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我開創了無數幻境
  4. 第96章她演王語嫣

第96章她演王語嫣

作者:

即便是在修行世界里,也是有翻拍的。

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都可以進行翻拍。

不過,翻拍如果沒有自己的特色,沒有達到超越前一版的效果,那麼成幻率就不高,反而等於是給前面拍過,且形成的幻境『進補』。

電影還好說一點,前一版的幻境可能早就湮滅了,再進行翻拍,又是一個全新的可能。

電視劇的話,那就是純純的大冤種,等於是替別人做嫁衣。

所以安楓的師父,對於楊壽提及的『翻拍權』,沒有什麼異議。

她不會去想到,楊壽翻拍的版本,可能超過虞山電視台拍攝的版本。

因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螞蟻伸出一隻腳,妄圖絆倒大象一樣不可能。

「你還要保有改編權,你想同步製作電影?」

「你倒是滑頭的很。」

「是想跟著一起拍電影?然後藉機引起幻境相撞,吃到電視劇幻境里的巨大紅利?這口紅利,你有命吃么?」安楓的師父語氣嚴厲的問道。

修行世界里早有先例,電視台的劇本泄露,有電影公司跟風製作同名、同款電影。

後來電影主角成功偷渡到了電視劇形成的幻境里,撈了一大票好處。

雖然再後來,那個電影公司,以及拍攝那部跟風電影的主演,都死的很慘。

卻也確實為一些膽大想要搏一搏的人,打開了一個捷徑思路。

所以直到現在,跟在電視台後面,走跟風路線,片名擦邊的電影,都不在少數。

只是大多數,都只敢蹭熱度,至於真的去貼劇情,基本上是不敢的。

「你們可以先拍天龍八部,而我則是打算拍這個···笑傲江湖。」

「我不否認,有借勢的打算,江湖武林的概念,需要電視台幫忙推廣普及,但我也不會白占你們的便宜,事後究竟是誰槍了誰的好處,猶未可知···不是嗎?」楊壽說道。

安楓的師父拿過楊壽手裡,記載著笑傲江湖劇本的玉簡,直接閱讀起來。

這無疑是變相的答應了楊壽的要求。

翻拍權她不在意,而改編權···只要不是和電視台的拍攝節奏撞檔期,她也覺得沒什麼大礙。

拍攝電視劇,從內容傳播上講,是比電影佔優勢的。

后發而先至,在電視劇和電影的對比之中,比比皆是。

當然,她能答應要求,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在於楊壽手裡的劇本,是真的都很優秀,太適合電視劇了。

且在安楓師父看來,如天龍八部,就並不適合拍電影。

天龍八部里,出彩的人物太多,劇情結構也基本上是一環扣一環,可以廢棄不用的劇情太少,放在電視劇里恰到好處,放在電影里就太過擁擠。

以她的精神力,耗費時間計算,都沒有找到以電影方式呈現的最優解。

她自然也不信楊壽能做到、做好。

看笑傲江湖的劇本時,安楓師父速度快了很多。

「設計的有點意思,獨孤九劍、五嶽劍派、辟邪劍法···你這個本子,是為了專門刷劍類稱號吧!」安楓師父眼中紫光一閃,便似乎看穿了楊壽正搭載的兩個稱號,皺眉的同時,又對楊壽的選擇,有了一個答桉。

「很不錯,不過比起天龍八部,還是差了一兩個檔次。」

「而且你這套靈氣跌落,武林逐漸沒落的設定,是在映射現實?從神功絕學豐富多彩的天龍八部,到人人追搶一部由男轉女武學的笑傲江湖,你還在抨擊現在玄陰寶典大行其道的風氣?」安楓師父問道。

「啊!這···對對對!您說的對!」楊壽能說什麼呢?只能認了。

「總歸是小家子氣了些,不過相對而言,更好作為電影而展開。」

「如果你是要先拍笑傲江湖的話,我可以答應下來,不過你手中其他劇本的改編拍攝,都需要經過電視台討論、研究之後,再做決定。當然,這一切的首要條件是,拍攝天龍八部可以一炮而紅,如果沒有···你的版權,無人在意,你可以自行處理,電視台不干涉。」安楓師父臉上又出現了笑容,用玩笑般的語氣說道。

看了笑傲江湖的劇本,至少讓她確定,天龍八部並不只是一時之作。

楊壽碼出來的那一疊玉簡,也並不是虛張聲勢。

天才嘛!

享有一定的特權,也很合理。

如果是一般的天才,她會直接擄回虞山電視台,將對方關在小黑屋裡,迫使對方日夜更新寫劇本。

最多是好酒、好菜、美酒、佳人伺候著,想要自由?想要權利?在想屁吃。

但楊壽不僅僅是她弟子的好友,更是黃小樓的成員,是今年的最佳新人獎獲得者,這就不能手段如此之粗糙了。

多面考慮之下,進行一定的讓利,也就順理成章。

將電視台看作古之山門,安楓的師父在虞山電視台的地位,就相當於一脈山長,在她的派系裡,有著一切的決斷、管理權。

所以,只是判斷一些電視劇的拍攝,以及版權細節歸屬這樣的小問題,還不用上升到整個電視台的層面,去和其它高層做研究后,再進行決斷。

「稍稍有些輕佻、自傲,倒也無妨,年輕人沒有見過世面,卻又有非同一般人的才華,會如此再正常不過。」

「多帶他到電視台參觀、參觀,等知道電視台能給他帶來的好處,享受過電視台給予的便利之後,他也就離不開了,往後自然依舊為我所用。」安楓師父看著楊壽,終於主動通報了自己的名號。

「以後,你便以師伯稱呼我吧!」

「吾號逐月!你可以叫我逐月師伯。」逐月認真對楊壽說道。

主動告知名號,定下稱呼,就是讓楊壽以後在電視台行走,有一張護身符,告訴其它山頭的人,這個小子,是她逐月罩著的。

看著終於將兩個條件都答應下來的逐月,楊壽露出了明顯的欣喜神情,內外都很統一。

這個時候,楊壽是有一種『計劃達成』,成功布局后喜悅的。

既然無法隱藏,那就索性張揚。

在逐月這樣的大修士面前,他的隱藏只會顯得鬼祟,別有居心。

既然先談妥了初步條件,那逐月也就順勢看起了楊壽手裡其它的玉簡。

十四部作品,整體來講和原著沒有太大的不同。

唯有神凋俠侶里,小龍女那最令人意難平的遭遇,讓楊壽吩咐倪哐給改了。

為什麼不是金鏞?

因為金鏞要面子,不能楊壽讓他改,他堅持了那麼久的東西,說改就改。

找倪哐代筆,算是一種折中。

也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楊壽為什麼執著於改這一點?

這可不僅僅是意難平,更是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

畢竟世界背景環境不同。

金鏞狠狠的刀了一把讀者,只是被砸窗戶。

楊壽要是敢亂下刀,那萬一哪個大修士看了之後意難平,過來直接將他這個始作俑者給切成片了,那他豈不冤枉?

再萬一碰到哪個瘋人,將他直接變成女人,讓他也體驗一下不能動彈,被人玷污的感覺···那不是令人崩潰?

所以在修行世界里,下刀需謹慎。

不是不能刀,但是要保證,在刀了大量的觀眾之後,還有能力和實力,讓自己不受困擾。

「好!好!好!」

「都很不錯!」

「天龍八部、射凋英雄傳、神凋俠侶、倚天屠龍記都很不錯,堪稱是你這一批劇本里,最上游的幾部。其它雖然稍差,但也都算得上出彩。」

「這些劇本,我就帶回去研究了。」

「該給你的劇本費用,我會在三個工作日內轉給你,給你按照行業內高價給你算,同時你也享有角色推薦權,你覺得合適的演員,可以推薦給我,之後我會安排你和電視劇的導演對接。」逐月雷厲風行道。

同時她也在思考,自己是否合適其中的某個角色。

電視台高層,也是需要去幻境里,增長見識修為的。

逐月所謂的角色推薦權,其實就是讓楊壽有理由和身份,去獲得、結識人脈。

等同於借給他電視台的資源,為他鋪路。

在看到這一批劇本前,逐月已經在安楓的央求下,有了這樣的決定。

現在,即便是不看安楓的面子,她也願意給楊壽一個便利。

當然,如果楊壽利用這一層身份,去和女演員們聊夜光劇本,到酒店去試戲,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反正角色最終的裁定權,還是在逐月手中。

楊壽有的只是推薦權而已,即便是亂來,也沒有什麼影響。

所謂糖衣炮彈,便是如此。

品嘗過權利的滋味,曉得什麼是眾星捧月之後,尋常便再也抽身不開了。

在她的計劃里,楊壽難逃她的手掌心。

終歸是為她打造更多電視劇幻境的優質工具人。

只是她又沒有開洞徹諸天萬界之眼,如何能知曉,楊壽早就已經在另一個世界里,品嘗過了更加『為所欲為』的滋味。

她開出來的這點東西,根本就無法讓楊壽沉溺。

「角色推薦權嗎?」

「那我現在就推薦,我推薦安楓飾演天龍八部里的王語嫣,我覺得她很合適這個角色。」楊壽說道。

一直沒有怎麼插上話的安楓,突然被點名,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這怎麼搞的,好像是她和楊壽聯合起來,搞py交易一樣?

就像是···吃回扣?

「王語嫣?這個角色···有點意思!這裡面的容貌、氣質描寫,倒是與小楓外在形象很符合,你是專門為她寫的?」逐月篤定道。

「不諳世事,痴情清純···你是這麼想我這徒兒的?」逐月的笑容逐漸促狹起來。

楊壽麵不改色:「不錯!安楓在我眼裡,就是這樣的人。」

不就是不要臉嗎?

只要我不要臉,就沒有人能讓我尷尬。

「而且王語嫣的戲份比重雖然不多,但是資源分配,卻向她嚴重傾斜。從身份上來講,她是無崖子的外孫女,段正淳的女兒,可以拓展、發掘的範圍很廣,而且她自幼在琅環玉洞內熟讀百家武學典籍,這些只要安楓進入幻境后,好好的複習、記憶,就能成為她以後的底蘊。」楊壽說道。

「安楓的家傳靈心環,讓她在與敵近身博弈時,能夠時常做到料敵先機。如果再配合上豐富的理論知識,那麼她在近戰一道上,便可直登天梯,達到一個技近於道的效果。」楊壽說道。

他也不是只會佔安楓的便宜,王語嫣確實很適合安楓。

不僅僅是戲里的適合,戲外更適合。

「你還知道她的靈心環?」逐月這下是徹底驚了。

安楓更是低著頭,整個人都恨不得埋進桌子底下去。

楊壽一愣,尬笑道:「一時失誤,一時失誤。」

逐月嗤笑一聲,卻也不再追問。

「王語嫣的價值不低,小楓即便是我的弟子,想要直接佔有這個角色,也是不容易的。」逐月說道。

楊壽一拍桌子:「這就是我為安楓量身定做的,她是不二之選,誰要想搶,我就直接改設定,她們要清楚,是先有了安楓,才有了這個角色,才有了這個資源,而不是有了資源,才找到安楓,搶了她們的機會。」

楊壽早就看出來了,逐月對安楓寵溺的很。

所以這叫什麼?

這叫詭計多端的楊壽。

「好!既然是你這個編劇強烈推薦,那我就將你的意見,將來作為重點,在劇本閱讀會上拿出來當說辭。」逐月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在看到王語嫣這個角色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到了自己的好徒兒安楓。

但直接由她牽頭這麼給,好說不好聽。

現在由楊壽這麼一轉,即便是有什麼流言蜚語,也落不到她的身上。

雖從頭到尾無甚大礙,卻也是一身的清爽。

事情終於談妥,酒菜卻早就過了最佳食用期。

雖然還在暖玉盤裡保溫,逐月卻吩咐服務生撤換下去,重新上一批。

楊壽心思落定,開懷大吃,舒暢的很。

接下來幾日,楊壽都在安楓的引領下,參觀了虞山電視台的部分地區。

電視塔、辦公大廈、片場、道具室,都令楊壽大開眼界。

「道具室,居然是藏兵閣,道具製造都擅長煉器,服裝是做防禦法袍的,化妝是學千面易容的···電視塔果然人才濟濟,堪稱現代山門。」

「我想要有自己的電視台,果真是任重而道遠。」楊壽學習記錄著,然後內心萌生的野心,更加的狂勐生長。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