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堡宗別鬧
  4. 第51章 孫太后的反擊

第51章 孫太后的反擊

作者:

臣子們倒還好。

太子殿下近來宛若脫胎換骨,堪稱驚艷,強勢一點也正常。

但朱祁鈺著著實實扎了回心,訥訥的看著寶貝兒子,說不出一個字來,心裡那個凄涼啊……好你個小兔崽子,才剛胖就喘起來了?

有種後浪要被前浪拍在沙灘上的失落感。

轉念一想,咱父子倆計較這些作甚。

本來就打算慢慢放權給他。

咳嗽一聲,看向群臣,目光陰沉,語氣咄咄逼人,「關於朱永赴湖廣一事,諸位卿家可還有異議?」

有異議就提。

聽不聽是朕的事。

但一定會和兒子一心,官職低的直接革職,官職高的么,貶謫到地方去。

明確表態支持太子了。

朱見濟眼裡笑意浮起。

老朱硬是要得。

滿堂寂靜,沒人吱聲。

沒看別人父子一心么,這個時候撞槍口,是嫌仕途太順暢還是嫌命長,陛下不會殺你,但把你貶謫到嶺南去,翻山越嶺死在路上不要太正常。

朱祁鈺大袖一揮,正欲說退朝,不料話音未落,又有人站了出來。

「臣張淵,彈劾太子殿下!」

朱祁鈺揮起的手僵在空中。

滿堂文武側目。

卧槽,誰這麼不懂事,太子殿下也是能隨便彈劾的么。

何況還是第一天輔政。

那群御史想出名想瘋了,真以為咱大明和大宋一樣?

朱見濟也訝然的看著這個叫張淵的無名之輩,真不知道這號人物,似乎不像是京官,地方官員來京述職?

那他怎麼知道京畿的事情?

彈劾個毛線啊。

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么。

朱見濟起身,「你任何職?」

職位不對,老子先給你按一個越職言事的罪,和關秋一起去喝西北風。

張淵抬頭直視朱見濟,一副無懼殿前失儀的正義凜然,「臣本為山西道監察御史,徐有貞叛亂,御史張鵬升任僉都御史,臣自山西赴京頂缺,昨日抵京。」

朱見濟本想如法炮製,結果一聽,焉了。

御史啊……

那沒事了。

別看御史只有七品,卻權柄極大。

都察院是大明最高監察機關,都御史與六部尚書並稱為七卿,地位崇高,但也正是因為地位崇高,他們出面彈劾百官,有「搏擊」之嫌,失大臣之體,極易為朝廷招怨,而且彈劾有誤的話也沒了迴旋餘地。

因此,「搏擊」之事讓那些地位不高、資歷不深、年紀較輕、顧忌較少的御史去干,用明太祖的話,是建立一種以小制大、以下制上、大小相制、上下相維的監察體制。

所以御史跳出來彈劾,你真挑不出刺。

朱祁鈺一看兒子吃癟,心裡就不爽了,好你個張淵,從來只有老子讓小兔崽子吃癟的份,你區區個御史,也敢僭越?

也是奇葩。

古往今來,太子被彈劾,大多是兄弟之間皇位之爭引起的。

老子就這麼一個獨子,哪來的皇位之爭。

太子是國本,板上釘釘的事情。

你們這些大臣不想著巴結太子,成為太子黨的一員,竟然還要彈劾他,是真認為老子的寶貝兒子當不了天子,所以你們有恃無恐是吧?

可就是這個御史身份,讓朱祁鈺也無可奈何,只能問道:「你要彈劾太子何事?」

張淵道:「臣抵京畿,方知曉石亨夥同徐有貞、張?興兵作亂,

並且暗地裡勾結御馬監掌印太監劉永誠,兵亂皇宮,然太子殿下也已誅其九族,其罪應得,但太子殿下悍然帶兵去慈寧宮興師問罪太後娘娘,有違人倫不尊長卑,此舉可謂不孝、失德!」

此言一出,滿堂文武又是一個震驚。

好大的瓜!

真沒想到,太子第一天輔政,大家就震驚了好幾次,這要是太子登基了,咱們不天天過這種提心弔膽的刺激日子?!

張淵的話,確實如驚雷一般炸得滿堂愕然。

都不傻,知道動亂之後,牽扯其中的孫太后肯定不會有好下場,但世界這麼大,朝堂上明理的人知道朱祁鈺父子為何殺孫太后。

而且大多人也能理解。

但百姓不知道啊。

只要你朱祁鈺父子殺了孫太后,不論怎麼粉飾,始終要背一個弒母的名聲。

太子殿下帶兵去慈寧宮,孫太后好像也沒事,估計也是達成了某種協議,孫太後會得到一個體面的結果,這個操作嚴格意義上來說,沒有問題。

現在好了。

可這麼大的事情,竟然走漏了風聲。

還怎麼殺孫太后?

哪怕孫太后近期因為生病暴斃,朝野也會聯想到是你朱祁鈺父子的手筆,到時候會有一堆人為了自身利益,在這個事情上做文章。

而且現在的關鍵不是殺孫太后。

是怎麼保太子!

如此重大的不孝、失德,關宗正寺也無濟於事,搞不好就得把太子位置給擼了,至於之後誰來入主東宮,孫太后和堡宗的勢力,甚至可能連王振餘孽、守舊文官勢力,都會不厭其煩的仔細的和你朱祁鈺好好的說道說道。

沒辦法,誰叫你朱祁鈺就一個兒子。

朱見濟一旦被廢……

有資格入主東宮的,就只有乾西宮的朱見浚了。

張淵的跳反,打了朱祁鈺一個措手不及。

他看了一眼兒子,有點愧疚。

覺得是他害了兒子。

當初本來是他要去殺孫太后,所以讓郝義點兵,不過是做個樣子,處理方式和兒子一樣,沒想到弄巧成拙了。

朱見濟也一樣,懵逼了好一陣才醒悟過來。

孫太后的反擊來了!

張淵昨日才抵達京畿,而且是個地方監察御史,在京畿毫無勢力可言,連京官都不可能知悉慈寧宮的事,他竟然知道了。

很反常。

只有一種可能,張淵是孫太后的人。

她把消息傳出宮去,就是為了今日的反擊。

而且這個反擊兇狠有力。

朱見濟看了一眼便宜老爹,示意老爹你不用自責,在帶著郝義前往慈寧宮的時候,朱見濟就有了背負惡名的覺悟。

也知道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反擊。

只是沒料到來得這麼快。

深呼吸一口氣,起身,冷冷的看著張淵,「你居於宮外,何來內宮消息?」

老妖婆,給了你體面不要。

那就只好大家都不體面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