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也相信他

相信我,也相信他

念穆點頭,這是典型的承受不了交易風險,沒想到宋北野還有這個面孔。

「之前老闆被他煩得在俄國就把他教訓了一頓,以為他會老實了,但是他離開俄國后,一直還動用自己的勢力去調查,因為他之前有那個聯繫電話,老闆覺得這樣放任下去讓他調查,總有一天會出事,所以讓我來解決。」阿木爾說道。

宋北野如果乖乖認栽,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這是自取滅亡……」念穆低聲念叨。

「是的,要是他不繼續調查,這單交易結束,無論是否獲益,老闆都不會做什麼。」阿木爾說道,本來交易的事情,就是你情我願。

所有交易都有風險。

阿貝普承擔了風險,宋北野也承擔了風險。

錢貨兩訖,這麼簡單的一個道理,宋北野卻以標書為假不斷糾纏想要獲取之前交出去的貨款。

只是,錢到了阿貝普的口袋,哪有那麼容易拿回去?

宋北野,是不識好歹。

「我知道了。」念穆點頭,如果是宋北野,她一顆心倒是放鬆下來。

想起來,宋北野也做了很多壞事,卻仗著自己是宋家人,一直在那裡橫行霸道,自己做的事情,完全不用負責。

這樣的人,很多人心裡對他都帶著恨意吧……

如果宋北野真的被阿貝普解決了,宋北璽跟李妮的阻礙雖然沒有減少很多,但是宋家也不會再拿宋氏去要挾他們兩人的感情。

畢竟宋家也不可能把宋氏拱手相讓給外人或者給旁系的親戚。

「來A市的時候,我大致瀏覽了一下最近的新聞,所以暫時可能沒有動作,還需要等一等。」阿木爾說道。

「阿貝普有沒有給任務定期限?」念穆又問道。

「沒有,宋家在A市的影響很大,老闆只讓我把所有事情處理好,不要留麻煩。」阿木爾說道。

念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現在確實不是動宋北野的好時機,只是,阿木爾要動宋北野,也等於動了半個宋家,「這次任務只有你自己一個人?」

「嗯。」阿木爾點頭,凝望著念穆被冷風吹得紅撲撲的臉,他心裡一軟,想到之前聽到阿貝普說的話,他提醒道:「還有,你要小心些。」

「嗯?」念穆收回眺望的目光,轉而看向他。

「老闆他在醞釀著什麼,似乎跟你還有姓慕的有關係。」阿木爾說道,這些都是他無意間聽到的,消息並不齊全,所以具體的計劃是什麼他也不知道。

「嗯,我知道。」念穆微微垂眸,阿貝普安靜沒有消息的時候,不代表他沒計劃。

這點,她心裡清楚得很。

「我試圖打聽,但沒有打聽到什麼。」阿木爾雖然不願意看到念穆與慕少凌一起,但關於她的事情,還是時時刻刻在關注。

只是,阿貝普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就像是故意透露一點消息讓他知道好給念穆通風報信,但是具體是什麼任務,他又沒透露出來。

就像是一隻在抓老鼠的貓,把眼前的人當成了自己逗弄的玩具。

這點念穆心裡非常清楚。

「你不會打聽到的,他只要不想讓你知道,永遠都不會讓你知道。」她說道,沒有因為阿木爾調查不到就失望。

「你小心些就是。」阿木爾看著她。

這幾個月他不在,念穆對慕少凌的感情應該陷得更深。

有時候阿樂爾說得對,他們本來就是夫妻,就算念穆換了樣子,但某些靈魂上的鏈接還是會在。

念穆還是會在意慕少凌。

而慕少凌,也會不自覺地被念穆吸引,這就是互相吸引法則。

誰都阻止不了。

「我知道。」念穆長長舒了一口氣,知道阿貝普在策劃什麼,她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她看向他,說道:「Tina這段時間狀態很不好。」

聽見Tina這個名字,阿木爾眉頭皺了皺,長長呼出一口氣。

「她怎麼了?」

聽著阿木爾冷淡的聲音,念穆知道,他沒有Tina那麼多的心思。

「因為你的不辭而別,她現在的情緒變得很不好。」念穆委婉說道,讓他知道,Tina的情緒問題,是因為他。

但是見與不見,決定權在阿木爾身上。

阿木爾沒那麼笨,他不可能什麼都沒察覺到,Tina的那些感情,他應該是知道一些。

「別告訴她,我回來的事情。」阿木爾沉默了一會兒,最終決定道。

「好。」念穆悠悠嘆氣一聲,她知道,阿木爾會這麼決定。

哪怕她幫Tina說話了,他也不會心軟一分。

阿木爾,可能只把Tina當成朋友吧……

如果是當成朋友,沒有別的情愫,那不見面,是最好的,這樣Tina也能快些走出來。

像他們這些人,牽挂越多,最後的弱點也會越多。

只有讓自己變得無堅不摧,最後才不會被阿貝普控制。

念穆看了一眼時間,有些晚了,她說道:「那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阿木爾見時間不早,拉開陽台的門,說道。

「不用,司機在樓下等著我。」念穆搖頭道。

阿木爾皺眉,「司機?他給你配了司機監視你?」

「不是……」念穆搖了搖頭,還是告訴他,「我最近惹了點麻煩,俄國那邊的,他給我配司機,是在保護我。」

「誰在找你麻煩?」阿木爾一聽,手握成拳頭,明顯要替她出頭。

「阿木爾,這件事你被出頭,要是你動手出頭,阿貝普就知道了,我怕他跟對方合作,俄國那邊的人,是個大家族。」念穆提醒道,大家族最不缺的是錢。

阿貝普要對付慕少凌,她就是個切入點。

要是阿貝普知道曼斯特的事情,說不定會收錢,把她送到曼斯特身邊。

所以,阿木爾一定不能出手。

「就這樣任由那個人對你不利嗎?」阿木爾握著拳頭的手,緊緊砸向牆。

她有危險,自己卻不能幫忙。

他恨自己沒有保護好念穆,要不是擔心阿貝普左右這件事,他一定會出手。

「相信我,也相信他。」念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回去了。」

觀株宮鍾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阮白和慕少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阮白和慕少凌
上一章下一章

相信我,也相信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