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天下泰斗

第三十六章 天下泰斗

沈樹人的陞官事宜,暫時就被定在「可以給更多實權,但級別待遇不能升太快」的調子上。

相信這樣的基調,也是沈樹人自己樂於接受的——如今這亂世,他最需要的就是實權,至於官位,那都是虛的。

沈樹人是知道大明還剩幾年的,到了真正天傾的時候,還不是看每個人手頭實際上能掌控多少資源,虛名品級到時候頂個屁用?

至於待遇、薪酬、貪油水的機會……呵呵,沈家從來就不指望做官來錢,從來都是倒貼錢做官!

不過,沈樹人自己會這麼想,別人卻不知道。作為封官的決策者,崇禎內心反而對此是稍稍有些愧疚的。

所以定下調子之後那段時間,崇禎勤政之餘,也開始難得地關心起沈樹人這位臣子最近各方面的建樹,還讓王承恩多搜集一些沈樹人的事迹。

說白了,就是想更加全方位的考察一下這位人才,看看有沒有其他值得褒獎的地方。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皇帝對這事兒掛著心,經手此事的吏部尚書魏照乘,當然也心裡有數,所以後來又借著機會給皇帝進言過幾次。

魏尚書的意思無非是這樣的:「沈樹人此番雖立奇功,卻是靠著楊閣老通盤統籌兩省剿賊軍力、通力合作的結果,沈樹人只是決策的受益者。

能立功的關鍵,在於兩省戰場的軍事資源,都往隨州、信陽戰場傾斜了。但前幾日,河南方面來報,六月初李自成就出了商洛山,破洛南、洛寧,從南側包圍了洛陽。

如果楊閣老不能扭轉全局,只是傾斜資源到局部戰場,卻導致其他方向出現紕漏,那沈樹人的功勞也無非是建立在別人的兵敗上的。

這個過失未必要算在沈樹人頭上,但肯定有湖廣、河南戰區某些文臣武將調度不力、或是畏葸不前。在全局受損的情況下,唯獨給沈樹人陞官太快,怕是也不能服眾。」

說句良心話,魏照乘這番道理還是很懇切的,皇帝也聽進去了,才算是徹底歇了別的心思。

這就好比後世如果有一家大型的集團公司,如果母公司、集團公司整體效益都不好,手下一家有內部關聯交易的子公司、業績卻單獨很好,那這家子公司的老總,也不可能被破格太多重賞提拔。

因為誰知道這家子公司的業績,是不是關聯交易做假賬、讓其他兄弟公司低價給他供原材料、高價買他的成品,才把這家子公司捧成明星企業的呢?

後世上市公司這樣做假賬的可不要太多,保守點說x成以上都有這種假賬。

楊嗣昌要為中原剿賊的全局負責,如果是楊嗣昌一碗水端不平,給沈樹人這個局部戰場傾注資源,導致其他地方崩盤,那沈樹人就算還是有功,也不該升太高。

……

崇禎聽了魏照乘的話,暫時在這事兒上放寬心后,王承恩卻不知道主子的心態變化。

前幾天崇禎吩咐他通過別的渠道搜集關於沈樹人的材料,王承恩也一直有記在心上。

到了六月二十這天,也就是為剿滅二賀議功之後的第五天,王承恩還真找到了一點好東西,就通過內部渠道直接送到了崇禎面前。

那是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只有幾十頁的書。明朝的線裝書每頁字數也不多,這種小冊子一頁不過兩百字,正反面也才四五百。所以一篇兩三萬字的論文,就能弄上五六十張紙。

「此乃何物?」崇禎看到王承恩送書給他,一時不解。

王承恩:「陛下,

封面上寫著呢,這本書叫《流賊論》,署著沈樹人著、顧炎武編修,老奴問過了,是民間近日新出現在京城的,河南、湖廣那邊,可能半個多月前就刊印問世了。

書的內容,老奴也不太懂,聽說是沈兵備著作,分析天下歷朝歷代流賊得失、分析哪些流賊最危險,為什麼危險,哪些流賊又相對不能成事。」

「哦?這沈樹人剿賊數年,倒是給他剿出心得了么。不愧是兩榜進士出身去剿賊,這是文武並濟啊。」

崇禎聞言也是頗為欣喜,他這些年看過文官們上的各種關於如何剿賊的實務奏摺,但都是談細節談操作,還沒人從政治哲學系統理論的層面討論過流賊的歷史教訓。

沈樹人能這樣寫,怕是肚子里確實有點貨。

崇禎很快翻開來看,還別說,僅僅幾分鐘,他就被沈樹人的論述吸引住了。

沈樹人的論述內容,無非是當初跟方孔炤求援時,談論如今天下各路流賊危險性的內容。

但此時此刻崇禎看到的文字,比沈樹人當初口述時更完備縝密了許多,而且引經據典,頭頭是道,非常有說服力——這顯然是顧炎武這位大文豪大哲學家捉刀代筆的結果。

「原來流賊這麼犀利,官軍卻處處掣肘,並不僅僅是官軍戰力不濟,而是流賊這種組織人馬的形式,天生就利於陣戰、不利於穩定天下?

流賊是一種從頭到尾不用考慮如何防止內亂、防止奪權、一切以提升軍事戰力為要,沒空顧及長遠的存在?這觀點到有點意思,確實,前宋和我大明,都要掣肘武臣,內部制衡,流賊卻朝不保夕,哪用在乎長遠安定?眼下怎麼最能打,就先挺過去再說。」

「歷朝歷代,陳勝、黃巢都不是軍事上打不過秦、唐,而是軍事上再能打,內部分裂自相圖害后,陳勝為武臣所害,黃巢為朱溫所害……

如此看來,朕如今倒是該想想,誰是李自成張獻忠手下的武臣、朱溫了。去年沈樹人殿試策問時,建議朕懷柔遠人、勾引李張二賊屬下殺主歸降,甚至連他們的義子都能勸誘,怕是當時就已經想明白這一點了吧……」

「嗯?!原來在沈卿眼裡,這李自成、張獻忠竟比陳勝、黃巢更為危險?只因李張二賊不但可以擁有歷朝歷代流賊的優勢,還能擁有歷朝歷代邪祟歪道,如太平、白蓮的優勢?

只因為李張二賊一個天閹一個受傷殘疾,都是斷子絕孫之輩,所以他們的義子、部將擁戴他們如同邪祟僧道擁護教主一般、不肯輕易背叛?

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自己背叛了,李張二賊的其他義子、部將也不會背叛,反而會樂見其叛、殺了他向李張表忠、將來也能減少一個繼承李張家業的競爭對手?

因為部將人人都知道闖王不能傳子,這才由一般貧賤出身諸賊互相圖害奪業,改為爭相為這番大業『眾人拾柴火焰高』,只要爭取到闖王麾下功勞第一,將來等闖王老死自然能和平接承其家業?!」

看到這兒時,崇禎簡直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但仔細一想,沈愛卿說的句句都是至理名言,雖聞所未聞,卻著實挑不出毛病來。

原來如此!原來竟是如此!

難怪我大明對付流賊,那麼艱難,比秦對付陳勝、唐對付黃巢還難得多!

原來根子在於李自成張獻忠一個是傷閹、一個是天閹,害得流賊內部凝聚力遠高於其他歷朝歷代不斷子絕孫的流賊!

有那麼一瞬間,崇禎腦中甚至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

要是朕也斷子絕孫,只招一個女婿,就招大明朝最能打的武將當女婿。甚至是當成婿養子,也就是那種要先給女婿也賜國姓朱、有皇帝義子的待遇,然後讓他入贅娶公主,將來傳位給這位猛將女婿。

那說不定流賊哪怕有一千萬人,都早就被如狼似虎想要皇位的「准駙馬」們斬盡殺絕了吧!

他記得當初皇兄在位時,徐閣老翻譯過泰西羅馬帝國的一些史書,裡面提到羅馬最強盛的五賢帝時期,就是五代翁婿相傳。

老皇帝晚年就挑帝國最能打的名將當女婿傳位,導致五代皇帝期間,羅馬開疆拓土無敵於西方,打得其他國家屁滾尿流。

直到五賢帝的最後一位奧勒留皇帝時,覺得自己親兒子康茂德能力也不錯,非要傳位親兒子,導致兒子和女婿內鬥,中樞血雨腥風,羅馬才漸漸衰落。

好在,這種可怕的念頭,也就在崇禎腦海中一閃而過。他這人還是非常剛烈的,寧折不彎。

別說他已經有了三個兒子,就算他現在沒兒子,膝下只有一個坤興公主(朱媺娖,後來的長平公主),他也絕不會真的胡思亂想的。

但是,沈愛卿這本書,崇禎覺得倒是真有價值重重推廣。

尤其是後文,他看到裡面還描述了李自成、張獻忠在未來流賊發生內部自相圖害兼并時,必然會有優勢,因為李自成張獻忠沒兒子,所以他們的部下凝聚力忠誠度肯定比羅汝才馬守應的部下忠誠度高。

不管怎麼說,這些言論只要分析得頭頭是道、下發下去,流賊肯定會自相殘殺的呀!

為了流賊的內耗,這種無本萬利的離間計也該好好推廣!

「王承恩!」

「老奴在!」

崇禎一開口,旁邊隱在暗處盡量不打擾皇帝的王承恩,就恰到好處出現了。

崇禎滿眼激賞之色:「這書有點意思,讓翰林院拿去廣為刊印,讓滿朝文臣都好好讀讀!更要往流賊泛濫嚴重的地方大力傳播!」

「老奴這就去辦。」

「等等!」

「陛下還有何吩咐?」

崇禎法令紋抽搐了一下:「罷了,如果會誤事的話,不讓翰林院承辦也行。」

王承恩不解:「翰林院本就有宣揚文治之職責,怎會誤事?」

崇禎嘆了口氣:「朕記得去年殿試時,狀元魏藻德等人,就跟沈樹人、方以智那幾個吊車尾的不對付吧。

你去翰林院時,記得多提醒一句,不用他這個修撰多事,沈樹人的文,一個字都不許改,給朕原模原樣刊印天下。敢改一個字,讓他別在翰林待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國姓竊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國姓竊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天下泰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