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好像一樣,又好像不一樣

第119章 好像一樣,又好像不一樣

顧衍聽到聲音朝着那邊看去,那裏正坐着一個少年,一身黑色的西裝,帶着大大的黑色邊框眼睛。

渾身上下都在透露著涉世未深四個大字。

「你是?」顧衍有些遲疑。

今天的會議,是公司高層之間的,除了高層領導餘下的,也就只有領導帶的隨行秘書了。

而這個隨行秘書的能力,那就見仁見智了……

顧衍的目光冷冽的掃過,坐在公司高層後面的隨行秘書,這裏面有男有女,也不乏俊男靚女。

在這其中有幾個人,男的畫着以為別人不知道的慘白妝容,女的更是恨不得自己身上那一點十三式都顯露出來給別人看。

這幾個人對應的部門負責人各個腦滿腸肥,也不是顧衍他以貌取人,實在是從這公司部門上報的報表業績來看,也屬於是慘烈不已。

顧衍抬手指了指剛剛說話的那個人,薄唇輕啟聲音里聽不出喜怒:「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李雷。」李雷有些慌張的站了起來。

他好不容易才面試進了公司,公司里同事之間的氛圍很好,公司福利待遇也很好。

他雖然還是個實習生,但卻受到了公司里前輩的很多幫助。

此刻他因為顧衍的目光乍然初醒,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忽然有些後悔了。

他不想自己剛剛入職不到一個月就被開除了……

「我剛剛是胡說的,我……」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顧衍給打斷了:「你進公司多長時間了?」

「快一個月了……」

「剛剛的場面如果再來一次,你還會說出剛剛的話么?」

「我……」張雷想說他長記性了,不會再說了,但……這話莫名的就噎在了嗓子裏說不出來。

「你一個剛進公司一個月的實習生,能作為隨行秘書來坐在今天這個會議室里,這證明了兩件事。」

顧衍說這話的時候,面上表情極其的陰沉,是那種和平日裏的他截然相反的模樣。

猶如……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是……

像是北極圈裏一塊凍了上億年的寒冰成了精,坐在了現在的辦公室里,自帶的冷氣buff,在這寒冬臘月的天氣里,讓大家渾身都為之一凜,立馬打起了精神。

顧衍抬起右手豎起了一根手指,接着說:「要麼你的父母,或者是別的什麼親戚在本公司身居高職,也就是說他們也在今天的這場會議里。」

他看了看在座的一圈人,眼神冰冷的一一掃過,彷彿他們一旦有什麼讓他不開心的舉動,他就會立刻開除了他們似的。

短短的一個喘息的功夫,顧衍很滿意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他又接着豎起了第二根手指頭:「要麼你那剛剛被我炒魷魚了的上司,眼睛還不至於太瞎選中了你。」

「所以……」顧衍故意在話尾拖了長音,引得大家的注意力都更加集中在自己這裏了,才接着說:「所以從今天開始,你任職營銷部副經理。」

「啊?」張雷錯愕的下意識的出聲。

在場的眾人都驚愕不已,這決定多少透著些草率了……

可是顧衍根本沒給他們提出異議的機會,直接拍案而起丟下一句散會就轉身走了。

楚悠悠回到別墅里匆匆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才愕然發現自己還有點空餘的時間,然後仔仔細細的調起大提琴的音色,才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大提琴放在了盒子裏。

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拎着大提琴和一個小包裹就下樓了。

大臉和她還有些隔閡,所以這次開車的是肉肉,旋子非不知道什麼時候神出鬼沒的出現在跟前,說什麼都要跟着一起去。

楚悠悠擰不過他只能同意了。

一路上,她都沒抬頭,全程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自己手裏的樂譜上。

憑藉着超強的記憶里,等坐到專機上的時候,即使樂譜有難度,她也總體上記了個七七八八。

除了幾個演奏上的問題之外,餘下的她有自信,只要自己能拿大提琴練幾遍,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失誤的。

心裏這麼想的,她絲毫沒發現周圍人的異樣眼光,自顧自的俯身拿出琴盒裏的大提琴,調整好姿勢就開始嘗試演奏練習。

第一遍毫無例外的跑調了……

楚悠悠沒有立刻就開始第二遍的練習,相反的她拿出了曲譜,看着上面的音樂符號認認真真的思索着什麼。

不多會兒,她開始了第二遍演奏,明顯比第一遍好很多。

聽在姜波和樂隊其他幾個成員的耳朵里,甚至還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這一遍結束,她又拿起曲譜來看,但和第二遍不同的是,她很快就開始了第三遍的演奏。

這一次和之前兩次都有所不同,不單單是流暢度上,而是整個曲子都變得更加有力,幹練。

顧衍腦子裏莫名的浮現出一個詞來,鏗鏘……

姜波和其餘幾個人眼裏則是隱藏不住的驚艷,和之前合作的大提琴手演奏出來的感覺不一樣,僅僅只是三遍,他們就認定了楚悠悠是他們一直以來都在尋找的合作對象。

第三遍演奏很快就結束了,她猶豫了下還是找姜波簡單的溝通了幾個問題。

幸好,大家都是為了樂隊着想,並沒有因為自己而堅持己見。

楚悠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趁著專機還沒落地,又練習了第四遍。

這一遍,足以驚艷了所有人。

單單是顧衍這個門外漢,都聽出了這曲子裏高難度的技法,整個曲子流暢有力且簡潔幹練。

簡直可以說,是為了姜波的搖滾樂隊而誕生的……

一下子就給大家的熱情都點燃了,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圍着楚悠悠坐了一圈,很有默契的選擇性忽略了,旁邊某人陣陣寒意的眼神。

「悠悠,你做了什麼?怎麼這曲子明明聽上去和以前的音節都一樣,但就是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叔叔系男友是個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叔叔系男友是個戲精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章 好像一樣,又好像不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