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墮落信徒阿爾索勒

第135章 墮落信徒阿爾索勒

「有其他玩家跟上來了,怎麼辦?」

大概是因為造成的動靜太大,亦或者是因為跟隨簡易地圖前來渾水摸魚的其他玩家。

在女神殿的附近玩家逐漸多了起來,而看到這一幕的藍河卻是緊皺眉頭。

這不是一個好消息,在如今每個原生態怪物都屬於稀缺的情況下,不說所有,90%的玩家都會選擇前來挑戰一下,萬一搶到了boss的首殺,那可就是一飛衝天。

「走!不打怪,我們衝進去!」

夜雨聲煩沉穩的聲音傳達過來,只見他一馬當先,在前方開路,但並未對路途阻攔的各種夜叉貓妖造成致命傷害。

僅僅只是挑飛便迅速朝著被打開的道路前進,一行人緊隨其後消失在後方玩家的視線當中。

「糟了!夜隊不見了。」某玩家驚呼。

「跟上去!」某個還沒搞清楚情況的玩家正準備衝上前,便被夜叉一爪子給擊退回來。

「……」

得,他還是太高估自己了,看夜隊那邊如此碾壓的情況,他甚至以為這群怪物不夠強悍,原來只是夜隊一行人太強了。

極致的屬性加持下以及完美的配合,根本不是他們這一群散沙能比擬的。

即便有心跟上步伐,面對一群夜叉以及貓妖的阻攔卻是無力沖開這層阻攔。

但即便是夜雨聲煩等人,在沒有下殺手的前提下,衝破層層阻礙也是頗為困難,越往後邊走,不僅怪物數量變多,就連強度也提升了不少。

從格擋的劍身上反饋的力量來看,夜雨聲煩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大概。

怪物在逐漸變強,越深入就越強。

隱約間能感受到空氣中流動的魔法氣息,就在眾人撇開夜叉以及貓妖不斷前行的時候,猖狂的笑聲從正前方傳來。

「出來吧!我的僕人!」

隨著聲音落下,四面八方都是一群面相醜陋且極為兇惡的貓妖出現,凄厲的貓叫聲甚至壓過了夜叉。

馴獸師歐雪尹,一個身穿綠色長袍的信徒,在他身上不斷有魔法氣息傳遞而出,周圍的貓妖如同被強化了一般。

速度極快的便朝著眾人襲來,鋒利的爪子如同致命的利器一般全都是朝著眾人要害攻擊。

幾人一時間分不清這馴獸師到底是不是召喚師的一種,居然可以控制如此之多的貓妖。

可對於眾人來說,普通的貓妖即便數量很多,也難以構成威脅,因為實在是太熟悉貓妖的攻擊方式了。

不管是隊伍中的哪一位都可以輕而易舉的避開或者擋下貓妖的攻擊。

那極快的身影始終缺乏力量上的優勢,反倒是幾人隨便一次的技能攻擊打在貓妖身上,都能使其濺出大片的血液。

貓妖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不曾間斷。

隨著夜雨聲煩擊退一群合力進攻的夜叉,手中的血蓮鳴鳳劍以拔劍姿態不斷蓄力。

在夜叉再次跳躍前來的時候,劍氣陡然外放。

卡!

在夜雨聲煩周圍數米的地帶彷佛定格了一般。

夜叉、貓妖,只要是存在於夜雨聲煩周圍的怪物身體上半部分慢慢開始分離。

一劍之下皆是亡魂。

「!

!」馴獸師歐雪尹大概是第一次看見他的貓妖如此不堪一擊,身上持續流動的魔法氣息都出現了一絲紊亂。

也正是這個空擋之間,夜雨聲煩抓住這個機會,迅速拉近距離。

五段連斬一斬更比一斬快,神器光劍即便等級跟不上了,但屬性依舊強悍無比。

馴獸師歐雪尹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一劍便劃過他的脖子,無聲倒地……

一部分貓妖當場消散,

原來是馴獸師歐雪尹召喚出來的貓妖。

剩下的貓妖在馴獸師歐雪尹死亡之後,如同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逃跑,連攻擊眾人都做不到。

幾人看著這怪異的一幕久久無言。

也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對付的怪物都太強了,反正這群身處女神殿的怪物對他們來說,真的是不夠強。

倒是把外面那群渾水摸魚的玩家給攔住了。

「走吧,這裡還挺大的,想搜完估計還得一段時間。」

夜雨聲煩收起武器便準備動身前往更深處探索的時候,卻發現一葉知秋蹲在一個被打翻的箱子面前不斷搗鼓著什麼,甚至在箱子下還不斷有顏色看上去非常詭異液體流出。

「知秋怎麼了?」

「你們來看看這個。」一葉知秋從箱子中拿出幾瓶完好的藥劑遞給幾人。

箱子是在戰鬥的時候被波及到而打翻的,正因如此,一葉知秋才能發現箱子中居然是藏著一批藥劑。

邪惡藥劑:在一定時間內提高自身力量、智力屬性,但同時會降低體力以及精神屬性,並且會降低自身對屬性攻擊的抗性。

——充滿邪惡氣息的藥劑,或許與維納斯的詛咒存在關係。

一個能提升自身力量智力屬性的藥劑,但負面效果也挺嚴重的,不過也不失為一個強力藥劑。

在某些時刻或許可以起到極大的作用。

「這好像是出現的第一個能增加屬性的藥劑,也不知道鍊金術師要到多少等級才能製造這種加屬性的。」

藍河副職業就是鍊金術師,不過目前只能利用一些常見的材料製作普通的恢復藥劑,總體來說得不償失。

遠遠不如花一點經驗值在商城購買每日限購的藥劑。

「都收起來吧,路上碰到這種箱子就開一下,也不用刻意去搜,現在以首殺boss為主。」

聽見夜雨聲煩給出的意見,幾人點點頭示意明白,藥劑只是開胃菜,真要是為了尋找藥劑去放棄boss才真的得不償失。

很快,幾人便將完整的藥劑收集起來放進背包,隨即撤離出這片已經空蕩蕩的房間。

在馴獸師歐雪尹死後,貓妖便不成氣候的逃離,極為安靜的房間內透露著讓人心神不安的氣息。

彷佛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跑出來了一樣。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索,幽深的道路在詭異的氣息下愈加恐怖。

「這裡不會有什麼機關吧?」沐雨橙風此時宛如弱女子一般躲在夜雨聲煩身後。

倒是一葉知秋試探性的在前方踩了幾下,笑嘿嘿的:「你看,沒事……卧槽!」

就在此時,女神殿的頂端突然傳來一股呼嘯的勁風。

轟的一下,一隻體型巨大的夜叉重重的砸在地面,狂暴的衝擊波之下一個淺坑出現在原地,碎石亂飛。

即便是有著提前做出預判的夜雨聲煩在格擋的過程中,依舊難以抵擋這股力量,與其他人一同被掀翻出去。

這股力量……是boss。

幾人起身的一瞬間就反應過來,普通的怪物哪怕是精英怪都不可能有如此威勢。

在身上披著如同破布片一樣的黃色長袍其身後還有如同翅膀一樣雙翼的夜叉,其名字也顯露出來。

墮落的阿爾索勒。

原本是gbl教權位極高的教主,但在發現女神殿的時候,沉迷其中的力量並帶領一批信徒信奉女神維納斯,最終成為了第一個被轉化為夜叉的gbl教信徒。

奧菲利亞一直不願意說出的就是,女神殿屬於gbl教的醜聞,這裡都是違背gbl教意願的一群人,根本不配成為gbl教的信徒。

「擅自闖入女神殿,這裡將會是你們的墳墓!」

墮落的阿爾索勒即便轉化為夜叉同樣能清晰的口吐人言。

如此對比,那些普通的夜叉彷佛是一群失敗的作品一樣。

在阿爾索勒的背後突然出現一道紫色半透明的虛影,從外形能看出雍容華貴的魔法長袍以及在身後漂浮著一根未知的法杖,就是虛影的面容始終存在於一片朦朧之中模湖不清。

「神…神的權能…」

在阿爾索勒口中低喃一句的時候,虛影的頭頂凝聚出數道魔法影刃,邪惡的氣息不斷在影刃上流轉。

嗖的一下!威勢極其勐烈的影刃便對著幾人發射出去。

叮!

夜雨聲煩身影暴退,即便格擋住魔法影刃,手上傳來的震動感也久久不散。

「不要硬接!」

剛提醒一聲,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沐雨橙風倒是身形敏捷的翻滾出去,在那之前,她連手炮和淘氣虎都收回了各自的空間中。

一葉知秋同樣是利用上位元素精靈擋在身前。

可魔法影刃像是無堅不摧一般,噗的一聲穿透了擋在最前方的火之精靈…冰之精靈…兩道精靈的身影緩緩消散。

「!

!」一葉知秋慌了,啥玩意啊,這麼強的嗎?怎麼他的上位精靈都跟紙湖的一樣。

就在他準備開熘的時候,暗之精靈亡魂默克爾,宛如地獄使者一般,面對魔法影刃毫不退縮。

鐮刀與影刃來了一次親密接觸,但並沒有想象中被穿透的景象,反倒是彼此互相僵持,直至影刃的力量消散。

亡魂默克爾始終堅挺的存在於戰場之上。

好傢夥!一直平平無奇的亡魂默克爾居然在這裡這麼牛逼的嗎?一葉知秋再度重新認識了他的元素精靈。

似乎是有許多特性都還沒有開發出來?

至於藍河,作為機動性最差的板甲職業,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面對魔法影刃他甚至直接放棄治療,直接選擇硬抗這個威力極大的攻擊。

一時間他身上多了好幾個bu,加血的,加防的,反擊的……

但被影刃擊中的那一刻,一道雷電在阿爾索勒的頭頂出現,並伴隨著藍河的一聲大喊。

「草!」

真特么的疼啊,他頭一次在遊戲里感覺到了疼痛,明明這遊戲是屏蔽了痛覺才對,即便身上有傷口流血不止,只要使用藥劑或者技能將生命值補充滿,都可以瞬間痊癒,而且不會感覺到一絲疼痛。

可在被擊中的瞬間,身上的板甲上衣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甚至也沒有一絲破損,魔法影刃就直接穿心而過。

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遞到藍河的大腦之中,生命值瞬間到達低谷,如果不是之前一系列的技能加持,現在他就直接gg了。

藍河此時感覺自己滿頭冷汗不斷落下,被魔法影刃擊中之後,身上就傳來一股極為邪惡的力量侵蝕全身。

但緊接著某種未知的力量從體內湧出,直接清除了那股邪惡之力。

回過神的藍河迅速服下一瓶藥劑並給自己用上快速癒合,警戒線之下的生命值沒一會便恢復上來。

「千萬別硬接這個技能,會死人的。」藍河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對著眾人提醒道。

真見鬼了,這遊戲是不是偷偷開發了疼痛系統,都沒給出一個公告。

「明白!」

在看到防禦力最高,血量最厚的藍河硬接技能后都如此慘澹,其他幾人肯定不會傻到去硬接這技能。

在一葉知秋重新召回上位精靈的時候,眾人便展開了對阿爾索勒的反擊。

在光之復仇的雷電落在阿爾索勒的頭頂之時,這位夜叉領主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

似乎光屬性的力量讓它感覺到異常的難受。

這位被第一個轉化為夜叉的教主確實擁有極為強大的的力量,但夜雨聲煩幾人也不是第一次進入遊戲的新人了。

面對如此機會幾人迅速出擊。

由召喚獸大軍進行團團圍剿,沐雨橙風遠程支援,藍河在一旁給幾人補充狀態的時候。

夜雨聲煩也得到了極佳的輸出空間,沒有使用等級高達35的血蓮鳴鳳劍。

這位夜叉領主擁有極為快速的攻擊速度,用巨劍缺乏速度的情況下很難進行攻擊,一味的防守可不是極佳的選擇。

神器光劍極快的攻速在面對阿爾索勒的時候可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並且偶爾觸發一次神器光劍的雷電攻擊都能讓阿爾索勒的動作出現一絲停頓。

這位夜叉領主的身上傷口不斷浮現,血流成河一般的流到房間各處。

吼!

拖著疲憊身軀的阿爾索勒一聲怒吼,周圍頓時出現了不少紫色長袍信徒。

從發出的嬌喝聲,這群信徒似乎都是一群女信徒。

不僅如此,周圍更是出現了不少夜叉,由一位名字是墮落的祭祀的紅髮夜叉帶領,迅速將眾人團團包圍。

鋒利的尖刺從夜叉的口中發出,女信徒也是扔出數道匕首,目標全是夜雨聲煩幾人。

幾人的配合在被圍攻之下出現了一絲不穩,這是沒辦法的情況,主要原因在於攻擊實在是太多了,應接不暇。

「糟了!boss想跑!

!」在瞥見boss逃離的身影,藍河急促的聲音傳來。

「不行,來不及了。」夜雨聲煩和一葉知秋兩人也是在不斷應付出現的女信徒和夜叉。

只是不知道為何,這群新出現的夜叉以及信徒極為難纏,完全不像之前遇見的那樣,讓幾人疲於應付難以抽身。

看見身影越來越遠的阿爾索勒,藍河一咬牙:「橙子,用蓄力激光將我推過去!」

「……」沐雨橙風停下手中的動作瞪大眼睛看著藍河,這是要搞什麼名堂。

「快!來不及了。」藍河催促道。

手炮迅速轉化為激光炮,不斷積攢力量,沐雨橙風並未過多的疑惑,藍河如此要求自然有他的道理。

炮口之前藍河也是緊張不已,這還是第一次用這種套路。

畢竟之前從未聽說boss還會跑的情況。

「我開炮啦!」沐雨橙風銀鈴般的聲音傳來。

「快!」

藍河聲音落下的同時,白光淹沒其身,但很快便被一個圓球給擋住,強大的推進力不斷推送著藍河朝著boss逃離的方向前去。

從進遊戲開始,不僅所有攻擊對隊友沒有傷害,就連對其他玩家同樣沒有傷害,但技能所造成的衝擊,效果之類的卻是有影響。

比如兩者如果相距太近,其中一位用出範圍衝擊波技能,就會波及到他人,所以配合就顯得非常重要。

感受到背後一股涼意傳來,阿爾索勒轉過身面露驚色的看著剛剛跟他戰鬥的一位人類以極快的速度在一個光球內飛來。

同時還能聽見這人類口中喊著:「狗東西!食我一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DNF之在阿拉德當導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DNF之在阿拉德當導師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5章 墮落信徒阿爾索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