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高考

第二百九十八章 高考

林家良忙於房子破土動工的時候,正逢林書豪高三畢業,迎接高考。

等於兩個重大的事情,碰巧湊在了一起。

不過對於林家良來說,兒子的高考勝過一切。因為兒子考上大學,可謂他一輩子最大的願望了。

所以,他不得不暫時中斷建房的事情,尋找新包工頭的問題往後推遲,先處理兒子高考的事。

林書豪的考場就安排在鎮上中學,距離倒是很近。考試時間總共兩天。

兒子考試,其實家長幫不上多少忙。但林家良還是放下所有事情,只圍繞林書豪高考的問題而活動。

他至少想給兒子傳遞這樣一個信息,他對此事非常關心和重視,希望兒子一定要考好。不要讓兒子覺得無所謂而鬆懈。

事實上,臨考的這幾天,他一直在叮囑兒子,考試的各種注意事項。確保不要出錯,順利答完考卷。

他是那樣的和言悅色、言辭懇切。此刻他突然沒有了平時的嚴厲表情,滿滿的都是慈愛面容。

「你還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和我說。」他對兒子說。

這個意思就是,此刻不管兒子提出什麼要求,吃的、穿的、哪怕是要玩具,他都會不惜一切代價滿足兒子,只要兒子把試考好。

不料林書豪沒有一點兒反應,始終是一言不發,眼睛也不看父親。他幾乎面無表情,跟一塊白牆一樣。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根本無法猜透。

林書豪擺出這樣一種消極的樣子,是讓林家良非常惱火的。要放平時,他準會把兒子罵個狗血淋頭。

可現在是非常時期,他不敢再「得罪」兒子,只好強壓自己不愉快的情緒。

「要是你不想跟我說,你跟你媽說也行。」他顯得十分包容,繼續說。

以他動不動就發怒的性格,能做到這樣,真的很不容易了。為此林書豪也應該感動。

可是林書豪始終不為所動。他獃獃坐在凳子上,好比只有軀體還在,靈魂早已經飛出九霄雲外。

林家良知道兒子心裡怨恨他,但又能怎麼辦呢,難道讓他跟兒子哀求,請兒子原諒他嗎?

不管自己做錯了什麼,終究是出於對兒子的關愛和一片良好願望。兒子為此怨恨他,是不應該的,是錯誤的。

何況我是老子,你是兒子,我辛苦把你養大,你竟然還怨恨我,更加不對。

道理一一擺出來,真的沒什麼破綻,非常合符邏輯。問題是,兒子就是不懂,他根本不是和你一樣的想法。

林家良一直忍耐著,沒有跟兒子發火。這幾天,每餐都是做了林書豪最愛吃的。而且還一反常態,特意叫兒子多休息,不要看書太累,臨時抱佛腳沒什麼用。

晚上怕宿舍蚊子太多,影響兒子睡眠,導致考試沒有充沛的精力。他特意去買了滅蚊劑,親自到宿捨去噴洒,晚上還多加了蚊香。確保兒子睡得香。

說真的,一個父親做到這樣細心體貼,哪個兒子都應該感動。

他要是一直都是這個樣子,該有多好。為什麼非到特定時刻,才顯露一下他那無比溫柔的性情呢。

難道是溫柔有愛的東西太過珍稀,也要節儉利用,不可以大量施予嗎?

正式考試那兩天,他放下一切事情,一直無聊的守候在考場外。每次林書豪考完出來,他總是迎上去送茶遞水、問長問短。

「這一場考得好嗎?考題都答完嗎」他最關心這個問題。

林書豪沒有答話,

只是接過水瓶喝兩口水,然後點了點頭當作回應,表示考得還行。

林家良非常高興。好樣的,兒子,沒有讓我失望。

他柔情大發,拿起毛巾,親手去擦兒子頭上的細汗。

林書豪卻表現得十分抗拒,抬手就把父親的手擋開。也許他是真的不習慣父親的柔情。要是一個人平時一直很暴躁,突然一下很溫柔,會讓人覺得不真實,很虛假。

儘管這會兒,林家良是真心疼愛兒子。

一片愛心反被兒子冷漠的拒絕,林家良很難堪,也很傷心。世上最傷人的事,莫過於「好心沒好報」了。

林書豪似乎看出父親的心理,大約也意識到自己做得過火。畢竟這幾天,為了讓他考好,父親該做的,什麼都做了。

他便從父親手裡接過毛巾,自己擦了擦臉,再還給父親,表示領了父親的心意。林家良果然情緒鬆弛一些。

到第二天數理化的考試,林家良顯得更加無微不至的殷切。因為數理化的成績真的很重要,幾乎有著決定性的意義。

可是很奇怪,林書豪一早上起床,發現自己的雙腳出現嚴重腫脹。不動它倒也不痛,但是腳一下地走路就不舒服。

他從宿舍回家吃早飯的時候,林家良發現兒子走路一瘸一拐。

於是對兒子雙腳檢查一番,確實浮腫厲害,踝關節都看不見了。一個手指頭按下去,出一個「深坑」,要好久才彈回來。

一時間搞不清怎麼來的,是否昨天考場坐得太久引起,也不知道。

現在時間來不及了,再大的事,考試是不可以耽誤的。因此只是打一針肌肉注射,草草處理,等考完試再說。

吃完早飯,林家良照例陪同兒子去考場。

他半蹲腰身,示意兒子趴到他背上去。意思兒子腿腳不便,他要把兒子背到考場去。

林書豪堅決拒絕,不願意讓父親背。

他個子都比父親高了,讓父親背著,真的太難為情。最主要他和父親一直關係冷淡,這一下突然如此親密無間,讓一切顯得尷尬又諷刺,很不適應。

再說他還能走路,只是走得慢一點,有點疼痛而已。又不是完全癱瘓了。

林家良並不懂兒子心理,只是覺得時間緊迫,不能耽誤,你是我兒子,小時候又是抱又是背的,大了背你不是一樣,有什麼難為情?

見兒子還在扭扭捏捏,他忍不住生氣了:「你怎麼回事?背你一下會死?快點,考試可不等你。」

李月娥也把林書豪推到丈夫背上:「你腳痛,就讓你爸背一下。以後你爸老了,走不動了,得你去背他。」

父母盛情難卻,林書豪只好停止抵抗,小心趴到父親背上。

林家良挺一下腰,直起身來。不料聽見腰間骨頭「嘎吧」一聲,他身子晃一下,差點摔倒。

他沒想到一轉眼,兒子居然這麼重了。猶記得兒子小時候,把他背在背上,田間小道上飛步行走。

李月娥嚇一跳,趕緊問丈夫:「你不要緊吧。」

林書豪也趕緊從父親背上跳下來:「算了,我自己走,我可以走的。」

林家良的固執勁又來了,重新蹲好身子,語氣強硬說:「沒事的,上來吧,我能背。你別到了考場,雙腳疼痛,影響發揮。」

拗不過父親,林書豪只好又趴到父親背上。這一次林家良沉著穩重,慢慢起身,總算把兒子穩穩背起。

好在距離不遠,剛好林家良力氣耗盡,感覺背不動的時候,已經到達考場了。

「慢慢來,一定要考好。」林家良目送兒子走進考室。

林家良終於回頭望向父親,微微點個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幸福人間202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幸福人間2022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高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