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重生之官運
  4. 第四十八章人身攻擊

第四十八章人身攻擊

作者:

陳重生交了申請,知道組織會考察他,他就像上緊發條的鐘一樣,不停的忙碌起來。

上午化學系的大課,下午和整個晚上都泡在圖書館里,連進食堂都是跑着去的。

但他感到還是有一些缺憾,自己的學習是抓緊了,可作為學生會主席的他,卻沒有什麼作為。

上學期他這個學生會主席,基本上就是掛了一個名,學生會也是擺了架子,名存實亡。他琢磨著今年一定要改變這種現狀,不然化學系的領導會認為,他根本沒有組織能力,根本不是當幹部的料。

做一點什麼活動,才應該是他們學生會牽頭的呢?

於是,陳重生專門召集系學生會的全部成員開了一次會議。

陳重生說:「我先做個檢討,化學系學生會成立以來,也有半年多了,完全沒有開展活動,責任在我。」

蘇玲玲插了句,「陳重生,你還知道你是學生會主席啊?」

陳重生也不生氣,「我知道啊,我剛才不是檢討了嘛,其原因就是,我沒有把心思放在這上面。所以我今天開這樣一次會議,就是想改變學生會的這種現狀。大家出謀劃策,集思廣益,看我們今年學生會的工作應該開展一些什麼樣的活動為好。」

陳重生並沒有通知大家預先準備一下,突然這麼一說,大家沒有一點心理準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學生會副主席,二班的丁志明,站了起來,「那我就拋磚引玉,先說兩句。我覺得學生會應該是服務於學生的,那麼學生的訴求我們就應該作為重點考慮。現在有一個情況,物理系有不少人練起了氣功,晚上熄燈后,還聚集在樓下訓練,訓練時為了配合發功動作,大聲吼叫着,弄得大家都睡不了覺。主席,作為學生會,是不是應該殺一殺這股歪風邪氣?」

陳重生補充說:「你說的這個情況,我知道。我們化學系也有一些學生在跟風,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蘇玲玲針對丁志明,發表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他們練氣功,也是為了強身健體,這怎麼能算是歪風邪氣呢?再說他們利用熄燈后的休息時間去訓練,你們不但不鼓勵,還要阻止?」

丁志明不服氣,「蘇玲玲,你搞明白一點,問題是他們擾民了,你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影響他人吧。」

蘇玲玲非常氣憤,「丁志明,你也搞明白一點,他們要訓練,還沒有到校園中,甚至到教工宿舍區。只是躲在自己宿舍樓下,他們還是有所顧忌的。」

丁志明直接上綱上線,「你這是是非不明,無視人民群眾,思想意識有問題。」

蘇玲玲瞪着眼睛,「你才是非不分明。丁志明,請你說話注意一下你的措辭!」

兩人唇槍舌劍,誰也不服誰,已到劍拔弩張的程度。

陳重生連忙向大家壓壓手勢,勸慰道:「好啦,好啦。討論問題就討論問題,別動不動就上升到政治層面,進行人身攻擊。我不希望在我們學生會中再出現這種情況。」

陳重生陷入了沉思,丁志明和蘇玲玲各執一詞,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問題。

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

陳重生有一個新的想法,「大家聽一聽我的看法,我們搞一次化學系文明寢室的評選,我們主要針對寢室里的衛生,按時熄燈就寢的情況,進行摸排檢查。大家看,我這個主意,會不會間接起到規範他們自己行為的作用?」

大家就附和陳重生,說主席就是主席,點子多,不妨就用這個辦法試試,看有沒有效果。

陳重生繼續說:「我們堅持搞這麼一兩個月,一周檢查2~3次,對於違反寢室守則的同學,記下他的名字。你們下到班上,每個寢室,先透一下風。我馬上起草一個通知,爭取明早就發到每個寢室。你們看,如何?」

丁志明說:「我同意主席說的。」

其他人也同意。

散會後,蘇玲玲不肯走,留了下來。

蘇玲玲噘著嘴,細眉輕蹙,還在為剛才的事耿耿於懷。

陳重生正在寫通知,抬頭問:「你還有事嗎?」

「陳重生,你太沒意思了。」

陳重生停下筆,疑惑地盯着蘇玲玲,「我又怎麼了?」

蘇玲玲咄咄逼人,「還怎麼啦?剛才,我和丁志明爭論的時候,你為我說話了嗎?」

「我批評丁志明了,不要隨便給人上綱上線。」

「你就蜻蜓點水了一下,我就沒看出,你是在批評他。」

「你們各說各有理,我要專門點名批評他,是不是顯得有失公允?」

「你就是個木頭,沒有感情。怎麼說咱倆是一個班的,虧得我還喜歡……」

蘇玲玲差一點把「你」字說出口,就停了下來,想讓陳重生琢磨去。

「我怎麼就是個木頭啦?」

過年來了之後,蘇玲玲幾次主動接近陳重生,他都以各種理由迴避,他倆之間又重新回到了蘇玲玲爸來學校后的那段時間,陳重生總是刻意地躲着她。

蘇玲玲真是搞不懂陳重生,她的爸是連院長都不敢怠慢的人,他們這樣的軍人之家,她又為將門之女,在他們大院,那麼多英俊小伙,誰不是在她周圍前呼後擁,差不多把她當神一棒供著。

居然陳重生待她不冷不熱,弄得蘇玲玲在心裏責罵他,「陳重生,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就不信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臣服於我。」

陳重生越是對她冷淡,越是激發蘇玲玲的鬥志。

「你說呢?人家對你……」蘇玲玲口氣就緩了下來。

應該說,陳重生在蘇玲玲面前是自卑的,缺乏應有的底氣。曾經,陳重生對她確有一點非分之想,但他見到蘇玲玲爸之後,就打消了這種臆想。

陳重生害怕蘇玲玲跟他隱隱約約的示愛,遇到這種情況,他採取的方式,多半是趕緊逃走。

陳重生站起來,「去,去吃晚飯吧。」

蘇玲玲一亮小小的女式坤表,「還早。」

「那我先去上廁所。」

陳重生在廁所里徘徊,就是不肯出去。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