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明:我擺爛了,老爹是胡惟庸
  4. 第50章 謝您小的賞賜

第50章 謝您小的賞賜

作者:

毛驤戰戰兢兢的領了天子口諭,回到指揮使衙門趕緊帶着一眾親信前往了詔獄,開始給廖世榮宗族羅織罪名。

毛驤想到廖世榮是燕王府的儀衛司副將,不能不通知燕王朱棣,便連夜派人前往了燕王府告知一聲。

燕王府後邸。

有一處佔地很大的湖水,燕王朱棣每晚都要來這裏與人對弈。

尤其是在寒冬臘月,不願意待在溫暖如春的殿閣內,偏偏要來寒風刺骨的湖邊。

這片湖水還有着一個極其不附庸風雅的名稱。

捕魚兒海。

朱棣頭戴翼善冠,身穿盤領窄袖蟠龍服,坐在寒風呼嘯的湖邊。

殘荷敗柳在寒風裏四處亂顫,今夜的寒風要比尋常呼嘯聲更大了幾分。

朱棣卻是一反常態,寒風越大,越是願意待在這裏,心情也是越發的舒暢。

湖邊擺放着一張圍棋石桌,朱棣不鋪上任何墊子,坐在冰冷的石墩子上:「廣孝禪師若是嫌冷,可以披上本王的貂裘。」

圍棋石桌對面,有一位黑衣僧人。

吃齋念佛的僧人一般都長的慈眉善目,這名黑衣僧人偏偏有着兩條兇悍劍眉,臉上的菩薩像破壞的乾乾淨淨。

不像是慈悲心腸的僧人,反倒是像比鬼更惡的鐘馗。

燕王朱棣尊稱了一句廣孝禪師的姚廣孝,撥動手裏的念珠,沒說廟裏和尚們經常讓善男信女聽不懂的打機鋒:「身上還好,就是頭皮略冷。」

「哈哈。」朱棣聽了毫不惺惺作態的話,不免大笑了一聲,這也是他最欣賞姚廣孝的地方:「今天的冷風應該快趕上捕魚兒海了。」

朱棣說完,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旁邊小湖,似乎真的帶領千軍萬馬完成了超過冠軍侯霍去病封狼居胥的更大壯舉。

捕魚兒海納入大明版圖,為子孫後代開闢萬里疆土。

姚廣孝饒是吃齋念佛的僧人,每每聽到朱棣的千古壯志,那顆佛心不免起了波瀾。

捻起一枚黑子,落在了圍棋桌面上:「該下雪了。」

姚廣孝說完這句話,天上真的飄起了雪花,落在湖面盪起一圈圈漣漪。

朱棣聽出了姚廣孝的一語雙關,大笑道:「左丞相胡惟庸不是個東西,沒想到他長子胡漢山人還不錯。」

一直守衛在旁邊的儀衛司儀衛正朱能,雖是一介武夫,卻也明白這裏面的緣由。

武夫不一定就是莽夫,真要是腦子一根筋的莽夫,成不了什麼大事。

胡漢山害死燕王府儀衛副將廖世榮,朱棣應該對胡漢山有成見才對,偏偏對這個愛干荒唐事的左丞相長子有了很大的改觀。

洪武皇帝當初讓廖世榮等人在藩王府的儀衛司任職,是為了籠絡淮西勛貴。

告訴手握重兵的淮西勛貴,洪武皇帝和淮西勛貴是濠州起事的鄉黨兄弟,下一代的子弟更是親如手足的近臣。

現在淮西勛貴越發的驕橫無所顧忌,為了杜絕叛亂的發生,洪武皇帝就有心想讓藩王們取代淮西勛貴掌握兵權。

各個藩王府的淮西勛貴子弟就成了障礙,不能讓淮西勛貴下一代繼續掌握兵權了。

朱棣正在發愁一直不能就藩,前往薊遼掌控衛所,待到合適時機一舉打到捕魚兒海。

沒想到胡漢山幫了朱棣大忙,除掉了掌握燕王府一部分兵權的廖世榮,加快就藩的步伐。

姚廣孝等待心情大好的朱棣落子,想起來另一件事:「聽說胡漢山那一身彪紋官服是燕王爭取來的。

朱棣點了點頭,笑道:「有功就要賞,父皇原本是想用五城兵馬司的小旗試探胡惟庸,但本王覺的胡漢山立了大功就要多給一些賞賜。」

「就去父皇那裏,幫他要來了一身從七品官服。」

姚廣孝不知起了什麼心思,說了一句朱能沒聽懂的話:「這樣也好,就能看出李善長作何抉擇了。」

李善長?

朱能披掛一身罩甲守衛在一旁,沒能弄明白這件事與李善長有什麼牽連。

朱棣卻是心知肚明,沒有挑明,反而是為胡漢山感到惋惜:「胡漢山的爹胡惟庸已經身不由己了。

當初為了爭權不停的培植黨羽,坐上左丞相以後,回頭一看胡黨已經勢大。

想退已經退不了了,父皇不會讓胡惟庸退,胡黨更不會讓他退。

胡惟庸自己也明白,所以越發的培植黨羽,想要營造出漢朝初年的朝局。

推行黃老治國,劉邦退居幕後,由沛縣老兄弟蕭何、曹參等擔任丞相治理朝政。」

大明與大漢太像了,皇帝都是窮苦出身,掌控國家的權貴都是家鄉老兄弟。

就連擔任丞相的人選都是一樣,蕭何、曹參是沛縣老兄弟,李善長、胡惟庸是濠州老兄弟。

蕭何、曹參當了那麼多年丞相,執掌大權多年,劉邦駕崩了他們還活着,一直活到太子繼位。

得到了善終。

姚廣孝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問題所在:「相權與皇權相爭,由來已久。」

朱棣明白這句話的份量,沉甸甸的壓了幾千年,滲透了不知道多少鮮血。

朱棣一直在思索怎麼權衡皇權與相權,等到太子朱標繼位以後,希望能夠替皇兄解決這個血淋淋的弊政。

「這件事先不想了。」朱棣看向了一旁,一名錦衣衛被朱能攔在了外面:「放他過來。」

錦衣衛趕緊行禮:「啟稟燕王,廖世榮抓進了詔獄,很快就要開刀問斬了。」

剪除了淮西勛貴子弟對燕王府有益處,朱棣可不像其他藩王那般刻薄寡恩:「你告訴毛驤莫要折磨廖世榮,好酒好菜伺候着給他一個痛快。」

錦衣衛得到了朱棣的囑咐想要離開,儘快去辦燕王交代的事情。

朱棣最後又說了一句:「另外告訴廖世榮,本王雖說改變不了朝廷的政令,但也不會置身事外。」

「本王不會讓他沒人收屍死無葬身之地,會好好的厚葬他與家人。」

等到錦衣衛離開了以後,朱能詢問道:「王爺,那幾位公侯世子怎麼處置。」

朱棣皺起了眉頭,這幾名公侯世子怎麼還沒有草包胡漢山明白事理。

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草包。

一直到朱棣離開,都沒提起那幾名公侯世子。

朱能明白了朱棣的意思,始終攔在王府外面不讓幾名公侯世子進門。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