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二百零二章無題

第二百零一-二百零二章無題

熱門推薦:

能打!

這是個多麼卑微但是又讓人欣慰的答桉。

戰場上最怕的不是敵眾我寡,而是軍心渙散。人心散了,就不好帶了。

但有的時候,想要人心渙散,甚至不需要擊垮對方的軍團,僅僅只需要讓對方麾下的士兵喪失掉戰鬥的渴望就行了,比如說很簡單的一個辦法——

讓對手相信他們絕對沒有辦法贏。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不乏會出現那種少之又少的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逆浪形士兵,但絕大多數人還是更多的會選擇放棄掉求生慾望。

對於從忍界過來這群忍者們來說就是如此。

畢竟真要說起來,就算是燕雨石,對於這場戰鬥的信心甚至還在這群忍者們之上。

因為在忍者們眼中,他們準備與之戰鬥的那些存在,是忍神都覺得異常棘手的神靈國度大人物的部下。

在這樣的想法下,也難怪忍者們在戰鬥的時候更多的是抱有一種死志了。

因為覺得打不贏,只能選擇以命換命了。

甚至於那幫留下來殿後的上忍們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是沒想到,忍神查收了以後,輕而易舉的就驗證了,那些來自冥河的生物,其實也是能夠殺死的。

什麼?你說忍者們會覺得達摩克里斯結晶劍能殺死的不代表忍者能殺死。

這就說笑了,畢竟就算是忍者們覺得達摩克里斯結晶劍這種常態化的攻擊,傷害很大,但隨着忍界暴走一般的發展,其實還是有不少忍者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

甚至單純的以單體破壞力來評價,其實忍界中還是有一些單體破壞力無比離譜的忍術,能夠造成更為誇張的效果的。

比如說,現在在上忍中已經爛大街了的塵遁。

無論如何,忍神這一番操作下來,眾人自然是知道了,就算是來自神靈國度另外的邪神麾下的戰士,也並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

另一邊,現實世界中。

關牧歌微微張開了眼,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看向眾人道:「和我們預料中的一樣,果然邪卡師之神在那個世界有後手。

只不過出乎我預料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弱,別說是威脅到我了,就算是普通上忍,只要提前做好準備,想要將其殺死也並不是那麼難的事情。」

蘇明鏡頭靠在沙發上,微微仰起,眼睛上敷著還在散發着熱氣的毛巾,臉上的表情也是一臉無奈:

「我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邪卡師之神是不是一直追着我們到處亂跑,而不是有目的性的入侵一方世界了……

真的,跨越了這麼多個迷霧世界,甚至就算是在不同的城市,都能夠遇上冥河,講真的,我們又不是死神小學生!」

蘇明鏡無奈的聲音讓眾人一陣發笑。

確實,就如同蘇明鏡說的那樣,他們是萬萬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離譜的事情,走到哪裏都能被冥河找上門什麼的。

等等,這還真說不好。

眾人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其實真要說起來,誰又能保證冥河不是一開始就盯上他們了呢?

畢竟無論是關牧歌、狩小隊其他人還是卡師協會那邊都是知道切切的存在,更是清楚切切的故鄉就在冥河之中。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卡師協會那邊對此一點反應都沒有,但沒有反應那就基本上是默認了切切這邊是沒有太多問題的。

但是切切沒有問題,可未必代表冥河就不會想找她麻煩了。

畢竟能夠偷偷摸摸的撕開迷霧通道,甚至連傳奇卡師世界的保護屏障都能夠撕開,切切本身的特殊性當真是讓人疑惑。

「準備讓那些孩子們動手吧,總會想着壁虎在他人手下,是很難得到實力上的提升的,與其這樣還不如在有我們保護的情況下,和那些冥河生物鬥上一斗。

而且……小玥剛剛藉助這那幾名上忍的身體,感受了一下那個巨大的人體蜈蚣。

她認為相較於之前我在冥河之海上感受到的那個被邪卡師之神操控的冥河的污染,這些污染在傳奇卡師世界還是受到了相當大程度的限制的,就當是為了未來練兵吧。」

關牧歌說完后,視線看向了周邊其他的小夥伴,他想看看自己小隊成員們對於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看的。

不過很顯然,小隊眾人的意見基本上達成了一致。

「打一場吧,左右不過是消耗掉一些虛空之力,能夠讓我們提前了解一下未來需要對付的傢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蘇明鏡笑笑說道。

「干就對了。」聽這口氣就知道一定是陸林。

「反正我就看着就是了,需要用到我的時候叫我,隨叫隨到。」孔曉瑜想起了什麼,笑嘻嘻的說道:「話說,你們之前不是想着要拉一些新人進到隊伍中來嗎?打算什麼時候開始處理這事?」

聽到孔曉瑜的話,關牧歌和寧文君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

孔曉瑜倒也是個聰明人,一看關牧歌他倆的表情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原來如此,也可以理解,畢竟最近發生了太多太多事情了,現在我們手頭上最要緊的事情果然還是維穩,找新人什麼的,稍稍延遲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兩人點了點頭。

在這方面,關牧歌和寧文君是已經暫時保持了意見一致了。

「那麼,接下來我們需要說一說另一件事情……」在這一方面基本上已經定性了后,關牧歌沒有猶豫什麼,接着開始了第二個內部小會的議題:

「關於聯賽那邊,現在寰宇大學生卡是聯賽總賽的場地已經確認下來了,就是在重明市……」

關牧歌說完之後,眾人臉上皆是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卡師協會那邊是在搞事啊……」

關牧歌臉上也是一副無奈的樣子。

他當然明白卡師協會是想要幹什麼了,或者應該說,這才是他理解中的卡師協會吧。

什麼社會動蕩不安,什麼邪卡師之神出沒,什麼危險重重……

全都無所謂。

既然確定了你想要在這邊搞事,那我們不進不退後,反而要將重明市變成大型人流活動場所,只問一件事情,你邪卡師之神到底敢不敢來。

這種頗為霸道的動作,當真是太符合卡師協會囂張霸道的形象了。

雖然有那麼一刻關牧歌也會懷疑,這樣做會不會有些不太好,但是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卡師協會的想法了。

你不是到處宣傳邪卡師之神到底有多強嗎?我就站在這裏,當着你的面踩你。

如果你退了,那之前網絡上不知道從什麼渠道里冒出來的各種各樣的唱衰寰宇甚至是唱衰卡師文明的陰溝老鼠們,說出來的話就全都是廢話。

如果你不退,那就更符合卡師協會心意了。

直接當場叫人將你這個禍害打殺了,一直在卡師文明周圍叫囂著的邪卡師之神這個大禍患,自然就不再是禍患了。

這種打法看上去好像很無賴,但實質意義上依託的東西卻比任何人想像中的要沉重的多。

能夠玩這種類型的陽謀,必然是說明卡師文明本身所做出的的積累已經遠遠超過所謂邪卡師之神一流的程度了,所以不玩什麼花花腸子,以力搏力的方式,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的陽謀能夠使用的背後,是無數普通群眾的默默耕耘,無數卡師們既往開的體現,亦是頂尖卡師們多年來征戰四方所取得的獎勵。

文明這種東西,終究還是擁有着將大量的人擰在一起后打出重拳的實力啊。

不過……

「雖說這種姿態讓我有些驚訝,但問題更重要的難道不是卡師協會這邊高聯賽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陸林臉上有些迷茫,一時間沒搞明白為什麼關牧歌會提起這個事情。

「對啊,關隊,現在我們已經參與過了冒泡賽了,之後的比賽不是和我們沒什麼關係嗎?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難道是後續還有什麼事情沒有收尾?」孔曉瑜下意識皺了皺眉。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這一次比賽還是會出么蛾子,至於影響範圍會有多大,她不敢肯定。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孔曉瑜感覺現在自己心中毫無波瀾,甚至有點想笑。

來就來吧,反正記憶里從她加入菁英領航計劃之後,各種事情就開始逐漸超出了她的認知範圍,朝着各種奇奇怪怪的方向狂奔。

就和冬木市的聖杯戰爭開掛才是常態,老老實實的反倒是你是泥石流一般。

和關隊他們一起冒險,遇上各種各樣爛七八糟的故事什麼的才是常態,安安穩穩按照計劃進行的反而才會是少數吧?

「我總感覺你在想什麼很失禮的問題……」關牧歌盯着孔曉瑜看了一眼,總感覺這個傢伙剛剛在話里話外的時候後有再內涵了什麼。

「沒有的事,我只是想到了管對你這段時間來為了狩小隊能夠快速成長所付出的努力,就覺得心中一陣寬慰罷了。」孔曉瑜口中說着一堆爛話,將自己心中的言不由衷給掩飾了下去。

關牧歌狐疑的掃了她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大學生卡師聯賽當然和我們沒什麼關係,畢竟我們這邊要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但我要說的是,你們是不是忘記了大學生卡師聯賽之後會到什麼時間節點了吧?」

關牧歌說完后,第一個想起事情來的就是寧文君。

她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絲笑意:「原來這件事情你還記得啊?」

關牧歌點點頭,桌子下的手指不安分的勾搭起了寧文君的小拇指,一眾隊友眼不見心不煩的看向了一邊,就當做沒有吃下這口膩的發慌的狗糧。

最後還是寧文君開口道:「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我們本來就是要去參加卡師聯賽的,只不過不是大學生卡師聯賽,而是……」

「全球卡師聯賽嗎?」

反應過來的蘇明鏡笑了:「是啊,說起來,只要等到寰宇大學生卡師聯賽結束,接下來要舉辦的就是全球卡師聯賽了,只不過我們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去做意見事情。

當真是最近太忙,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已經忘記了。」

陸林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道:「對啊,我們還沒有去協會那邊報名組建小隊,更是沒有掛靠職業聯賽俱樂部!

真要這樣搞,等到正式開賽以後,沒有提前報名,就算我們有資格也不可能去參加啊!」

「嗯?到現在還沒有報名?」孔曉瑜愣了,這事情不是說早就去辦了嗎?

然後她仔細想了一下,不知什麼時候冷汗就冒了出來。

一開始狩小隊是早就已經具備了能夠參加全球職業聯賽的資格的,雖然說靠的是菁英領航計劃走的內部推薦隊伍名額。

簡單來說就是他們一群人呢本質上就是作為各國派出去的熱場選手,在全球卡師聯賽上爭點威名罷了。

那時候剛結束第一階段菁英領航計劃的他們,本來說是想要直接去卡師協會那邊申報相關事項的,但是因為臨時前往了忍界,開始了一場長達十年的忍界大冒險……

時間加速下,雖然現實生活中過去的時間並不算長,但是在忍界之中,他們可是實打實的歷練了十年啊!

那裏還會有人記得十年以前自己到底還有什麼計劃的。

再後來,前往天都市當冒泡賽的考官,然後遭遇到冥河入侵事件,就更是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事實上要不是關門孤兒提醒了一嘴,他們恐怕直接就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壞了,去歷練的時間太長,誤事了!」一眾人臉上都是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實在是沒有這種經驗,哪裏有人會牢牢記得十年前自己忘記了的要去「註冊成為一支參賽隊伍」的消息啊!

「建立隊伍什麼的不麻煩,資料審核方面,很容易就處理好了,相關東西到時候你們簽字以後就能夠正式實施,但是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這個……」

關牧歌看向了眾人,思考片刻后還是決定將自己的問題問出來:「在這裏想要和大家商討的是,關於全球卡是聯賽那邊,掛靠聯賽俱樂部的相關事項。

有沒有興趣,我們自己組建一個職業聯賽俱樂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球卡師時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全球卡師時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一-二百零二章無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