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盡興

第86章 盡興

「嚎!

!」

凄厲的尖嘶響徹長空。

就在爆炸發生的同時,耿大彪帶領的精英特戰隊員已同時舉盾,形成一片盾牆,將屋內屋外隔絕。

刷!

盾牆高聳,將所有氣浪阻滯在盾牆外。

火焰漫卷中,數道人影全身燃火衝出,狠狠衝擊在盾牆上。但這波特戰隊員憑藉其強悍實力,直接抗下,那些武者身負重傷,受火焰灼傷,一時竟無力再攻。

同時耿大彪狂吼著轟出一拳,正中陸玄游後背,陸玄游怪叫著飛起。

這邊卓君彥左手按住顏巧巧不許她動,右手利斯卡也不抬起,而是直接掉轉槍口,在台下對著衛豪柳就是一槍。

這一槍全無預兆,衛豪柳下半身被直接炸碎,恰此時耿大彪又是一拳轟下,鋼鐵之拳轟在衛豪柳頭上。

一拳斃命。

「別浪費力氣。」卓君彥轉手又是一槍,把吳英柏也轟殺,叫道:「結圓陣!」

五十名特戰隊員同時收縮,大盾高舉,結成圓陣,將卓君彥守衛其中。

這時遠處又有七八道身影高速掠至,其中一人揚手撒下一片雨水,落在那些被重傷的江湖強人身上。

沒想到火焰沒有消滅,反而更加勐烈,彷彿火上澆油一般。

那些被燒灼的強人再無法承受,他們瘋狂哀嚎著,所有的氣勁在火焰灼燒下化為烏有,強悍的身體也承受不住持續不斷的燒灼,發出凄慘已極的慘叫。

整個院子更是火焰熊熊,成為阻擋眾人的天然火牆。

一名後來的武者想衝進去,卻被前面的人攔住,叫道:「不能去,此火詭異,水潑不滅!」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玄龜陣後方已伸出幾支槍對準他們。

先前說話的武者面色大變:「閃!」

砰砰的槍聲響起。

這時就可以看出武者對現代武器的剋制作用了。

在有了提防的情況下,要打中這些人確實太難。

但這些武者要進來卻也因此變得極難。

又是火牆,又是盾牆,還有犀利火器。

更重要的是卓君彥明顯早有準備。

在意識到事不可為後,那為首的武者叫道:「上當了,撤!」

那一干武者同時凌空飛起。

看到這情況,卓君彥卻只是笑而不語,只是道:「重整陣型,莫出堂外。」

五十名特戰隊迅速重整隊形,將大堂封住。

耿大彪注意到陸玄游已經跑了,唾了一口:「能跑哪兒去?哼!」

這邊卓君彥手一甩,一大批奇怪物體飛出,落於院中和大堂附近各處,自己則拿起酒杯,對著身邊的顏巧巧道:「喝酒。」

顏巧巧驚的花容失色,嬌軀亂顫:「卓元首,我也是被迫的。」

「他們怎麼逼你的?」卓君彥好整以暇的問。

顏巧巧泣聲連連,語帶哀求:「他們就是讓我陪你,讓你多喝酒。」

「有沒有讓你陪我上床?榨乾我,這樣殺我更方便?」

「有,但我沒答應。」

「切。我說,好歹也有三個化境和一堆四五重境的高人呢,有必要這麼謹慎嗎?」卓君彥邪邪笑問。

隨後一拍額頭:「哦,是了,是了。終究是要考慮全身而退的,所以最好是一擊必中,方可遠遁千里。畢竟城外可就是我的大軍啊。」

顏巧巧低頭不敢言,只是這頭一低,就看到吳英柏和衛豪柳兩具殘破屍體,心中便越發畏懼。

卓君彥微笑道:「可是現在他們沒有得手,而我的大軍卻已經包圍了這裡。他們想走是走不了,回頭一想,好像唯一的生機還是在我這兒。所以啊,他們還得回來,

繼續想辦法抓我。有我為質,方可脫離生天。」

隨著卓君彥的說話,就見外面喊殺聲驟然響起,箭雨如蝗衝天射,刀光劍影,火蛇漫天。

時不時還傳來叫聲:「在那邊,火神攻擊!」

於是就是一連串的爆炒栗子般的狂響。

儘管看不見,但只是聽聲音,顏巧巧都能感受到外面戰鬥之激烈。

只是片刻功夫,就見城守府已刷刷刷又飛回來一批人,正是第二波的武者。

這時候他們已顧不得一切了,外面大軍包圍,想離開的唯一方法就是活捉卓君彥。

其中幾人脫下長袍,以長袍為盾擋住火焰,盯著特戰隊的槍強沖而至。

可就在他們衝到盾牆前時,卓君彥微微一笑:「爆!」

就聽轟隆隆又是一連串爆炸聲。

這一次的爆炸沒那麼集中,卻更加詭異。

有的人只是踩中了腳下一塊凸起,便當場起爆。

那是地雷。

也有的人什麼都沒碰到,卻還是被橫樑上,殿柱上突然傳來的爆炸震翻。

那是粘性炸藥。

更可怖者,是盾陣中央伸出一個巨大的火箭筒,直接對臉轟出一炮,炸的那武者死無全屍。

狂野的爆炸與轟擊,打的所有人焦頭爛額,受創連連。

他們唯一的好處就是比第一波的攻擊者有所防備,使用了各種防禦武技,卻又抵不住這狂野轟擊,炸的防禦全無。

卓君彥將利斯卡丟給耿大彪。

耿大彪笑呵呵的將超大號左輪對準一名武者。

扣動扳機。

那武者的腦袋當初炸開。

卓君彥端坐座位,挑著顏巧巧的精緻下巴道:「所以說啊,他們錯了。他們應該一開始就強攻我,那還是有些機會的。但他們撤了,這一撤,我就有機會再次布置新的炸藥,結果他們再回來,就是重蹈覆轍。所以說,越怕死反而越送死。進退維谷,來去失衡,也就導致了步步為人所制。你,懂了嗎?」

顏巧巧驚恐看他,顫慄著點頭:「懂懂懂了卓元首我錯了」

卓君彥搖頭:「女人無所謂對錯,你也終究不過是個工具而已。工具有工具的價值,既然來了,就發揮一下作用吧。」

顏巧巧如夢初醒,心中無奈絕望,卻唯有點頭應是。

卓君彥已將她的身體緩緩按下去。

顏巧巧愕然:「這裡?現在?」

卓君彥邪惡一笑:「唯大英雄真本色。我估摸著過會兒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咱們抓緊。你們幾個,別回頭!等結束了,

特種隊員們一起哈哈大笑:「是!」

顏巧巧也是個姿色不輸羽未央的美人,更是個有咖位的,這等事縱然要做,也要有尊嚴的做。

但尊嚴在生命面前,又顯得是如此的無足輕重。

而你的尊嚴損失越多,吾之興緻便越發高昂!

正所謂肆意縱狂,方顯英雄本色。

卓君彥今日酒意濃,殺意盛,正需發泄,便是行事都肆無忌憚起來。

這刻大手一按,顏巧巧撫下身去,為其服務。

與此同時,外間便是喊殺震天,生命消亡。

此情此景,當有曲樂奏之。

便欲奏一曲百戰成詩。

只可惜此曲空得百戰之名,卻無鐵血之意,又有佳人溫柔,便轉念乾脆便不要那鐵血戰歌了,而是在這鐵血豪情中,覓一曲浪漫多情柔腸斷,嘆一首催人肺腑動情念!

於這無限殺機中,尋一曲纏綿,得幾縷蜜意,享幾分快活,縱幾許聲色與犬馬!

便有曲聲悠悠起,卻是一首蘇幕遮。

女聲悠揚甜美:

「錦瑟無端聲悔,贏得滿行淚,直道君心不美棋逢紅顏一醉,千軍萬馬退。剪不斷,理還亂,哽咽鎖清喉」

槍聲焰火里,清涼小調下,美人溫存里,暴君肆虐中。

卓君彥哈哈大笑:「沒錯,正是鎖清喉!美人相侍春意濃,敵首環伺戰意狂。皆揚血性皆縱歡,半身殺戮半身昂!端得盛景,難得放縱,正當血戰快活之!我負責血戰,你負責快活,汝之低谷即為吾之巔峰哈哈哈哈!

!」

言罷開槍。

彈流飛燦若星火,手雷繞織如流螢,交燃天空無盡火,燒盡周邊不良人。

便見那一片片槍火與爆炸瘋狂而起,炸的院中哀嚎遍野。

又有那密室激情無限,正可謂:

鐵血柔情兩相宜,正是我輩縱意時!

或許是因為屢次衝鋒都被打退的緣故,那邊的強者終於發出了最後的不甘怒號:「卓君彥,你卑鄙!你無恥!有種出來與我一戰!」

然卓大元首上享殺戮下享溫存,出來與你一戰?

可悲可笑!

荒狂殺戮里,來自鐵風漸,沉勝男,羽未央,鮑松輝等人的攻擊終結了這一切。

陸玄游逃出了大堂,卻最終沒能脫離大軍的圍剿,「壯烈」戰死。

臨死前喊的最後一句是「我投降!」

可惜,這次沒人需要他的投降了。

待到硝煙散盡,火焰也終於熄滅。

坍塌過半的城守府大堂,特戰隊護衛依然牢牢的將卓君彥護在中央。

羽未央自外大步而來,卻被特戰隊阻住不讓進。

她沒好氣的叫道:「都結束了,還窩著幹什麼呢?那邊幾個別過去,瞎了嗎?還有幾顆地雷沒排呢。這幫傢伙,踩地雷都不會踩乾淨些。」

護衛隊無動於衷,盾牆高舉。

片刻后,卓君彥終於走了出來。

整理著褲子,他皺著眉頭道:「我很不滿意。」

啊?

大家一起看卓君彥。

卓君彥嘴一撇,不屑的看地上屍體:「一群廢物,才撐這麼點時間,老子還沒盡興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權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權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盡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