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很變態

第86章 很變態

眼女村頭那瘋女很像很像,但。

女看懂了孟晚意的眼神。

「很聰明,愧柳芫的女兒。」

聽到自己母親的名字,孟晚意頓瞳孔一震,「到底誰?!」

女用刀輕輕的拍了拍的臉,笑。

「會想知誰的,畢竟知了會沒命的。」

話音剛落,那把鋒利的刀就孟晚意纖細的脖子劃了一口。

血珠立馬冒了,女用指腹抹了一,然後揉孟晚意的嘴唇眼尾處。

「樣就更像了呢。」

「顆血痣,看起特別嫵媚。」

女說話的候,聲音很柔,看向的眼睛也很溫柔。

瘋批的舉動,真的很想一長輩晚輩聊,敘舊。

孟晚意被舉動弄得遍地生寒,身體受控制的抖了一,而反應取悅了女。

「別害怕,會了的命的,頂多讓疼一疼。」

說完往孟晚意的腿又劃了一刀,看到孟晚意蹙起的眉頭,故作關心。

「很疼啊,疼就對了,疼了才長記性。」

孟晚意被反覆無常的態度弄得頭皮發麻。

「到底想幹什麼?!」

女:「誒,就想故的女兒敘敘舊。」

盯著的臉,女彷彿看到了,好一會才緩緩。

「知母親當年為什麼從法醫那位置激流而退嗎?」

「那候,最風光無限的幾年啊,配合組織破了好几案子,眼瞅著高升即,卻突然退了,知原因嗎?」

看著孟晚意迷茫的眼神,嘖嘖了兩聲。

「憐的傢伙,該會到現還知事情的真相吧,嘖嘖,真憐。」

說著憐惜的話,語氣卻很冷,盯著孟晚意的眸子翻湧著複雜的情緒。

孟晚意:「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了!」

女優雅的點了一支煙,緩緩的吐了煙圈。

「九年那震驚全國的碎屍案印象嗎?」

孟晚意咽了一口水,種感覺,只應了眼女的話后,就會打開潘多拉的魔盒一樣。

抿嘴吭聲,女卻沒罷休,自顧自的往說。

「看就知,然也敢。」

孟晚意:「說當年的案子岐嶺關?」

「還算笨,當年那案件,第一現場就岐嶺,準確的說,兩起案件混了一起,但屍首一起被發現的,連月的暴雨,導致山體滑坡,才把些見日的污垢沖刷了。」新筆趣閣

女說話,又看了孟晚意一眼,繼續,

「那二十多具屍首里,一具始終無認領,知為什麼?」

女的話,瞬間將孟晚意拉回九年一普通的午後。

當客廳練琴,消失了半月的母親回了家。

「媽媽。工作結束了?」

然而柳芫並沒回應孟晚意的問話,而直接奔了廁所。

背影一些踉蹌。

裡邊嘩啦啦的水聲一直響,孟晚意盯譜,些疑惑。

母親一次洗手久了。

柳芫因為工作的原因,每都會各種各樣的死打交。

什麼風浪都見,各種血腥的畫面都能鎮定自若。

說得變態點,甚至能拿那些解剖書,或者一些相關紀律片當飯菜。

一次,失態了,拼接取樣最後一具屍體的候,崩潰的奪門而了。

留面面相窺的眾。

孟晚意開門的候,柳芫正坐地板捂著臉。。

水龍頭的話嘩啦啦的流著淌了一地,把柳芫的外套都浸濕了。

孟晚意蹲,用手摸了摸的肩。

「媽媽怎麼了。」

一秒孟晚意就被柳芫緊緊的抱懷裡。

很久很久后,聽到柳芫哽咽的哭腔。

「晚晚,爸爸沒了。」

孟晚意如同當頭一棒,感覺耳朵也了片刻的耳鳴。

沒了?

什麼叫沒了?

直到三后,拿到了一匣子,那麼輕,那麼。

明白,那麼高挺拔的父親怎麼就只化成么一點點。

腿的刺痛把孟晚意拉回現實。

「媽媽沒教嗎?說話認真聽講。」

見孟晚意瞪了,開心了,對就眼神,越憤怒越開心。

「聽說母親當年死得慘了,那雙堪稱一絕的手被生生折斷了,那花一樣的臉蛋也被劃得慘忍睹,嘖嘖真的慘,報復的多恨啊,說。」

此孟晚意的眼睛已經變得血紅,用力的撲了。

卻並沒對女造成任何傷害,摔地,吃了一嘴塵土。

「閉嘴!」

女冷笑,「還以為忘了呢。」

孟晚意憤恨的看著。

「父母的事與何干,用著指手畫腳。」

「實被蠢到行了,怎麼會蠢得自己爸媽怎麼死都知,蠢得那些糊弄,就輕而易舉的信了,最蠢的,該糾纏的,糾纏休,愚蠢至極!」

孟晚意:「憑什麼相信,證據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枯木逢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枯木逢春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很變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