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網游競技
  3. 怪獵之誇誇村村民
  4. 第46章

第46章

作者:

擅自跑去廢神社的隨從們果不其然被村長普賢狠狠的訓斥了一頓,雖然村長普賢心底並沒有生氣,只是裝作兇狠的樣子,希望隨從能好好反省一下。

現在被訓斥過的艾露貓正邊哭邊向刀脊傾訴著,希望他們能好好反省一下吧。

不過他們出去還是有收穫的,傘鳥似乎是被什麼追趕著的,具體的就不太清楚。也許是怪物間的領地爭奪?

「禪空,你有在聽嗎?」普賢的大嗓門在念禪空耳邊響起。

「有。村長,鬧鬼的事怎麼處理。」

「我會讓隨從隱秘隊前去探查的,廢神社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它和百龍夜行間難道存在著某種聯繫?」普賢摩挲著下巴堅硬的白鬍子說道。

「中轉區?」念禪空想了一會說道:「你看,怪物們都是先在廢神社中肆虐。50年前也是這樣子嗎?」

「不,吸取了50年前那次百龍的教訓,我們建立起抵禦入侵的要塞,更是潛心練武,準備至今。除了獵人,其他人原本是不能去狩獵怪物的,但百龍夜行時,會破例讓他們去防衛怪物的。」普賢單手叉腰,略帶驕傲的語氣說道:「更何況今時不同往日,村裡的守備十分完善,比五十年前那臨時拼湊的情況好多了。」

「所以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務委託?」

「委託就是委託,有什麼奇怪的?既然危害到人的身心健康,公會自然會受理這些受託。」

「隨隊隱秘隊平時就會使用風箏飛在村落附近,探查可能的危險,並處理掉。如果處理不了的,則會交給獵人去做。」

果然是提前清理掉可能衝擊要塞的怪物嗎?也好,畢竟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炎火村裡村衛可與獵人同行的規矩,應該就是出自於此。

不過大部分村衛並不清楚這件事,要不是火芽和自己說過,念禪空也不知道這件事。

琉璃就不知道這件事,否則面對傘鳥的時候,她不會讓自己趕快離開的吧?

「村長,你的鎖甲是否需要替換成鎧甲之類的。」念禪空詢問道,面對怪物們,他更希望將自己裝在鎧甲中,這樣會更有安全感。

可惜的是村子里的大部分人並不這麼認為,他們更相信手中的武器,不會讓自己的身體受到傷害。

「不用,鎧甲什麼的會略微限制我的行動,只要不被攻擊到,就無所謂。」普賢一臉無所畏懼的說道。

「知道了。那麼我會為其他人保養武具的。」念禪空點點頭,便聽到普賢略帶歡喜的看向一邊。

「琉璃,你狩獵完傘鳥了?」

「嗯。」琉璃面色不佳的看著念禪空說:「下次,不要獨自一人面對怪物。」

什麼獨自一人?你當刀脊不存在嘛,還有那麼多個隨從呢。

「琉璃啊,刀脊不也在嘛。」

「不,我只看到你被怪物追著打。怪物就交給獵人好了,你為什麼不遠離它!」琉璃的眼睛瞪的圓圓的,像是在生氣的樣子。

村長普賢的表情變得玩味起來,笑眯眯的說道:「琉璃啊,一味的逃跑,只會讓怪物覺得他軟弱,吃定他了。」

「那他不是帶了閃光彈嗎?閃瞎它直接離開就好了!我看到他還想拿武器給那怪物來一下子。」

「嗯。好了別生氣了,下次我不會動你的任務目標的。」念禪空望著好像越想越氣的琉璃,也不知道她在氣什麼。

難不成是他和刀脊以及隨從們對傘鳥造成的傷害,

讓她覺得怪物被搶了?還是說沒有單獨狩獵的體驗?

念禪空掏出由執紼草製成的強香花手鏈和一瓶綠黃相間的花粉遞給琉璃。

花粉只有在鬼火鳥身上,經過特殊的發酵,才能發揮作用。所以念禪空等鬼火鳥發酵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從它們身上薅下來,有著暫時性增加體力以及耐力的功效。

「鬼火鳥最近也變得少了,自己狩獵前,往手鏈上加點花粉。」

「噢。」琉璃接過手鏈,楞了一會,立馬說:「什麼任務目標!別以為送我手鏈,就能混過去了。百龍夜行過後,你就老實呆著,別再去面對怪物,狩獵怪物是獵人的工作。」

「是是是。」念禪空略帶敷衍的說道:「我去陽炎那裡看看有啥好東西,你先和村長聊吧。」

不得不說,各種增益性的藥粉,簡直就是過敏性鼻炎患者的噩夢。

還好念禪空的鼻炎已經被善岐黃治癒了,不過藥粉什麼的儲備,他並不多。大多都是藥劑,喝下去慢慢見效。

「什麼啊!」琉璃看著走掉的念禪空,一臉懵逼。

「好了,琉璃。廢神社『鬧鬼』的事情我們會去調查的,你就放手去完成工會裡的任務吧!」村長普賢拍了拍琉璃的肩膀說道:「還有很多任務需要你去完成!」

「噢噢噢,好!」

......

陽炎是村子里幾個沒有離開的游商之一,倒不如說,他是常駐在村子里的。畢竟連類似村子里的特殊服飾都穿上了。

「聽說你見過傘鳥了?」陽炎依舊撐著傘,淡淡的說道。

念禪空對於陽炎的反應有些納悶,問:「傘鳥怎麼了嗎?」

「在下的油紙傘就是用傘鳥的素材做的,有體現出它的特點吧?是刀紋閣下特意為在下製作的,說是『也能用來自衛』。這是在下的寶貝。」陽炎的語氣微沉,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嘛,畢竟陽炎老爺子也在村子里做了這麼多年的游商。行走在外有把防身的武器也正常。」念禪空看了眼中間淡黃色到傘邊為暗黃色的油紙傘,說道。

他一直以為陽炎只是拿來遮太陽的,沒想到還是一把武器?

也是,傘鳥的素材並不輸給普通的鐵礦,用來製作成傘狀武器也不錯?骨架,翼膜什麼的也十分吻合。

「你安全歸來,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村裡的各位年輕人並非獵人,身上卻潛藏著武藝的才能,真是讓在下大吃一驚呢!」

「尤其突出的,是火芽小姐和水芸小姐,還有艾草小姐和刀脊閣下。」

「不愧是風箱煉鐵之村,是因為平日里常與武具打交道,所以上手很快吧?」

念禪空:......

經常和各類武具打交道的人不是我嗎?其他人都是每日在修鍊場中進行修行,你有看到所以對他們放心,而對自己沒信心嗎?

「其實我也有鍛煉身手的,只不過我在修鍊場的時候,您沒有來過。」念禪空為自己做著解釋。

「啊?這樣嗎?不管如何,你沒事我就放心了。艾草小姐的笑容也終於回來了。」

艾草?啊,她是擔心那群隨從吧,畢竟隨從們也挺親近她的。

念禪空指著車上的一個玩偶說道:「那個雲羊鹿給我吧,怪可愛的。」

「多謝惠顧~」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