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自我欺騙】

第179章:【自我欺騙】

「夠了!」

志村團藏壓抑著內心的情緒,沉聲開口。

在其身旁,一個個根部忍者早已蠢蠢欲動。

若不是沒有得到命令,他們早就瞬身撲上。

下令動手嗎?

志村團藏不是不想,而是沒有把握。

回憶著前幾日火影大樓中,宇智波鼬居然以肉體力量硬生生抗下了自己的風遁,

再望著面前,有著一雙萬花筒寫輪眼的宇智波止水,

就算這裡是根部總部,他也沒有太大把握能夠拿下兩人。

「生氣是沒有用的,團藏大人。」

隨意的坐在枝幹上,鼬從容的說著,「猿飛日斬就算後悔了,解決的人卻還是你們。」

「你一直都心甘情願替三代火影解決問題,三代火影可不一定會領情。」

「現如今的處境,大家都看得很明了。」

他伸出兩根手指,「猿飛日斬給我們兩個選擇,第一個,接受他的各種條件留在木葉,至於條件的內容,您應該很清楚。」

「而第二個,木葉強迫宇智波留下來,但這可能會導致大家一起成為雲隱口中的肥肉。」

「團藏大人,你教教我,我們宇智波該怎麼選擇?」

鼬的詢問聲很嚴肅,也很認真。

「少蠱惑人心了,我是不可能跟宇智波合作的。」

志村團藏再一次冷聲拒絕,然而,這一次他卻沒有再開口談及『明天發兵宇智波』、亦或者是『讓宇智波等待清洗』之類的言辭。

事實如鼬所言,木葉村的事情,他作為顧問只有提出意見的權利,而沒有決定和選擇的權利。

「很遺憾。」

鼬可惜的從地上站起身,「我本以為這麼多年火影顧問的經歷,志村團藏能做出一些跟年輕時候不同的選擇。」

「但聽起來,這麼些年的時間,你都沒有什麼長進啊。」

「猿飛日斬從一個足夠果決的人慢慢變成了猶豫不決的人,而你……」

他直著身子望著面前的志村團藏,「一直都是那麼懦弱、猶豫。」

「小鬼,你這是什麼意思?」

志村團藏本來還能抑制的情緒,伴隨著這兩句直入心臟的話語,逐漸外泄。

陰冷、惱怒的情緒絲毫不加掩飾的融入到話語聲中。

「猿飛左助是一個好老師,當年,我父親在忍者學校的時候受過他不少照顧,所以很崇敬他。」

鼬輕聲回道,「從猿飛左助老前輩的口中,他知道了很多事情。」

「就比方說,你曾經與三代火影的位子擦肩而過這件事情。」

「很在意吧?為什麼當初開口斷後的人不是自己,明明已經做好了決定,像是一個忍者一樣在那片戰場上犧牲,為了木葉、為了同伴可以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志村團藏再不顧忌萬花筒寫輪眼,一雙陰冷的眸子直視著鼬和止水,「閉嘴!」

「猿飛日斬雖然現在老湖塗了,有些決定太過於穩當。」

壓根不理會惱怒的志村團藏,鼬繼續說道,「但他好歹上半輩子都在貫徹一件事情,為了木葉可以付出一切,且受木葉村民們的擁戴。」

「而你呢?」

「你所付出的一切,有人了解嗎?」

「團藏,你要眼睜睜看著木葉毀於一旦,屬於木葉的故事在這一刻終結嗎?」

「你真的熱愛木葉嗎?志村團藏。」

他的詢問聲中,飽含可惜和遺憾。

於志村團藏身旁,每一個根部忍者如上了弦的利箭,隨時都有可能飈射而出。

而宇智波鼬的身旁,宇智波止水同樣時刻渾身緊繃,時時刻刻做好應對襲擊的準備。

理所當然的殺意瀰漫,劍拔弩張的氣氛亦是應當。

然而,志村團藏卻並未下令。

他深吸一口氣,未曾將事態擴大。

志村團藏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沒有下令,明明對方都已經以言語如此欺辱自己,可他還是未曾開口。

是因為顧全大局嗎?

亦或者是沒有把握?

甚至是……對於鼬所說的事情,有所心動。

總而言之,此時此刻的自己,並未對面前的宇智波族長下手,就好像……

曾經那些對於宇智波的厭惡、排斥,都只是過眼雲煙一般。

「好好考慮考慮,團藏大人。」

鼬平靜的看著他,「你是希望作為猿飛日斬的影子,眼睜睜看著木葉在接下來的事件中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亦或者說,從陰暗之處站出來,替代猿飛日斬成為木葉的陽光。」

「兩個選擇,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我們都等你。」

說著,他竟絲毫不顧及周邊的氣氛,轉身背對著眾人。

「走了,止水。」

順著來路,鼬緩緩邁步,開口提醒著宇智波止水。

而宇智波止水臉色複雜的看著面前的眾人,直面著他們退後,一直到志村團藏等人隱隱離開視線,保持一定距離之後,這才轉身與鼬一同離開。

陰暗的地底,陷入安靜。

志村團藏重新坐回石椅上,望著血跡斑斑的手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

「族長,你真的打算讓志村團藏坐上火影的位子嗎?」

剛一離開根部總部,宇智波止水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開口,「他會把木葉變得很混亂,很糟糕的。」

出於本能,他很排斥志村團藏替代猿飛日斬的位子,成為第五代火影。

「你在想些什麼?」

鼬奇怪的轉過頭,看著他,「我最多也就只有把握,讓火影的位子換個人坐。」

「至於說,換誰來坐,我可沒有這個能力。」

「猿飛日斬必須從那個位子上下來,不管是死,還是退休,都必須換一個願意讓宇智波離開的人坐上去。」

宇智波止水沉默了。

好像……是這樣的。

「那族長覺得,他會同意嗎?」

宇智波止水又問道,「他真的會……殺了三代火影嗎?」

猿飛日斬作為他的直屬上司,止水對於他同樣是有感情的。

特別是,眼看著對方因為處理木葉種種事務而操勞過度的模樣。

如今,參與家族的計劃,要將猿飛日斬從木葉高層中剔除出去,甚至是奪走對方的性命,宇智波止水的內心是有些沉重的。

「不知道。」

鼬平靜的回道。

「……不知道?」

宇智波止水對於這個回答,有些發愣。

「人性是很難琢磨的。」

鼬緩慢邁動著步伐,順著夜色,從建築的陰影處朝著族地的方向行進,「我對於志村團藏的了解,也僅僅只是通過各種情報資料。」

「我甚至都沒有過多見過他幾面。」

「不過今天這麼一番面對,我倒是覺得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

頓了頓,他的臉上有了波動,「我感覺他好像很喜歡自我欺騙,並且沉浸其中,幾乎無法自拔。」

「他似乎真的覺得,自己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木葉。」

「並且……他覺得自己來當火影的話,會比猿飛日斬更為合適,你說好笑不好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自我欺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