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次相遇,我的名字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第1章:【初次相遇,我的名字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木葉48年,

各國邊界摩擦不斷,

伴隨著新一期的中忍考試結束,木葉三忍之一的綱手攜中忍靜音出走,

砂隱第三代風影的失蹤,

本就蠢蠢欲動的砂忍燃盡了最後一絲理智,正式朝木葉進軍,開啟了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前兆。

木葉49年,夏,

各國紛爭已達到無法調解的程度,

雲隱村八尾人柱力奇拉比與雷影候補,新一任的「艾」入侵木葉邊界,與金色閃光交手,惜敗。

冬,

三代雷影獨自面對一萬名岩忍力竭戰死,

第三代風影與第三代雷影的逝世,讓第三次忍界大戰正式被定義。

霧隱七人眾潛入火之國,暗中突襲木葉,被木葉下忍邁特戴所阻攔,七人眾四人戰死,三人逃亡。

以宇智波寺為領隊的宇智波隊伍前往岩忍邊界戰場,

且身為宇智波族長的富岳,攜著僅有四歲的宇智波鼬跟隨隊伍,前往戰場進行歷練。

木葉50年,春,

神無毗橋被火之國定義為對土之國的重要戰略地點,以宇智波寺為首的宇智波隊伍被調派前往……

……

……

「鼬……醒醒,鼬!」

父親擔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帳篷中,

躺在床上的宇智波鼬恍惚睜開雙眸,

入目,是父親熟悉的臉龐和著急的神情。

我……這是怎麼了?

眼看著他睜開雙眸,宇智波富岳鬆了一口氣,「太好了,你沒事。」

「發生什麼事情了,父親。」

宇智波鼬坐起身子,晃動著自己的腦袋,

他只覺得腦子裡鼓鼓脹脹的,就彷彿做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一樣。

「你解決了一個偷襲的敵人,很了不起。」富岳輕聲回道,「五歲就解決了一個岩隱下忍,不愧是我的兒子。」

岩隱下忍?

宇智波鼬艱難的回憶著,

從那混亂的記憶中找出了一段畫面,

作為宇智波族長的兒子,自己從小便受到極為艱苦的鍛煉,

這一次更是跟隨著宇智波的主力隊伍前往與岩隱的邊界戰場進行體驗,擔任打掃戰場的工作。

在主力部隊又一次的交鋒結束后,自己在收拾戰場時遇到了一位還有氣息的岩忍。

而他臨死前的祈求是,喝口水。

很簡單的祈求,再加上他已經失去戰鬥能力,

出於好心,自己剛剛將身上攜帶的水壺傾倒出些許,潤在他的唇上,

可下一刻,本來失去戰鬥能力的岩忍就像是一隻發狂的獅子般,揮動著苦無朝自己划來,

本能的,自己同樣揮出苦無應對……

「手裡的苦無最先感受到了阻力,但還是很鋒利的劃破了他的脖頸。」

「血液剛噴湧出來的時候很熱,也很腥。」

「他的眼中先是愕然,而後失去神采……」

宇智波鼬喃喃著,

不自覺的回憶起當時出手的觸覺、嗅覺、視覺……

害怕?慌亂?厭惡?

各種情緒都有!

「鼬,你在說什麼?」

鼬的嘟囔聲很小,只是嘴唇上下緩慢的開合卻沒有聲音傳出。

宇智波富岳只能察覺到他在說什麼,但卻聽不清晰,關切的勸解道:「第一次殺人,就算你一直有在為此進行鍛煉,心理上難免會有些不適,只要後面習慣就……」

宇智波鼬抬起頭,

剛想解釋什麼,但又莫名的眉頭緊鎖,「……我沒事,父親。」

他的目光緊緊注視著宇智波富岳,強忍著移開的衝動。

頓了頓,宇智波鼬又繼續問道:「可是為什麼他要殺我,明明我對他沒有惡意……」

其言語中的他,指的是那個死去的岩忍。

宇智波富岳臉上的關切之情頓住,隨著一聲嘆息,漸漸收斂,「因為這就是戰爭。」

宇智波鼬臉上浮現出一抹疑惑,「戰爭?」

宇智波富岳平靜的回道:

「不是人與人的爭鬥,而是國與國的爭鬥。」

「陌生人之間會發生毫無意義的廝殺。」

「就算你們之間並沒有交集,在刀鋒轉向之前更是從未見過,彼此從未有過惡意,可在戰爭的影響下,卻只能兵戎相見。」

對於這份解釋,鼬自不由自主回憶著從踏上戰場那一刻起的所見所聞,發自內心升出厭惡,「原來是這樣嗎……」

聽出了鼬語氣里的厭惡和排斥,宇智波富岳冷聲呵斥道,「這就是忍者的世界,聽著,鼬。」

「不要忘記這一次奔赴戰場后,浮現於你眼前的一切光景。」

「這就是忍者,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本質。」

「如果你不能儘快適應你的身份,不能儘快適應這個世界,你會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甚至是死亡!」

心中雖然對此感到厭惡,但宇智波鼬表面上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故作順從的回道:「我明白的,父親。」

但說著,他又揉捏著自己的眼眶,臉上有些苦惱,「……父親,我想我需要冷靜一下。」

旁邊,宇智波富岳遲疑片刻,沒有再多問,回道:

「一個下午。」

「我們會在這裡休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晚上需要繼續趕往神無毗橋附近。」

「接下來的戰況會更為激烈,我希望你能儘快適應這種氛圍,融入到戰爭中,即使你是作為後勤參與這場戰役。」

宇智波鼬點點頭,「我知道的,父親。」

他一向懂事,甚至可以說生而知之那麼不凡。

從出生開始,他就好像具備與同齡人截然不同的思維和成熟。

在其他孩子還在興緻勃勃玩著忍者遊戲的時候,僅有五歲的他已經作為後勤人員跟隨父親來到前線,並且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

殘酷嗎……

直到父親離開,只剩下自己一人時,宇智波鼬才有機會確認周圍的情況。

狹小的帳篷抵擋不了從外面順著微風傳進來的血腥味。

自己大概還是在昏迷前的位置,身處於戰場之上,只不過被臨時駐紮起來的帳篷保護著,遮蔽著烈日。

宇智波鼬的目光沒有停頓,繼續朝旁邊掃去。

那是剛才父親在帳篷的時候,他一直抑制著自己的目光,沒有看過去的角落。

微光的陽光照進帳篷內,鋪灑在那藍白相間的鎧甲上。

一道淡薄好似魂魄般的虛影,正安靜站在帳篷的一角。

這是一個端莊英氣,渾身上下都好似散發著光芒的美麗女孩。

她有著一頭披肩的金色秀髮和碧綠的眼眸,如雪般白皙的肌膚上,其五官精緻而又甜美。

但可惜……

在這一身渾身裹緊的藍白相間鎧甲和那始終皺起的眉頭、英氣逼人的氣勢之下,

她的所有精緻、甜美、稚嫩的容顏都被掩蓋,只讓人感受到其不俗的地位。

與其說這是一個女孩,倒不如說是一位孤高的女王。

伴隨著宇智波鼬的目光看去,這女孩同樣朝這邊看來。

她雙手抱胸,平靜的望著坐在地上的鼬,自我介紹著,「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是大不列顛的亞瑟王。」

其語調沉穩、自信,一如其形象上的成熟和氣度。

且隨著她的話語聲,頭頂一小撮毛髮緩緩豎起,又或者說是被微風吹起。

PS:

新書起航,本身不涉及FATE的劇情,只涉及阿爾托莉雅這個人物,所以即使是沒有了解過FATE的讀者也不影響。

然後……這一次的書的節奏偏慢。

在此求追讀、求推薦票、求月票、求打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初次相遇,我的名字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