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打開玉石板

第214章 打開玉石板

也就在這時,兩個年輕修士好像循着什麼走來了一樣,他們都是不說話,而且非常謹慎。

女子拿着一個紅燭,照出了周圍的路,男子則是手上有着個古怪東西,好像是用來定位的。

兩人走到寒子期和言安前面停下了腳步,都是有些驚愕的看着這兩個鬼。

女子盯着寒子期,眼中閃過茫然,接着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着寒子期那張扭曲的臉,她看了一會兒,終於確定了什麼,神情中便多了一絲驚恐。

寒子期也注意到了來人,它也很意外,便短暫的從後悔的情緒中脫離了出來。

它看着女子,眼中閃過不解之色,接着立刻就明白了什麼,「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難怪當年老東西把你逐出了師門!原來他是想讓你活!」

女子根本就想不到自己能在這見到寒子期,整個人都有些不知如何反應。

她像是對寒子期有陰影一樣,控制不住的後退一步。

寒子期雖不能動,卻是咧開嘴,牙齒上有着交錯的黑色黏液,笑眯眯道:「師姐,好久不見啊。」

那兩個修士,正是唐元和水瑩。

寒子期被言安綁着,語氣和笑容卻一如既往,好像它還是那個精緻乖巧的少年人一樣。

但它早就失去了初見李聽等人時的偽裝,所以看起來格外可怖。

女子又看了一眼綁着寒子期的言安,才道:「它,它就是寒子期。」

唐元卻是傳音道——有那個鬼制衡著,沒事,李聽在那個玉石板下面,先看看。

他是知道言安的,當然也知道這傢伙不傷人,關鍵是他找到李聽和夜鳴的位置了,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在這個洞裏,不過還是先把人弄出來好。

水瑩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言安,接着朝玉石板邁了一步。

言安好像明白了什麼,緩緩收回了自己的黑霧藤,甚至還後退了一步。

水瑩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奇,只覺得這個鬼非常的有靈性,但當下也不是研究那些的時候,

她檢查了一下玉石板,臉上驚奇之色更甚。

接着她掐了個法訣,玉石板便打開了。

「不可能!這是老東西後來研究的法訣,你怎麼可能打開!你明明比寒子期更早被逐出師門!」

寒子期怒吼道,整個鬼看起來都很癲狂,可是卻什麼也做不了。

水瑩見它這副樣子,眼中的忌憚少了不少,她看着玉石板,神情有些古怪,卻沒有說話。

着法訣她小時候就學過了。

下方,眼看玉石板打開,李聽和夜鳴卻根本沒有力氣出去,只能伸著脖子看看上方到底是誰。

下一瞬,言安帶着寒子期飄到了玉石板旁邊,他探下去兩根霧藤,纏住了李聽和夜鳴的腰。

纏夜鳴時,自然是帶着他背後的歐陽松一起。

夜鳴看到藤蔓先是有些緊張,但言安的速度很快,他還來不及擔心,就在李聽後面跟着被撈上去了。….

接着穩穩噹噹的放在地上。

看着渾身是血的李聽,水瑩和唐元都是有些反應不過來,唐元立刻翻找儲物袋,拿出了三四個小瓶子,遞給李聽,示意他趕緊吃。

李聽苦笑着搖搖頭,暗語夜行已經失效,此刻疼痛錐心刺骨,他剛吃了粒止疼止血的葯,總還不至於昏過去,更多的卻是沒什麼意義了。

「不行,骨頭都碎了,筋和肉也絞在一起,至少要清理一下才能服丹藥。」

除非唐元的葯能生死人肉白骨,但那樣的丹藥千珠難求,他們誰也沒有。

眼見李聽也在說話而不是傳音,唐元肅了神情,有些遲疑,畢竟他是一直傳音過

來的,他還是擔心這些跟着人的鬼,並未選擇打破規則。

「那個……要不給我看看?」夜鳴眼巴巴的看着那一堆小瓶子。

唐元又嚴肅的看向後背綁着一個人的夜鳴。

「啊?你怎麼不說話?」夜鳴有些不解,接着立刻反應了過來,「哦哦,歐陽前輩說了,這個不能說話是針對那些紅眼睛的鬼的。

你說話它們會跟着你,但只要血燭點着,它們就不會把你帶走,所以有血燭的話就沒事的,總傳音或者寫字太麻煩了。

這個規則是有用的,有的可能不想要鬼跟着,但也要變通嘛!而且就算血燭滅了它們也只是把你扔進那裏而已,不礙事,現在她都能打開了!」

夜鳴大大咧咧的說道,雖然不算很清楚,但也勉強讓唐元理解了他的意思。

水瑩之前叫她師兄名字時就已經打破了規則了,那個鬼也只是默默跟着,走了一路,足夠唐元看出沒有危險了。

但他性格謹慎,便習慣了傳音,此刻見夜鳴這麼說,又看李聽也在點頭,終於放下心來,不再一味傳音。

唐元剛一開口,就是關於李聽的傷勢。

「你,那找煉丹師吧,或者他呢?他不能給你治嗎?」唐元看着李聽那慘不忍睹的腿,眼中有一絲擔憂,最後卻是指著言安,道。

李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着移開了視線,沒再說話。

唐元也不說話了。

李聽深吸了一口氣,不再管其他亂七八糟的,而是看向了言安和寒子期。

「言安,殺了它吧。」李聽道。

「等等!」水瑩突然道。

李聽在下面隱約聽見了一個女子的聲音,還提到了「寒子期」,此時又聽她開口,便明白了過來。

「又見面了,抱歉,在下和宋平失散了,但他應該沒有危險。」他先解釋道,李聽可沒有忘記這個女子拜託自己的事情,至於寒子期的事情,等會再問就行。

「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水瑩,昔日水寒門弟子。」水瑩沒有提宋平的事情,反而自我介紹道。

李聽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水寒門還有弟子倖存?」

「是,我想問它一些事,可否手下留情,還有,嗯,你叫那個鬼言安,我能知道是哪兩個字嗎?」水瑩神色有些難過,卻是焦急道。

李聽有點不理解,但還是回道:「可以,至於他的名字,言語的言,安全的安。」

水瑩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聽爾言安,別後往生」指的就是眼前的人和鬼嗎?

她當然不覺得這是巧合,感謝上天可憐,叫這卜算應驗。

李聽看着水瑩聽到言安名字后一副要哭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要問寒子期什麼?還是趕緊問吧,免得夜長夢多。」李聽道,更關鍵的是,他想把黑丹給言安,卻又怕拿出來后直接被寒子期召回。

「我水寒門的鎮門之寶,是不是你拿走了!在哪裏?」水瑩對着寒子期喝道。

鎮門之寶?

李聽神情一動,也警惕起來,如果寒子期手裏還有什麼底牌的話,那他就要慎重了。

別讓它來個絕處逢生。

晃來晃去的大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修仙的話我不想努力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修仙的話我不想努力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4章 打開玉石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