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國姓竊明
  4. 第一十六章 忠奸難辨

第一十六章 忠奸難辨

作者:

國姓竊明第16章忠奸難辨

沉樹人知道流賊要集結后軍、準備攻堅武器,肯定需要時間。

但他也不會隨意浪費時間,為了最快速度求到援、了解到更多全局軍情,他幾乎是馬不停蹄,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力爭辦完事情之後就立刻返回。

孝感到江陵四五百里路程,如果全程坐船逆流而上,正常也要四天時間。

但沉樹人核計了一下,最終選擇了隨船隊帶上幾十匹馬。這樣船隊只要帆槳並用、逆着漢水行舟一天、轉入夏水后再行幾十里,剩下的路程就可以登岸騎馬,快馬加鞭直線奔往江陵。

剛從孝感啟程的最初一百里,他不敢走陸路,那是因為敵我戰區犬牙交錯,陸上有可能被賊軍攔截威脅。而沉樹人的戰船和水軍是無敵的,船上還有紅夷大炮,流賊的船絕對威脅不到他。

轉入江漢之間的夏水流域后,就已經是湖廣巡撫方孔炤的防區了,如今都還控制在官軍手中。這塊夾在漢水以南、長江以北的肥沃土地,如今還算是平安樂土。

如此日夜兼程,路上還找官府的驛站換馬,沉樹人僅僅用了兩天一夜,就從孝感趕到了江陵,走完了這四百里路程。

與此同時,孝感前線的賀錦和賀一龍,此時連攻營武器都還沒準備好呢——當然,沉樹人不可能知道這一點。

「快開城門!我乃黃州知府、湖北兵備道沉樹人!左金王賀錦、革里眼賀一龍發兵五萬攻打隨州孝感,我特來找方巡撫請求援軍!」

抵達江陵城東門外時,已是四月十九日傍晚,城門已關。沉樹人怕夜長夢多,當然不可能在城外等天亮,立刻就讓所有人幫着叫門。

然而,城頭防備之人顯然並不打算徇私,很快就有一個軍官出面大吼:

「方巡撫軍令!入夜後不許開門!提防流賊詐城!張獻忠素來狡詐,好以細作騙奪城門,天大的軍情也得明日再報!」

沉樹人無奈,一想這話確實也有道理——

歷史上,就是在崇禎十四年,張獻忠騙開了襄陽城門,殺了襄王朱翊銘和貴王朱常法,導致楊嗣昌憂懼病重。後來又聽說福王在洛陽也被李自成殺了,楊嗣昌才徹底絕望而死。

如今,這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也不知道幾月份才會發生、還是說因為蝴蝶效應被避免了。

可能就是因為自己的出現,導致鄂豫兩省的剿賊戰局、整體有所好轉,才推遲了這些破事兒吧。

沉樹人飛速想了一下,又大喊著建議:「不開門也罷,可否放下吊籃來。我真是湖北兵備僉事沉樹人,跟方巡撫的大公子還是同年,有密之兄給方巡撫的家書在此!」

沉樹人之前順路接了幫方以智送家書的活兒,結果一直拖着——這也不是他無恥,而是他比較能來事,想趁合適的時機拿出來,套近乎多撈點好處和支持。

城頭守將聞言,這才不敢造次,吩咐放下吊籃,先把沉樹人吊上去。

後續隨從如果也想上城,那也得一個個吊,反正絕不同時動用多部吊籃,以免多生變故。

沉樹人一上城就藉著火把光、讓守門將驗了他的印信等物,還看了方以智家書的火漆封皮。守將這才立刻吩咐準備幾匹馬,讓一個千總帶路,護送沉樹人去巡撫衙門。

沉樹人翻身上馬,那姿勢矯健,也讓守門將領和帶路千總都眼前一亮。

「沉兵備真是好身手。」他們從沒見過大明朝的文官騎馬如此熟練的,這才相信沉樹人真是自己騎馬從夏水一路趕來江陵。

沉樹人疲累已極,也懶得跟他們客套,

只是很有大將之風地隨口問了句:「你們是何人?官居何職?倒也勤勉,見了撫台,有機會我會為你們美言幾句。」

守門將與千總立刻行了抱拳的軍禮,大喜道:「多謝沉兵備提攜!末將荊門守備金聲桓/荊門衛千總王得仁。」

沉樹人策馬絕塵而去,眉頭卻是微微一皺,他對那個千總的名字毫無印象,但對「金聲桓」卻有點印象——

李成棟、金聲桓等將領,似乎都是以明清交替時反覆無常著稱。先降清,後來又因為種種原因不滿,再以廣東、江西等根據地反清復明。

而這些傢伙的出身,原本也都是流賊,有直接跟李自成、張獻忠的,也有跟李自成的部將高傑的,好像是被朝廷詔安過,這些起碼都是四姓家奴了。

這個金聲桓沒李成棟那麼出名,沉樹人也不記得他歷史上降清期間具體有多少劣跡,只能是觀望一下能不能改造。

至於李成棟,那是肯定不能改造的——歷史上李成棟可是組織了嘉定三屠,還有閻應元的江陰城被攻破后,也是李成棟屠的,這傢伙就是「剃髮令」后一系列屠殺的主要實行犯,沉樹人絕對不會用。

(註:金聲桓歷史上其實也有過屠殺劣跡,但不如江陰和嘉定三屠那麼出名,所以沉樹人不知道。他屠過贛州,歷史上他先投降方孔炤,後來方孔炤獲罪被調走他才投左良玉。

最後左良玉死了他跟着左夢庚降清,算是跟着故主一起投降,沒什麼主見,所以相對而言漢奸罪行不算大,最後也反正了。)

盤算著對這些傢伙的處理意見,沉樹人很快就到了巡撫衙門。他也顧不上拴馬,直接飛身下馬把韁繩拋給王得仁,自己直接拿着公文和家書、信物讓人通報。

門衛聽了他來路,倒也不敢怠慢,先接過方以智的家書、飛跑着進去通報,一邊先把人引過兩進院子、在內院等候。

不一會兒,就聽到體面腳步急促,一個年近五旬的長髯老者,小跑着迎了出來,在燈籠的餘光下仔細看了幾眼,這才伸出手:

「賢侄遠來不易,那麼年輕便能官居兵備,假以時日前途不可限量!犬子能與賢侄同年,是他之幸,快請快請!可是黃、隨二州遇了流賊大舉入寇?有多少人馬?竟要賢侄親自來此求救?」

方孔炤倒是一點都沒跟他見外,說話語速很快,一熘煙先問了一串問題。

沉樹人剛要陳述,卻有點發不出聲音來,原來是趕路太急,喉嚨乾燥如冒火,剛才還不覺得,現在一口氣緩過來,反而撕扯難耐。

他連忙要了一碗溫水,被方孔炤拉着邊走邊飲,到屋內坐定,這才喘息勻了開口:「賀錦、賀一龍聯手來犯!下官來求援時,已經聚集了兩三萬兵馬——

並非虛張聲勢,實打實交過手的就有兩三萬!後續還有流賊援軍沿着桐柏山信陽道不斷南下,怕是用不了數日,便能湊齊五萬大軍!

下官在孝感,只有五六千士卒固守,若是攻打太急,只能是徐徐退卻,退入孝感縣城死守了。還請撫台大人撥給援軍,救黃、隨二州軍民!

原本若只是面對賀錦一家,下官絕不怕他,但賀一龍駐地在信陽府,居然都翻越桐柏山來隨州助戰,下官實在難以抵擋。

而且下官有一事不明,為何朝廷在河南的官軍不抄他老巢呢?賀一龍難道不怕被圍魏救趙、丟了信陽?」

方孔炤聽得很仔細,越聽也是眉頭皺得越緊,最後才長嘆一聲:「原來如此……賀一龍原來也是被你那邊牽制了,賢侄此番,倒是為朝廷承擔了不少壓力。

可惜,本官這裏,眼下也沒有援軍可以派給你——實不相瞞,就在兩天前,楊閣老在襄陽,行文非常緊急,把我這兒的兵馬,一半多都調走了!

我原本據理力爭,說我在荊門、當陽、夷陵等地,要封堵張獻忠,如果調走,絕對會導致張獻忠衝出荊山、再次為禍的。

但楊閣老依然不從,他派了萬監軍親自來調兵,還帶着陛下的旨意——三月中,黃台吉再次入寇,已經圍了錦州祖大壽。月底時,消息傳回京城,陛下便把洪承疇全軍,及薊遼、宣大八總兵,全部調去遼西,與韃子決戰。

又十日之後,也就是八天前,陛下的旨意送到了楊閣老處,讓楊閣老抽調荊楚河南之兵北上填補。左良玉又不可能被調動,楊閣老只好先把本部人馬交了出去,又從我這兒調了萬餘人,到襄陽周邊佈防,對付李自成。

另外,原本在鄖陽的袁繼咸,如今已經直接被調走北上了,他的兵一個都沒留下,鄖陽那邊的羅汝才,也要靠楊閣老手頭這點人馬撐持了。

我手頭現在只剩下八千人,還要堵住西邊荊山裏的張獻忠,如何能去黃州救你?但凡再少一點人,我自己都隨時可能被張獻忠包圍破城!

你那兒,我估計楊閣老原本也是想通知的,可能就是因為賀錦、賀一龍南下,漢水下游道路不便,楊閣老沒直接跟你聯繫,而是先送來我這兒,讓我設法走長江水路轉送給你——

楊閣老下令時,應該也還不知道你的窘迫,我看那賀錦、賀一龍敢動手,多半也是發現了朝廷兵力被調走,河南也空虛,才敢把信陽之兵南下。」

沉樹人聽到這裏,饒是他心理素質再好,也不由腦瓜子嗡嗡的。

梳理了半天,他才捋清現狀:湖廣戰場上,楊嗣昌本部的嫡系人馬,就這麼因為黃台吉的壓力,被調走了大半。袁繼鹹的人馬,全軍被調走。

等於是湖廣戰區要靠方孔炤的部隊,加上沉樹人自己的部隊,還有楊嗣昌的少數親兵,來撐住全局了。

沉樹人忍不住抓耳撓腮:「陛下怎麼能這麼病篤亂投醫?我們就剩下兩萬官軍,怎麼可能同時面對革左五營和張獻忠羅汝才、甚至還包括李自成的一部分偏師?」

方孔炤把楊嗣昌給他的公文推過去,讓沉樹人自己看,一邊跟他分析:

「在陛下眼裏,左良玉那號稱十萬之眾的人馬,不也算『官軍』么?陛下這是對於養寇自重調不動的人馬,都留下,心懷忠義調得動的,全部調走。身為人臣,我們有什麼辦法?」

沉樹人氣極反笑,冷冷嘆道:「方撫台,有些大逆不道的話,也就是現在沒有外人,下官才敢跟你說。陛下如此調遣……怕不是掩耳盜鈴了。

左良玉素來保存實力、追而不擊,天下誰人不知!張獻忠來勢洶洶他就躲,張獻忠每每搶完退走,他就鼓噪尾隨撈個功勞!

唉,照此說來,這湖廣戰場,難道就沒有別的援軍可以指望了?還是說,陛下欺軟怕硬,凡是流賊反正,或者擁兵自重,他才不調?」

方孔炤初聽沉樹人的忿忿之言時,也有些皺眉,怕對方太過不尊朝廷。但隨後見沉樹人說得句句在理,他也懶得計較了。

大家都是一樣的遭遇,何必見外呢。

徹底聽完沉樹人的分析之後,方孔炤倒是受到一些啟發,提醒了一句:「賢侄剛才這番話,倒是提醒了我,如今在鄂豫戰場上,倒是還有一支名義上算是官軍的隊伍,至今沒有被陛下或楊閣老調走。

那就是在信陽西北,位於信陽、南陽、開封三府交界的葉縣、郾城一帶的劉國能。劉國能原本是跟隨李自成一起起兵的流賊,後來張獻忠、羅汝才等就撫時才歸順的朝廷。

張獻忠羅汝才復反后,他倒是沒有再跟着反,但朝廷對他一直也有些忌憚,這次應該是怕讓他移防會刺激到他,就穩住沒調動。

賢侄如果沒法請左良玉增援的話,如今唯一指望得上的就是劉國能了。而且劉國能位於信陽府西北,如果他肯出兵,是可以抄賀一龍的信陽老巢的。

只可惜,過去三年,並沒有朝廷官員能調得動劉國能的人馬,他始終是固守地盤,做好本分,讓人難以揣測其真心。」

方孔炤說着說着,也有些惋惜,但沉樹人的眼神卻越來越亮。

其他人懷疑劉國能的忠誠度,沉樹人卻是知道劉國能忠義的,歷史上他最後死磕李自成,兵敗後父子一起被殺都沒投降。

而且去年沉樹人科舉殿試之後、崇禎召他們問對時,沉樹人就拿劉國能舉例子、想讓崇禎千金市骨穩住其他降將,還幫着說了很多好話——也就是崇禎後來下旨「殺張獻忠者封公爵」那次。

只是不知道劉國能自己知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沉樹人在幫他說好話。

穩妥起見,沉樹人還得想辦法提醒一下。

當然,去南陽、信陽等地的路太危險了,都沒有水路可走,這個求援沉樹人肯定不能親自去。

最多派個有點勇武的將領、帶着些精銳騎兵去送信。書信的內容,以及相關的秘密、善意條件,倒是可以沉樹人自己親筆寫。

想到這兒,沉樹人想起剛才嚴格把門的那倆守備、千總,便建議道:「方撫台,下官倒是有點把握向劉國能求援。不過此去路途艱險,下官不可能親自去送信了。

最多留幾個心腹勇士,再請撫台撥給數十騎精兵,明日一早幫我送去葉縣。下官求不得援軍,也只有明日便回返,先跟麾下將士們同仇敵愾,若是再久留下官也怕部下士氣會動搖。

另外,此番前來,見撫台守城法度嚴謹,着實令下官佩服。下官還想請撫台提醒一下楊閣老,尤其是提醒一下襄陽守將:

既然張獻忠有竄出荊門的風險,那他未必會直撲江陵,也有可能會繞路直撲襄陽。張賊的騎兵先鋒來去如風,日行三百里都有可能——當年曹操在此追劉備,虎豹騎便是一日一夜行三百里,從襄陽追到荊門外的當陽長板。

所以,離荊門三百里內的城池,都該當成前線城池來提防,切不可因為前面還有友軍城池屏障,便疏忽大意。」

——

PS:已經四千五百字了,不好斷,就這樣吧。稀里湖塗一堆都發上來了。-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