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心門

第六百二十一章 心門

白衣李皓,黑色長劍,劍意籠罩混沌。

這一刻,他走出來了。

不再隱藏,不再蟄伏,不再等待。

又怎樣呢?

江湖不就是如此嗎?

我知我閉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許能勝過你,甚至能熬死你,為何我不願昵?

因為,江湖就是剎那間的芳華!

既然等不了,不願等,那就不等了。

劫難之主此刻也是皺眉,看着李皓,眼神有些變化,此刻的李皓,劍意濃郁無比,絶望之劍!

而天方,卻是始終淡然。

也許,還有些失望。

從他的話語中,其實可以聽出,也許一開始,他就知道,那個李皓,是假的。

事實,也的確如此。

此刻的天方,忽然感慨一聲:"昔年,戰和我聊過一次,他曾說過,混沌如家園,如房屋,也需要定期打掃的,我和他,曾一起推演過一些東西,一些長期存在的污穢,是需要清洗的。李皓,你明白嗎?"

李皓笑了:"你說蒼帝嗎?」

天方也笑:"不錯。這隻貓,便是新武的清掃之具,可混沌很難如此,這隻貓,畢竟不是整個混沌的清掃機器,所以你之前汲取一些黑暗之力,我是贊成的。"

他露出了笑容。

此刻,說出了更多的隱秘。

當年,他和戰的會面,沒那麼簡單,兩人顯然是論道過的,甚至大貓的出現,和戰也有關係,而不是大家以力的,是天帝制

造的。

當然,而今一切都已成為往事。

蒼貓,不管來歷如何,它清洗了新武,卻是沒辦法清洗整個混沌,李皓,汲取黑暗之力,在天方看來,是好事,只可惜,李皓並未持續到最後。

他反而覺得不太好。

他彷彿不懼怕李皓如何。

李皓什麼也不說,只是笑,四周,陡然,殺戮之音傳盪,轟鳴聲響起,這一刻,人王,宇皇,紛紛出手了!

人王忽然冷哼一聲,帶着一些陰冷!

剎那間,陰陽融合!

一股黑暗氣息,從人王身上浮現,帶着一些猖狂,帶着一些瘋癲,「一個個的,把自己當創世主嗎?真以為,一切都在你們掌控之中嗎?」

天方的話,他聽的不爽!

長刀閃爍!

直奔兩大九階而去,要將這兩人斬殺在這。

劫難也好,天方也好,都沒動。

李皓卻是動了!

這一刻,李皓出劍了,卻是並非針對天方,而是瞬間殺向劫雉,劫難之主變色,怒喝:"李皓!你瘋了嗎?你明知他強悍

這瘋子!

此刻,李皓和他聯手,也許還有一些機會,結果這傢伙,居然對付自己。

可惡!

可恨啊!

李皓,到底在想什麼?

李皓只是笑,劍出,聲音傳盪:"天方,等我誅殺劫難,你再出手?」

天方笑了,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好像真的無懼一切,"我等你!你比劫難更有趣劫難,災難之源,殺了他,我倒是沒意

見。"

劫難之主臉色鐵青!

天方!

"天方你太猖狂了!"

儘管此刻是李皓對他出手,他還是忍不住怒罵一聲:"你是在給他們創造殺你的機會你這蠢貨!"

天方漠然。

殺我的機會?

又如何?

他只是看着,笑了笑,殺我?

也沒什麼。

抬頭看天,不知在看什麼,又彷彿回到了百萬年前,和那人論道的那一次,有些陷入回憶之中。

李皓,方平,蘇宇

這應該就是你等待的人吧。

誰才是你最終等來的人呢?

絕望之劍,籠罩天地!

李皓出劍,勢無雙,意無敵,劫難之力,也在潰散,還有什麼災難,能夠擊潰絶望的?

都已經絶望了,還忌憚災難嗎?

萬千世界,無數生靈,都在絕望之中,天災人禍,又什麼可以擊破絕望的?

也許,只有希望。

才能驅逐絕望!

春秋的分身,原本破碎無數,此刻,一個個恢復,她本體,此刻被長河環繞,被諸天道場包裹。

一道道帝尊之靈,浮現在天地之間。

春秋的分身,也在此刻,納入了這些靈,一靈一分身,她四周分身,瘋狂增加起來,一些孱弱無比的分身,此刻,容納了帝尊之靈,都開始強大了起來。

剎那間,春秋感受到了不同。

是的,不同。

不是那種簡單的分身填充了能量,

這一刻,她彷彿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道靈。

她看向李皓,看向蘇宇,看向人王

原來,以前,我感知到的靈性也不夠活躍。

真正的靈,是人,不,或者說,是一種智慧。

她陷入了沉思。

智慧。

我族靈性不足,所以壽元不多,唯獨我,活到了今日,壽元雖短,卻能不斷重生,因為我還是有些智慧的?

是這樣嗎?

而其他族人,缺乏的未必是壽元,而是智慧!

靈,未必是外來的,也許是自身智慧的進化。

"原來如此"

她呢喃一聲,我的路,也許錯了。

不是強大我族之體,就能長壽,而是開智!

她一直想的都是,奪靈,奪源,塑春秋蟬一族之體,讓春秋蟬生命力濃郁,讓春秋蟬壽元無數,讓春秋蟬靈性十足。

可這,是標,不是本。

本,在於智慧!

她這些年,不該一直追求這個,而是靈智,有智,也許才有靈。

春秋陷入了沉思之中,此刻,她分身融靈,無數分身,都在迅速強大,她感受到了其中的靈性,看向遠處的李皓,李皓,讓萬帝之靈,融入我體。

所以他一開始,其實就明白!

增靈,破種族之限,在於智慧!

這一刻,春秋再也忍不住了,放聲高喝,帶着一些尖銳之音:"李皓,我族壽短,智慧不足,如何開智?"

她活了很多年!

李皓很年輕。

可此刻,她在朝李皓問道。

我族壽短,區區數月,如何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讓它們開智明我?

這不是簡單的生命力的問題,開智,也許比奪源更難。

她的氣息,愈發強悍起來。

而此刻,李皓聲音傳盪而來:"智慧,在於文明!春秋無文明,文明在於文字、文化、教育、體系、政治,以及信仰!"

"信仰非神!"

劍出,剿滅天地雷霆,李皓出手簡潔,劍出無回,聲音依舊穩定:"春秋壽短,眼界有限,文明不存,體系不存,天生弱智,,

春秋帝尊怒目而視!

弱智?

這是罵人之語!

你才是弱智。

好吧,下一刻,她頹然,也許吧。

對人族而言,妖也是弱智,混沌獸也是弱智,也許,在他們眼中,唯有人族,才不算弱智。

她想怒,又沒法去怒。

李皓聲音再次飄揚而來:"今日,你分身萬千,體強,靈足,此戰,若是能保存大量分身,加以蘊養,以教化開智,此力火種!'」

"你剝離自身關聯,分身化族,一妖創一族,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完善文明,完善體系,完善文化遲早,春秋蟬,能崛起於混沌之間!"

春秋一陣恍惚!

什麼?

以我分身,作為火種,蔓延文明?

這……

她忍不住道:"分身是我,皆是我,我為族群,這不是和那萬界變態一樣?"

萬界那邊,融道新天的一群萬族修士,紛紛看向那新天之中的女童。

再看春秋也是女童。

都是若有所思,你們註定都要成為變態嗎?

李皓也是變態嗎?

讓春秋分身,衍變種族?

這不是音己和自己那啥,誕生種族嗎?

藍天笑聲幽幽:"有何不好的呢?」

李皓聲音再起:"非也,春秋,分身非你,歲月枯榮,無記憶,無靈性,無血脈,一棵樹,種子灑落,便是一片林!」

"縱然是人,也要十月懷胎,瓜熟蒂落,源於母體,你春秋一族,追溯過去,也許,也只是兩隻甚至一隻春秋蟬締造!"

"李皓!"

此刻,劫難之力,陡然爆發,劫難之主怒了。

和我交手,你還敢如此囂張?

猖狂!

李皓揮手一釗,如猛虎咆哮,如天意降臨,呵斥:"無關你事,閉嘴!"

劫難大怒!

欺人太甚!

你也太小看我了,他一聲厲吼,無數劫難之力,再次匯聚而來,此刻,命運之力,瞬間浮現,一眼看向李皓,只是剎那,如烏雲灌!

眼中,只有無限的黑暗!

他臉色一變,下一刻,心中一喜,這是死路!

他彷彿看到了李皓的命運,黑暗無邊,永墜地獄,此刻,頓時信心大漲!

之前看天方,天方命運,宛如天地金柱,磅礴無邊,他其實很無奈,很絕望,可看李皓,李皓未來,宛如黑暗深淵。

這也代表,李皓未來只有死路一條!

此人必死!

剎那間,乾坤顛倒,忽然,彷彿力量一致,大道一致,絕望對劫難,卻是瞬間化為一股力量一般,顛倒乾坤!

無數大道之力,朝着李皓洶湧而去。

李皓笑了笑,忽然,長劍消失,彷彿化為一條巨龍,張ロー呑,大道之力消散無數。

劫難還沒回神,忽然,巨龍消失,化為一道門戶!

那門戶,星光璀璨!

只是剎那,門戶開啟,好像通向無盡深淵,李皓笑聲傳盪而來:"還請劫難,入我心門,觀我之勢!」

剎那!

無數絶望之力,無數人在吶喊,無數人在咆哮,一股滔天意志爆發!

"不要災難!"

那是萬萬億生靈的吶喊聲,這門戶,彷彿通向了所有人的人心,通向他們的心中,你在渴望什麼?

我們渇望災難消失!

原本絶望覆蓋的李皓,剎那間,在這絕望之中,在這心門之後,爆發出一股璀燦的聖潔之光,轟隆一聲巨響,劫難之力,如黑水退去!

劫難倒退,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

"心門!"-

李皓笑了,"心中的門!心底的門!這混沌,無數生靈,並不

喜歡你,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帶來劫難的人,註定不會受到歡迎,絶望在表,心門是里!"

劫難大驚!

這門戶,居然呑噬他的劫難之力,也在消融他的劫難之力。

不過,很快,他恢復了過來,忽然冷笑:"這混沌,處處是劫,處處是雉!今日,浩劫降臨,李皓,你註定消磨不了我的劫難!"

"是嗎?"

忽然,宛如時光倒流!

劫難之主臉色劇變,就在這一刻,李皓瞬間消失,剎那間,一股時光的力量,彷彿覆蓋了劫難。

劫難之主怒喝:"時光沒有炸裂?"

"炸裂了!炸裂的是戰的時光,而我,動用的也非時光」

李皓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劫難,時光,是道,也非道!時光,只是自然,萬物自然,萬道自然」

"聒噪!"

劫難咆哮一聲,怒吼一聲,劫難之力再起!

我不需要你給我傳道!

你說的這一切,我不感興趣,他只知道,此刻的李皓,很難纏,很麻煩,年輕無比的李皓,卻是宛如百萬年的老妖。

手段極多!

絕望之力,心門之力,此刻的時光之力,都讓他不斷潰敗!

怎會如此?

他恢復到了昔年巔峰了,甚至還要超越當年,此刻的他,哪怕在百萬年前,也是絶世強者,也許,只比天方弱一些。

而李皓,那麼年輕,怎會如此強大?

李皓,到底是不是九階?

有靈之道,便是九階之道,這麼算也許是,可李皓的道則,又彷彿和他人不同,連劫難都無法判斷,此人到底算不算九階強者。

而這時候的李皓,忽然出現了!

劫難大驚!

李皓聲音一直在飄蕩,他還以為李皓動用了類似於空間之法的道法。

可這一剎那李皓,彷彿出現在了他心中!

他有些不敢置信!

不可能!

我是九階強者,李皓不可能無聲無息突破我的防守,進入我心底深處,這不可能,一切都是幻覺!

不遠處。

天方帝尊也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此刻,劫難心底,彷彿出現了一人,正是李皓,好像推開了一扇門,直入劫難心底深處,這一刻,劫難帝尊有些慌了!

他不怕對方強悍,可這種極其詭異的手段,讓他瞬間忌憚!

"不可能!"

一聲厲吼,心臟劇烈跳動,甚至有爆炸趨勢,他這樣的強者,哪怕心臟炸裂,也不會如何,此刻,感受到李皓進入了自己的心中。

一瞬間,心臟好像化為了戰場。

轟!

一聲巨響,門戶潰散,李皓消失。

劫難咳血!

忽然眼前彷彿一花,一道白色一閃而逝,他抬頭看去,不遠處,李皓彷彿從未動過,又彷彿一直都在原地,又好像剛剛才回歸!

此刻,李皓依舊手持長劍,笑了:"劫雉,你都說是幻覺了,為何,爆心臟呢?"

劫難變色!

這不可能,真是幻覺?

我是九階,他如何能讓我產生幻覺?

這一刻,不遠處,天方忽然開ロ:"劫雉,心中的鬼,太多了!戰鬥,你便專心一些,疑神疑鬼,到了你這地步,已該拋卻一切,心無旁駕,何必受到干擾?"

劫難一震!

心中的鬼!

李皓側頭看去,笑了:"天方,擱在銀月,你這種在他人交手,出聲干擾的傢伙,早就被打死一萬遍了!我銀月武師,哪怕師徒,徒弟上陣,戰死當場,當師父的,也不會多說一句!你這人,沒意思,嘴上一套,心中一套,腦子又是一套,想看清我底,乾脆直接上!何必讓劫難試探,偽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罷,好歹佔一樣,你是兩不沾,最讓人厭惡!"

天方輕笑:"那是我多嘴了,我只是想看一場更精彩一些的對決,劫難心神不定,被你嚇到了,這樣的對決,不太公平。」

李皓也笑:"你所謂的公平,便是如此?若我只擅幻道,那一切幻覺,都是不公平了?天方,做個人,不要雙標:』

話落,劍意再現!

劫難之主瞬間避開,此刻有些惱怒,他居然被李皓給玩了,實在是之前李皓心門浮現,直接將他劫難之力消融,他產生了巨大的忌憚之心。

所以,剛剛真以為李皓用手段鑽入了心中。

又是時光,又是心門,他也的確忌憚了,而這一切,不過是李皓營造的一種戰鬥氛圍。

這傢伙,一直都在計算!

該死!

混蛋!

而就在此刻。

遠處。

人王一聲厲喝,一刀落下,黑暗之力浮現,陰陽相合,剎那間,一聲巨響,浮現天地之間,一尊九階,直接被他斬成兩截!

同一時間,彷彿浩劫更加動蕩。

轟!

李皓忽然倒飛而出,而劫難之主,臉上卻是浮現了笑容,看向遠處的人王,笑了。

人王側頭看來,聳肩,也笑了。

唯獨李皓,輕笑一聲:"人王前輩是看我不太爽嗎?"

人王哈哈一笑:"不是不爽是很不爽!當然,別在意,我殺個人罷了,劫難依靠的就是動蕩混亂,死人殺戮,災難越大,他越強!總不能讓咱們不出手,給他們打,對吧?」

他殺了一位九階,劫難反而更強大了!

這就是劫難之道!

你不殺,久戰下去,也許會出問題,可殺了,劫難動蕩,劫難之道更強悍。

這也是劫雉,為何一直不管那些九階死活的原因。

他實力,其實一直都在增強中!

此刻的人王,陰陽合一了。

他好像一直都在等待,等待有人能壓制劫難,才選擇了陰陽合一。

李皓沒再說什麼。

再次出劍!

劫難之主卻是笑了,此刻,反而不再主動迎戰,而是避開了李皓,他也在等,等待那群人,殺戮更多的強者,不管誰死誰活〇

死的越多,對他而言,越強!

這一刻,不止人王這邊發威了。

本就只有9位九階,李皓現身就直接斬殺了一人,這一刻,人王再殺一人,剩下的九階,也就七位了。

而春秋的萬道之身,萬世之身,也在這剎那,徹底融合了。

包括銀月的長河,都融入了她。

春秋感受到了無邊磅礴之力!

靈性,正在瘋狂浮現。

此刻,腦海中也彷彿浮現了其他帝尊的渇望,彷彿在說,這亂世,大家一起來解決,那種渇望,那種迫不及待

讓春秋都有些沉浸其中。

這就是……眾生之力嗎?

是的,這一刻,她好像感受到了一些不同之處了,感受到了,為何人王他們能進步如此之快了,他們幾人,都在融眾生之力〇

包括李皓!

剎那,春秋消失了,一瞬間,天地彷彿枯寂了一般,無邊的混沌,彷彿在這一刻徹底枯萎凋零了,生命的凋零。

正在和袁碩鏖戰的那位九階,忽然嘆息一聲。

他知道,春秋鎖定的是自己。

而春秋本就不弱,此刻,更是融道萬帝,何止萬帝,恐怕有數萬帝尊之靈,這一刻的春秋,又恢復到了巔峰不說,比原本都要強大的多。

他和袁碩,也只是稍勝一籌。

哪能再敵春秋!

"這亂世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這九階,笑了一聲,看向袁碩,此刻的袁碩,也察覺到了一些危機,只見瞬間,一股滔天之力,從對方體內浮現,一條粗大無比的大道法則,浮現在天地之間。

混沌大道,都隨之浮現。

這九階冷然一笑:"再亂一點好了,不破不立,再亂一些便是!"

剎那,直奔混沌大道!

居然不是對付袁碩,袁碩一驚,這是

而與此同時,數位九階,忽然都放棄了對手,直奔混沌大道,靈性爆發到了極致。

遠處。

天方帝尊微微皺眉,剎那間浮現,瞬間浮現在混沌大道之外,那幾位九階,都是冷然一笑,"看來,你也不是什麼都在算計之中"

天方不語。

幾位九階,剎那間靈性爆發,大道之力動蕩,忽然,整個混沌大道劇烈動蕩,而這一剎那,天方之主出手了!

一股強悍的空間之力浮現,瞬間化為一個巨大無比的盾牌!

幾位九階,想沖入混沌大道,卻是被瞬間阻攔。

天方凝眉:"我本不想殺你們!"

這幾人,居然在這一刻,要破壞混沌本源,直衝混沌大道,顯然,都知道大勢已去,既然如此不如大家一起亂起來。

這可不是天方要的結果。

話落,無數空間之力浮現,將幾人瞬間拆開。

與此同時,彷彿浮現數個天方,出現在幾位九階帝尊眼前,帶着一些感慨:"百萬年了:』

只見白光閃爍!

人王幾人眼前都是一花,看不到更多的東西。

那春秋帝尊,剛強大了§己,想要殺一個九階證明一下自己,可對手一下子沒了,她有些獃滯,再看遠處,轟隆一聲巨響!

那之前對付袁碩的九階,居然沒一會,就被天方直接打爆當場!

春秋臉色一變,忍不住低罵一聲!

我剛強大起來!

這傢伙,這混蛋!

此刻的她,只覺得自己有力沒處使,下一刻,陡然直奔天方而去,天方瞥了她一眼,揺頭,輕笑一聲,一拳打出!

整個混沌都彷彿破碎了。

他在等待李皓,可不是等待春秋,春秋是膨脹了嗎?

她覺得,她汲取萬帝之力,就能和自己匹敵?

空間炸裂開!-

春秋一聲鳴叫,蟬鳴聲浮現,空間彷彿定格,歲月流逝,空間裂縫瞬間消散,春秋髮出挑釁之語:"不過如此!"

只是一剎,忽然尖叫一聲!

整個空間,四面八方,瞬間炸裂開,天方看向她,笑笑:"不過如此嗎?"

春秋萬道分身,瞬間被摧毀一些,臉色劇變!

而李皓,忍不住頭疼欲裂:"你招惹他做什麼?"

人家要殺就殺,又不是殺你,你主動跑去招惹天方,真是春秋是不是智商太低?

不遠處。

春秋此刻被空間撕碎了許多分身,卻是臉上浮現出一些笑意

你們,是不是都覺得我傻?

只是一剎那,忽然,四周空間彷彿禁止了一般,春秋瞬間消失不見,再出現,陡然出現在混沌大道一側,天方剛要出手,春秋又是剎那消失!

再出現已經浮現出本體,一剎那,瘋狂汲取,無數大道之力,瞬間被她吸收。

下一刻.^轉頭就胞!

天方一征,看着她,忽然笑了,"眼界太低!"

他以力春秋真要和自己一較高低。

結果,春秋只是將自己殺死的一位九階的大道之力紿吞了。

眼界太低了!

春秋也是洋洋得意,瞬間消失在原地,剛剛吞噬的,就是袁碩的對手,她準備殺死對方的,結果被天方搶了,現在,自己撈回來了!

損失了一些分身,撈回來的,卻是一位九階的大道之力!

划算!

"眼界太低?」

春秋瞬間跑了回來,化力女童模樣,此刻,也是趾高氣楊:"你眼界倒是高,你眼界高,也沒見你鎮壓混沌,也沒見你百萬年平定混沌!你天方世界絕滅,你眼界這麼高,不還是在這等著變數出現,等淮?等李皓,還是等人王蘇宇他們?"

天方一征,再次一笑:"倒也有幾分道理。"

而春秋壓根不理他。

賺了就行!

而此刻,天方再次出手,此刻,不再是針對春秋,而是對着其他幾位九階,瞬間籠罩了天地,此刻,人王這邊,蘇宇這邊,也是紛紛出手!

幾位九階遁走,被天方阻攔,他們的對手,其實也沒幾個了。

到了這地步這些九階,幾乎都註定要絕滅了。

而此刻,二貓他們面前,還有兩位九階,其中一人遁走,去了天方那邊,剩下兩位,對視一眼,忽然消失不見!

彷彿隱入了虛空!

二貓和胡青峰利用李皓血肉,組合而成的李皓,此刻剛要出手阻攔,忽然一征,沒再出手。

春秋卻是一驚!

兩人直奔她而來,她心中暗罵,又是我,我好欺負?

現在的我,可不是剛剛的我了!

剛要發飆,也瞬間如同二貓一樣,忽然一征,停下了動作,兩位九階,瞬間浮現,此刻,對視一眼,同時點頭。

只是一剎那,一股寂滅之力,瞬間浮現,靈性無數,卻是眨眼間全部破碎,融入了春秋體內,春秋想後退,卻是沒察覺到危機

她還以為,和混天之前下場一樣,兩人要奪舍她!

可兩位九階,卻只是將破碎的靈性,大道之力,全部融入了她體內,不等春秋有下一步動嘴,兩人忽然厲吼一聲,頭頂懸浮一條混沌大道!

雖非完整混沌大道,卻也是混沌大道投影。

兩人想都不想,剎那間,大道劇烈動蕩,轟隆一聲,大道破碎,兩人中一人暴喝:"別玩了,生命!"

此話一出,春秋還在遲疑。

忽然,宇皇那邊,一位帝尊,女性帝尊,也算是極少數極罕見的女性九階帝尊,露出了一些笑容,剎那間,體內一股磅礴無比的生命之力湧現!

春秋再次一征,一股磅礴的生命力,直朝她體內湧現,而生命帝尊,卻是瞬間化カー棵巨大無比的大樹,揺曳生姿。

而那兩位九階帝尊,也是露出了本體!

一頭巨大無比的鯤鵬,另外一人,卻是化為了一隻宛如巨狼的生物,那巨狼眼神冷厲,看向春秋,冷笑一聲:"便宜你了,妖族到了這地步,我看,還有沒有出路了!"

春秋心中一震!

她沒看那巨狼,而是看向那鯤鵬,這鯤鵬,好眼熟!

那巨大的無比的鯤鵬,此刻,肉身正在崩碎,見春秋看着自己,忽然笑了:"很多年前,遇到了一隻天賦不錯的蟬,難得一見,不曾想,也能走到今日,倒是不可思議我妖族一脈,算上生命,也只走出了三位九階!"

"人族勢強,妖族勢弱,不過好歹比混沌一族強一些當然,混沌一族和妖族也沒太大區別都是混沌弱者!"

鯤鵬身軀破碎,一聲悶哼傳出:"今日既然爭覇天下,你也試試…」

他一聲厲吼:"混沌妖族一脈,還有帝尊嗎?既然機會合適,融靈春秋!人族能搏,我妖族,也要搏一個未來出來!"

剎那,妖血炸裂!

春秋只覺得有些恍惚!

妖族

妖族,誕生了三尊九階帝尊,此刻,卻是選擇了融力於她。

我?

我只是

她剛想着,巨狼也瞬間炸裂開,一股波動,在春秋耳中傳盪:"命運看到了未來,當然,未來未必準確,可未來,妖族還能屹立混沌之巔!春秋,未來,你要佔據一席之地」

話未落,靈徹底消散一空!

宇皇此刻,也沒再出手,擊殺那即將潰散的生命道主,生命道主,身姿揺曳,朝着春秋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遠處的李皓。

並未多說什麼,大量生命之力,瞬間潰散一空,朝着四周蔓延0

濃郁無比的生命之力,瞬間覆蓋所有人。

而此刻的天方,已經將其他幾人直接鎮殺,這時候,才有空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三大妖族帝尊,這時候,選擇融道春秋,笑了起來。

"果然是生靈,都想爭一場!"

微微揺頭。

這三位,到了這地步,知道必死無疑,哪怕春秋未必是他們的希望,可也不在乎了,便宜了別人,不如便宜春秋好了!

好歹,她還是妖族。

幾位九階帝尊,貶眼間,幾乎隕落一空。

而那邊的劫難,氣息越來越強,雖然這些人沒有融道給他,可大量九階隕落,大道之力愈發強悍了起來。

他也笑了!

看向不遠處的李皓,露出笑容:"李皓,你好像打錯算盤了!"

加上之前被搶走的一位九階大道之力,春秋一人,居然吞了四大九階之力,加上萬帝融靈,此刻的春秋,氣息正在飆升!

這個原本在這個戰場中,不算起眼的妖族,此刻,卻是瞬間成為頂級強者之一。

劫難笑了!

李皓,這是你要看到的結果嗎?

你提前出來,自己沒能走到極致,倒是讓春秋,佔了個大便宜,走到了這地步。

李皓回頭朝春秋看去,此刻的春秋,體內枯寂之力,瘋狂提升中,一股特殊波動,傳盪開來,彷彿正式跨入了九階層次!

春秋也很茫然!

妖族有九階,她是知道的,但是妖族和人族不同,其實分的很細。

她可從來沒指望過,這幾位妖族頂級帝尊,會將大道之力傳承給她。

結果最後時刻,這幾位,居然真選了她!

此刻,她再朝李皓和劫難看去,忽然覺得我可能不如天方,可是我比這倆,也不差什麼嘛!

而李皓,也是笑了起來:"恭喜了!"

春秋,在這一戰中,算是佔了大便宜了。

春秋一聽這話,只覺得有些刺耳。

忽然,無端有些不安。

我也不用怕李皓才對雖然銀月人還在融靈自己,可是,此刻的自己,哪怕解決了銀月長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為啥,有些害怕呢。

有些訕訕,敷衍一句:"沒啥,一般般:』

再看四周,有些恍惚;,那麼多九階,此刻,伴隨着三大妖族九階融道自己,天方殺死了幾位,這一刻,整個戰場上,居然看不到其他九階了。

人王無聲無息中,已經將另外一位斬殺,倒是那宇皇,淡然的很,也沒殺戮太多。

那麼多九階,就剩下天方和劫難了嗎?

春秋此刻,也不知是喜是悲,原來九階也不過如此。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門:時光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時光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一章 心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