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我的醫術能加經驗值
  4. 第一百零七章 名醫們也無法診斷的病,閻王好見,小鬼難…

第一百零七章 名醫們也無法診斷的病,閻王好見,小鬼難…

作者:

我的醫術能加經驗值第107章名醫們也無法診斷的病,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也不知道這個叫秋潔的女人得的是什麼病?

周燦想的是,如果能夠治好她的腿疾,也許就能幫助她找回自信,不再悲觀厭世。

「黎先生……」

「叫黎先生多彆扭啊,叫我烙哥不行嗎?」黎烙在酒精的刺激下,雙臉熏紅,眼神卻是不再那麼迷茫。

很多人都是喝醉了以後變湖塗。

黎烙卻是相反的,喝了酒,反倒變得清醒。

這讓周燦不由想起了李白的世人皆醉我獨醒。李白經常喝得爛醉如泥,世人只知他是詩仙,卻不知道他是有名的『酒鬼』。

從很多角度來說,黎烙與李白有很多相似之處。

都是有着絢爛而璀璨的才華。

都有着各自心中的苦悶和不得志。

好像還一樣的嗜酒。

「烙哥,能問一下嫂子的腿是怎麼回事嗎?我們當醫生的有職業病,剛才與她握手時,感覺到她的手有些冰涼,這是上肢血運不暢的表現。」

周燦這是出於一片善心才問的。

就是想看看是否有能力幫她解決腿疾,讓她重新恢復生活的信心。

「唉!說起來也都怪我。幾年前,我老婆懷着孩子,正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當時我的事業如日中天,成了天娛互動公司最年輕的副總裁,正在帶領一支團隊與另外兩位副總競爭總裁位置。另外兩位副總,一位有強大的人脈資源與資金支持。另一位副總則是公司元老,實力強勁。」

「兩位副總的實力都要比我強很多。但是我這人有個壞毛病,對手越是強大,我越來勁。當時就是憋著一股勁,一心想要擊敗兩位副總,當上總裁。」

黎烙述說當年的事業巔峰時,迷茫的眼神中透著一絲光。

正如他的妻子說的那樣,他其實心中是想着事業的。

每個男人都有着一顆雄心壯志。

特別是黎烙這種才華橫溢者,更想在自己的領域干出一番大業。

現在的他,每天陪着妻子,過這種近乎隱居的生活。

就像是把一頭勐虎關進了籠子裏。

內心必定無時無刻都在渴望着有朝一日,重歸山林,登高長嘯,找回曾經的雄風與霸氣,還有熱血。

「那段日子,我沒辦法陪在老婆身邊,更沒辦法照顧她。甚至我因為工作太忙,太拼,時間錯亂,導致我經常日夜顛倒。不接她的電話也是常有的事情。後來,經過我和我的團隊全力拚搏,終於擊敗兩位副總,我帶領的項目拿到了第一的好成績。」

「可是就在上級找我談話,準備任命我繼任公司總裁時,我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是我老婆在家中暈倒了,沒人發現。送到醫院時,孩子已經流產。她差點喪命,最終下肢癱瘓。在那一刻,我才醒悟,我失去了我最珍貴的東西。」

黎烙說到此處,已是淚流滿面,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秋潔也是低頭啜泣。

失去孩子,下肢癱瘓,這個代價太大了。

「當天我就做出了一個決定,沒有了她,我當上了總裁又有什麼意義?於是我毅然辭職,守在醫院一直陪着她。在這期間,她多次想到輕生,我的內心也是充滿無盡悔恨與自責。好在陪伴在她的身邊幾年後,她再沒提過輕生的事,對生活也多了一絲熱情。」

黎烙拉住妻子的手,緊緊握住。

場面很是感人。

周燦待他倆情緒平復后,繼續問道「從醫學常理上來說,流產不應該導致下肢癱瘓啊!她到大醫院檢查過嗎?」

流產可能導致大出血、感染之類,

甚至有可能留下一些病根。

比如很難再懷上孩子之類。

但是還沒聽說過流產直接導致癱瘓。

「怎麼沒查過,全國有名的醫院都查遍了。各種名醫都預約過,看過,可是他們均表示無能為力。」

這次答話的卻是秋潔。

她應該已經從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來了。

現在折磨她的就是下肢癱瘓。

估計做夢都想要治好雙腿。

「癱瘓的話,一般都是神經方面的問題。不知道名醫們診斷的結果是什麼?」

周燦早就猜到她的病肯定很難治。

因為能住在江心花園的業主,肯定不差錢。

國內各大醫院實力強大,神經領域的名醫有很多。那麼多人檢查過,都說無能為力,可想而知,治療的難度必定是3S級。」

「血常規、心電圖、頭部CT、頭顱核磁共振、經顱多普勒及頸動脈超聲……能做的檢查都做過。甚至還看過幾位老中醫。他們的診斷結果也是各不相同。有的醫生認為是流產時病毒感染神經導致。有人則認為顱內神經受損。還有人認為腰部的神經受到了損傷或截斷。」

「就是沒有一位醫生能給出確定的診斷結果。葯也吃過,針也打過,各種康復訓練都上過,卻沒有任何效果。」

她說到這些時,眼裏充滿絕望。

人最怕的就是一次次充滿希望,然後又一次次失望,最終心若死灰,徹底絕望。

「能把檢查資料給我看看嗎?沒別的意思,就是抱着學習的心態,研究一下。到時候我再請教一下老師,如果能夠查出確切的病因,那就有希望了。」

周燦只是個規培生,還沒有狂妄到蔑視所有名醫的程度。

他只是出於惻隱之心,想幫一幫這病人位新交的朋友。

「行啊,我手機上就有,加個微信好友,發給你就行。」黎烙一口答應下來。

不過他對周燦並沒有抱太大希望。

因為那麼多名醫都看過,周燦這麼年輕,即便是圖雅醫院的醫生,水平最多比一些市縣級醫院的醫生高明一點。

肯定沒辦法與那些相關領域的成名醫生相比。

檢查的各種資料,他都儲存在手機上,為的就是隨時方便給醫生看。

醫院拍的片子,其實是可以不打印膠片的。

現在有些醫院為了減輕患者負擔,已經率先嘗試讓病人自主打印的模式。

病人如果沒有特殊需求,可以選擇不打印膠片。檢查時拍的片子,醫技檢查室,會直接上傳到醫院的病人檔桉庫。

問診醫生直接輸入病人的姓名,就能調出來查看。

僅此一項,一年至少能為病人省去百萬元以上的費用。

周燦收到黎烙發來的檢查報告后,一張張仔細查看。

一遍看過之後,並沒有太大的發現。

想想也是,那麼多名醫都看過了,沒能明確病因。他一個規培生看一遍就能找出問題,那不是天才,而是神仙。

「我的水平有限,沒能找出病因。明天我找老師幫忙看看。」

周燦把手機收了起來。

「謝謝!」

黎烙端起酒杯向他敬酒。

兩人碰對欽。

黎烙還要往杯子裏倒酒,他老婆卻是抓着不讓喝了。

「別喝啦,你今天都已經喝了很多杯了。」

她勸道。

「我這不是高興嘛!認識了周燦這位新朋友,而且在很多方面,我們都有共同的認知與同向的理解,真的特別投緣。」

他顯然有了幾分醉意。

一隻手搭到周燦肩膀上。

「周燦,認識你,我很高興。今天我老婆不讓喝了,改日再陪你喝。」

他的話,惹得崔先生夫婦暗笑。

怕老婆的男人,有時候其實很可愛。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幾人都吃得差不多了。

周燦起身告辭。

「周燦,我送你回去吧!」

「喝酒不開車,我可不能讓你違法。自己打車就行了,謝謝崔哥與嫂子的盛情款待,再見。」

周燦喝的酒不算多,有三四杯的樣子。

「烙哥、秋潔,再見!」

「有時間可以來找我們玩,就住在崔大哥的隔壁。我們天天在家。」秋潔對他說道。

此刻,黎烙已經醉得步子都有些踉蹌。

只是沖着周燦揮手和傻笑。

「會的!」

周燦走出別墅,崔先生追上來要送他。

「崔哥,請留步!」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啊!到地方了,報個平安。」

崔先生揚了揚手機。

他主要是看到周燦喝了酒,所以有些擔心。

「好!」

周燦的頭腦其實很清醒,行動也沒受影響。

他使用叫車軟件,叫了車。

走出江心花園小區時,網約車已經在門口等他了。

現代科技高度發達,方方面面都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便利。

……

回到公寓,周還真的給金銘希帶了一點吃的回來。

「一隻帝王蟹,小半盒魚子醬,一些火腿肉。」

他當時覺得那些火腿肉的味道很不錯,就夾了一些留在一次性食盒內。

「哇,你這是去五星級酒店吃大餐了嗎?帝王蟹、魚子醬,我的個天啊,這可是有錢人才能享用的頂級食材。」

金銘希聞到香味兒,也顧不上練什麼『穩刀』基本功了。

跳下床,已經迫不及待的品嘗美食。

「這火腿肉看着其貌不揚,我敢打賭,絕對不簡單。曾經有人請我吃過國內最頂級的火腿肉,可是無論香味還是味道,都比這個差了一大截。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尹比利火腿吧?嘖嘖,請你吃飯的人,我看不但特別有錢,而且是用最高規格在招待你。」

金銘希一臉的享受。

對於請周燦吃飯的那人,更是有着強烈的好奇。

一般的富豪根本消費不起這種昂貴的頂級食材。

只有巨富之家,才敢偶爾吃上一頓。

「吃你的吧,哪這麼多廢話!」

周燦翻了個白眼,他身為富二代,對各種美食都知道一些。

崔先生用高規格接待他,又怎會不知道?

交朋友,除了緣分,剩下就是真心了。

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去則傾。唯有以心相交,方能情誼長久。

周燦看看時間,不早了。

洗完澡,他開始在電腦上給崔先生設計客廳的裝修。

本來是準備畫在紙上的。

後來想了想,用電腦繪製可能會更好一些。

也省得再跑一趟腿,給崔先生送圖紙過去。

……

第二天,他去醫院上班時,腦子裏仍在想着秋潔的病因到底在哪?

可是始終沒什麼頭緒。

他決定請許醫生看看。

身為外科的三大名刀,曾經可是一級主任醫師,肯定不只是手術做得好。診斷能力也不會弱。見識與經驗,更是超過周燦很多倍。

許醫生看過後,卻是搖了搖頭。

「病人的血鉀數據、靜脈腎盂造影、心電圖這些都是正常的。那麼這位病人的病灶很可能在神經,但是你也知道,神經不像血管。除非發現了壓迫、萎縮、壞死這種明顯癥狀,否則很難通過現代科技手段檢查出來。這方面我並不專業,如果這位病人是你親屬或者很好的朋友,你可以厚著臉皮請神內的殷化主任看看。」

每個名醫都有自己的強項。

許醫生擅長領域就是外科與手術,對於號稱最難的神經醫學,他知道得很少。

可能不比周燦強。

「行,我等會下了班去找他!謝謝老師!」

周燦並不失望,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抱着學習的目的。

能找出病灶最好,實在找不出來,他也沒辦法。

……

急診手術室內,陸醫生早早的就到了。

與往常不同,他的臉上透著一絲沉重,眉宇間澹澹的愁意怎麼都掩飾不住。

《修羅武神》

以前他可能還仗着資格老,總想着打壓周燦這種優秀的新人。

甚至他一度覺得自己很優秀,更準備今年升主治。

直到昨天,他才真正認清了現狀。

原來他的手術水平是那麼爛。

原來被他輕視的兩個新人,實力都已經超過了他。特別是周燦,居然那麼強。

要知道,他可是親眼看到周燦獨自完成了不少台二級手術。

現在他要考慮的是怎樣才能不被淘汰出局。

許醫生很快也面無表情的走進了手術間。

「小周、金銘希,你們兩人各帶一個護士做手術。小周,昨天開會你也去了,二級手術資格只能暫停。想要參與二級手術的重要部分,恐怕只能等到你取得執業醫師證再說了。」

許醫生有些無奈的說道。

看着愛徒的發展受到限制,最難過的不是周燦,而是許醫生。

沒取得執業醫師證之前,稱之為醫士。

取得以後,那便是醫師了。

能參與的手術任務,也可以提升一級。

「老師,沒關係的。我先把一級手術做好,把基礎打牢固,到時候拿了證再做二級手術,一定可以更穩,更好。」

對周燦來說,有着經驗值系統。

不做二級手術,除了高等醫術很難有賺取經驗值的機會,幾門基礎醫術並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他就是像石灰一樣。

敵人越是向他潑冷水,他就越沸騰。

一年之後,要是把幾門基礎醫術全都升到主治優秀水平,甚至是副主任水平。到時候,他會比現在厲害十倍都不止。

早晚會給謝主任一個大大的驚喜。

許醫生點點頭「你能這麼想最好!在逆境中成長的樹苗,會更加強壯。」許醫生就怕他因為這事受到打擊,心理產生負面情緒。

從而影響他的工作積極性。

現在看來,這個徒弟比想像的更強大。

心理素質遠超普通人。

壓不彎,折不斷,不屈不撓的頑強上進。

「陸醫生,你給我當助手。」

「好的!」

陸醫生這次沒有任何不滿情緒,欣然接受。

這就是認清現實之後的改變。

再不擺正心態,可就真的是一絲機會都沒有了。

喬雨、李師師兩人很快走進了手術室。

想要有話語權,還是得有實力啊!

周燦要不是做手術那麼厲害,許醫生、婁主任也不可能幫他把喬雨爭取過來當助手。

這兩個星期都是喬雨值早班。

周燦只覺得太幸福了。

每天都能夠與一個最契合的漂亮女護士一起做手術,心情可以愉悅一整天。手術效率也是杠杠的。

「別急,總有一天會讓她成為專屬器械護士。這一天,周燦相信不會太久,可能還不需要三年。」

喬雨快步走向周燦。

巧笑倩兮道「嗨,你的老搭檔又來嘍!」

「呵呵,歡迎!」

周燦微笑着回應。

「就只是歡迎啊,那我還得努力。我希望我一出現,你就能高興。」她成功拿到了兩個星期的早班,看得出來,她非常開心。

昨天知道了是周燦幫她,這才搶到了早班后,她對周燦似乎更親密了一些。

說不上來。

就是看周燦的眼神,說話的語氣,以及說話的內容尺度。比以前明顯要親密不少。

「哈哈,我期待着那一天。」

周燦其實看到她一出現,就已經非常高興了。

金銘希今天也是異常高興,臉上滿是笑容。

手術很快開始了。

周燦與金銘希都開始拚命做手術。

他發現金銘希被停了一陣子獨立手術資格后,水平不但沒有降低,反而增強了不少。

練習『穩刀基本功』,已經有了一絲效果。

金銘希做手術時,明顯比以前更穩。

再看許醫生那邊。

陸醫生收起了所有驕傲與浮躁,為了能夠留下來,竟然破天荒的向許醫生請教起了縫皮的技巧。這種表現,着實令人驚訝。

周燦記得剛來的時候,陸醫生還是七個不憤,八個不服的吊炸天模樣。

縫皮這種活,他壓根瞧不上眼。

……

一天的手術時間過得非常快。

周燦有着一個好助手,再加上練習快刀帶來的速度提升,今天總共做了二十四台一級手術。

打破了以前的最高記錄。

金銘希一共做了十六台。

儘管比周燦少了整整八台,但是他今天表現得非常穩。

整個手術過程,都是不疾不徐,穩步向前。

彷佛,許醫生與胡侃主任當年競爭的畫面重現。

只不過現在換成了金銘希、周燦這兩個新人。

他們一個走穩的風格,一個走快的風格,最終的競爭結果如何,需要十年,二十年後才能知曉。

下班后,周燦徑直前往神經內科。

他想請殷化主任幫忙看看秋潔的檢查報告。

殷化主任的專家號,每天都是限號,800元一個。

與1200一個的頂級專家號有差距,但是這已經非常牛B了。

殷主任目前是圖雅醫院在神經內科領域取得醫學成就最高的一位主任醫師。醫術水平,診斷能力,同樣是神經內科的王牌。

從這一點能夠看出,在醫學領域不斷細分的今天,華夏的醫生們正在與國際發達國家看齊。

很多醫生都開始在某一個細分的醫學領域不斷深耕,刻苦鑽研。

只要能夠在某一細分領域達到極高的水平,便可以成為一個學科的王牌。

地位、收入、名望,都會有保障。

國內目前最頂級的專家號大概是1200元左右,具體定價,有一套嚴格的評定標準。

周燦甚至聽說過有頂級專家號需要2000元掛號費。

像圖雅這種公立性質的醫院,他暫時還沒發現。

神內這邊,住院病人已經是人滿為患。

周燦在內科實習過,知道神內的醫生辦公室在哪。但是並不知道殷主任的辦公室。

他決定找個護士問問。

「美女,你好!能問一下殷化主任在哪辦公嗎?」

臉上長著小雀斑的女護士抬頭打臉了他一眼。

「你是本院的醫生?」

周燦一陣鬱悶。

在內科總共實習三個月,雖然有的科室只呆半個月,但是這個護士妹子居然把他給忘記了。

虧得以前上班時,還經常跟她們打招呼。

現在才明白,不是住院醫以上,人家妹子也就是禮貌性的回應。壓根沒準備記住你。

這也不怪她們,實習生多如狗。

而且沒地位,收入低,護士妹子壓根就瞧不上他們。

混到住院醫生級別,或許就能入她們的法眼了。

要是主治一級,那她們保證會很主動的積極記住你的樣子、名字。

「本院急診科的規培生。」

周燦還特意穿着白大褂來的。此刻只能主動亮出工作牌。

不然,護士妹子肯定會用官方套話來回答他。

「急診過來的呀!你找殷主任有什麼事嗎?」她一聽是急診過來的,語氣立刻冷了許多,眼神中明顯露出澹澹的輕視。

圖雅的急診科,在各大權重科室的激烈競爭下,那真的就只是一個中轉場。

實力弱得一批。

地位低得讓人想哭。

「我想找他請教一下醫學上的問題。-」

聽了周燦的回答,護士妹子的眼珠子都白了。

「這樣啊……你找別的醫生問問吧!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殷主任非常忙,恐怕就是找到也不會見你。有醫學上的問題,最好還是去請教你的上級醫師。」

她委婉的拒絕道。

心裏面怕是已經把周燦當成了腦子短路的傢伙。

殷主任哪是那麼好見的?

要是醫院所有的規培生,住院醫生、主治醫生遇到問題都向他請教,他怕是不工作都回答不過來。

這時,兩名年輕的醫生從那邊快步走來。

一路走,還在聊着什麼。

不時有人主動向其中一人打招呼。

「高醫生好呀!」

「高醫生這是準備去住院部吧!」

「高醫生,你好拼哦!」

那些高冷的護士妹子,甚至包括年輕的醫生,紛紛主動向其打招呼。儼然就是明星般的待遇。

與周燦說話的這名護士妹子,也是笑着朝對方揮手。

「嗨,高醫生!」

周燦在急診科也是享受這種待遇。他有些好奇,這位高醫生是何方神聖?在神經內科居然如此受熱捧。

「周,周醫生!哈哈,我沒看錯吧,真的是你呀!」

兩人四目相對,高見的臉上露出見到老朋友的高興笑容。

「高醫生認識他?」

護士妹子這才意識到,這個被她輕視的急診科規培生,似乎不簡單。-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