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五蘊皆空
  4. 第49章.抓藥方

第49章.抓藥方

作者:

「呦,這孩子,燒得這麼厲害,屋裏有床。」郎中妻子抱起西門三郎有些心疼地說。

行醫的人心善,家人心也善。

聾爺爺拉着瞎奶奶突然小聲說:「孩子好了就要折磨咱們了,真想不管他,連郎中也不該給他請。」

「他還是個孩子,九歲的孩子,以後不能有這種想法,他的一聲奶奶,我所有的痛都沒了。」瞎奶奶說后心裏自責著,說那麼一大通有什麼用?

你又聽不到。

聾爺爺把濕毛巾搭在西門三郎的額頭上,眼含淚水,心說:「減我這個不中用的聾子幾年壽也要他好。」

瞎奶奶撫摸著西門三郎的手,心急如焚,天呀,不是出來還好好的,怎一天就成了這樣,快快好起來吧。

郎中妻子看着屋裏的老少,張羅起晚飯來。「倆老人家,喜歡喝粥還是下碗熱麵條?」

「麻煩你了,隨便填飽肚子就行。」瞎奶奶覺得挺不落忍。

「孩子能喝點粥不?」聾爺爺有些急糊塗,說些不切實際的話。

「這麼大人,糊塗透頂了,孩子這種情況能喝粥才怪呢。」瞎奶奶雖然看不見,可她從閑言碎語中知道西門三郎的情況。

一切都是為了西門三郎好。

聾爺爺這時握住瞎奶奶的手,不再言語。

飯後郎中急匆匆的回來,他就是這種性格,路上總是急匆匆的,只要到了病人面前才靜下心來。

「這孩子一天時間就這樣,趕緊瞧瞧是怎麼回事?」聾爺爺心急火燎地看着。

「趕緊著。」瞎奶奶躲到一邊。

郎中連口氣都沒喘,直接號了西門三郎的脈。

「呀?」

郎中又翻了翻西門三郎的眼皮。

急切地說:「孩子他爺爺,奶奶,屋外說話。」

瞎奶奶一聽這話心裏咯噔一下,莫非西門三郎的病還有別的說道?

聾爺爺看着瞎奶奶的表情,知道三郎的病應該有蹊蹺,他和瞎奶奶幾十年的默契,有些事情從表情里可以分辯一二。

「你們的孫子,這病難治,你們知道他這麼小小的年紀不能過量用藥酒不?」

瞎奶奶聽到這裏嗚咽起來,誰那麼狠心?沒人性。

聾爺爺見瞎奶奶的臉色這麼難看已猜個八九不離十,跟着落淚。

「如若再晚些,這個孩子就廢了,你們倆行動不便,在我這裏先治療半月二十天的,先下猛葯,其後便是慢慢調養,孩子也有優點,正長身體的時候,吸收藥物快。」

瞎奶奶連聲道謝,從懷裏摸出碎銀,「我們出來就帶這麼多,如果不夠的話,我們定給你送來,靈石城可有我們這一號,這孩子是西門三郎,西門家的三個孩子都是實誠人,你放心虧不了你的診費。」心誠不說,話語句句在理。

「這是我的職業,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所在,無論你貧窮還是富有,作為一個郎中都會一視同仁。」郎中的話字字中肯,沒有一絲妄言。

「謝謝誇講,本分之事,上天有好生之德,但願世間的人都沒病沒災。」郎中的佛系語言,每時每刻無不打動着身邊的人。

聾爺爺看着瞎奶奶,瞎奶奶握住聾爺爺的手,倆人心往一處想。

人到了一定的歲數,對生死看得很淡,功名利祿看得很輕。

郎中開了藥方,交到聾爺爺的手中,說:「這個你可擱好,這方子是我摸索過幾年才有的,能救人於水火,滅藥酒於無形。」

「謝謝郎中。

」瞎奶奶聽得真切的很,摸索著拽了下聾爺爺的衣服后伸手接藥方,「還是由我保存着。」行動緩慢,揣到懷裏還不放心,又仔細的摸了一下,確定完好無誤后才放下心來。

聾爺爺這時微笑着點點頭。

「你們放心,這孩子交給我了。」郎中說后急着出門去抓藥,這個活本來不是他應該乾的,可是遇到聾爺爺瞎奶奶他也只能跑些路。

郎中抓好葯交給妻子說:「多煎些時間,這葯才頂用。」

郎中妻子很耐心,熬藥時一直守在一旁,郎中在葯熬好后一勺勺給西門三郎喂葯。

夫妻倆人拿西門三郎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細心呵護。

西門三郎在大家的照料中逐漸好轉,只要郎中不出診,四個大人總是圍着西門三郎轉。

日月如梭,一晃就是二十天,就這短短的二十天,聾爺爺和瞎奶奶瘦了一圈,瞎奶奶總是暗自說自己是勞累的命,聾爺爺跟能聽見似的,微微笑了笑,輕點了點頭,酷似贊同。

是郎中給聾爺爺套好了車,郎中的妻子扶瞎奶奶上了車,西門三郎已經能照顧自己,跟聾爺爺爭了半天也沒爭下趕車的活,便撅著嘴坐在瞎奶奶旁邊。

「孩子,好好調養,再也不能碰不該碰的東西了,如若再碰的話,可就前功盡棄了。」郎中苦口婆心的囑咐西門三郎,他天真的以為西門三郎會聽。

浪子回頭金不換,他看好西門三郎。

瞎奶奶摸了下懷中的藥方,這東西可是無價之寶,交給誰才放心呢?交給誰才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西門大郎?西門二郎?寧采君?不行,-還是交給應靈石比較穩妥。

她是看着應靈石長大的,是不是那塊料她心裏明白,別看她看不見,可這些日子所聞,人們無一不誇獎應靈石。

……

「過來,讓奶奶摸摸你這些日子胖了還是瘦了。」

應靈石湊到瞎奶奶跟前乖巧著說:「奶奶,這些日子我沒胖也沒瘦。」

瞎奶奶這時湊近應靈石的耳邊用極低的聲音說:「孩子,我這裏有治療藥酒過度者的藥方,務必保管好,讓它發揮作用。」隨後從懷裏摸出藥方掖進應靈石的懷裏。

別看瞎奶奶行動有些不便,剛才的動作卻一氣呵成,誰也不會想有事情發生。

應靈石眼睛有些濕潤,他知道瞎奶奶選擇他是對他的信任。

「三郎,要好好照顧好爺爺和奶奶,這裏有張銀票你收著,有什麼難處只管來找我!」應靈石遞過一張百兩的銀票給西門三郎。

「孩子,我們用不着那麼多,在你身上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我們這把年紀,能吃飽就行了,啥年月才能用這麼多?你留着。」聾爺爺說后沖着西門三郎說:「三郎,不能收,我們用不着,大哥哥才有更大用處。」

西門三郎不舍地把銀票遞給應靈石。「如果需要的話找你拿,現在還用不着。」

應靈石看着三個人消失在街道上再也沒有心情吃飯,直往家裏趕。

拿起皺巴巴的藥方心裏不是滋味。

這個藥方在瞎奶奶懷裏揣了多長時間?都那麼老了,還想着別人。

人老心不老。

人老心善!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