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混在妖尾的魔導商人
  4. 第117章 幽鬼的殘存人員

第117章 幽鬼的殘存人員

作者:

「啊,又是天氣晴朗的一天!」

清晨,基拉推來大門伸了伸懶腰,然後回頭喊道,「你這傢伙給我看好店啊!要是剛耽誤客人你就給我滾吧!」

「是……是……我知道了!」迪斯佩爾頭也不抬,趴在希望小屋的櫃枱上,手裏捧著基拉店裏的小說,有氣無力地回答。

他彷佛蒼老了好幾歲,有幾根紅髮開始泛白,眼下帶着重重的黑眼圈,面容消瘦,完全沒有一點剛登場時的意氣風發。

經過數天不分晝夜的苦讀,迪斯佩爾已經完全沉迷在小說的世界裏了,一天沒有小說看就渾身不舒服,感覺心裏好像缺了什麼一樣。

女人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但小說不會!

放在十天前,迪斯佩爾絕不相信自己會說出這種話,但在基拉勸他不要沉迷的時候,他竟然將這句話毫不猶豫脫口而出,說完就哭了,哭完又笑了,整個人像個傻子一樣。

基拉一開始還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想了想就大概懂了迪斯佩爾的心情,

一個二十年來,心裏眼裏手裏只有刀劍的人,在意外接觸到小說后沉迷墮落,天天不顧身體,一心一意只想着從中獲取能讓自己愉悅的無上快感,這何嘗不是一種ntr呢?

既有良心的自我譴責,又有背德的快……哦,應該是看小說的快感,會有這種反應也是很正常的,迪斯佩爾已經被小說荼毒壞了……

想到這傢伙為了看小說不惜給自己打工的模樣,基拉就恨其不爭!

「真想不到你竟然是個會沉迷於小說的傢伙啊,太差勁了!這樣也算是基拉嗎?!」

迪斯佩爾充耳不聞。

基拉無奈地搖了搖頭,只希望自己『賢者』的名頭能有點作用,讓他早日從這樣的折磨里恢復清醒,掙脫出來。

將店鋪交給迪斯佩爾看管之後,基拉走了沿着中心大街幾分鐘,來到了新公會的施工現場,開始了新一天的監工。

「納茲,把那邊的木頭搬過來……」

「格雷,把這邊的木頭搬過去……」

「艾爾夫曼,把木頭給我噼開……」

在基拉的命令下,這群體力旺盛到沒處使的傢伙不斷地倒騰著工地里的木頭……

「吵死了!這樣搬來搬去的到底要幹嘛啊?!」

「為什麼基拉不用幹活,還可以指揮我們幹活啊?!」

「可惡,我也好想這樣指揮他們啊!」

艾露莎帶着施工帽,穿着施工服,肩上扛着木材走了過來:「沒辦法,誰讓這塊地是他買下的,要不然我們可沒辦法在這裏建公會。」

如果是基拉是監工,那艾露莎就是施工頭了,她做事一向認真,所以一邊幹活一邊還做着監督的工作。

「可惡,明明連老爺子也在幫忙,基拉這傢伙太過分了!」

艾露莎伸手向旁邊一指:「會長的話,剛剛和基拉去那邊喝茶了哦!」

「喲,加油啊!」注意到納茲等人看了過來,在樹下的臨時茶桌旁,正喝着紅茶休息的馬克洛夫揮手笑着打招呼,「要好好修建我們的公會啊!」

「納尼?!」×N

沒有不理會眾人的吵鬧,馬克洛夫和基拉交談了起來。

「所以,會長,你的意思是打算親自走一趟,將那個鐵龍引回正軌嗎?」

「是啊,根據新來的那個小姑娘所說,他本性不壞,天賦也不錯,可惜在幽鬼被約瑟帶壞了,」馬克洛夫嘆道,「要是放任不管的話,以後說不定會鬧出更嚴重的事。」

「要知道,把走歪的少年人帶回正道可是老兵的使命啊!」

「這還真像你的作風啊,

」基拉抿了一口紅茶:「說起來,之前在評議院碰到的時候,貝魯諾老師也說過類似的話呢。」

「是嗎?看來所有的老人都是一樣的心思嘛,這麼說你是贊成我的決定了?」

基拉點點頭,抿了一口手中的紅茶:「雖然我經常說自己是公會的參謀長,但那都是和他們開外笑的,你是會長,這種事當然是你說了算!」

「說起來,你剛剛說的新來的小姑娘……」說道一半,基拉就看到了躲在樹后的朱比亞。

「她是原本幽鬼四元素的朱比亞,因為沒處去所以米拉拜託我收留了她,也是個……」

這一回基拉學會搶答了:「本性善良但被約瑟帶壞的孩子?」

「咳咳……沒錯。」

基拉覺得馬克洛夫肯定是看在朱比亞是漂亮小姐姐的份上同意的,但畢竟是老人家了,這種事不好直接拆穿,給他留點面子好了。

又隨便扯了兩句,兩人很快結束了話題,投入到新公會的建設之中去。

過了幾天,馬克洛夫動身前往沃庫城,尋找加吉魯的下落,基拉也跟着去了,理由是向他學習嘴遁的技巧。

雖然有些奇怪基拉的說法,但馬克洛夫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壞事。

斷壁殘垣里,加吉魯衣衫襤褸,獨自一人坐在一堆廢棄物上面大吃大嚼。

自從幽鬼解散之後他就沒了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所以只能在這裏找吃的了,被人丟棄的鐵塊、鐵片、鐵釘金屬制物,對他而言卻是能補充體力和魔力的糧食。

真,吃垃圾,還是金屬垃圾。

「喲,鐵真的那麼好吃嗎?」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加吉魯聞聲回頭,就看到馬克洛夫站在廢墟旁和自己打招呼,身後還站着基拉。

看到這兩人的出現,加吉魯的身體卻有些顫抖,他覺得這兩人是來找自己算賬的,現在他可打不過這兩人。

但接下來馬克洛夫的話打消了他的擔憂:「昨天朱比亞加入我們了公會……」

「納尼?!」

「她也很擔心你呢。」

「那個憂鬱陰沉女在想什麼啊?!」加吉魯很吃驚,但更疑惑馬克洛夫的來意。

馬克洛夫直接向他發出邀請:「一個人不可能自說自話地就墮入黑暗,你也來我們公會怎麼樣?」

「開什麼玩笑?!」加吉魯先是震驚,然後又是疑惑,「這麼問我你是認真的嗎?」

馬克洛夫語氣嚴肅,神色認真:「雖然這世界上有人喜歡孤獨,但是沒有人能可以真正忍受得了孤獨的!」

加吉魯注意到基拉掏出筆記本唰唰唰地寫着什麼,但這不影響他和馬克洛夫的交談。

「可是我拆了你們的公會。」加吉魯有些羞愧地撇開了頭,像個打壞花瓶不敢面對家長的小孩子。

「那件事我不會再追究了。」

加吉魯抬頭用餘光,看了一眼基拉:「但是你公會的傢伙們……」

「你傷害了他們……」馬克洛夫嚴肅地說,「確實,無論如何,對於這件事我不會原諒你」

正當加吉魯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馬克洛夫話語一轉:「但是,如果我繼續無視一個年輕人往黑暗中墮落,我更加無法原諒我自己!」

唰唰唰,-基拉飛快地記着馬克洛夫的嘴遁招式。

馬克洛夫向加吉魯伸出手:「這不是救贖!這只是指引你走向明天的光芒!」

「從此改變,還是就這樣等死,由你自己決定。」

明明還不到自己一半高,但站在光里的馬克洛夫卻顯得很高大。

加吉魯彷佛真的迎來了救贖一般,緩緩開口:「我……」

啪啪啪,基拉的鼓掌聲打斷了加吉魯即將說出口的話。

「說的太好了,會長!要是我,我就答應了!

我要是有這樣的嘴遁功夫還怕店裏賣不出貨嗎?

加吉魯有些訝異地看着基拉,之前兩人就有過爭執,他還以為這種事對方一定會反對的,但看起來似乎沒有。

「基拉·霍普來特?」

「這是會長的決定,我對你也沒有多少惡意,」像是解釋一樣,基拉開口說道,「而且納茲也很欣賞你,恨不得天天和你深入交流……」

對於基拉來說,假話張口就來是基本操作。

「怎麼了?還是說你現在想通了,要去我店裏打工?真遺憾,現在不行了,我店裏已經有員工了……」

「你真能夠放下心中的芥蒂?為什麼?」

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你問出這句話了!我就是為了回答你這個問題才不辭辛苦跟着會長跑到這種鬼地方來的!

「為什麼嗎?」

看到基拉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笑容,加吉魯內心隱隱感到有些不妙。

「或許是因為……你和我去世的兒子很像吧哈哈哈哈!

!」

「你這傢伙!

!」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