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萬古:至高位面
  4. 第44章 觀靈

第44章 觀靈

作者:

虛無間有神物,凝九極之仙,聚九幽之冥,極仙冥而生靈,名之冥仙。

三座神輝四射的山峰中央,浮出一道宛如虛無混洞般吞噬萬物的深邃黑影,與一切生相對的氣息流露而出,令人直面死亡與恐怖。所有的一切都要被吞噬、消滅,造化不顯,大道難生,極致的毀滅意味在黑影中演化,萬象消弭重歸虛無的無上神威自然而然地散發,衝擊著天地間另外三道相反的力量。

格格不入的浩然偉力遠遠超越了人的認知,不屬於任何一個層次。天地間沒有任何動靜,虛無彷彿在顫抖,在恐懼,數縷氣息無聲的碰撞,似乎要將一切都淹沒,混沌泯滅,虛無寂靜,如同輪迴在輪轉,無窮的生滅變幻,一切的意義都無法存在。

空間都要被埋葬,時間亦要被蝕解,無上的大恐怖降臨,凌駕於所有力量之上,超越帝境之外,不屬於混沌之中,獨一無二,饒是三股力量齊齊抵抗,也十分勉強。

方才那道懶洋洋的話語正是從黑影中傳出,從中傳來一種高高在上的倨傲:「我聽着呢,誰欠收拾啊?」

「哼,說得就是你!」封印冥仙不甘示弱的說道。

「跟大爺耍橫呢?信不信我揍你?」

「來啊!怕你不成?」

「好了好了,都別鬧了。」最為沉穩的創造冥仙發話了,「我知道毀滅你也是想念玄帝了,才從下邊出來的吧,好不容易再見,就別添亂了。」

「封印你也是的,總喜歡針對毀滅,它真要發起狠來,我們誰攔得住?」

「若不是它自行收束了力量,自封在這兒,這座混沌怕是早就重歸虛無了,毀滅本就剋制它,它可拿它沒轍。」

「哼,行吧。」

「瞧你有些不情願的樣子,莫不是真想大爺我教訓你一頓?」

封印冥仙默不作聲,顯然是不打算再理會它。玄帝笑了笑,說道:「毀滅,好久不見。」

「玄帝你小子這麼多年不見,怎麼混成這副慘樣?嘖嘖,還不如當年聽我的,就留在這裏,現在後悔了吧!」

「後悔還是有一些的,只是時過境遷,再想改變已然沒了意義。」玄帝淡然一笑,灑脫地說道:「過去就讓它散在風裏吧,一切發生的,又何必再作折磨?」

「你倒是豁達。」毀滅冥仙感慨,「這小子就是你的下一世?連當初我給你的毀滅之種都留給了他。」

「咦?怎麼只有這麼點?」黑影的目光穿透身體,發現了毀滅之種的不完整,疑惑道。

「抱歉,當初強入輪迴,導致毀滅之種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另外部分不知落在了何處,無法尋到。」

「既然給你了,那我就不再管了。看你的樣子,已經認可這小子了?」

「嗯,認可了。雖然與我當年相差太多,行事風格也截然不同,但還算不錯。」

「這次來見我們一面,恐怕就是告別了吧。」創造冥仙突然問道。

「是啊,我的力量所剩無幾,當初遺留的精血快要枯寂了。」他看着這副年輕的身體,感慨萬千,誠懇地說道:「我的力量已經不能再庇護着他繼續走下去,所以,也藉此機會,我希望能藉助你們的力量。」

「讓創造幫你吧。」凈世冥仙說道,「就算你原本的身體已經消散,真靈十不存一,它也有辦法再延續你的生命,哪怕是再活過來也是可以的。」

「不用了。」玄帝伸手阻止了它繼續說下去,看向創造,淡淡一笑:「不過是依附在這縷精血里的一點殘靈,

又何必再作延續?這份力量,就好好的護他最後一程,我也可以安心。」

「那好吧,就依你。」

「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諸世因果,無比沉重。」玄帝嘆道,「雖然他心性還不錯,可往後的壓力遠非他所能承受的。」

「況且這一紀元十分詭異,我怕···」玄帝意有所指,雖然沒有說出來,但四大冥仙也都讀懂了他暗示的意思。

「外界再多的變化,也是由它調度,不排除它即將蘇醒的可能。」凈世說道,「說起來,似乎那東西的輪迴也要結束了,你們這一脈,可想好了?」

「那些已經和我無關了。」玄帝搖頭,說:「我不知結局會怎樣,但我們存在,絕非沒有情感的化身。」

「可惜輪迴不在,不能令他重塑道基,再度修行。」封印冥仙說。

「就他現在的身體也太弱了點,貿然接受我們的力量,恐怕連一絲都承受不了,你是怎麼打算的?」毀滅冥仙問道。

玄帝微微一笑:「他現在是弱了些,但有我們庇佑,將來恐怕不會弱於我。更別說,還有着其他人也在他身上寄予厚望,實在是難以預知,此後是何等光景。」

「是你們那一脈的其他幾人?」

「是,也不全是,還有一個出乎我意料的人,佈置最多。」

「誰?」

「我起初也沒有想到,後來才漸漸起了猜測,發生在這小子身上的一切,應該都跟她有些關係。」

玄帝悵然一嘆:「說來,他不能修鍊,跟我也有些關係。當初我活出下一世的時候,冥冥中有所感應,我的另一半真靈,似乎也入了輪迴。」

「你是說,那個妖帝?」

「可以說是她,也不全是。我怎麼也想不到,她也會這樣做。前些時候,這滴帝血激活,我從天地間得到的訊息中,才真真切切地感應到了那股聯繫。」

「而這一世真靈里沾染的兩股氣息,我也一併瞭然。」

「當初她取了我一半真靈,但兩種力量截然不同,她若想要完美吞噬融合,必須經過漫長歲月的煉化。可她卻意外地選擇了與我共同赴死,活出的下一世因為兩股力量的糾纏,不出意外會是兩人。」

「我也不清楚這其中的玄奧,但感受到兩者都在他真靈上留下了印記,這才領悟。」玄帝說道,「他繼承了我最後的一半完美真靈,想來定是被妖帝兩個下一世中的一人盯上上,謀划奪取這剩下的一半,以臻至境。」

「結合他的經歷,也就洞悉清楚了。在他歷經天劫的時候發難,似乎意外引來了天道,令這一世境界破碎,虧得毀滅之種在他體內,這才保全了性命。」

玄帝頓了頓,有些困惑:「只是不知,其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世的最後一半真靈並未被取走,仍然保留着,那人也銷聲匿跡,不見蹤影。」

「哦?照你這麼說,妖帝的兩個下一世,一個想對他下手,卻沒能成功,還有一個就是你剛才說的,那個安排了他命運軌跡的人?」創造冥仙分析道。

「沒錯,就是她。」玄帝笑道,「上一世的糾葛,延續到了這一世,對他而言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他現在確實太弱了些,連毀滅之種都只能催動一絲,若是遇上變故,連自保之力都沒有,令人難以放心。」玄帝說道,「我想懇求你們幫他,讓他能夠具備自保的力量。」

「你這就有些難辦了。」毀滅冥仙說道,「我們的力量可不是他這個境界能承受得起的,就算是你當初也無法做到。」

「那有沒有其他辦法?」玄帝問道。

「若是像毀滅當初一樣,分離出部分力量形成毀滅之種給你,也有很大困難。」凈世冥仙解釋道,「我們的力量並不兼容,毀滅的力量更在我們之上,我們若是像它一樣,恐怕分離出去的力量就會被毀滅之種吞噬,反而令他更難掌控。」

「若是將一些強大的寶物交給他,我們這也有不少。」封印冥仙回應道,「還是那個問題,他太弱,根本無法發揮出相應的力量,這些寶物給他非但不能提供幫助,反而會激起外界強者們的搶奪。」

「給他服用一些天材地寶倒是可行,有你的精血在他心臟當中坐鎮,我們可以在外界幫忙疏通,確保不出現問題。」創造冥仙說道,「但他無法修鍊,身體內無法存有靈力,想要煉化藥力很難。自行消化的話,磅礴的藥力積累,反而對他的身體是一種損害。」

「就知道你們都不行,最後還是得靠大爺我來。」毀滅看了眼身邊的三大冥仙,說道:「你們說的,那都是外物,都不保險,且都有一定的弊端。」

「修行自然是要靠自身,假外物之能,走不長遠。要想提升實力,面對危險時能夠自保,我這裏倒是有一樣東西。」

「你自己也說了,外物都有風險,我們的都不行,你怎麼就保證你提供的東西有用?」封印冥仙反駁道。

「嘿嘿,那得看是誰拿出來的了。」毀滅冥仙不屑地看了它一眼,對着玄帝說道,「我這裏有着一部無上法決,倒是可以交給他。」

說着,便從身體里激射出一股力量,投入寧羽冥的身體里,玄帝並未阻攔,他知道毀滅冥仙不會害他,當即沉下心神,檢閱起來。

「怎麼樣,我這《觀靈決》還不錯吧?」

「很是不凡,連我都感到有些心驚。」玄帝很快給出了評價,「真不知道是由何人所創,太過驚人。」

「觀天地之靈,破虛妄,直達根源,一切虛幻亦無從遮擋,神異無比,令人震撼。心融自然,交感天地萬靈,洞察一切,非是煉法、煉道,而是煉靈,着實是一部無上法決。」

「能看到感知到一切的本源,-而沒有任何的限制。」玄帝有些躍躍欲試,「若是我以這部靈決來觀你們,會是如何?」

「誒!你可別這樣做。」毀滅冥仙勸阻道,「以你現在的力量,若是用這部靈決看我們一眼,恐怕就直接湮滅了,那股力量,你承受不住的。」

「這部靈決乃是當初重建天庭的那位所創,上觀九極,下窺九幽,真滅虛幻道逆,無不可觀。」

「煉靈之法,虛無之中據我等所知,除此之外絕無僅有!」

「最為重要的,是其具有的溝通、牽引之能,這才是重中之重!」毀滅冥仙鄭重道,「這部靈決就交予他,希望他能好好利用吧。」

「天地之浩瀚,真是超乎想像,哪怕登臨帝位,我等仍不過是滄海一粟,真是令人嚮往,那混沌外的世界。」玄帝感慨說道。

只是毀滅粉碎了他的幻想:「當初虛無大戰,早就將這片虛無破壞的不成樣子,你就算離開這座混沌,也只能看到殘破的虛無。」

「可惜,當初大戰,虛無被它主人不知送往了何處,若有它在,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封印冥仙感慨道。

「是啊,毀滅,雖然你和它都同為至高,可你的力量多數時候,都不如虛無更有用。」創造也應和道,「說起來,也不知道失散的它們,還好不好。」

「能找到的,它一定做好了安排,想來也是在某處蟄伏,恢復力量。」

玄帝聽着它們的交談,心緒不由得飄遠。

至高位面,陰陽雙宇,混沌之外,虛無縹緲。

試問誰主沉浮?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