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

第六百二十六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

這一刻,春秋這位妖族,彷彿成了主角。

春秋枯榮。

混沌寂滅!

時光之力,也在歲月之上蔓延,李皓只是勾連四方,為春秋持續輸入混沌之力,遊戲讓春秋繼續強大下去。

空間震蕩,時光流逝。

對面,天方卻是欣喜若狂,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

這就是我要的絕對平衡!

時空交錯!

只要持續碰撞下去,他相信,一定可以製造出絕對時空。

一定可以的!

空間無形,時光無形。

可這一刻,兩股力量,不斷交錯,不斷碰撞,卻是彷彿發生了什麼變化,整個混

沌,彷彿在他們眼前消失了,時空對撞之下,春秋和天方,彷彿都進入了另外一個領

域。

安靜無比!

天方愈發狂喜!

就是這樣,這只是開始,他相信,一旦到了極致,一定可以持續開闢出無垠空間

,開闢無垠時間之地!

那就是他追逐的目標!

可很快……他微微皺眉。

體內,空間之力,持續爆發,可對面的春秋,好像有些難受,時光的力量,好像

有些被削弱了。

「春秋!不,李皓!」

天方忽然咆哮一聲:「你來主導!春秋根本未曾修鍊過時光,枯榮之道,也非時

光之道!她根本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時光強大之處……你來!」

他彷彿有些瘋狂了,他感受到了春秋的力量,時光的力量,在慢慢變弱。

原本出現的絕對時空,哪怕只是一個影子,他也看到了希望。

可此刻……這絕對靜止的時空,彷彿正在潰散。

原本消失不見的混沌,彷彿再次出現了,他看到了黑豹,看到了遠處的袁碩,看

到了許多許多的世界。

這不應該!

一切,都不該如此。

也許,只有李皓執掌,才能和他真正一戰,發揮出時光的威力,和空間碰撞,創

造出絕對時空。

天方不甘心,怒吼一聲:「李皓!」

此刻的他,再也不復之前的平靜。

他的空間之力,越來越強,彷彿要跳出這天地之間,愈加瘋狂:「我一直等你們

,等來的只是春秋嗎?」

春秋其實也很無辜。

對方,看不起她。

覺得她操控時光,遠不如李皓,此刻,根本無法達到他想要的結果,可這……她

真的儘力了。

這一刻,春秋四周,彷彿有萬帝環繞。

其中,李皓也在其中。

人王,宇皇,李皓,三人分立三方,控制萬帝之力,控制時光之力,不斷輸入春

秋體內,讓春秋得以持續鏖戰下去。

李皓並不出聲。

此刻的他,只是在看着,看着那漸漸衰弱的時光之力。

一開始,時光之力的確很強。

可此刻,哪怕他,也有些無力,不是他故意為之,而是時光……的確在衰弱。

李皓眉心處,再次浮現時光星辰,一股時光之力,再次湧現出來。

此刻,時光彷彿錯亂了一般。

李皓眼中,浮現出一些畫面,一些場景,彷彿看到了許多人,看到了很多年前的

戰,看到了新武時代,看到了銀月,看到了萬界……

碰撞還在繼續!

宛如兩團火光,在無盡虛空,不斷碰撞。

天方說什麼,他壓根沒在意。

此刻的李皓,彷彿置身事外,思索着什麼,忽然通過時光通道,傳音而出:「人

王,在你眼中,時光到底是什麼?」

「嗯?」

人王正在輸出能量,聽聞此言,微微一怔。

他也好,

李皓也好,蘇宇也好,三人雖然都算同源,可彼此之間,幾乎沒有交流

過各自對大道的感知,對時光,一般也是避而不談。

此刻,聽到李皓,在這關頭,忽然問自己,時光是什麼?

一下子,人王有些失神。

許久,才道:「時光……是生活。」

李皓愣了一下。

人王彷彿在回憶什麼,笑了,臉上浮現出一些和往日不同的笑容:「在我看來,

時光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的軌跡,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娶妻生子,就是好好學習,就

是家庭和睦,就是幸福美滿……」

這一刻,萬帝其實都在聆聽。

此刻,都有些失神。

他們眼中的人王,霸道無比,猖狂無比,囂張無比。

此刻,人王卻是說……他眼中的時光,只是這些,生活瑣碎,凡塵小事。

人王又感慨一聲:「時光就是這些,有個淘氣的妹妹,有愛你的父母,有寵你的

師長,有玩的來的朋友,有一起奮鬥的夥伴……這就是時光。它記錄了我的成長,記

錄了我的成功,我的失敗,最終,烙印在我的記憶里,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直到死

去。」

李皓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又問:「蘇宇,你覺得時光是什麼?」

蘇宇笑了:「時光啊……是個討厭的東西!」

李皓失笑,你在罵我?

還是說,真這麼覺得?

蘇宇笑了一聲,也沒有表現出來的斯文,更沒有自暴自棄的瘋狂,此刻,有些感

慨:「時光,也許是一塊肉,紅燒肉!時光,可能是睡一覺……睡到自然醒。時光,

也許是一種文化的傳承,文明的傳承……」

他腦海中,也浮現出許多東西,想到了父親燒的紅燒肉,忽然有些想吃了。

想到了擊敗魔焰之後,暢快地睡了一覺,真的很舒服。

他笑了:「時光,是在擊潰挫折之後,享受那片刻間的安詳,安寧,自在!」

說到這,反問:「李皓,你眼中,時光又是什麼?」

李皓沉默。

腦海中,浮現出許多東西。

時光是什麼?

在這有限的歲月里,到底有什麼值得去留戀的事……

他想着這些,看向遠處,那破碎的源,輕聲道:「也許,正如你們所言,時光其

實應該是一種快樂,我懷念我無知懵懂之時的歲月……我懷念,父母在時的輕鬆,我

懷念,和好友一起追逐打鬧的歲月……也懷念武道小成時候的欣喜……」

他並不懷念,強大后殺戮四方的時刻。

從強大開始,便是一條殺伐之路,從銀月殺出,殺到了天星,殺出了四方,殺到

了混沌宇宙……從始至終,都在殺戮中度過。

有主動,也有被動。

隨波逐流,無可奈何。

他想到了什麼,忽然道:「也許,時光,其實是一種平凡,人王,還記得戰,或

者說,戰的投影,最後一刻,在做什麼嗎?」

人王一怔,點頭:「記得,他回到了家鄉,聆聽了那遍地都存在的讀書聲,之後

……回到了家,躺下了,看書,隨着讀書聲……走向了消失。」

李皓輕嘆。

戰死了,真正的死了,這一刻,他確定了。

他其實一直有些不確定,今日,他確定了,回想當初看到的一切,戰……最後回

歸了平凡。

而戰,是時光之道的鼻祖。

時光啊……戰,其實從未拋棄,他找到了真正的時光道,不是嗎?

在平凡中,漸漸消亡。

歲月,記憶,美好。

這一刻,他彷彿明白,為何自己此刻爆發出的時光之力,有些……漸漸衰弱感

了。

他彷彿感知到了什麼。

這,並非我的時光,也非戰的,這也許只是戰拋棄的,這不是屬於他的時光,這

是道,大道,不是時光,時光不是如此。

而人王和蘇宇,此刻也在思考什麼。

三人對視,此刻,無聲交流着。

彷彿,在想着什麼。

也許,三人此刻,隨着李皓的話語,都想到了什麼,唯有那春秋,還在一門心思

地和天方鏖戰。

三人體內之力,也在不斷削弱。

李皓吐了一口氣:「二位,真正的時光,我想·……大家都有些想法了吧?」

人王笑了:「其實……說句大言不慚的話,早些年,我就明白了!當然,那時候

,沒有現在清晰罷了,這些年下來,我早就看透了,看清了!李皓,真正沒看清的,

也許只有你,也只有你,還在被時光束縛!」

蘇宇也笑道:「我倒是不太懂,沒人王前輩會吹,但是李皓的意思,我此刻倒是

明白了一些。」

李皓也不多說,思索一會,繼續道:「這麼說,時光其實一直都在身邊,我之前

有些感悟,但是並沒有今日這麼清晰,所以……真正的時光,不是如此!我想……鑄

造真正的時光,徹底擊潰天方,二位,願意幫忙嗎?」

說罷,忽然又道:「不,是所有人,在場的,諸位帝尊,願意幫忙嗎?」

眾人一怔,什麼意思?

怎麼幫忙?

李皓卻是笑了:「大家不用管春秋,不會死的那麼快……咱們只管輸出能量即可

,趁著春秋大戰,咱們一起進諸天道場玩玩!」

話出,眾人驚呆了!

這是什麼時候?

這是春秋和天方決戰的時刻,這是大家命運的抉擇點,你……說啥呢?

李皓不管,此刻,一方天地,彷彿浮現在了春秋體內,一條條通道,浮現在大家

眼前,「進來吧!」

「對了,能量不要代入了,就算帶進來,也帶少點,免得春秋道友被殺了……」

眾人獃滯無比!

可此刻,人王和蘇宇,先後進入,其他人見狀,有些頭疼,可一想到這三位都不

怕··……咱們怕個鎚子?

下一刻,一位位帝尊,靈性融入其中。

大道之力,倒是都留下了。

而春秋帝尊,此刻還在鏖戰天方,天方瘋魔一般,還在瘋狂怒吼。

而春秋……也是頭疼欲裂。

「李皓!怎麼辦?」

沒人回應。

她再次在心中怒吼:「人王,你在嗎?」

「蘇宇,你在哪?」

死了嗎?

她有些氣急敗壞了!

為何沒人回應我?

她此刻,有些感知,靈性好像弱了許多,但是,她實在是沒時間,去仔細探查了

,大道之力倒是持續不斷輸出,可她越戰越是虛弱。

這麼下去……她肯定會敗的!

李皓,你這畜生,你怎麼不回答我?

她心虛的很!

沒有李皓指揮,她覺得,自己肯定不敵天方的,這群混蛋,為何要我來執掌,為

什麼?

諸天道場。

一片荒蕪。

李皓側頭看向人王:「精神力具現,最終會化為實質,對吧?」

人王點頭。

「所以,你的魔武,就是你內天地世界,其實……是可以真實存在的。」

人王再次點頭。

李皓又看向蘇宇:「你的精神海,囊括了你的萬界世界,所以……你從萬界走出

,其實是將萬界,收納進入了精神海!」

蘇宇也微微點頭。

李皓明悟。

身後,那些帝尊,一個個都有些不解,而李皓,看向眾人,忽然道:「諸位,你

們覺得,是平凡時期,更開心,還是後來稱王做祖更開心呢?」

眾人一時間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李皓笑了笑:「我想……在這,開闢一個混沌,精神的混沌,我想……徹底平凡這個混沌!不再建立萬道體系,不再建立修道體系,讓時光,回歸到平凡!」

眾人一怔,接着都驚呆了。

李皓看向人王和宇皇:「二位覺得呢?」

人王笑道:「我就猜到,你會有這心思,我沒意見,時光歲月,本就是平凡的,

最終回歸到現實,回歸到生活!生老病死,無需苛求,百年是生活,萬年…·…也只是

活着罷了!」

「早在新武時期,我就曾想過……天下滅武!」

人王有些感慨,「若非,我發現混沌之外,還有世界,新武,還有危機,我想···

…我可能會持續去做,最終將新武,化為平凡!」

蘇宇也笑了起來:「回歸平凡,也許才是時光的真諦,戰這麼走,我覺得,他可

能最後時刻,徹底明白了這一切!天方,追求的所謂絕對時空,在我看來……其實,

也是大同小異!大家本質上的追求,其實並無太大差別。」

李皓也點了點頭:「所以……我想將我想復活的人,都復活!將我銀月世界,再

次重造,讓大家再次出現,一切回歸於平凡,整個混沌,回歸於平凡……人也好,妖

也好,紛爭也好,爭霸也好……該存在,便存在好了,也許有人未必認同我,那也

無妨……我也不苛求,大家都認同!」

李皓看向蘇宇幾人,笑道:「那我…·…想在這,再建混沌,新混沌,以意建立,

以神建立……最終,覆蓋混沌,讓時光……徹底回歸!」

幾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這一刻的人王,露出一些笑容,「也好,我其實更希望,能安靜一些,能讓我,

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伴一些人,我的愛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這一刻,人王揮手,一座城市,浮現在諸天道場。

那是……魔武之城。

此刻,彷彿有無數虛影浮現,都是一些新武強者,只是,彷彿都沒了任何意識,

人王也不在乎,看向幾人,笑道:「你們是要當我隔壁鄰居,還是說……咱們還是離

遠點好?若是此刻離遠了,以後串門,也許都沒機會了,此生未必再有機會相見了!

當然,若是當隔壁鄰居……那就可以湊湊熱鬧。」

蘇宇先笑了起來:「和你當鄰居,人王··…···不會沒事幹,就去我們那邊串門,沒

事就打幾架吧?」

人王嗤笑:「我有那麼無聊?何況,真到了那時候,打架有何意思?咱是斯文人

,以理服人!」

蘇宇笑了。

李皓此刻也笑了:「做個鄰居吧!太遠了,也許真的一輩子都未必有機會相見了

,先鑄造,至於人員……等擊潰了天方,回溯混沌本源吧!」

兩人都點了點頭。

此刻,其他帝尊,你看我,我看你,有人忍不住道:「三位道尊的意思是……滅

道嗎?」

有些不寒而慄!

怎麼會這樣!

李皓搖頭:「不算是滅道,只是將混沌恢復成初始狀態,道可悟,在心中!江湖

依舊在,歲月回歸平凡····…」

人王齜牙一笑:「說的那麼含蓄做什麼?其實大體上你說對了,時光就是平凡的

,包括天方所追求的絕對時空,在我看來,最終,他追求的,其實也只是一個平凡!

他彷彿猜到了天方最終的追求,其實,絕對時空,也不過是平凡罷了。

「在這,以神鑄混沌!以意鑄世界!趁著混沌徹底寂滅,投射混沌,徹底寂滅萬

道,本源破碎,趁著現在,大家想復活誰,其實都有機會……」

人王笑呵呵道:「李皓所想,其實也是我所想,也是每一位站在巔峰地位的人,

所想!混沌紛爭不斷,動蕩不斷,一切,源於不平凡!也許,此舉無法徹底解決一切

紛爭,可在我看來……下一次,也許就是無數歲月之後了,那時候,你我都已死去,

何必在意呢?」

說到這,又補充一句:「其實,大家沒的選擇,不選擇……只有·……死亡!」

他看向眾人,李皓此刻也點頭:「我們不敵天方!哪怕集合了大家之力,也不敵

天方,唯有將整個混沌,徹底化為平凡,大家都是平凡人……」

說到這,他笑了,此刻,笑的忽然有些放肆,有些囂張:「咱們上萬人,他就一

個……那時候…·一人一拳,可以打的他叫大家爸爸媽媽!」

眾人一怔,人王嘿嘿笑着:「叫我爺爺!」

眾人無語,這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有帝尊面色遲疑之色:「三位道尊的意思是,只有這樣,化混沌平凡,才能…··

將天方擊殺?」

李皓感慨:「未必要殺死他……當然,到時候再看吧!但是,路只有這一條,我

不敵他,我所掌握的時光,只是一種大道,但是不夠強,此刻,是無法匹敵天方的!

春秋也許還能堅持一會,但是……堅持不了太久!」

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皓的意思。

要不,等死。

要不,只能聽他的,將整個混沌,化為平凡,萬道徹底寂滅,不再具備萬道,那

時候,所有人都會失去大道之力,包括天方!

那時候,不再看實力,而是……人數!

誰人多,誰厲害。

上萬人,一人一口吐沫,天方都得被淹死。

李皓什麼也不再說,此刻,面前,憑空浮現出一座小城,正是銀城。

一切建築,宛如真實。

在眾人眼中,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模型一般,可很快,這個模型,開始擴大,蔓延

而出,一些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方,漸漸開始呈現出來,和不遠處的新武,漸漸接

壤。

宇皇也是笑了一聲,揮手之間,一枚枚神文落入大地之上,一座座建築,憑空而

起。

眾人見狀,又想到李皓所說……此刻不選,其實沒得選擇。

哪怕有人有些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紛紛出手,那大地之上,忽然,一座座城

市,拔地而起,有些連城市都不是,而是荒原,沙漠,湖泊…···

所有人,此刻都在打造自己的世界,打造自己的理想國度,也許,未必能成功,

可他們知道,也只能相信李皓幾人。

他們無從選擇!

而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條大道,浮現在腳下,忽然,億萬蒼生,彷彿

看到了什麼。

李皓笑了:「諸位,也許……可以感受一下,蒼生之意!世界,不是一個人的世

界,混沌不是一個人的混沌,大家都參與,也許,才有意義!當然,未必要全聽,這

也許……是我們修鍊至今,唯一該有的特權……」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片刻后,意志融入其中,感受着一些蒼生之意。

而這剎那,那無數世界,無數生靈,在這寂滅無比的混沌之中,彷彿感受到了什

么,讓混沌……回歸平凡?

這剎那··……無數生靈,瞬間雀躍起來!

今日之戰,他們惶恐,他們不安,他們絕望……

就因為,一切都不再可控。

整個世界,彷彿都要徹底坍塌,他們絕望無比,而這一刻,他們不知道,感受到

的是真是假,可是,彷彿看到了希望。

一瞬間,無數意識,沿着那江湖之路,沿着那絕望意志,沿着那心門,蔓延而

出。

所有帝尊,都在默默感知著。

有人感知著自己的世界,有人感知著其他世界,不斷做一些調整,而李皓,也在

感受着一切,他繼續刻畫自己的銀月。

一旁,人王也好,宇皇也好,都很認真地在搭建著屬於他們的世界。

這一刻,很虔誠,也很認真。

人王不再弔兒郎當,宇皇不再偽裝斯文,大家,撕下了虛偽的面具,做着自己想

做的事。

……

外界。

春秋徹底要瘋了。

一聲巨響,讓她喋血倒飛,而對面,天方彷彿徹底瘋魔了,怒吼:「為什麼?春

秋,你根本無法發揮出時光之力!時光絕不可能如此孱弱!你這廢物,你的時光,讓

我失望!」

不是這樣的!

絕對不是這樣的。

這不是時光。

戰,我認識,我見過,我聊過,他口中的時光,很強大,強大到……不可思議!

我信!

真的信。

這無數年來,在我眼中,時光就是無與倫比的,所以……我懼怕戰復活,因為,

我怕我不是他對手,所以,我希望李皓執掌,這樣,哪怕時光無敵,我也能贏!

可現在呢?

春秋執掌的時光,讓他失望至極。

而春秋,此刻也怒了:「老東西,你瘋夠了嗎?你實力強大,說什麼便是什麼,

時光就是這樣的!」

欺人太甚了!

欺妖太甚了。

時光很強了,只是我比你弱,你還要怎樣?

難道非要殺了你,才代表時光強大嗎?

我要是能殺你,早就殺了你了!

你這老不死的,氣死老娘了!

「不,不對……」

天方卻是瘋狂搖頭:「絕對不是如此,昔年,戰說,時光強大無比,哪怕空間,

在時光面前,也絕無反抗餘地!」

他喃喃自語,回憶起了當初,「也不對,他說,時間也好,空間也好……最終,

都會存在……也就是說,時空都會很強,對,所以,絕對時空,才是最強大的,最永

恆的存在……」

春秋暗罵!

瘋子!

戰一個六階帝尊,說什麼你都當真?

人家說你要死,你真去死嗎?

這老傢伙,瘋了就算了,關鍵是,真強啊。

還有,李皓這傢伙,到底幹嘛呢?

也不吭聲,也不回話,大道之力倒是還在,可是,正在慢慢削弱中,這麼下去·…

·…我真扛不住了!

就在她很絕望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了李皓的聲音:「差點忘了你,春秋,你

理想中的春秋之城,是什麼樣的?」

「什麼鬼?」

春秋差點氣炸了肺!

什麼玩意?

他么的,在戰鬥呢!

打混沌老怪呢!

老娘為了你們,打死打活的,都快被打爆了,你這時候,到底要幹嘛?

憤怒之下,也不理會。

李皓卻是如同煩人的蒼蠅:「春秋,快說,你也是功臣,我這人,不會忘記一人

的,你說說看,你想要的春秋一族,春秋一界,該是如何?起碼大體上說個要求吧··

…」

「李皓!」

春秋怒吼聲,響徹天地,此刻,比天方還要憤怒,你真瘋了嗎?

我在戰鬥啊!

我在對抗天方啊。

你出點主意,如何對付他,這才是關鍵…·

「對了,你說出來,有利於幹掉天方……」

我去你瑪德!

我有那麼像白痴嗎?

春秋心中狂罵!

合著,我說一下,就能弄死天方,你逗孩子也不敢這麼逗吧?

可李皓一直問,她實在是氣急,行,你們放棄了是吧?

那我也不管了!

「隨便…·…只要我春秋一族,能開智,能活的長久一些,能和其他人一樣,其他

生靈一樣,能夠有智慧……都隨便,行了吧?」

「沒問題!明白了,要求挺簡單……對了,你想和我做鄰居嗎?」

「滾!」

春秋暴怒!去你的!

鄰居個屁,你死了,我都不想和你死一起。

太氣妖了!

這一刻,春秋也不管了,死就死吧,你們這些傢伙,自己都不在意生死,老娘憑

啥在意?

春秋一族,本就壽元短暫。

活一個春秋,就算長壽。

我都活了多久了?

你們呢?

呸!

要後悔,也是你們,我才不後悔!

這一刻,她哼了一聲:「天方老鬼,老娘宰了你,兩百萬年的老東西,去死吧!

這一刻,她徹底放飛自我了!

管你們呢!

大不了,拼到隕落,反正死的不止我一個,轟!

大道之力,瘋狂湧現,此刻,壓根不在乎持久戰了,全力爆發,能戰多久算多久

……

而諸天道場之中。

李皓笑了起來,此刻,一座巨大的城市,憑空浮現,朝着萬界靠攏,蘇宇回頭看

來,李皓笑了:「春秋是個小蘿莉,你萬界藍天也是……春秋分身無數,藍天也是···

…我覺得,和你做鄰居會合適一點。」

蘇宇看着他,不語。

什麼妖魔鬼怪,你都送我附近,合適嗎?

李皓又笑容輕鬆道:「等一切化凡成功,人家應該也不會太變態的,何況,春秋

腦子不太好用,對你而言,也不是什麼大麻煩。」

「為何不靠近銀月?」

李皓笑了:「銀月都是正常人,變態不多,新武也好,萬界也好,修鍊分身道的

都太多了……」

「你是說,你銀月沒變態?」

人王扭頭而來,冷笑:「你銀月,你不就是最大的變態嗎?」」……"

李皓有些不爽,很快恢復笑容:「前輩也許不知,我從來都不是那種人,當日我

和諸位所言,也非虛假,昔日,我是巡檢司巡檢,也就是你們口中的警察、巡捕……

曾幫助過許多人,錦旗收了無數,只可惜,大戰爆發,導致錦旗燒毀,而今……只有

一面了!」

遺憾嘆息,這一刻,浮現一面錦旗,上書樂於助人,胸懷大愛。

贈:巡檢司巡檢李皓

這錦旗一出,眾人一怔,這……好像還真是真的,都已經破損了,不止如此,上

面還沾染了一些血跡。

這傢伙,還真被人送過錦旗?

人王也好,蘇宇也好,都是一怔,這也行?

從哪騙來的?

李皓見大家看來,笑道:「生活所迫罷了,否則,誰又願意當一個壞人呢?魔劍

李皓,也只是江湖傳言罷了,受我恩惠者太多·……」

說罷,將這錦旗,置入了那銀月世界。

輕聲道:「做個紀念吧,昔日,這樣的錦旗,能堆成一座山,而今,也只有這一

面了。」

人王瞥了他一眼,你就騙鬼吧!

就算這一面,搞不好都是騙來的。

而蘇宇,忽然噗嗤一笑,李皓朝他看去,蘇宇輕咳一聲,「沒事,沒事……就是

……這血液,好像是人死了之後,噴射上去的……看樣子,當年這錦旗附近,有人被

殺了,不會是送錦旗之人,被時光前輩所殺吧?」

「嗯?」

李皓皺眉:「豈能用如此齷齪之心,去度量你的前輩?」

蘇宇聳肩,笑而不語。

我猜的!

大體上,我猜測向來不會錯。

很有可能如此!

人王也想到了這,笑了,不再理會李皓,此刻,其他帝尊,倒是被三人的從容,

給安撫了下來,安心了許多,這三人,這一刻,居然在這談笑風生。

大家一下子,也安心多了。

李皓又道:「對了,若是化凡成功,二位以後打算做點什麼?」

人王笑道:「還沒想好,當老師?當校長?還是乾脆弄個小島,過養老生活?又

或者……去演講?」

他嘿嘿笑:「好吧,其實我有個想法……當包租公,當收賬的,我手中欠條,都

快堆積成山了,若是化凡成功,我便去一一收賬,順帶着,旅遊一番,也許……別有

一番滋味!」

李皓啞然失笑。

蘇宇則是笑道:「我應該會去開個文明研究所,收集所有文明的文化,知識,傳

承……道,也許會消失,文明不會,只會在時光中,更加璀璨!」

李皓點頭。

兩人看向他,李皓想了想,呵呵一笑:「我想當個武師!」

兩人一怔。

李皓笑道:「武師,不一定就是如今的武師,或者……開個武館?強身健體也不

錯啊,我的五禽術很厲害的,五禽術,本就是強身健體的術法,不代表一定要殺人··….

……」

他有些感慨,「也許,我還想完成我的學業,又或者,繼續當巡檢,護衛一方安

寧?不知道,還沒想好,這樣的日子,也許會很開心,會很舒服……江湖也可以留在

心中,江湖夢一場,也不錯……」

三人各自討論著,訴說着。

江湖路,太累了。

而這,也並非他們所追求的江湖。

此刻,人王想着老婆孩子熱炕頭,然後養一隻貓,帶着一條狗,到處去收賬,忍

不住自己都樂了。

而蘇宇,也想着,收集萬族文明……不,如今,應該是收集混沌文明,一定也很

有意思。

誰說,道,只能用來殺戮?

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意,發自內心,洋溢在外,被三人影響,這一刻,那些帝

尊,也低聲彼此交流了起來。

聲音,有些嘈雜。

「你們以後要幹嘛?真要化凡了,大家會做什麼?」

「我想去當個演員!」

「什麼是演員?」

「就是戲子,懂嗎?我知道這個,是這意思吧?」

「狗屁,什麼戲子·……算了,你說的也對,就是演繹一些真實發生過的傳奇,將

他們拍成電影,這個混沌,有太多的東西,值得去拍了,傳奇……永不落幕!」

「聽起來不錯!」

「你想做什麼?」

「我想當土匪!」

「什麼?」

「當個山大王,明白嗎?我們那,山頭多,山大王,滋潤的很,有時候老子看着

都羨慕……」

「沒追求,本王想成為萬獸之王……回頭四處弄點妖族,什麼龍鳳,都給我當孫

子……」

「你膽子可不小……」

「怕什麼?都化凡了,龍鳳也只是尋常,搞不好也就山雞那麼大!」

「……」

眾人忽然都笑了,你一言我一語,建造他們自己的家園。

也許,還有一些不甘心,一些不情願。

可當三位至強者,此刻,都在討論著,未來化凡之後,如何如何……哪怕不甘心

,也只能放下心中那一些不甘,也許……化凡,是更好的出路。

大家彼此議論著,彷彿忘記了外界的紛爭和煩惱。

這一刻,混沌蒼生,彷彿也在聆聽這一切。

一些人臉上,忽然浮現出一些笑意,彷彿……看到了未來的光明,這一刻,哪怕

天地還在動蕩,山崩地裂,世界寂滅……

可他們,臉上都浮現出一些笑意。

原來,這些至強者,也只是凡人。

凡夫俗子!

可為何……此刻聽着,又有些羨慕,有些期待,有些渴望呢。

這一刻,蒼生皆知,也許,唯有外界還在戰鬥的兩人不知,整個混沌,彷彿都聽

到了他們的議論,混沌化凡!

這剎那,無數意志之力,瘋狂湧入這些精神構造的世界,彷彿,大家都在期待。

李皓露出了笑意!

他開心門,連接所有人的絕望之力,也讓這些人,都能參與進來,哪怕無法更改

命運,起碼,有權利知道,他們的命運,如何走向。

結果·…這一刻,混沌蒼生,不說全部,起碼九成以上的人,都是支持的。

他們支持眾人作出的決定。

化凡!

讓時光,讓混沌,讓一切,歸為平凡。

無數的意志之力,融入了那些強者構造的虛幻世界,此刻,那些生靈,都很期待

,也許他們沒辦法,決定具體的細節,可他們起碼知道,未來何去何從。

我們……知道!

我們,也即將見證這一切,見證混沌萬道的落幕,見證時光的化凡。

我們知道,曾經有那麼一群人,屹立在混沌之巔。

最終,紛紛走向平凡。

也許,若干年後,新生代,根本不會相信,那又如何呢?

一切神奇,一切傳說,都可能會隨着時間流逝,徹底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可他

們這一代人,這一代生靈,都曾見證過!

見證過,神話,傳說,以及……決定了自己的未來和命運!

哪怕我們不是主導者,起碼,我們不再一無所知。

這一刻,那諸天道場之中,無數意志之力,瘋狂湧入。

外面。

天方忽然一怔,彷彿感受到了什麼,他將春秋踩在腳下,四處看去,整個混沌,

原本已經寂滅,沒有了生命之源。

可這一刻……彷彿有一股特殊的波動,席捲而來!

他感受着,體會著,眼中浮現出一些茫然。

這是什麼?

他居然沒感受出來!

期待?

希望?

渴望?

這到底是什麼?

「李皓,你又在做什麼?你不敢面對我嗎?」

天方咆哮一聲!

你做了什麼?

22:26℃4G6

目錄外面。

設置天方忽然一怔,彷彿感受到了什麼,他將春秋踩在腳下,四處看去,整個混沌,0原本已經寂滅,沒有了生命之源。

手機

可這一刻……彷彿有一股特殊的波動,席捲而來!

已在書某

他感受着,體會著,眼中浮現出一些茫然。

書頁這是什麼?

刀戲他居然沒感受出來!

期待?

希望?

渴望?

這到底是什麼?

「李皓,你又在做什麼?你不敢面對我嗎?」

天方咆哮一聲!

你做了什麼?

為何,整個混沌,又好像活了過來,他看向遠處,那破碎的混沌本源,露出了疑

惑之色,那混沌本源……原本破碎不堪,大道之力,生命之力,幾乎流失一空。

可此刻……好像……也有些微弱的波動。

要活過來的感覺!

為何會如此?

他覺得有些不安,有些疑惑。

一腳將春秋踩的劇痛無比,春秋也是厲吼一聲,身上浮現無數寂滅之力,沿着對

方的腳一路蔓延,春秋瞬間逃竄,也是氣急:「你完了,李皓他們,正在想辦法宰了

你·……天方,你這老瘋子,死定了!」

天方臉色有些難看,他看向春秋,「把李皓召喚出來!」

「你的分身呢?」

「他們·……到底在哪?」

那些人,好像就這麼消失了,但是春秋應該可以召喚出來的,畢竟,都在她分身

之中。

「做夢!」

春秋冷笑,瞬間遁逃,「你等死吧!」

她也就放放狠話了,此刻,她壓根不敵天方,絕對時空,也壓根無法出現。

天方顯然氣急敗壞了,再打下去,自己真要被活活打爆了。

而四周,還是不斷有無數特殊之力,蔓延而來。

天方默默感知著,眼神變幻不定。

李皓,一定是他們弄的鬼。

四周,無數生靈,彷彿都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唯獨自己,卻是沒感受到,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他瞬間追上了春秋,也許,只有徹底打爆了春秋,他們才會出現,李皓,我不相信,你就一直這麼躲著!

……

諸天道場之中。

此刻,一個龐大無比的世界,新混沌,浮現了出來。

光明璀璨!

此刻,彷彿活了過來。

文明浮現。

無數城市佇立,各種風格,有些不太一致,各種各樣的風格,有妖族的城市,有

荒野之風,有沙漠之風,有古風,有現代風格……

什麼樣的建築,都有。

有些連接在了一起,有些分散在各地,有些世界靠着世界,有些城市連着城市··…

一片接連一片!

這一刻,那虛幻混沌之中,無數意志力湧入,將這混沌,開始穩固起來。

李皓露出了燦爛笑容!

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自己對道的感悟,對時光的感悟,到底

正確不正確,也許只有戰,才能給他答案。

可戰已經死了,從平凡中死去。

也許……只有試試,才能知道。

此刻,其他帝尊,都很忐忑不安,外界,好像劇烈動蕩,有帝尊不安道:「一個

虛幻混沌,真的可以……覆蓋原本的混沌,將一切……化凡嗎?」

原本,也許有些不願。

可感受到天方的強悍,感受到春秋的動蕩,他們……都忐忑了起來。

若是不成功,大家可能都要死。

好死不如賴活着!

化凡,也比死了強吧?

「我不知道。」

李皓搖頭:「沒人知道,到底可不可以,但是我覺得,混沌蒼生,都在認可,都

在贊同,道,也是生靈修出來的!意志的力量,在我看來,一定會比實際存在的大道

之力更強!」

「所謂空間…··…空間,也是我們生存的地方,是所有人的,不是某一人的,當一

切化為平凡,空間,不再是一人獨屬!這個空間,生存的地方,是我們所有人的……

李皓笑了:「只要大家一起堅信,我相信……可以成功的!」

聽着他的話,眾人不再說什麼。

李皓吐了口氣:「走吧,該出去了!天方,他眼中的絕對時空,難道就比此刻的

混沌更強嗎?」

說罷,李皓率先走出。

其他人,陸續跟着走出。

「李皓!」

天方還在咆哮著,忽然,眼神一動,這一刻,忽然,一道道虛影浮現,剎那間,

李皓浮現在眼前,春秋帝尊,此刻渾身都是鮮血,一身的傷勢。

看到眾人浮現,滿眼的幽怨和鬱悶。

總算是出來了!

你們這群混蛋,再不出來,我就要被天方活活打死了!

李皓深吸一口氣,開口:「天方,你知道,我在做什麼嗎?」

天方止步,並未瞬間出手格殺李皓,而是看着李皓,李皓笑道:「此刻,混沌中

,也許……只有你不知曉,你知道為何嗎?』

天方冷著臉看着他。

「因為·…··…你不曾絕望!」

天方心中一動,沉聲道:「你是說……你通過心門,也就是你的絕望之路,做了

什麼?」

「是。」

原來如此!

天方皺眉:「這一切,毫無意義!你以為,這群凡俗,能幫你什麼?你在汲取意

志的力量是嗎?有用嗎?時空才是最強的力量!唯有時光,才能戰勝我!」

「我知道!」

李皓此刻雲淡風輕,背負雙手:「那你又如何知曉,時光,和意志無關,和蒼生

無關呢?」

天方微微凝眉。

李皓笑道:「你覺得,你空間無敵,我卻是覺得,你空間……並非真正的無敵,

天方,你一直想要撞擊出絕對時空,我便滿足你,動用真正的時光之力,你……願意

嘗試一下嗎?」

「真正的時光?」

天方愣住了,看着他,什麼意思?

「之前的時光之力……」

「那只是外在!」

李皓搖頭:「那不是時光,起碼,不是我眼中的時光!我不覺得,那是時光之力

,那也許算是一種回溯之力,一種記憶浮現之力,一種幻境之力……在我眼中,那不

算時光!」

那不是時光?

天方腦海中轟鳴聲炸裂!

不可能!

怎麼可能?

天方看着李皓,此刻愈加瘋狂:「你說,那不是時光,你修鍊出了真正的時光之

力?」

「對。」

「我要看看!」

他不甘心,不服氣:「那是戰留下來的時光,如何不是?李皓,你比戰還要有天

賦嗎?我不信!你只是在恫嚇我!」

「無需恫嚇!」

李皓這一刻,卻是搖頭:「到了這地步,還需要嚇唬你嗎?毫無必要!今日,你

我之間,必定會分出勝負,到了這時候,一切恫嚇,都是笑話罷了!」

天方有些不敢置信,看着他,許久,低沉道:「我想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時

光!」

他想看看!

他不信,自己一直堅信的時光之力,會是假的。

那不可能。

那種力量,強大無比,在他看來,也就春秋不會使用,否則,不會那麼弱的,如

何不是?

這一刻,諸天道場浮現。

天方瞬間皺眉!

他認識這玩意,你在說笑話,這是時光?

李皓看着他,忽然一伸手,遠處,那破碎的混沌本源,忽然浮現,落入諸天道場

,而天方也沒有阻攔,這混沌本源,已經沒用了。

沒了大道之力,沒了生命之力,只是廢物罷了。

李皓拿走,他也不在意。

他只是想看看……時光,到底為何?

那破碎的混沌本源,這一刻,忽然汲取無數意志之力,融入了諸天道場。

諸天道場中,那無數世界匯聚而成的混沌,此刻,彷彿看到了光,那混沌本源,

漸漸旋轉,原本裂開的本源,忽然,化為了兩個。

一陰一陽,一亮一暗。

宛如日月,又好像陰陽之光。

光明與黑暗,開始交錯。

整個虛幻混沌,開始出現了一些變化,那無數意志力融入其中,無數人,都認可

了這個世界,這個混沌。

而這一刻,李皓手持諸天道場,彷彿感知到了什麼。

這一刻,他好像明白,混沌本源,到底如何形成的了。

這東西,好像並非人為而成,又或者說,這是……所有人,所有生靈所期待的,

上一個紀元所誕生的,他們,期待大道的出現。

所以,有了而今的混沌?

他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他感受到了,整個諸天道場,彷彿在這一刻,被真正賦予

了一些生命。

天方,其實也感受到了一些。

此刻,眼神不斷變化。

他沒有動,沒有阻攔,他只是想見見,李皓口中的時光,這一刻,他甚至有些期

盼,看着那諸天道場,舔了舔嘴唇,笑了:「好像·……有點意思了!」

李皓,好像復活了混沌本源!

又好像改變了一點什麼。

真的還有其他時光之力嗎?

「來吧!」

他身邊,無數空間之力,劇烈動蕩,開始匯聚,一股強悍無邊的氣息,再次溢散

而出,震蕩天地四方,可這一刻,四方天地,彷彿活躍了起來。

無數世界,無數生靈,都在抬頭看!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一些期待,一些渴望,化凡……可以成功!

時光,終將戰勝空間。

李皓吐了口氣,手中,浮現出一把劍,黑色長劍,一股慾望之力,湧入諸天道場

,無需刻意去壓制什麼,有慾望,才有動力。

整個諸天道場,在這一刻,彷彿化為一股特殊之力,湧入長劍之中,長劍愈加顫

動起來。

「天方······今日,李皓不敵你,我一人,非你之敵,可此刻,非我一人···」

「少廢話!」

天方怒喝:「我不在乎這些!李皓,你知道,我並不在乎這些,你知道,我想要

什麼,我想要一個答案,一個結果!」

這一刻,他面前浮現出一柄無形之劍,無數空間之力湧入其中,他有些興奮,有

些激動,有些瘋狂,他真的感受到了威脅!

比之前春秋帶來的威脅更大,大很多很多!

也許,戰的時光,真的不對。

或者,李皓的時光更強。

而這,也是我所期盼的。

不是嗎?

「來吧!」

天方一聲厲嘯,手臂上揚,這一刻,幾乎匯聚了所有的力量,氣血都在燃燒,在

瘋狂,怒髮衝冠!

李皓長發,隨風飄舞。

整個混沌,寂靜無聲。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結果。

李皓笑了笑,出手,揮劍,斬下!

剎那間,彷彿一個混沌降臨天地之間,無數世界,如同幻影一般,瞬間朝着四面

八方,無數的世界飄蕩而去,和他們的意志力,融為一體。

這一刻,整個混沌,忽然劇烈動蕩起來。

無數世界,迅速開始匯聚!

顫動!

動蕩!

無數大道之力,在這一刻,忽然泯滅,消失。

天空之中,彷彿出現了一輪太陽,一輪明月。

一切大道之力,都在迅速消散,被吞噬,被泯滅,被耗空,所有人體內的大道之

力,都在瘋狂消散,和那些世界,開始融合,建造一個剛剛打造而成的虛幻世界。

對面的天方,手中無形之劍,撞擊而上,忽然開始崩斷。

好像瞬間消磨掉了一切大道之力!

天方愣住了,看着李皓,有些獃滯,不可能,這不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呢?

我混沌無敵!

為何……我的大道之力,我的空間之力,正在瘋狂流逝。

「李皓!你耍詐!」

他怒吼一聲:「我一次次讓你,一次次等你,只為了見一次真正的時光,見一次

絕對時空,你為何要騙我……」

長劍,從天而落!

彷彿劈開了整個混沌,彷彿劈碎了所有的黑暗。

天方披頭散髮,眼中滿是絕望。

為何會如此?

空間之力,強大無匹,怎會不敵這股特殊之力,這不是時光……

時光不是這樣的!

還有什麼,可以超越時光的力量嗎?

絕望!

當絕望爆發,他愣了一下,心中彷彿浮現出一道門戶,彷彿浮現出了一些東西,

彷彿……在這一刻,聆聽到了什麼。

化凡!

這一剎那,他知道,這股特殊之力,到底是什麼了!

化凡!

時光,回歸平凡?

他獃獃地看着李皓,獃獃地看着所有人,他有些失神,有些恍惚……

「不可能……不會的……李皓……你們騙我……」

他腦海中,浮現出百萬年前的那一幕。

那一日,他在天方,見到了一人。

那一旦,他們論道諸天,他們提出了絕對時空的理念,那一日,戰說,絕對時空

,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後來又說,當絕對時空出現的那一日,一切,也許都將結

束。

那一日的戰,到底是何意思?

他口中的時光,到底是否是他的時光?

他一直覺得,戰是逃避,是不願意去面對自己,面對混沌崩碎。

可今日……好像有些明白了。

戰……回歸了平凡。

他不是自殺!

他只是……正常的死去罷了。

天方獃獃地看着李皓,此刻,整個混沌劇烈顏動,無數大道之力,不斷崩滅!

而李皓,卻是趁著這一刻,探手一招,一股特殊本源之力,浮現在天地之間,他

忽然不管天方,直接追逐而去!他朝着混沌,追逐而去!

這一刻的李皓,彷彿欣喜若狂,他朝着遠處,那一個世界,那一個小小的世界,

不大的世界,不大的小城,瘋狂追逐而去!

身後,黑豹迅速追逐而去,袁碩趔趄著,笑着,也瘋狂跟着追去!

此刻,人王也咧嘴大笑,朝着那遠處,那遙遠的新武之地,騰空而去,腳下有些

趔趄,卻是歡快無比,他看到了,看到了無數新武人,正在那新武之地,開始復活。

蘇宇也笑着朝萬界所在飛去,身上大道之力,正在被泯滅,正在被消散。

「走了!」

此刻,有帝尊哈哈大笑:「再不走,大道之力全部泯滅,我們就要掉下去摔死了!哈哈哈……化凡成功了……哈哈哈……我的世界,我來了!」

一群帝尊,瘋狂朝着四面八方飛去。

這一刻,唯獨兩人,一動不動。

天方獃獃地看着,春秋卻是茫然無比,怎麼了?

就對了一劍,混沌好像出現了劇變!

「李皓……怎麼了?」

她大聲咆哮,「我的力量在瘋狂流逝,李皓,天方還活着!李皓·……你去哪?」

幹嘛啊!

你們去哪啊?

戰鬥還沒結束,天方還活着,而我的力量,卻是被一股無形之力,瘋狂吞噬,正

在泯滅!

李皓,你這混蛋!

前方,天方一個趔趄,俯瞰下方,那無數世界,正在瘋狂重組!

他獃獃地看着,披頭散髮,身上的空間之力,正在瘋狂流逝,他看着這一切,喃

喃道:「絕對時空,到底是什麼,是這樣的嗎?誰能告訴我……這……是不是絕對時

空?」

這個天地,變了。

這個混沌,正在劇烈的變化。

大道,正在泯滅。

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億億萬生靈,彷彿都在歡呼,咆哮,雀躍!

他們,活下來了!

對面,春秋顧不得了,此刻,她感受到了體內的無數能量,正在瘋狂潰散,迅速

朝着李皓他們跑去的方向追去,她彷彿看到了……一個世界。

屬於我的世界!

春秋之界!

她彷彿聽到了無數蟬鳴之聲,她迅速朝着那邊跑去,罵罵咧咧,我不知道咋了,

為何你們都瘋了?

整個混沌都瘋了嗎?

無盡虛空中。

天方獃獃看着下方,看着那些世界,看着無數的生靈在雀躍,彷彿……真的開心

為何如此?

無敵的力量,無盡的壽元,難道不是你們所追求的嗎?

這一刻,他倒下了,任由力量消散,任由那下墜之力,將他拖入地下,他看着天

空,看着那日月一般的混沌之源,彷彿……看到了戰。

百萬年前一次相遇,便是今日之結局嗎?

戰,你死了……我還活着。

可我……好像也快死了。

今日,是我兩百萬年壽元,也許,我是混沌中活的最長的人了。

……

這一刻,李皓瘋狂朝着一座城市飛去。

力量,正在潰散。

他不在乎!

他歡喜無比,他雀躍無比,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

「爸,媽·····小遠······還有大家···…」

他瘋狂地叫着,吼著,彷彿回到了當年!

這一刻,銀城。

一條馬路上,一對中年男女,有些茫然,聽着附近,那瘋狂到了極致的吶喊聲,

雀躍聲,茫然無比。

怎麼了?

都瘋了嗎?

還有,我們出車禍了,怎麼沒事?

夫妻倆對視一眼,都很茫然,而不遠處,一位少年,膽戰心驚,也有些茫然,我

……我不是死了嗎?

阿皓呢?

他怎麼樣了?

他抬頭,只聽到無數歡呼聲,炸裂人心!

「銀月王!」

「銀月王!」

「……」

銀月王?

此刻,不是天星曆嗎?

哪來銀月王?

沒有抹除誰記憶,所有人,都聽到了,看到了,感受到了,包括銀月人。

他們知道,他們的王,勝了!

此刻,他們身邊,彷彿也多了一些人,有人茫然,有人畏懼,有人惶恐……

有人在瘋狂歡呼,有人茫然無措。

有人仰天大吼,有人……看到了一尊尊昔日強悍無比的存在,正在從天空落下,

甚至是墜落!

狼狽無比!

那銀城之地,幾人看天,那中年男女,獃滯無比地看着天上,喃喃道:「老婆,

天上……有人掉下來了!」

「瞎說……」

女人被吵的頭疼,卻也忍不住抬頭看去,這一看,愣住了,一道道身影,彷彿從

天空掉落了下來,隱約間,她好像還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怎麼那麼像我兒子?

「爸媽!」

「小遠!」

吼聲,傳盪開來。

這一刻,吶喊聲,彷彿停下了,無數銀月人,都在看向一個方向。

那天空中,一位位強者在墜落。

昔日,橫掃無敵的實力,今日,彷彿全部消失。

一條狗,盤旋在天空,轉的暈頭轉向!

一位老人,從天而落,砰地一聲,砸落在地,揉着老腰,痛呼一聲,他么的,好

痛!

不至於這樣吧?

也太狠了,除了肉身強大點,好像真沒了,我這徒弟,也太狠了吧!

轟隆一聲巨響!

李皓墜落在地,咧嘴,齜牙,看向遠處那中年男女,又使勁朝着更遠處一位少年

揮手,高聲吶喊:「小遠,我在這!」

喊完,抬頭,看向那驚呆了的中年男女,齜牙傻笑,如此燦爛

「爸媽……我在這!」

中年男女,獃獃地看着,看着兒子,從天上掉了下來,不敢置信。

怎麼會從天上掉下來呢?

還沒摔死!

「汪汪汪!」

一條黑狗,扒拉着李皓的腿,生怕李皓將它丟棄一般,死不撒手。

不遠處,一身黑衣的女子,黑衣化為紅色,朝着那中年男女看去,又朝李皓看去

,在李皓還在狂喜瞬間,忽然開口:「爸媽……我是李皓未婚妻……」

李皓獃滯,朝着不遠處看去。

那女子,轉身便走:「我先回家,等我來找你,你跑不了的!」

李皓獃滯無比!

「林紅玉,都已經是無道時代了,我什麼都不是了!」

李皓咆哮:「你比我大十歲!我根本沒想過和你結婚……這是新時代了,新時代!s

無人理會。

林紅玉一身紅衣,翩然離去。

我會來找你的!

哪怕……時代已經更替。

中年男女,愈加獃滯,什麼情況?

沒看懂,只是··…·…好像··……我兒子,居然……和人訂婚了,我們怎麼不知道?

不遠處,那驚懼的少年,迅速趕來,瞬間拉住李皓,焦急無比:「阿皓,有人要

殺你·……」

此刻,甚至顧不得那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李皓齜牙笑了,重重拍着他的肩膀,笑了:「我知道,他們死了,都死了,被我

殺了……」

砰地一聲!

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李皓頭上,低喝:「胡言亂語,殺人犯法的……別瞎說!

那久違的感覺,讓李皓欣喜無比!

「這狗……挺肥的,怎麼一直拉着你?」

「咱家可不許養狗··…·…阿皓,不能養狗,野狗很髒的……咦,還挺乾淨……」

這一刻,夫妻倆,甚至遺忘了四周的劇變,只是看着李皓,露出笑容,他們覺得

,自己好像被撞死了,可是,他們好像又活了。

真奇怪!

不遠處。

一位位從天掉落的武師們,看着這一幕,都笑了。

侯霄塵拉着玉羅剎,朝李皓擺了擺手,轉身便走。

南拳聳聳肩,哈哈一笑,一彈而起,哈哈笑道:「銀月武林,永遠都有我們的傳

說!」

袁碩看着身邊的女子,也笑了起來,斯斯文文,捋了捋鬍子:「慢了一輩子,好

在……最終沒有錯過你!」

碧光劍看着他,有些羞澀,環顧四周,見無人看到,掐了他一下,面露嬌羞。

袁碩哈哈一笑,牽着她轉身離去:「李皓……回頭去學院,完成學業……」

李皓回頭,齜牙一笑。

夫妻倆更懵了!

那又是誰?

不認識啊!

「江湖還在嗎?」

這一刻,有人感慨一聲,「侯爺,有緣再會了!」

說罷,哈哈一笑,一躍而起,飛身而去。

干無亮的笑聲,傳盪而來:「最後喊你一聲侯爺了……今日,我是干無亮,前途

無量!」

一位位武師,朝着李皓揮手,道別!

此去,也許還會再見,也許不會了。

李皓揮舞着手臂,露出由衷的笑容,一一道別。

大道之力,還在瘋狂流逝。

這個時代,大道之力,會徹底消散一空,也許,我們便是最後一代武師了。

等我們死後,這個時代,便不再有武道了。

可是……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新時代,新世界,銀月!」

這一刻,吶喊聲,再次傳盪而來。

遙遠處,這一刻,更大的呼喊聲響徹四方。

「人王無雙!」

此起彼伏聲,居然傳盪而來。

下一刻,更遠處,也響起驚世之聲,「宇皇無雙!」

片刻后,銀月一靜。

瞬間,爆發出更強烈的呼喊之聲。

「魔劍無雙!」

天地,歡呼聲此起彼伏!

「都瘋了嗎?」

那中年男女,捂著耳朵,覺得不可思議,是不是都瘋了?

沒一個正常人了?

全世界,都瘋了吧?

……

遙遠之地。

一片荒漠之上,一位頭髮披散的老人,感受着時光的流逝,依舊睜着眼睛,看着

天空,聽着那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忽然,露出了一些笑容。

喃喃聲,隨風而逝。

「時光····…歸於平凡·…··」

「我的絕對時空……是在這嗎?」

生命,漸漸走向終點。

李皓,你不殺我,我也活不了了。

可我,好像也沒那麼遺憾。

我以為,我會很遺憾的。

好像……沒有。

風卷塵沙,無數黃沙,漸漸覆蓋了老人,老人,漸漸閉上了眼睛,這天,好亮!

這歡呼聲,彷彿在為我送行。

我活了兩百萬年,今日,我走了。

天方閉上了眼睛,臉上,漸漸露出一抹微笑,活的夠長了。

黃沙席捲,遮掩了一切。

PS:《星門》就到這了,也許不盡人意,也許結局並非大家想像的那樣,老鷹

儘力了,這樣的結局,也許也是老鷹幾年來的心態轉變吧,一切歸於平凡,時光就在

身邊,珍惜身邊人,江湖留在心中吧!

朋友們,江湖再見!

稍晚一些,會寫一篇完本感言,星門在這,畫上了句號,感謝大家一路相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門:時光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時光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六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