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重返2000:大國機長
  4. 第八十二章 危急!雷暴環伺,閃電加身!

第八十二章 危急!雷暴環伺,閃電加身!

作者:

重返2000:大國機長第82章危急!雷暴環伺,閃電加身!(求訂閱!)

翌日,飽睡一頓的徐蒼精神抖擻,每每想到今天能一下子得到七個多小時的經歷時間,徐蒼就覺得興奮無比。在如今這個航班量大減的階段,當真是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收穫了。

跟往常一樣,徐蒼比大多數機組成員來得要早。原本他還準備去樓上的調度室,好好感謝他們將這種好班留給自己,可進去一看完全沒見人影,他記得今天岳海應該值班才對,怎麼不在崗?

不過,徐蒼也沒有過多糾結,他不便於此過多等待,烏市他飛得不多,真正意義上的飛得不多,即便是加上後世的經歷。

倒不是烏市機場有多麼特殊,單純按照發展,徐蒼後期會到華東局的轄區內重回121部,東部地區飛往烏市的航線特別稀少。等後面航線多起來了,徐蒼又開始大量從事行政工作了,飛行機會相應就減少太多了,自然飛去烏市也少了。

徐蒼其實還有些可惜的,他對烏市機場的印象不深,但是後世僅僅一次的在烏市的過夜經歷還是印象深刻。

烏市的燒烤,尤其是羊肉燒烤當真是比國內其他地方高上一籌。當時,跟徐蒼一起在烏市過夜的副駕駛是烏市本地人,還特別向徐蒼推薦羊腰子。可是,徐蒼這種出生成長在東部地區的人的口味根本接受不了羊腰子這類重口味的玩意,即便那副駕駛極力勸說是難得的美味。

其實,羊腰子已經是那副駕駛相對保守的推薦項目了,若是徐蒼還知道烏市有烤羊眼和羊鞭,不知道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另外,徐蒼對烏市的水果也相當喜歡,當真是水潤甘甜,以致於後面即便沒機會去烏市了,他有機會的話,會讓飛烏市的機組幫忙捎些葡萄,西瓜之類的水果回來。

可惜的是,這次飛烏市只是一個標準過站,連個大過站都不算,根本沒時間出去稍稍購物一下。

做好酒測,拿了航前資料,徐蒼就在琢磨著烏市機場的特點。講道理,烏市機場的確沒什麼值得特別注意的。機場除了西邊的霍拉山,其餘三面一馬平川,而所有的標準進近和復飛程序都不經過西面,地形威脅比較小。

好看的言情小說

本場是單跑道運行,兩頭都有盲降系統,下滑梯度百分之5.2,算是相當標準的下滑梯度了。最終進近定位點位於距離本場十海里的五邊上,限制高度九百米。整個最後下滑階段下方不存在地形障礙物,不用考慮延遲截獲下滑的需要。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烏市機場周圍氣流經常性不穩,此等時節還要考慮大霧的影響。不過,徐蒼看天氣報文,烏市倒是沒有大霧,而是預計有雷雨覆蓋。

當然了,這種預測性的氣象報文也不是金科玉律,說是有雷雨覆蓋就有雷雨覆蓋,簽派會綜合各類信息來決定是否放行或者給予更多的額外油量。

到目前為止,簽派都沒有來電話說是推遲起飛或者航班取消之類的信息,大概率還是要走的。

就在徐蒼琢磨著衛星雲圖的時候,旁邊傳過來些許響動,徐蒼我那個門口一看,是個四道杠的機長拖著箱子往這邊走。

「飛烏市?」機長走近徐蒼身邊,伸著腦袋瞄了眼在桌子上的任務書。

徐蒼點頭:「機長,是飛烏市的。」

「哦。」機長嘖了下嘴,把任務書扒拉過來又是仔仔細細看了眼,然後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笑聲,轉頭望向徐蒼:「你是徐蒼?」

這次是三人制機組,有兩個副駕駛,機長不確定徐蒼到底是哪個。

「對的機長!我是徐蒼。」

「原來你就是徐蒼啊。」機長似笑非笑地掃了徐蒼一眼,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一絲譏諷的感覺。那發現徐蒼真實身份后的恍然大悟般的聲音,無論怎麼聽都感覺是有些問題。

徐蒼不是傻瓜,他看得出來機長對待自己的態度明顯是不正常的,只是他搞不清楚原因是出在哪裡。

機長聳了聳肩,放下飛行箱去吹酒測了,而徐蒼則是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好像也沒什麼異物啊。

好沒等徐蒼搞明白到底哪裡出問題了,第一副駕駛也過來了。徐蒼很是禮貌地朝第一副駕駛打了個招呼,然而,第一副駕駛卻是應都不應的,放下飛行箱后也徑直往著酒測的地方去了。

徐蒼可以確定自己的音量不是那種蚊蚋般的動靜,肯定是能被聽見的,這第一副駕駛分明是在無視自己。

第一副駕駛走到酒測的地方時,正好迎上吹好酒測的機長,兩人面無表情的臉上瞬間就起了一抹笑容,好像是跟變臉似的,湊到一塊有說有笑的。

徐蒼倒是沒興趣觀察機長和第一副駕駛之間聊天,只是他偶爾從眼角余光中注意到機長和第一副駕駛在聊天的時候竟是時不時往他這個方向一齊投來目光。

這是一個具有相當指向性的動作。如果前面機長和第一副駕駛的異常行為只是讓徐蒼感覺到一絲疑惑,那如今徐蒼就可以確定肯定是有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而且這他還不知道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針對自己的。

問題是......到底是什麼事呢?

徐蒼沒有再看機長和副駕駛那邊了,而是默默地進行航前準備了。

沒過多久,第一副駕駛也吹好了酒測,跟機長兩人一起過來。只是在走到徐蒼身邊的時候,原本還聊得起勁的兩人馬上噤聲,其意味不言自明。

就算知曉出了些自己不曉得的問題,可徐蒼沒有過多在意,還是按照往常的程序跟機長彙報了下油量,天氣,飛機保留以及航行通告之類的信息。

聽得徐蒼說完一大通話,機長只是嗯了一聲,態度很是冷漠。

機長跟第一副駕駛不說話,他們自然也不跟徐蒼說話,這下三人之間就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中。詭異到就連不遠處的簽派席和資料席都覺得裡面有問題了。

好在這種氛圍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乘務組的到來,周遭終於是有些了動靜了。

乘務組一共六個人,聚到一起的時候,空氣中都瀰漫著香氣。相較於男士香水,徐蒼更能接受用在女人身上,即便香味濃郁了些,但還是可以接受的。

「機長,指示一下?」乘務長遞給機長一張機組協同的卡片,說起話來軟軟糯糯的,聽起來骨頭都要酥了。

都說溫香軟玉能將百鍊鋼化成繞指柔,真的不是虛言。

機長朝著乘務長眨了一下眼睛,接過機組協同卡,目光在乘務組各人間掃過,臉上稍稍有些訝異:「今天人挺多啊?」

講道理,這個航班乘務組五個就夠了,依著藍天航空的摳門特性,竟然還能超標準運行的?

乘務長輕笑道:「今天帶學員。」

說著,眉眼轉動,落到了人群最後方的一個柔弱的身影。

這個動作一出來,就連徐蒼都順著望了過去,只是這一眼看去,發現乘務長所說的學員他還認識,就是此前幫過忙的夏疏月。

夏疏月彷佛是要把自己隱沒在人群之中,若不是乘務長示意,徐蒼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夏疏月的存在。

原本就打算這般當個埋頭鴕鳥,可這下被乘務長當眾點出來了,只得輕聲說道:「機長好。」

注意到夏疏月存在的機長陷入了片刻的失神,直到夏疏月出了聲才回過神來,忙是點頭應道:「嗯,好好好!」

在一眾艷麗的乘務員里,夏疏月清麗純潔的氣質實在是鶴立雞群。

不過,這一下也讓夏疏月注意到了徐蒼。稍許驚訝后,夏疏月如同寶石般的眸子彎成了一對月牙兒,平添了一絲可愛的感覺。

本來就被夏疏月驚艷到的機長徹底看呆了,而徐蒼則是面色有些不自然,佳人如此,卻是難以消受啊。

待到機長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有些過於露骨了,馬上收斂心神,進行正常的航前協同。

原本只是正常的協同環節,可是在提到駕駛艙權力接替的順序時,機長按照號位高低,權力更替依次是機長,第一副駕駛,最後是徐蒼。

這個順序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最後說到徐蒼的時候,機長的臉上莫名其妙地掀起了一絲笑容,語氣也開始變得奇怪起來了。

經過機長這麼一說,乘務長頗為訝異地看向徐蒼:「原來你就是徐蒼?」

剛才她在檢查任務書的時候,只注意了乘務組的人員配置,倒是沒看飛行機組的人員姓名。

徐蒼身份一曝光,連帶著乘務組裡都開始響起來輕笑聲,甚至有兩個乘務員眉眼含笑,竊竊私語起來。

這太奇怪了!

等到協同完,乘務組先回去了乘務準備室,而徐蒼則是借口要上衛生間也跟著離開了。

追上乘務組,徐蒼一把拉過了在隊伍最後面的夏疏月。夏疏月起先被人突然拉住,還是被嚇了一大跳,轉身發現是徐蒼,最後還是任由徐蒼拉走了。

徐蒼直接將其拉到了無人的樓梯間,看四下無人,忙是鬆開手,先是道歉:「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夏疏月倒是不在意,只是俏生生地站著,等著徐蒼問話。

眼見夏疏月如此乖巧,徐蒼臉都紅了,還是咳了一聲:「剛才機長說起我的時候,我看你們那邊都在笑,在笑什麼?」

聽到這話,夏疏月沒有立刻回答,反倒是連忙擺手:「我沒笑,我沒笑的。」

「我知道你沒笑,我就是問一下原因是什麼,我感覺很奇怪,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

「哥,你不知道嗎?」夏疏月有些疑惑。

這下徐蒼更是眉頭緊鎖:「到底是什麼事?」

「是這樣的。」夏疏月稍微組織了下語言:「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們這邊收到一個通告。以後如果有事情要反映,不允許跨級或者跨部門,尤其是跨部門。只能將事情先反映到中隊,然後由中隊匯總報告到相應地方。」

「這個嗎?」聽夏疏月一通說下來,徐蒼好像也沒感覺有什麼問題:「然後呢,跟我有什麼關係?」

被徐蒼一問,夏疏月有些猶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可最後還是在徐蒼的催促下說明了情況:「因為這個通告傳說是因為哥你去單獨找了維修副總裁才下的。有些人知道后覺得你......」

說到最後,夏疏月有些說不下去了。

徐蒼冷聲道:「她們說我什麼?」

夏疏月小聲滴咕了一聲:「她們說哥你......多管閑事。」

徐蒼一愣,現在回想起來機長和副駕駛的表情,怕是那兩位對徐蒼的異常反應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多管閑事?」徐蒼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夏疏月看徐蒼神色落寞,急忙安慰道:「哥,你不要聽她們亂說。」

「不僅僅乘務這麼想,看起來飛行也是這麼覺得的,多管閑事?」徐蒼擺擺手:「沒事了,你去吧。」

「哥,真沒事?」看徐蒼的表情,夏疏月略微有些擔心。

「沒事。」徐蒼說完,自己走出了樓梯間,只留下了一臉擔憂的夏疏月。

一會兒后,夏疏月回了乘務準備室,瞧見其他人已經在收拾箱包準備進場了。乘務長看見夏疏月回來,隨口問了一句:「你跟那個叫徐蒼的副駕駛是什麼關係,男女朋友?」

夏疏月小臉一紅:「沒有,沒有,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就好!」乘務長哼了一聲:「他現在名聲不好,不要跟他走得太近,想要找飛行員的話,多得是。」

「姐,你在說什麼呢。」夏疏月害羞不已:「不過,我看徐蒼好像也沒做錯啊,怎麼大家都這麼對他呢?」

只能說漂亮的女人到哪裡都惹人憐愛,乘務長意味深長地摸摸夏疏月的腦袋:「因為他擺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可是......」

夏疏月還想替徐蒼說些什麼,卻是被乘務長打斷了:「別說了,進場吧!」

......

除了一開始感覺些許悲哀外,得知一切的徐蒼倒是沒有特別大的情緒波動。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不會因為這區區小事就要死要活的。

不過徐蒼也是人,就算再不怎麼在意,接受著周圍人員的異樣目光后,還是覺得有些煩。

原本機長和第一副駕駛在徐蒼身處駕駛艙的時候都是不說話的,但是劍川飛烏市實在太遠了,足足有三個多小時,這麼長的時間,駕駛艙里一直沒點兒聲音,著實沉悶了些。

直到最後一個多小時,機長還是憋不住了,窩在自己座椅上,咳了兩聲,腦袋往後面轉了下:「徐蒼啊,那個通告你看了吧?」

機長沒有明確說哪個通告,但是徐蒼心裡可是有數的,只是低聲說道:「沒看,不過聽別人說過了。」

這時候,第一副駕駛也是笑嘻嘻地回頭問徐蒼:「那你直接找維修副總裁的事情是真的,聽說是為了1566?」

徐蒼看第一副駕駛的那副笑臉,心裡就不是個滋味,沒說什麼,而是輕輕嗯了一聲。

「1566?」機長還來勁了,臉上的笑容更甚:「之前就聽說你要被公司強制轉到地面崗位了,都進行航線評估了,結果你在評估的時候起飛擦機尾了,當時就是飛的1566吧?我說徐蒼,你該不會為了給自己擦機尾找補理由吧?還有......你都擦機尾了,為什麼還讓你繼續飛啊,你是有什麼......路子嗎?」

機長說完跟第一副駕駛相視一眼,旋即哈哈大笑,駕駛艙中都充滿著愉悅的氣氛,跟不久前沉悶如水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此情此景,饒是徐蒼這般脾氣的人也開始臉色轉而陰沉下來。

機長或許是發現這麼編排徐蒼也是一件消遣的絕佳手段,反正徐蒼就是個二副,根本就沒有什麼需要擔心後果的。

「徐蒼,我真的很奇怪你是怎麼想到直接去找維修副總裁的。」機長咧開嘴,看上去頗為感興趣:「你是覺得維修副總裁很閑,還是覺得自己份量很重。你別誤會啊,我就是了解一下你的思考過程,因為我真的很難理解。」

在機長說話的時候,第一副駕駛也跟著補了一句:「這個腦迴路,我真的頭一次見。」

兩人說完,又是爆發出一陣放肆的笑聲。

「機長,這真的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嗎?」即便知道這麼說有些不妥,可徐蒼還是控制不住:「我希望大家能飛一架安全的飛機,這真的是這麼好笑嗎?」

說實話,徐蒼如何不知道自己身為一個飛行員,直接去找維修副總裁確實有些不妥。可相較於把隱患留給後面的飛行員,他覺得這點兒不妥也沒什麼。

如果他按照尋常的流程逐層上報,根本連飛行部都出不來。

此話一出,機長立刻就聽出了徐蒼言語之中的不滿,也是收斂起了笑意,冷笑道:「看來你不僅僅做人不行,說話也不行,情商真是低。」

很多時候,沒有遵從既定的規矩就會被當成情商低。可這真的是可以奉為瑰寶的金科玉律嗎?

不過,機長的注意力很快被第一副駕駛給吸引過去了。只見第一副駕駛指著導航顯示上的一大片天氣,詢問道:「哥,你看前面怎麼繞?」

機長狠狠地瞪了徐蒼一樣便是收回了目光,接著看向天氣顯示。

在氣象雷達中,飛機航線前方被一大塊惡劣天氣所阻擋。這天氣大致呈現南北走向的長條狀,而且其中包納了極多的紅色危險區,著實不太好繞。

這時候的氣象雷達還沒有自動模式,只能依靠飛行員手動更改氣象雷達的掃描角度來得知天氣的具體情況。

只見機長顯示調了個零度的掃描角,於是原本還是大片的天氣一下子消失了不少,這說明大部分天氣是在飛機下方的,跟飛機平層或者比飛機更高的天氣不多。

這麼一看,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地空域就有了一絲繞飛的空間了。因為在航線右側的區域有一條寬度約五到十海里的縫,跟其他區域或是紅色或是黃色不同,這裡完全沒有顯示,乾淨得不行。

機長抬頭往外面看了眼,此時飛機在雲中,依靠肉眼也看不見,便是放棄了肉眼決斷的想法。

機長倒是民主得很,指了那條縫隙跟第一副駕駛徵求意見:「咱們從這邊繞,怎麼樣?」

目前來看,這的確是繞飛的唯一方法。當然了,如果狠下心多繞一點兒,也是可以繞出去的。不過,這多一點兒不是一般的多。

這種情況下,第一副駕駛也沒有意見,認可了機長的意見,只有徐蒼在後面略略感覺有點兒問題。

這麼大一片天氣,明顯就是那種已經發展成熟的階段,應該已經完全連成一片才對,怎麼還會有這麼乾淨的縫隙?

眼見第一副駕駛同意,機長還是沒有立刻下決斷,而是提前詢問了一下區域管制:「烏市,前方P37後面的天氣繞飛有限制嗎?」

「往右偏吧,左邊是禁區。」

機長計劃的繞飛就是往右偏,這下正好符合他的意願,正中下懷:「那我飛個航向300可以嗎?飛大約三十海里。」

「藍天9211,你們要從300的航向穿天氣嗎?我看前機是右轉航向350繞過去的。」

「航向350?」機長琢磨了下氣象顯示:「航向350,他們繞了多遠?」

航向350就是完全繞過整個天氣,而非穿行過去。只是這片天氣很大,要完全繞過去,得要繞多遠啊?

果然,區域管制那邊給出了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前機繞了差不多一百五十海里!」

一百五十海里,那來回就得三百海里了,這算是一個很誇張的繞飛距離了。

「前機是什麼時候過的?」機長繼續問道。

「大約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機長琢磨了下,還是覺得接受不了航向350:「烏市,航向350的話繞得太遠了,而且還是在下分區,我現在繞的話估計要繞兩百海里了,這太遠了,我油可能就緊張了。我還是飛航向300吧。」

管制之所以如此主動的提醒藍天9211,就是因為他從雷達上看到航向300應該也有天氣才對。不過,他們管制的氣象雷達沒有機組看得那麼準確,一切還是以機組的決定為準。

「藍天9211,可以飛航向300。不過,飛航向300的話,在三十海里以內,左右機動只有十度,兩邊有小的限制區。可以接受嗎?」

機長琢磨了下:「可以!我可以保證機動航向在左右十度以內。烏市,那我現在轉航向300了。」

在管制同意以後,機長剛準備轉航向,徐蒼在後面就提醒了一句:「機長,咱們要不還是轉航向350吧。前面這個縫隙會不會是雷達陰影啊?」

在某些降水極其充沛的區域,氣象雷達的信號無法反射回來,從而會形成陰影區。這片陰影區內沒有氣象顯示,並非這裡沒有天氣,而是這裡的天氣太強了。

「雷達陰影,你在說什麼?」這個機長甚至不知道雷達陰影這個名詞,還在抱怨徐蒼多嘴。

其實也正常,在這個時代,氣象雷達的陰影概念還不清晰,不少飛行員都不知道。

徐蒼馬上道:「機長,我是說前面可能天氣更強,別往那邊飛了。」

「那繞個兩百海里,然後油量不夠?」機長明顯有些煩了:「徐蒼,你一個二副就在後面待著就行,別自以為是地發表些無知的看法。」

說著,機長完全無視了徐蒼的建議,直接將航向旋鈕轉到了300。

其實徐蒼自己也不確定前面那片區域到底是不是雷達陰影,萬一真就是在前機過去后發展出來的偏乾淨的區域呢?

而且,繞飛兩百海里,總共將近四百海里確實會對飛機的油量造成比較大的困擾。不過,如果徐蒼是機長,即便頂著油量的問題,他還是會選擇航向350,大不了又不夠了備降嘛。

可惜,機長不是他,他做不來決定。

在即將進入那片空域的時候,徐蒼將自己的音頻面板的發射機調整到旅客廣播,通知客艙即將遭遇顛簸,讓艙內人員全部坐好。

這事兒原本應該是機長來的,但是徐蒼看這機長並沒有這個打算,他必須要為最壞的情況提前做準備。

對於徐蒼主動做旅客廣播的行為,機長只是給了四個字:「多管閑事。」

徐蒼才不管機長說什麼,而是目不轉睛地望向雷達顯示。風擋外還是霧蒙蒙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隨著飛機深入那片空域,不知為何,明明還是在白天,周遭即便雲霧遮擋,還是亮堂堂的。可是,幾乎是在瞬息之間,晝夜顛倒,外界頃刻間就暗澹了下來。

徐蒼心頭一緊,一股不妙的感覺霎時間就佔據了思緒,便是在他想要喊出返航的瞬間,天地之間驟然爆閃,整個風擋都淹沒在了無與倫比的亮光之中。

強光倒映著徐蒼蒼白無血的面龐,一如那令人絕望的蒼穹之聲在耳邊炸開!

徐蒼腦子一空:「完蛋了!」-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