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遺憾】

第185章:【遺憾】

「這件事情,我需要提前跟三代目報備。」

當宇智波美琴提及請求后,自來也這一次倒是沒有遲疑,「不過我不保證能做到,有些事情,你們很清楚,我也很清楚。」

「就算你是作為久辛奈和水門的朋友,有着絕對足夠的理由。」

「可你要見鳴人一面,一樣是不容易的。」

熟識的朋友離世后,多照顧一下其家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若是雙方的身份相對敏感,那便是另一回事了。

「麻煩自來也大人了。」

宇智波美琴臉上浮現出感激之色,「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更像水門一些,還是更像久辛奈一些。」

而比起她,鼬的表情就相對平澹了。

母親來尋求自來也的幫助,見一見波風鳴人。

鼬也有着自己的目的,想要近距離觀察觀察這自來也,看看他是否會對自己接下來的行動造成影響。

「其實當初久辛奈生產,我這個做師父,本應該在場的。」

「但奈何,有幾個熟識的後輩忽然傳信,說是遇上了麻煩,我不得不離開村子,前去看望。」

「現在想來,許是外人假借於他們之手,調虎離山。」

自來也臉上滿是愁容,「我當時按照信件內容趕赴那幾個後輩所處的國家,卻是什麼發現都沒有。」

對此,鼬並未安慰他,而是直言開口,「若是當時自來也大人能在場的話,那曉組織應當不會那麼輕易得手。」

這是事實。

據木葉的通報,面具人出現后先是襲殺了作為產婆的猿飛琵琶湖,而後釋放九尾。

四代目一人又要顧及剛生產的孩子、又要顧及剛生產的妻子,還要顧及面具人和九尾,分身乏術,這才難以招架。

鼬是有與面具人交過手的,大概了解他的實力在什麼水準。

以波風水門的能耐,若是有足夠的時間,絕對能夠應付得了。

但奈何,一沒有時間,二沒有幫手,三還有無力作戰的妻兒,這才導致了慘劇的發生。

「鼬。」

美琴責怪的喊了一聲,又歉意的看着自來也,似是安慰的解釋,「那個時候,水門身居火影之位,木葉士氣如虹、繁榮興旺,又有三代目在旁指點辦事。」

「誰又能想到,這種時期還會有人敢到木葉鬧事。」

「況且,面具人竟身具時空術式,又有着萬花筒寫輪眼和木遁,沒真正遇到之前,誰有能想到這兩種力量會同時出現於一人身上?」

自來也嘆息著,沉聲回道:「不用替我開脫,這件事情不管如何,我作為水門的師傅沒有在關鍵時候出現,總是有責任的。」

頓了頓,他又看向鼬,詢問起『面具人』的一些細節。

當得知,宇智波的人已經將此人定義為『宇智波帶土』以後,心中又不免有些芥蒂。

他是想起了,猿飛日斬說的那些話。

『因為同伴在戰爭中犧牲,精神受到了刺激,反過來對『家』一樣的村子,對『家人』一樣的師父師母下手,這一族的人難道不是瘋癲的嗎?』

「除了宇智波帶土,我其實一直覺得,我們更應該警惕其身後的曉組織。」

鼬輕聲開口,「根據族中的情報,宇智波帶土在村子裏的表現,一直都很單純善良。」

「甚至於,他在失蹤之前都是為了解救同伴而犧牲。」

「這樣的一個人前後反轉如此之大,我想,跟其背後所站着的曉組織有着莫大的聯繫,或許……這個曉組織把持了宇智波帶土的什麼把柄,又或者是以什麼言語,引導蠱惑了他。」

自來也原本心中的思緒頓住,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是啊,肯定得是有原因的。」

同伴當然很重要了。

但為什麼同伴犧牲了,卻要反過來對付自己村子裏的人?

他的思緒又衍生出了許多的分支。

不過很快,自來也又聊起坐在鼬和美琴中間的左助,詢問起是否已經開始為提煉查克拉、修鍊做準備。

在得知,美琴打算給左助一個正常孩童的童年時,他表示理解和支持。

而後,美琴也詢問起鳴人打算什麼時候開始修鍊。

在了解,似乎是出世時經過尾獸的侵染,所以鳴人的表現不算安穩,還未如左助這些正常的孩童一般,能夠開始記事、讀書識字。

對此,美琴作為一個母親,心中滿是憐惜和悲痛。

鼬並未多參與兩人的談話,只是在自來也詢問一些事情時,才開口一一作答。

總得來說,雖然目前雙方已代表了不同的陣容,但三人的聊天氛圍還算是和睦。

宇智波美琴不談及公事,只說起波風水門他們夫婦的事情,自來也慢慢的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抗拒。

只要不是在這種關鍵時候,讓他幫什麼違背木葉、反叛師承的事情,出於是後輩的友人,他還是願意多聊幾句的。

而美琴本就不是為了試探而來,而是為了見鳴人一面,所以亦是沒有開口提及家族與木葉之間的事情。

至於鼬,那就更不會開口了。

「你跟久辛奈關係好,我也知道。」

「但既然你們要走,我個人的意見,你們還是不要打擾鳴人吧。」

「如果事情不可為的話,請不要強求,但如果村子裏同意的話,我也會通知你們。」

一起吃了早已訂好的午餐,又喝了幾口清茶,鼬三人準備告別。

臨行前,自來也忍不住提醒了幾句,「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但……現在更重要的是面對外面的敵人,而不應該把爭端放在內部。」

「我明白的。」

對於這些話,美琴沒有開口回應,而是鼬負責回答。

沒有再多寒暄,他們母子三人告別了自來也。

「從自來也大人的意思,我想見一見鳴人的事情,可能無法達成了。」

回家的路上,美琴有些遺憾。

他們都能聽得出來,自來也言語之間的意味,都是在勸告他們不要貿然行事,去私自打探鳴人的住所或者是嘗試見面。

「總是會有機會的,母親。」

鼬安慰道,「等鳴人將來長大了,我們族裏的事情也穩定下來,我一定找機會讓你見一見他。」

宇智波美琴的笑容有些牽強。

「母親,我今天見不到那個弟弟了嗎?」

而旁邊,從剛才見到自來也以後就有些怕生的左助奶聲奶氣的開口詢問著。

他雖然不明白這些彎彎繞繞的事情,但今天出門這一趟的目的,卻還是知道的。

要見一個弟弟,比自己小了兩個多月的弟弟。

「暫時是見不到了。」

鼬有些遺憾的摸著左助的頭髮,「不過你可以好好修鍊,等你以後長大了,有能耐了,可以自己來見一見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這個宇智波鼬很孤高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5章:【遺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