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強大的3先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強大的3先知

熱門推薦:

真沒想到,正義女神的禱文,竟然也適用於黑暗女神!

女神的吻會驅走死神帶來生的希望,戰士以血為誓尊奉正義,得到力量與勇氣——這特么聽起來確實是妥妥的正派神靈啊!

難怪這些人這麼容易相信異端——這些傢伙只怕是深信自己尊奉的黑暗女神是代表正義的……

為正義而戰?

恐怕那些異端也是這麼想的吧!她們說不定覺得她們才是正義的一方!

因為,正義女神阿絲塔莉亞可沒能力讓戰死的人重新復活!

這禱文,用在黑暗女神身上,似乎確實更符合實際情況……

這些異端在戰場上求死,算是用自己的血發下誓言。而黑暗女神也確實驅走了死神,給了他們生的希望,讓這些失去生命的傢伙重新站了起來,並且讓他們獲得了狂暴的力量和完全不怕死的勇氣!

只不過,大概同時也剝奪了他們另一種東西——這些人看起來已經毫無神智了。

或者說,他們獻出了自己的靈魂。

戈德里克也看到了這一幕,他自然也明白,想要穩妥對峙打消耗戰只怕是不可能了!三先知竟然能讓人死而復活!

「快乾掉他們!」

戈德里克滿臉的驚懼的發出了命令,但身後的士兵們出現了片刻的猶豫——沒有人見識過這種場景,這太可怕了!

很快,有幾個男人扯掉了他們身上大量的皮膚,變成了一坨全身通紅的血肉,撿起了地上的武器,開始砍殺身邊的人。

但他們似乎完全失去了所有意識——他們竟然在連同著自己人一起砍……

李昂剛帶著人砍掉了兩三個墮落者的腦袋,將自家的新兵收攏到了隊伍中,隨後便看到幾個墮落者在相互砍殺,他立刻讓隊伍停下腳步開始後退。

看這樣子三先知的復活技術不怎麼完善啊……這些『墮落者』似乎敵我不分?

這倒也對,要是這些墮落者能被完整控制,那麼三先知恐怕早就已經成為三女王了!

越來越多的內衣男站起來嘶吼著,撕扯掉自己的皮膚,然後相互廝殺了在一起……

這些敵我不分的墮落者並不能造成什麼有效殺傷,但無論如何,這些墮落者確實將聯合軍嚇得不輕。

畢竟這種死而復生,然後組團蛻皮之類的事情,看起來實在是太可怕了……

幾百個全身只有紅色血肉的魔鬼在神志不清的相互戰鬥,整個戰場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地獄。

雖然聯合軍的部隊都來自邊境,長期作戰的邊軍勇氣膽量都不錯,但問題是他們以往面對的敵人基本上都是人,或者偶爾對付幾個諾多精靈——諾多除了耳朵比較長以外,看起來也是人。

可眼前這些,怎麼看也不是人啊……

別說是這些士兵了,領主大人看著他們心裡也是有點虛的。

「往後退……往後退!避開他們!全都別過來!」

李昂大聲喊叫著,阻止了正準備上前的聯合軍,帶著隊伍飛快的退回到沒有屍體的位置。

眼下聯合軍的士兵本就有些遲疑,沖得並不快,又聽到領主大人的喊聲,大都停住了腳步。

「戈德里克大人,讓全軍後退!」

見戈德里克似乎也愣住了,李昂衝到了戈德里克身邊大喊:「讓部隊不要過去,他們在自相殘殺!」

戈德里克立即反應過來,馬上用指揮旗號令部隊停止前進,並且緩緩後退。

但一支一千五百人的大部隊,正在前進的時候,得到了後撤的命令,肯定是會擾亂陣型的。

這可不是受過長期隊列訓練的現代化部隊,

而是來自於五個領主的混合部隊,自然做不到如臂使指。而且之前本來打算圍攻,隊列拉得比較開。

幸好剛才聯合軍的士兵們猶豫了一下……要不然衝上去了甚至都沒法收回來。

但現在,聯合軍的陣型仍然有點亂了。

而就在此時,籠罩戰場的祈禱聲戛然而止。

先知軍團不再禱告,她們的隊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分散開來,從那些女兵的身後,衝出來一大群身穿青灰色鎧甲的詭異士兵。

這是兩百名身穿青灰色重甲,但頭上沒有一丁點皮膚的剝皮人。

也許是大營里那把火燒毀了她們的黑衣斗篷罩袍,她們就這樣直接出現在了戰場上,全都沒有戴頭盔。

一眼看去,除了身穿盔甲之外,和那些正在自相殘殺的墮落者看起來沒什麼分別!

硬要說不同的話,可能是剛脫皮的墮落者的血肉看上去更鮮紅一些,畢竟他們身上的鮮血還在不斷流淌……

而那些沒有皮膚的重甲女兵,頭部看起來已經是乾涸的紅褐色。

而這些女人身穿重甲,卻跑得飛快——她們趁著聯合軍陣型被擾亂的時候,發起了快速衝鋒!

她們身上的重甲看起來至少得有五十磅,但她們衝鋒的速度依然比大多數成年男性還要快!

而她們身後,先知軍團以厄運引者為單位分散成了一百多個小隊,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飛快的散開,跟在那些沒皮膚的重甲女兵身後沖了過來!

雙方距離僅僅三百米,這樣的衝鋒不過是幾十秒的事,聯合軍的陣列不怎麼齊整,已經來不及重新整隊。

「迎敵!」「擋住她們!」

聯合軍中發出了不少喊聲,這些經驗豐富的邊境部隊都知道,這種局面肯定是不能後退的,必須接戰迎敵!

他們之前本就是以騎士小隊為單位列陣的,此刻也成編隊正面迎擊。

拉爾夫的遊騎兵也分成了十幾個編隊,開始往兩側巡遊——他們是弓騎兵,騎射才是他們的看家本事,打成肉搏可划不來。

而此時戈德里克手下的弓手依然在相對靠前的位置,面對先知軍團的快速衝鋒,他們僅僅只放了兩輪箭就不得不後撤,騎士編隊們迎上前去抵擋住了衝過來的重甲剝皮怪。

這些自發的應對都是正確的,但唯一的問題是——隨著一隊隊騎士正面迎敵,原本就有些不整齊的陣列,一下子就變得非常稀疏了!

而那些厄運引者率領著女兵一路狂奔,在雙方接戰後,也沒有攻擊前排的部隊,而是直接繞過她們身前的重甲剝皮怪,從聯合軍縫隙中穿了進去!

然後,每個女兵小隊都直接對上了一個騎士編隊——她們顯然是想全面的與聯合軍打成最小單位的肉搏戰!

看來先知軍團明顯知道那些墮落者會無法控制的自相殘殺,她們那個古怪的儀式並不是為了讓墮落者殺傷聯合軍,而是為了現在這一刻!

她們先是聚在一起,等著聯合軍分散隊列對她們發起包圍;

然後讓那些內衣男人衝過來送死,再在戰場上召喚出墮落者,擾亂聯合軍的陣型;

隨後趁機衝鋒,將戰場打成混戰!

三先知臨時應變的能力實在是非常強啊!

從那些厄運引者之前表現出的行為來看,先知軍團的女兵大概對列陣而戰並不擅長——她們不是正規軍,估計也沒接受過陣列訓練。

而且,包括厄運引者在內,那些女兵的智商或知識水平應該都不算太高,只是擅於勾引和欺騙男人而已——真正聰明或是有見識的女孩也不至於被騙成這樣,連臉都不要了。

但以領主大人的親身經歷來看,這些厄運引者的個人戰鬥力確實很強——而且還不怕痛,估計也不怕死。

以她們的身手和不怕痛不怕死的狀態而言,先知軍團一定很樂意打成混戰局面!

沒有痛感的人或許會失去對危險的自我保護能力,但在混戰狀態下,沒有痛感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只要還活著,無論傷成什麼樣子,她們都有百分之百的戰鬥力!

而且,被異端洗腦的邪教徒,戰鬥意志肯定也高得可怕……

用幾百名沒穿裝備的炮灰起到了這樣的戰果,這對先知軍團而言肯定是相當划算的!

戰場一下子變成了三先知想要的混戰,而三先知這種應對方式顯然是非常有效的——一個由厄運引者帶領的六七人的小隊,在混戰中竟能和一個騎士編隊的十幾個男人打得難分高下!

李昂帶著自己的隊伍沒有分散,也沒有厄運引者找上他們。厄運引者針對性的找上了那些騎士編隊,沒有人衝到他這支上百人的隊伍里來找刺激。

但領主大人並沒有支援其他的騎士編隊,而是飛快的帶著隊伍回到了戈德里克身邊充當護衛,免得戈德里克遭遇斬首戰術。

因為此時戈德里克這個主帥身邊沒多少人了——只有由艾米帶著的那一百多人的衛隊護在戈德里克身邊。

來自白鹿堡的重裝步兵們頂住了那些剝皮怪,部分遊騎兵和長河鎮哨兵在支援他們。

而其他所有部隊,包括拉爾夫在內,都已經以騎士為單位,與那些厄運引這的小隊打得不可開交。

看起來倒也公平——這一百多個騎士編隊,剛好對上一百多個厄運引者帶領的的小隊……

而三個先知此時騎在高頭大馬上很顯眼,她們站在原地並沒有靠近戰場,身後只帶著一百來人,但明顯裝備更好一些。

看樣子這就是之前起火時負責整軍,斬殺不聽話的人時那隊先知軍團親信。

她們似乎盯住了戈德里克的旗幟,但並沒有靠近,畢竟戈德里克身邊現在有兩百多人的大部隊。

戈德里克也看到了三先知:「李昂,你覺得我們這些人手對付三先知身邊的人有把握嗎?」

領主大人直接搖頭:「我感覺我們衝過去也只能打成混戰而已……」

「我也這麼覺得……」戈德里克又指了指那些不知道算不算是人的沒皮膚的女怪物:「那些穿著重甲的也是墮落者嗎?看起來像是些剝了皮的女人?」。

「那就是我之前在她們大營里看到的那些,大概是向黑暗之神發下血誓,拋棄軀殼祈求力量的血誓巫女吧……」

李昂一邊觀察著戰場態勢一邊回答。

「但那些血誓巫女看起來好像沒發瘋……」

戈德里克看了看依然在自相殘殺已經不剩幾個了的墮落者,又看了看那些血誓巫女。

「那些血誓巫女不僅沒瘋,而且還能成隊巡邏,還能說話……可能她們與這些墮落者完全不同,我感覺她們沒有死……而是活人!」

「如果她們是活人……那就沒什麼可怕的了!李昂,我要去幹掉那些血誓巫女!消滅那些重裝怪物之後,遊騎兵和弓手就能統治戰場!」

「艾米,你躲遠一點……李昂,你負責盯住三先知的隊伍,引開她們也行,別讓她們進入戰場!」

戈德里克似乎堅定了信心,做出了決定,帶著衛隊打算先去擊破那群重甲女兵。

他也已經看出來了,先知軍團的最強戰力就是厄運引者和血誓巫女——而且她們特別擅長單兵作戰。

每個厄運引者都比一般的梅騰海姆大劍士還略強一點,對付普通的騎士是肯定能佔上風的。

事實上她們現在幾乎每個都在一打三,甚至更多——但仍然不落下風!

而血誓巫女的力量看起來極其可怕——她們的力量絕對超過了克洛澤,甚至有可能能比得上李昂曾經遇到的『喧鬧者』阿拉里克!

只是那些血誓巫女都沒有戴頭盔,而且她們的作戰技巧與厄運引者相差甚遠。

但是,她們身上的重甲顯然防禦力相當高,遊騎兵們的箭失居然都射不穿!

要知道,號角召喚遊俠團所用的弓,可是大名鼎鼎的鷹擊弓——這可是一等一的強弓,每一把都是遊俠團成員傳家的寶貝,是非賣品!

除非是射中血誓巫女沒有頭盔保護的頭部,否則很難對她們造成殺傷!

但這樣的混戰局面,顯然不支持遊騎兵和長河鎮哨兵們仔細瞄準。

而在肉搏戰中,她們的力量優勢就顯得格外恐怖了。

這些面目可怕的傢伙持著雙手軍刀,往往一次揮斬就能砍破盾牌,甚至能輕易的將步兵們的兵器擊飛。

聯合軍的重裝步兵一共也只有兩百多人,他們明顯不是血誓巫女的對手,眼下在一部分遊騎兵和長河鎮哨兵的支援下才勉強抵擋住。

李昂也認為戈德里克的決定沒有問題,除了那些血誓巫女以外,先知軍團剩下的部隊都只穿著鏈甲或皮甲。

如果能幹掉那些血誓巫女,就能讓號角召喚遊俠團和白鹿堡弓手從混戰中解脫出來,然後組織起遠程火力清理戰場。

而三先知本就一直盯著戈德里克,見戈德里克帶隊開始圍攻血誓巫女,她們也朝戈德里克的旗幟沖了過來。

「艾米,你去長河鎮,讓駐軍出城支援,我去對付三先知的部隊!」

領主大人看了看對面三先知的位置:「按理說長河鎮駐軍能看到這裡的情況……問問他們為什麼不出戰!」

確實,在這裡都能看到長河鎮城牆上的人影,四里左右的距離其實是能勉強看見的,只是看不清楚而已。

再說之前的大火那麼明顯,可長河鎮卻一直沒有部隊出城接應援軍!

艾米知道李昂是不願讓她陷到危險中,她也不是那種任性妄為的女孩,點頭表示明白之後,她帶了幾個護衛騎馬繞了個大圈子,避開戰場往長河鎮去了。

而李昂帶著隊伍也繞了個弧線,在三先知即將加入戰團之前堵住了她們。

「兄弟們,放箭!」

領主大人可不會傻里吧唧的衝鋒,隔著近百米,他就開始讓弓手們射箭了。

這麼遠的距離肯定不會造成什麼有效戰果,但卻成功的吸引了三個先知的注意力。

三先知手下還有十幾名厄運引者,其它八十多個親信女兵看起來也是澹定冷漠的樣子,明顯是她們的精銳部隊。

兩邊都是一百來人,看起來似乎勢均力敵?

可是這些女人既不怕死又不怕痛,戰鬥力完全不能以常理看待,所以李昂不打算硬碰硬。

他只想拖住她們。

不過,只有三個先知和那些厄運引者騎著快馬,那些親信女兵全都是步戰弓手,如果能讓她們脫節,或許也能打一打?

而三個先知在注意到李昂的隊伍在放箭之後,也確實第一時間就向他們發起了勐烈的衝鋒——三先知親自上陣,帶著那些厄運引者就沖了過來。

「特么的這麼直接嗎?兄弟們,往後撤!」

領主大人帶著隊伍撒腿就跑,邊跑邊回頭看,打算先退一小段,然後試試圍攻三先知。

但隨後,他便看到了一個可怕的場面……

那是一名騎士,大概是戈德里克的手下,剛解決了一個厄運引者后,也注意到了三先知。

趁著三先知朝李昂發起衝鋒,注意力不在他身上,這名騎士持著騎槍從側面向其中一個先知發起了衝鋒。

但那個手持巨大寬刃刀的先知在看到他之後,僅僅只是隨手一揮,這個已經衝到她面前的騎士,就被一刀挑飛了!

是的,這名全副武裝的騎士,被那隨手一刀挑飛了好幾米!

鮮血在空中噴洒,濺到了那名先知的盔甲上。但那個騎士的死,甚至都沒能讓那位先知停下衝鋒的腳步,似乎就像是隨手拍死了一隻蚊子!

這種戰鬥力太可怕了,李昂覺得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騎砍戰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騎砍戰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強大的3先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