不大的西域王朝過於富足且國力不強,它最後終於引起鄰國垂涎,在戰火和鐵蹄中從此淪陷滅國。

亡國之際。

為了保存一部分實力以謀求日後中興,當時的末代金鵬王將國庫最後財富分為四份,分別交給自己手下四位心腹重臣給帶到了中原王朝隱藏。

這四人分別是內務府總管嚴立本、大將軍平獨鶴、上官木、以及皇族上官瑾四人。

如今數十年時間過去,金鵬王朝一切原有痕迹早已煙消雲散。

而原本被末代金鵬王託付財產的嚴立本四人,除了一個跟隨在金鵬王身邊的上官瑾已死外。

剩餘的三位金鵬王朝老臣嚴立本、平獨鶴、上官本,他們此時早已在中原武林內有了一份獨屬於自己的偌大基業。

這其中嚴立本化名閻鐵珊,一手創立了天下最大珠寶行珠光寶氣閣,號稱天下珠寶最多之人。

而另外兩人。

一個平獨鶴,他當年從西域離開來到中原以後,直接就以手中財富的一部分硬生生在帶藝拜師的情況敲開了中原峨眉派大門。

最終歷經三十年苦修,不僅登頂峨眉掌門之位,而且還將自身原有刀法和峨眉派劍法相融合,獨創出絕學【刀劍雙殺七七四十九式】。

其目前一身修為在江湖武林之間穩居前十,甚至還在如今劍法尚未大成的西門吹雪之上。

在謝安所羅列的天下兵器榜上,他與白雲城主葉孤城並列排名天下第七!

而至於最後一人上官木,他則是如今天下第一殺手組織青衣樓的樓主。

同時,他也是金鵬王朝剩餘的這三個老臣中最不老實的那一個!

哪怕是他明明已經很有錢了,但他對財富卻依舊熱衷至極。

為了防止自己手中財產被金鵬王朝後代取走,他先是利用上官飛燕殺害了這位最後的金鵬王以及他女兒上官丹鳳公主。

接著又特意派遣上官飛燕化身金鵬王朝亡國公主上官丹鳳前去勾引天禽門後人霍天青、以及中原花家花滿樓等人。

同時利用陸小鳳愛管閑事的性格,藉此讓他叫來西門吹雪,直接一舉除去了閻鐵珊和獨孤一鶴二人,從此獨吞金鵬王朝遺留寶藏。

等到了最後,為了保密。

他又殺了上官飛燕滅口,其手段之狠毒、計算之精密,那絕對是江湖之中妥妥的梟雄人物。

而這,就是在陸小鳳世界里極其有名的金鵬王朝事件!

而上官飛燕她在這整個事件過程中,全程所充當的角色就是一個陰謀交際花。

狀元樓門前,在準備開口回答上官飛燕話語前,謝安在心裡先是將上官飛燕這個人以及她身上全部陰謀事件都給飛快過濾了一遍。

直到心裡對於上官飛燕這個人性格有一個清晰了解后,他才向不遠處滿臉笑意嫣然的上官飛燕微笑開口道:

「我這個人呢,平生有三大愛好。」

「愛絕頂武功,愛絕世美人,以及愛天下佳肴。」

「這其中三點,我想知道姑娘你大概佔了哪一點?」

說完,謝安眼神中玩味的,就這麼朝著不遠處上官飛燕一步一步緩緩走了過去。

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身旁馬車車轅上,伸手摟住了她那細軟腰肢。

「你這個人,膽子當真是大的很!」

「我這樣一位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才剛剛開口說對你有那麼一點微末好感,你倒是絲毫不害羞的直接就動上了手。」

「原來天下兵器榜第三的南麟劍首斷浪,竟然也不過是這樣一個色膽包天的登徒子而已。」

「我上官丹鳳,對你有些失望了。」

馬車前,上官飛燕目光斜斜的瞟看了一眼謝安那摟住自己腰肢的大手,語氣無比澹漠的開口道。

「呵呵。」

「我斷浪平時自然不會是一個隨意調戲良家婦女的登徒子。」

「但是現在,姑娘你這都已經主動將自己送到了我面前了。」

「那我就算是平時再怎麼安分守己,此刻終究也不能夠就這麼無動於衷的看著你這樣一個絕色美人,從我眼前白白熘走吧。」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這個道理我想姑娘你應該懂?」

看著自己懷中上官飛燕那勾魂攝魄的眼神,聽著她口中那似是拒絕、又似是撩撥的冷澹語氣。

一時間,謝安忍不住被其撩撥逗弄得愈發心頭火起。

他眸中目光,漸漸開始從懷中上官飛燕那張絕美臉蛋上一點一點慢慢向下滑落。

先是她修長的脖頸。

然後是她那曲線起伏的廣闊高山,以及她那被自己緊緊摟住的纖細腰肢。

再然後,等謝安目光流淌至地面最下方時,他目光最終停留在了上官飛燕那一雙雖然僅有少部分裸露在外、但看起來卻是格外雪白晃眼的白玉腳踝之上。

如此一般,在將上官飛燕整個人都從頭至尾給認真仔細觀覽了一遍后,謝安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上官丹鳳!你這一副容貌身材,當真是天地造化之奇物。」

「如此完美,如此絕色,甚至就連你常年裸露在外的那一小部分皮膚上也毫無任何一點微小瑕疵!」

「像你這樣的人!簡直生來就是一個足以攪起江湖武林巨大風波的超級紅顏禍水。」

「商之妲己、周之褒姒,想來亦不過最多如你這般!」

「絕世妖精!人間奇珍!」

說完,謝安再也忍不住心頭那股熾烈焰火,直接一把就將上官飛燕給摟入懷中,就此一步跨入了身後馬車之內。

此時此刻,對於上官飛燕這樣一位本身就抱有任務而來的陰謀交際花。

對於她這樣一個在原有世界軌跡中迷倒了無數天下高手,甚至於就連花滿樓這樣一位心靈修為極其脫俗之人物也忍不住怦然心動的帶刺毒玫瑰。

謝安心裡根本沒有任何繼續和她拐彎抹角繞圈子之意。

你不是要拉攏我嗎?

可以,不過要公平交換!

我以手中刀劍為你破開身前重重難關,你以體態溫柔撫平我心中滾滾魔焰。

這非常符合交易法則!

不然像是原著中花滿樓那般為了上官飛燕事情做了一大堆,最終就連手都沒怎麼碰過的舔狗行為,謝安卻是無論前世今生都不會去做!

馬車內。

上官飛燕驟然跌倒在軟榻之上!

軟榻之上的她,一對眸光再無之前那份玩味和從容。

她微怒道:

「我之前果然沒有說錯,你南麟劍首斷浪當真就是一個膽大包天的好色之輩。」

「我一個姑娘家,還從未開口對你說出什麼承諾言語,你居然就這般強行將我這樣一個弱女子給直接裹挾進了馬車內。」

「南麟劍首,你可知,你這樣只會讓我以後都恨你。」

「哦?」

「我記得這番話,以前同樣也有一個女孩這麼對我說過。」

「但是她和你不同,她是真的抗拒萬分,而你卻是半推半就、欲擒故縱、欲拒還迎!」

一屁股坐在軟榻之上,目光極其的明目張胆。

聽著上官飛燕口中這般貌似掙扎、又貌似勾引的話語,謝安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玩味笑意。

絲毫不給上官飛燕留下任何遮掩面紗的,他開口之間言語鋒銳如劍,直接強勢擊碎了上官飛燕心中一切多餘想法。

言罷。

面對著身前軟塌之上臉色驟然變化的上官飛燕,謝安目光平靜的仔細凝視著她那張絕美的容顏,突然語氣澹澹的開口道:

「不介意幫你未來的男人我,親自倒一杯酒吧?丹鳳公主。」

「你未來的男人我,很喜歡在發生一場美妙的事情之前,先喝上一杯美酒,你覺得你該不該滿足我呢?」

「畢竟,無論你心裡有何等野望,在這個江湖武林之中只要我願意,以後我都能夠全部滿足你。」

軟塌上,聽著謝安這般話語,上官飛燕臉上神情突然怔住。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因為這一張絕美臉蛋的緣故。

上官飛燕從來只要輕輕一開口,就一定會有大把男人願意為了討好她而全力滿足她各種想法,然後給點好處就為她拚死賣命。

在她眼裡,天下間所有男人全都是賤骨頭。

除了像是霍休這種,根本對於美色根本沒有任何興趣的太監男人外。

其餘任何人,哪怕就是像「玉面郎君」柳余恨、「斷腸劍客」蕭秋水這樣的江湖一流高手,也完全不過是一條可以被她給隨意呼來喚去、隨意丟根骨頭就拚死賣命的野狗而已。

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世界上居然還會有像眼前這個男人這般,完全不給自己任何面子、也根本不在意自己任何想法以之人。

上官飛燕從軟榻上抬頭仰望,仔細凝視著謝安那鋒銳如君王般、充滿了高高在上之意的眼眸,她心裡一時間,情不自禁的完全失去了反抗勇氣。

眼前這個男人,她看不透。

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完全不敢去賭。

她怕,怕賭了以後自己會死!

從軟榻上爬起,態度非常服軟的從馬車兩旁小木櫃里拿出一瓶陳年美酒,上官飛燕輕手輕腳的給謝安倒上。

「沒毒吧?」

「有毒的話,我自然是不怕,但等會一同飲酒的你,大概你就要變成一具七竅流血的屍體了。」

從上官飛燕手中接過美酒,謝安嘴角嘴角懸挂的笑意愈加燦爛。

看著眼前這個態度已經完全服軟的帶刺毒玫瑰,謝安明白自己已經到了享受時刻。

於是說話間,他也不等上官飛燕回答。

在輕輕放下手中美酒後,他雙手輕輕一推間,直接就懷抱著身前的上官飛燕就倒在了軟榻之上。

「幫我解開袍子。」

伏低身子,溫柔趴伏在上官飛燕身邊。

在上官飛燕滿頭如雲黑髮披散之中,謝安只覺得鼻息內驟然充滿了一股說不出來具體味道的澹雅香氣。

謝安並不懂古代的胭脂花粉。

可即便如此,以他那已經達到先天四境的靈敏感知力。

雖然僅僅是輕輕一嗅,他瞬間便從上官飛燕身上這種看似澹雅的香味里,足足聞出來了數十種野外花草果木的獨有香氣。

「果然懂得享受。」

「如此奇香,自然是寸厘寸金。」

「怪不得如此美人,也會成為金錢之奴!」

內心裡帶著最後一分感慨。

車廂里那用柔軟狐裘墊著的軟塌中,下一刻,謝安終於不再故作矜持。

看著閉眼躺在自己身側的上官飛燕,在她身體本能所產生的顫抖與僵硬中,謝安身體突然動作。

「唔……」

軟榻上,溫暖的狐裘之內,上官飛燕身體陡然僵硬。

接下來,她那輕柔得像是黃昏時風吹池水般的絕美嗓音驟然低吟。

在一番身體顫抖中,她默不作聲的,眼角悄悄滑落下一枚晶瑩淚滴。

……

「你滿足了。」

「接下來,換我滿足。」

「我要殺掉霍休,然後拿走他全部財富,你幫我。」

一場激烈戰場搏殺過後。

狐裘內,雖然身體還帶著點滴血污,但上官飛燕依舊在軟塌上強行坐直了身體。

用自己那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平靜直視著謝安,她非常言簡意賅的直接說出了自己心中欲求。

聽著上官飛燕言語。

剛經歷完一場搏殺后,腦子一時間多少有些空蕩情況的謝安,他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奇怪。

情不自禁的,他連想都沒有想便驀然開口道:

「丹鳳公主,我這算是過夜資費嗎?」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