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木葉會議】

第155章:【木葉會議】

春季溫潤的陽光,舒適和煦,

然而這晴朗的天氣,卻並未帶給木葉的村民們美好的心情,反而,整個村子里的氣氛有些沉悶。

原因,當然是又要打仗了。

目光順著窗口,猿飛日斬那張越顯年邁的臉龐上滿是愁苦,心中想要將木葉這點破事隨意丟給他人,而自己順應年齡的變化,退休養老。

可……自己又實在找不到合適的繼任對象。

他那渾濁發黃的眼眸,迷茫而又恍忽的盯著下方的人群。

居高臨下的視野,讓猿飛日斬能清晰觀察到木葉核心、內圍區域的一切。

以前,他很是喜歡這種視野,喜歡看著這個一直守護的村子默默長大,喜歡看著村子里的人們平平安安的生活,喜歡看著眼前的村子,回憶和對比著幾十年前的村子。

但如今……猿飛日斬卻是有些不敢看了。

因為下方是一張張滿是憂慮、充斥著恐懼的臉龐,短短几年時間,根本抹不去曾經戰火帶給他們的沉重,而就是這樣的時刻,他們卻要再一次被徵召,疑似大戰再一次被挑起。

行軍打仗多年,猿飛日斬理解這種心態,戰爭被木葉村所厭棄的辭彙。

這樣的士氣,又該有怎樣的能力去打仗呢?

自己該如何重新挑起這低迷的士氣,讓大家再一起燃起鬥志呢?

他的眼中儘是迷茫。

一年多以前,木葉在波風水門的帶領下,士氣如虹。

而當木葉51年,十月十日那晚過後,木葉這條即將騰飛的巨龍就好似被當空斬斷了一般,發生了一件又一件麻煩的事情。

先是宇智波竟敢明目張胆的與木葉不合,而後又是雲隱村的變動,再就是曉組織的暗中窺伺,如今更是大戰在即……

太多太多的事情,已經不是如今的猿飛日斬能夠去應付得了的。

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他都已經不再是那個滿懷雄心壯志的忍雄,而只是一個身體如枯木般枯萎,正默默等死的老人。

「三代……」

「三代目!」

「日斬!」

……

「啊?」

一次比一次劇烈的呼喊聲在猿飛日斬的耳邊響起,終於,在那一聲『日斬』中,他茫然的轉過頭,那張早已布滿老人斑的臉龐上,儘是恍忽。

「你怎麼……」

眉頭緊皺的轉寢小春原本想要諫言幾句,讓他不要在這種重要會議之前分心。

但當她面對老友那恍忽無神的眼眸時,已經到嘴邊的訓戒聲又止住了,望著這張迷茫垂暮的臉龐同樣陷入了沉默。

「人齊了嗎?」

良久,猿飛日斬沉穩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轉寢小春回過神來時,眼前那個站在窗邊的遲暮老人已經不在,而只有目光凌厲,正坐在火影之位上的猿飛日斬。

剛才一切就好像沒有發生過。

「……三代目,各族族長都已經到齊了。」

轉寢小春輕聲彙報道。

「我知道了,你們先過去吧。」

猿飛日斬坐在火影之位上,枯瘦的手指從懷中取出煙斗。

轉寢小春得到回應,點點頭打算離開。

走到門口時,在關門前,她又不自覺回望了一眼坐在位子上的老友,沉聲開口,「猿飛,你必須再堅持一段時間,旗木卡卡西的能力還不足以繼任你的位子,除非他能在這一次戰事中有著重突出的表現。」

聞言,正準備點燃煙鬥上煙草的猿飛日斬動作一頓,「我知道。」

他的語氣同樣很沉重。

……

「相信老夫這一次召集各位過來的原因,你們也都清楚了。」

「雲隱來勢洶洶,

且完全不顧及戰爭對國家與人民帶來的危害,雖然不清楚,四代雷影究竟是如何考慮這件事情,但毫無疑問,大義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戰爭,是被人們所厭棄,不論是火之國還是雷之國,我想都是一樣的。」

……

火影大樓的會議中,聚集著足以決定火之國國運的力量。

日向族長日向日足、宇智波族長宇智波鼬、奈良族長奈良鹿久、秋道族長秋道丁座……

他們分別於下方落座,至於座次,轉寢小春安排時並未刻意區分,先來的人先走,晚來的人便是坐在後方。

而宇智波鼬,便是最開始來的那一位,坐在了猿飛日斬的左手邊第二個位置。

於他前面的,是一臉嚴肅的水戶門炎。

對面的,是神情古怪的奈良鹿久。

而後面……便是臉色難看的日向日足!

以往,在場各族最年輕的一位族長都有三十好幾的年歲,而如今,在這群權勢、力量皆掌握在手的族長們之中,卻混進了一個孩子!

宇智波鼬坐在這麼一群人之中,是極為顯眼的。

雖身高上,並未太過於特別。

可那稚嫩的面容卻時時刻刻在提醒在場的每一個人,其並非跟他們一般,是有著極為豐富的閱歷的。

在場的眾人當初都是有參加過宇智波鼬繼任儀式的,當初,他們之中的多數人雖然有些古怪,但也並未太在意這件事情。

反正這是別人家的事情,宇智波如何決定,與他們無關。

可如今,當這個孩子與他們一起坐在這會議上,瞬間,他們屁股底下這個族長的位子就變得廉價起來了。

然而,宇智波鼬對於他們這一個個古怪的臉色卻未曾在意,而是靜靜傾聽著猿飛日斬的講述。

他當族長,來到這裡開會,可不是為了羞辱在場眾人的。

而是為了得到更直觀、更詳細的情報。

「這是暗線獲取到的,雲隱或將入侵火之國時所行進的幾條路線。」

坐在主位上,猿飛日斬並未在意其他族長的神態,自顧自的一邊說著,一邊把一張地圖平攤在桌面上,「雷之國與我國邊界相隔著雪之國、田之國和鐵之國。」

「按照忍界和平條約,他們應當是不會從鐵之國行軍,而只有可能途徑雪之國與田之國進入我國疆土。」

「按照以往雲隱的行進部署以及暗線的情報,其中最有可能的,便是這幾處山脈。」

「當然,他們也有可能繞道從這一片海域進入火之國,但這需要極大的軍需供應。」

「雷之國與我們一般,才剛剛結束一場大戰不久,就連三代雷影都因此於戰場上逝去,他們國家絕對無法供應如此龐大的需求……」

他輕聲解釋著雲隱村可能會進行安排。

不過,這並非是絕對的。

忍者這個職業是極為強大的,不管是險峻的山崖亦或者是洶湧澎湃的海面,只要足夠強大,都可以藉由『查克拉』這種神奇的能量進行穿梭。

像古時,那種以城牆、堡壘抵擋敵軍的做法,對於忍者來說更是完全不存在。

所以預估,終究只是預估,實際到了戰場卻還是需要負責的指揮官對戰術進行調整。

而就在猿飛日斬話音剛落,將目光放到在場眾多族長,詢問有何見解的時候,一個稚嫩沉穩的聲音忽的想起。

「火影大人的意思是,您對於即將到來的戰爭的考慮,僅僅只是雷之國這一個國家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5章:【木葉會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