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出包魔法師
  4. 第二十六章 真不好意思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第二十六章 真不好意思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作者:

【斯貝斯魔法·亥島特的小屋】已經失效,爪爪、寶蓋和又又三人一經顯露出來,成群的魔獸如同千軍萬馬,蜂擁而至。

好在斯貝斯魔法失效之前,寶蓋就給爪爪和又又施加了【土創魔法·阿爾默的守護】,將兩人保護得跟兩尊兵馬俑似的。

現在面對的眾多魔獸,雖然體型也都不大,甚至體型最大的蝠無雙蛭也只有半個屏核豹虎那麼大,但這可不是當初蜂火戲珠猴,只需要專心對付完一個猴后,剩下的就會失去戰鬥力。

它們每一隻都是獨立的個體,而且都是嗜血成性非常兇殘的魔獸。

「我去吸引它們的注意后,你們先跑,我會馬上追上你們的。」已經武裝好自己的寶蓋,認真且嚴肅地對爪爪說道。

說罷,寶蓋便使用【佚名魔法·坦特的笑聲】吸引了所有魔獸的注意,這個魔法是之前在對付蜂火戲珠猴的時候,從單人旁那裡學過來的,是一種能讓一定範圍內的魔獸攻擊自己的魔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隨即,傳來了一陣寶蓋癲狂的笑聲,一時竟分不清是魔法的效果,還是寶蓋發自內心興奮的笑聲。

「寶蓋你給我悠著點!不要戀戰!」爪爪怒吼道,一讓寶蓋去打架想必他可高興壞了。

爪爪和又又趕緊從施加在身上的【土創魔法·阿爾默的守護】掙脫出來,畢竟爪爪和又又都不會使用這個魔法,對於她們來說,這個魔法在保護她們的同時也會束縛著她們的行動。

要趁現在寶蓋吸引所有魔獸注意力的時候,趕緊離開……

後知後覺的爪爪,現在才發現,自己和又又依然還處在走廊的盡頭,而整條走廊唯一的出路,已經被寶蓋吸引住的這群魔獸給完美堵塞住了。

蝠無雙蛭目測有數十隻,成群結隊的深吳芬蚊估計有數千隻,龍血玄蟥看起來應該也有數百隻。

這可真糟糕,爪爪和又又掌握的防禦型魔法,並不像寶蓋那樣可以穿戴在身上自由移動,直接衝進魔獸堆里,一定會被啃食殆盡的。

「寶蓋!你引這群魔獸堵在出口,我和又又還怎麼跑出去啊?」爪爪無奈又生氣地喊道。

只不過,現在的寶蓋已經無暇理會爪爪了,吸附在地面上的龍血玄黃已經將獠牙緊緊地鉗住了他的雙腳,而雙手和腦袋都被蝠無雙蛭牽制住,全身上下都停滿了密密麻麻的深吳芬蚊,不留一絲間隙。

寶蓋身上的每一隻魔獸,在壓制住他行動的同時,也在奮力地突破他身上的魔法鎧甲。

一想到無論是蝠無雙蛭的吸盤式口器,還是深吳芬蚊的刺吸式口器,亦或是龍血玄蟥的獠牙,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這些魔獸都能突破自己的防禦魔法,不能讓這群魔獸糾纏下去,不然就危險了。

為了擺脫開這群魔獸的束縛,寶蓋費力地施展出他孤注一擲的魔法。

「【土創魔法·卡楞之塔】。」

隨即,巨大的石柱從寶蓋腳下拔地而起,直接托舉著寶蓋,連同他身上和周圍的魔獸都朝著天花板撞去。

砰!

一記沉重又洪亮的撞擊聲回蕩在整條走廊里,剛剛還迴繞在寶蓋身邊魔獸們也四散奔逃。

「寶蓋!」爪爪和又又一同擔心地喊道,眼前的景象如同巨大的印章嚴絲合縫地蓋在天花板上。

不一會兒,卡愣之塔融回地面,寶蓋也和不少魔獸的屍骸,都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

寶蓋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但身上的【土創魔法·阿爾默的守護】卻已經被砸得稀碎。

感受到了【佚名魔法·坦特的笑聲】的可怕之處后,沒有了阿爾默的守護后,寶蓋立馬取消了這個魔法。

恰因如此,一些魔獸也開始注意到了爪爪和又又。

雖然剛剛鋌而走險的招數,壓死了不少深吳芬蚊和龍血玄蟥,但現在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一部分魔獸對寶蓋發起了進攻,另一些魔獸則沖向了爪爪和又又。

又又見狀馬上施展出【土創魔法·又得布拉克的石墩球】,數個差不多有三分之二個又又身高的半球體突然就冒出地面。

這雖然能稍微拖住伏地而行的龍血玄蟥,但卻擋不住飛在空中的蝠無雙蛭和深吳芬蚊。

接著,爪爪也趕緊施展出【風創魔法·特元思噴愣得的牆壁】,失去魔器的爪爪並不是施展不了魔法,只是沒有了魔器輔助會變得非常吃力。

一道無形的風牆把蜂擁而來的深吳芬蚊連連吹飛,卻不料有幾隻蝠無雙蛭衝破了風牆,一同朝著爪爪和又又飛撲過來。

頓時,又又的一聲尖叫,分散了寶蓋的注意力,一不留神被一隻蝠無雙蛭咬到了左肩,即刻其他魔獸也接踵而至。

「【土創魔法·希爾德之盾】」寶蓋將自己的手臂變成一面盾牌,艱難地抵禦著魔獸們的進攻。

不行,得馬上去幫又又和爪爪,又又一定是遇到危險了,看著前方石墩球后,由深吳芬蚊形成的牆壁,寶蓋雖然心裡想著,但一時之間根本脫不開身,甚至可以說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寶蓋身邊掠過,順勢還擄走了他肩膀上的蝠無雙蛭,越過了石墩球,直接撞進由深吳芬蚊形成的牆壁。

「【風創魔法·法恩之盾】。」好在爪爪又及時施展出一個魔法,在面前形成一面無形的盾牌,暫時抵擋蝠無雙蛭的突臉。

沒有了鈴鐺的輔助,又同時維繫著兩個魔法的爪爪已經難以為繼了。

這時,又又聽到了寶蓋的呼喊:「又又!帶著爪姐躲到小屋裡!」同時,爪爪也看到一道黑影突破了風牆。

「【土創魔法·卡楞之塔】。」

這一邊,寶蓋手中的盾牌,變大變厚,從厚變長,反過來開始橫推面前向自己進攻的魔獸,已然從一面盾牌變成了一根巨大的石柱,大到將要填滿整條通道,還一直朝著走廊的盡頭延伸挺進。

此刻,這條走廊彷彿是個巨大的注射器,巨大的石柱一點點地向前推進,這一路還推平了又又的石墩球,也擠壓著走廊里魔獸們最後的立足之地。

慌不擇路的魔獸們只能朝著走廊盡頭的方向逃竄,同一時間,突破風牆的黑影,直奔著又又沖了過來,而爪爪已經精疲力竭,維持不住自己的魔法,也沒看得清楚直奔過來的黑影是什麼,看上去好像是一隻長著兩對翅膀的魔獸,當即,所有魔獸也都一擁而上。

爪爪面前的蝠無雙蛭早已張開血盆大口,迫在眉睫。

千鈞一髮之際,又又成功施展出【斯貝斯魔法·亥島特的小屋】將自己和爪爪都帶回小屋裡。

巨大的石柱不斷地蠶食,壓縮著魔獸們的容身空間,直到石柱撞上了走廊盡頭的牆壁。

最終,寶蓋榨乾了自己身上的魔力,癱倒在地上,大口地喘著粗氣。

過了許久,巨大的石柱融進了地里,爪爪和又又也從小屋裡出來,看到了滿牆的屍骸,連續地使用魔法,也讓她們的魔力消耗殆盡,這起碼得休息上一整天,才能繼續施展魔法了。

恰在此時,從魔獸的屍骸堆中竄出了一道黑影,像是剛剛那隻長著兩對翅膀的魔獸,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爪爪和又又湊了過來。

嚇得爪爪抱緊又又,抬腿就是一腳,把它給踹飛咯。

寶蓋連忙跑去拾起那隻長著兩對翅膀的魔獸,原來是兩隻蝠無雙蛭咬在他們帶過來的那隻屏核豹虎身上,一隻蝠無雙蛭吸附在它的天靈蓋上,而一隻吸附在它的背脊上。

隨後,兩隻蝠無雙蛭一同扇翅,竟然能帶著屏核豹虎飛了起來,沒想到它竟然還沒死,似乎還因為吸附在身上的蝠無雙蛭帶著自己飛,顯得有些得意。

爪爪的鈴鐺可還在它的肚子里呢,可不能讓蝠無雙蛭帶著它跑掉。

寶蓋解決完了吸附在屏核豹虎身上的蝠無雙蛭后,趕緊帶著它跑去安撫爪爪和又又:「不要怕。」

……

「不要怕。」

在豎心、單人旁和示補所處的房間內,一位耄耋的老者,緩緩地從疊層交錯變化的書櫃中飄出來,只見他傴僂著身子耷拉在懸浮半空的木椅上,沒有什麼生氣。

「孩子們,我沒有惡意。」老者沙啞著嗓子,低沉地說道。

單人旁和示補看到老者身上穿著幾百年前樣式的魔法袍,且上面還鑲著金色的花紋,便立刻低頭拱手向老者敬禮。

「大魔導師!」單人旁和示補齊聲說道。

而豎心並沒有注意到,單人旁和示補對老者的敬禮,因為伴隨老者一同出來的,還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這讓她感覺到有些頭暈目眩,四肢無力,繼而面色蒼白,直冒冷汗。

示補註意到了豎心似乎有些身體不適,便上前去關心:「你沒吧?是不是剛才受傷了?」

「沒事,我只是有些暈血而已,一會兒就好了。」豎心回道,並覺得眼前這個示補越來越像自己的同學示補,就連這種關心自己的樣子都一模一樣。

大魔導師繼續說道:「誠如你們所見,這裡曾是個,研發魔法的基地,不過,現在算是已經荒廢了……」

看樣子,大魔導師接下來將要向他們闡述這裡曾經的歷史,正當三人準備好洗耳恭聽之時。

「呼嚕嚕……」

結果,大魔導師卻傳來了打呼嚕的聲音。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