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發育不良的舔食者,任務(四千字)

第118章 發育不良的舔食者,任務(四千字)

熱門推薦:

何塵看着遠處酷似印象中舔食者的怪物,微微皺眉。

因為在那隻似乎發育不全的舔食者的周圍,散亂排列著許多人類的顱骨,這讓他心裏有着無形的怒火。

不過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那隻舔食者周圍不知為何的聚集著許多喪屍,仔細一看,還能看到一隻尖叫者和兩三隻的敏捷喪屍。

這是何塵自災變以來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變異喪屍匯聚,他猜測這肯定和那隻未進化完全的舔食者有關係。

但具體怎樣他不清楚,而且對於這麼快出現出現舔食者這種喪屍也讓他心情有些沉重——喪屍的進化速度有些太快了。

這不是遊戲,遊戲中的各種強大喪屍大都是人為製造的,而現實中的喪屍卻是所謂災變一手促成,而且似乎比遊戲中的「保護傘」公司更加強大神秘。

夏桐君也靜默看着遠處的怪物。

舔食者,二階變異喪屍,算是敏捷喪屍的上位進化物種。

「雖然看上去是舔食者,實際上可比遊戲里的舔食者強太多了,至少普通人類根本無法跟這種東西對抗。」

以上是何塵曾經的原話。

對於這麼快出現舔食者,夏桐君也有些驚訝,畢竟這比她以前遇見舔食者的時間提早太多了。

作為二階變異喪屍,舔食者根本不是少數幾個一階的倖存者能夠對抗的,即便是她也夠嗆。

舔食者的實力大致在二階中級到高級不等,不同個體會有差別,所以一階倖存者與之對抗會很困難,哪怕是多人圍剿也會損失慘重。

特別是其極高的敏捷還常常讓其可以從倖存者的圍剿中逃脫。

不過眼前的舔食者很顯然並沒有完全進化完成,狀態很不好,算是最為虛弱的時候。

大致實力應該有個剛過二階的樣子,即便每一個大階位的實力相差很多。

但依靠兩人超前的實力,不算完全沒有希望。

所以她也不知道兩人這算是倒霉還是幸運了……

就在兩人還在觀察情況的時候。

【你收到了一份小隊任務】

【任務:先行者與先行者】

【難度:精良級(藍色)】

【任務描述:消滅一隻未進化完全的二階變異喪屍。

作為對立兩方的先行者,你們沒有退路,且能力與責任同在,請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中,不要坐視其發展。

「狹路相逢,勇者勝。」】

【任務獎勵:每人100貢獻點、抽獎機會一次(藍色)】

在任務出現后,何塵與夏桐君對視一眼,然後默契的點了點頭。

本就殺意高漲的兩人這下更沒了放棄的理由。

不過遠處的舔食者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變得更為謹慎起來,不斷「看」著周圍,因為舔食者沒有雙眼,「聽」或許更加適合。

作為失去視力的代價,它的聽力變得無比敏銳,在一定範圍內甚至連人類的呼吸與心跳聲都可以聽見,這也是它賴以追捕人類的依靠。

而作為吞吃了不知多少人類,最先進化的舔食者之一,它可以說是同類中的佼佼者,要是假以時日,讓它徹底進化完成,它將會成為城市中的倖存者最可怕的噩夢。

隨着時間的推移甚至還可能更進一步,它的潛力可能讓它進化為更強大的喪屍。

不過潛力再大也只是潛力,如現在的何塵一般,現在的舔食者也只是一隻未進化完全的墊底二階喪屍,處於進化最關鍵的時候,也是最虛弱的時候。

也不知這隻小區里的舔食者知道了什麼,它突然變得有些焦躁不安,卻又沒有離開,只是撐著不太協調的四肢在周圍遊盪著,

腦袋不斷巡視,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舔食者的這一舉動讓小區裏面還剩下的倖存者戰戰兢兢,因為這隻可怖的怪物已經在小區中停留了許久,無數的倖存者都被其抓走然後吞吃。

防護欄與防盜門根本無法抵擋這隻怪物的腳步,就連高高的樓層都無法阻擋它的腳步。

自從這隻怪物來了以後,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成功從小區裏面脫身,任何企圖離開小區的倖存者都會被它發現,然後不久后被替吞吃的人類便會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聲,讓人膽寒。

而即便是老老實實待在房間裏面的倖存者,也不過是在慢性死亡罷了,他們就像是怪物的一盤盤自助餐,在有需要的時候便會來取食,毫無一絲的尊嚴。

保護他們的房間也就成了一個個牢籠,眾人只能在絕望與麻木中活着,毫無希望。

有人忍受不了這樣的結局,憤怒的要與舔食者拚死一搏!

可是最終的結局只是讓怪物嘴中多了一個亡魂,一塊新鮮的血肉,成為怪物進化的給養。

只有這兩天,怪物似乎消停了不少,但明眼人都知道,等到怪物徹底進化完成,將是所有人的死期。

不過倖存下來的人也大都已經絕望了,都抱着能活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強大的實力差距讓他們的抵抗毫無意義。

何況他們面臨的也不僅僅是一隻舔食者,還有數量更多的普通喪屍和一階變異喪屍們,在實力和數量的雙重劣勢下,似乎這個小區倖存者的結局已經註定。

不過今天,一切似乎有了轉機……

而不遠處,何塵與夏桐君低聲簡單商議了一下,便躬著身子朝着舔食者的方向靜靜走去。

何塵神情嚴肅的看着一隻喪屍,不是舔食者,是尖叫者。

在舔食者身邊匯聚的普通喪屍不算多,有着幾十隻的樣子,看上去是被某些東西吸引而來,現在正在無意識遊盪著。

但如何不將尖叫者最先處理掉的話,他也不敢保證其會招惹來多少喪屍,情況極有可能會失控,到時候別說什麼完成任務了,就連跑路都可能有危險。

兩人儘力隱藏着身影,控制呼吸與心跳節奏,夏桐君自然能夠很熟練做到,何塵有些困難,不過他還是盡量放輕腳步,希望減少聲響。

因為在他的印象中,舔食者聽力好像挺不錯的。

隨着兩人的靠近,舔食者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變得越發焦躁起來,長長的舌頭也蓄勢待發,而周圍擋住它路的普通喪屍也因此倒了大霉,輕則斷手斷腳,重則一命嗚呼。

舔食者暫時無法找到兩人,但只要兩人再靠近一點,它就可以發現。

突然,「卡」,木棍被踩斷的聲音響起。

聲音並不大,但在空寂的環境中尤為刺耳。

普通喪屍們並沒有什麼反應,但是舔食者勐的朝着一個方向望去,而它望的方向是何塵兩人所在的方位。

而在那個位置上,夏桐君走了出來,身後留下一截被踩斷的枯樹枝。

但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舔食者身後,是何塵。

不過他並沒有對舔食者動手,只是拿起手中的工兵鏟,微弱的僵直后,在眼前的尖叫者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一鏟將其斬首。

尖叫者的頭顱落在地上,眼中似乎還帶着茫然——如果它有這種情緒的話。

而何塵的突然出現,以及極為乾淨利落的一擊,時間之短暫讓所有的喪屍都出現一瞬間的停滯。

何塵看着舔食者,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舔食者上當了。

而這下,他也可以專心應對其目前的局勢。

下一刻,喪屍像是被刺激到了神經,陷入到了狂暴的狀態中。一個個喪屍,它們被撩撥得瘋狂起來,不管一切地向著何塵的方向湧來。

而何塵出現的地方本就是喪屍挨着喪屍,一時間何塵的處境看上去危機重重。

不過何塵倒不是很在意這些普通喪屍,只是緊緊盯着幾步外的舔食者。

在場的喪屍之中,唯有舔食者帶給他強烈的威脅,是目前為止他遇到過的最強大的喪屍種類,甚至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

面對強敵,何塵也興奮了起來,手中的工兵鏟也似乎煥發了活力。

而舔食者在何塵斬殺尖叫者之後,最先發出了反擊,它口中蓄勢待發的長舌像裝了彈黃一樣朝着何塵筆直射來,其速度肉眼都難以看清!

何塵的【聖言·閃】已經進入冷卻,面對這樣的攻擊他並沒有慌亂。

一面聖盾出現在長舌的必經之路上,只是那長舌像是鋼鐵一般,直接就將聖盾貫穿,無比的利落。

好在這也讓肉舌的速度慢一些,何塵成功側身躲過這一擊,並且他還拿着工兵鏟朝着肉舌狠狠砍了下去,試圖給舔食者做一個分離手術。

只是舔食者的反應更快,長舌又瞬間縮了回去。

此時周圍的喪屍也涌了過來,包括那幾隻敏捷喪屍,一隻敏捷喪屍還在何塵對付舔食者的時候飛撲過來,企圖偷襲。

但一陣光芒閃過,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憑空出現,衛一出現的同時手中已經拿着他自帶的那把巨劍,並朝着敏捷喪屍揮去。

敏捷喪屍此時身處空中無法借力,只能硬生生接下衛一這一劍。

而結果就是被從頭到腳一分為二,死的不能再死。

擊殺一隻敏捷喪屍以後,衛一開始阻擋普通喪屍的靠近,在面對普通喪屍時,他手中的巨劍彷佛成為了收割機,喪屍宛如麥子一樣一片片倒下,完全無法靠近。

顯然這才是衛一最適合的戰場。

遠處的夏桐君也在極速接近著,路上的擋路的喪屍連拖延她腳步的程度都做不到。

在周邊環境安全的情況下,何塵此時也拿出「和平」霰彈槍,對舔食者連開數槍。

無數的彈丸朝着舔食者飛去,彈丸沒入舔食者的肌肉,綻出片片血花。

也打得舔食者連連嘶吼與躲避。

不過舔食者的生命力和敏捷度都很高,這些彈丸並沒有給舔食者製造多少傷害,它頭上更是一發沒中。

它不斷閃避,等到何塵彈藥打完時立刻撲了過來!

「吼!」

但何塵只是不慌不忙凝聚起一顆霰彈,塞進「和平」中,整個過程非常麻利熟練。

至於為何……

不然以為他每天晚上除了睡覺就啥事不幹?

給「和平」換彈他是專門練過的,雖然達不到電影裏面那種一次兩發的地步,手法也很不專業,但速度快就完事兒,其他的大家都湊合湊合,將就一下。

這一發何塵沒怎麼瞄準便了扣動扳機。

舔食者本能的閃躲,但這次卻無處可躲,因為何塵這次用的是鳥彈,數百發的細小彈丸將它所有的躲避位置覆蓋。

無數的彈丸沒入它的身體中,打出密密麻麻的小洞,就連頭上都挨了許多發,只是傷害有限,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

這樣的攻擊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這更加惹怒了舔食者,它怒吼著,再一次朝着何塵撲來。

何塵繼續上彈,不過這次上的是穿甲彈。

他已經發現了,普通的霰彈對舔食者的傷害有限,除非能夠近距離爆頭,讓所有的彈丸都能攻擊到它的弱點,否則很難一擊斃命。

舔食者再次朝着他撲來,但他遲遲沒有開槍,直到舔食者已經非常靠近的時候,在幾乎能夠看見舔食者利齒上的血跡的時候,他才扣下扳機!

並且在扣下扳機的同時,十多條的鎖鏈在舔食者周圍出現,將其圍困住。

兩面聖盾也一上一下的出現在舔食者的上下兩個地方,壓縮它的活動空間。

「去死吧。」何塵凝神瞄準,默念著。

不過在何塵扣下扳機的前一剎那,舔食者似乎感受到了極強的威脅,在四面圍堵的情況下,它硬生生在獨頭穿甲彈發射之前挪開了腦袋。

獨頭穿甲彈勢不可擋的沒入舔食者的肉質的腦袋中,它那能夠抵禦手槍和大部分小口徑槍械的大腦在此時顯得尤為脆弱,絲毫不能阻擋這樣大口徑獨頭彈的摧殘。

舔食者側摔在一旁,但就在下一刻,一條肉舌朝着何塵筆直疾射而來。

何塵有些驚訝。

「這麼難纏的嗎?」

正準備躲避。

肉舌卻被一道無形的劍氣和銀色利刃同時砍中,將其生生切斷。

是夏桐君。

她在將另外兩隻敏捷喪屍斬殺后便來協助何塵。

舔食者吃痛企圖收回,但它的肉舌已經斷掉大半,再沒有了威脅。

舔食者此時也重新站了起來,它的力量十分驚人很快掙脫了鎖鏈,但它原來的腦袋已經被轟碎1/3的樣子,顯得有些狼狽,不過至少還活着。

很顯然,最後的躲閃救了它一命。

何塵有些後悔了,他應該等舔食者再靠近一些再開槍,大不了用【光元素化】躲過致命攻擊。

夏桐君此時也死死盯住眼前的舔食者。

這隻舔食者的潛力已經有些超出她的想像了,若果任其安穩進化下去,極有可能讓未來的人類多出一個大敵!

那就更不能讓它跑了。

夏桐君緊緊握住劍柄。

即便遭受重創,舔食者依然對着兩人嘶吼著,一副死不罷休的樣子,然後蓄勢就要朝着兩人撲來。

何塵重新換彈,小心戒備着——光元素化還是需要他主動釋放的。

舔食者卻在起跳的同時改變了方向,朝着身後逃竄著。

何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發育不良的舔食者,任務(四千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