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申諜
  4. 第18章 如實相告

第18章 如實相告

作者:

??離開學校后,顧景舟心情不太好,臉上看不出明媚。

??他來時也曾設想過鶴連商或許會被兩家打壓的很艱難,卻沒想到,居然到了要直接向年祁尋求保護的地步。

??令尋常人費解,但在這種場面上來看,卻是實力還算不錯的證明了。

??畢竟沒有人會在兩大勢力的壓迫下,苦苦支撐這麼久。

??話題扯遠了。

??顧景舟行走在歸家的小道上,心中默默復盤。

??歸國不過短短几天的時間,他就已經見過了年祁,經歷過了傑羅芬小隊的試探,雖然還沒有正式和正主見面,但就他得到的情報而言,能見到瑞克也算得上是不錯了。

??而今天早上遇見的那個人,大概率是遲遲沒有露面的豐系人員了,只是身份排幾號,卻是不得而知。

??顧景舟思索著,將手中的包無意識的攥緊,那裏面放着一個剛才鶴連商托他帶給年祁的盒子,正是傑羅芬送的那個物件。

??為了取信年祁,鶴連商算是下本了,但也可以從這件事情上看出他確實是走投無路。

??這樣看來,原本藏起來的幾個勢力,顧景舟算是已經上去認了個臉熟,雖然只知道一位領頭人的廬山真面目,但卻正合他意。

??雖然意見上會有諸多不同的偏向,但只要是順應時代的潮流,就總歸不會是炮灰。

??天色將晚,夕陽西下,風雨欲來,空氣中瀰漫着乾燥又凝重的氣味,混雜着小巷子裏特有的泥土和灰塵的味道,沉悶的空氣,充斥着顧景舟的鼻間。

??「風雨欲來,卻正合我意。」

??顧景舟停下腳步,站在陰濕巷子的一角,露出一半的臉,回望着天邊的雲霞,灰霧濃密,正如現在申城的形勢一般無二。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豆大的雨水自空跌落,砸在地上,變成一個個小水窪。

??「下雨了……天公不作美啊!」

??顧景舟嘆息一聲,不再停留,而是將手中的包小心地護在懷裏,不叫它沾上一絲水跡,而後頂着驟雨,一頭栽進了雨幕里。

??從遠處看,倒像是誤入了雲中仙境,只能隱約看見模糊的背影。

??「下雨了,阿土,快去收衣服!」

??「欸!來了來了!」

??一旁的人家裏竄出了人影,一老一少,頂着大雨,踩進泥水坑,打濕了褲腳,沾上了泥印子,卻渾不在意,臉上掛着焦急的情緒。

??「怎麼就下雨了,這可是最後一件合體的衣服了!」

??「家裏的婆娘又該念叨,本就沒幾年的好衣裳又被雨淋,唉……」

??晾在架子上的衣服被老漢一把扯下來,團成一團,而後一把攬過收好了所有衣服的小少年,將人護在懷裏,沖着顧景舟相反的方向跑去。

??兩人擦肩而過,本該毫無交集,顧景舟卻在瓢潑大雨中,聽清了老漢的嘟囔,他的身形幾不可聞的一頓,隨後腳步不停,堅定而又有力的向著前方跑去。

??年祁下得早班,天還沒有全黑時就回了家,倒是比顧景舟幸運一些,沒有趕上大雨,而是清清爽爽的站在屋檐下,欣賞著風吹雨。

??所以當年祁看到顧景舟一身狼狽,渾身上下都被淋濕,頭髮都被打濕成一縷一縷的條塊,一副落湯雞的模樣后,毫不客氣的笑出了聲。

??「你這運氣還真是不錯,平時不是早就回來了嗎?是去了什麼地方,

被事情耽擱了吧。」

??年祁看着顧景舟跑進房檐下,他此時正坐在搖椅上老神在在。

??顧景舟沒有在意年祁口中的話語,而是直起身子,將護在懷裏的包鬆開,在翻開裏面查看,發現沒有沾染到痕迹后鬆了一口氣,隨後直直地向著年祁走去。

??「……」

??年祁挑眉,沒有動作,只是從桌上端起一杯茶水,慢條斯理地撇去上面的浮沫,湊近鼻尖聞聞,沒喝,而是放回來桌上。

??與此同時,顧景舟也捧著包走近了年祁所在的位置。

??「校長托我帶話,我想你應該是想聽的。」

??顧景舟站在年祁的面前,身上的衣服還在不停的滴水,他卻渾不在意,而是將一直捧在手中的盒子遞給年祁。

??「晚些時候,校長想要你去他的府中細談,想談什麼不知道。」

??盒上沾上水跡,黯淡的顏色變得鮮艷奪目。

??顧景舟沒有再站在年祁面前礙眼,而是說完就走,這一身的粘膩,真的很讓人不適。

??「沒了?我覺得你或許還有些未盡之言,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年祁將放在桌上的盒子拿起來,動作輕佻,姿勢不變,眼神卻看向了因為他的話語而停下腳步的顧景舟。

??顧景舟停下腳步,轉過頭道:

??「或許是我多此一舉了,年隊長。」

??他抬頭盯着年祁的眼睛,內里一片赤誠。

??「校長和我短暫的交談了兩句,這個盒子,是外人拿過來借花獻佛的'禮物'!」

??顧景舟特意在禮物上壓了重音,臉色似有不忿,又像是錯覺。

??「所以?」

??年祁笑了笑,眼中帶上笑意,若有所思。

??「沒什麼,冒昧了。」

??顧景舟搖搖頭,沒有再理會年祁話語中的引導和試探,而是皺着眉,背影里透出一股沉默。

??年祁看着顧景舟遠去,直到看不見顧景舟的身影后,才收斂了浮於表面的笑意。

??「你怎麼看,老劉?」

??「看不出別的。」

??年祁話音剛落,柱子后就傳出了一道聲音。

??「至少我看不出他現在有什麼不對勁。」

??有人從柱後走出。

??一襲長衫,渾身書卷氣,少年溫潤,笑眯着眼。

??「是嗎?難得有你看不出深淺的傢伙。」

??年祁反問一句,手指輕點着盒子的外殼。

??「人無完人嘛……更何況,他雖然現在看不出,但確實可疑。」

??「是啊,要不是他身份特殊,就單憑他的回來時的經歷,這小子就絕對進去了出不來。」

??年祁輕笑一聲,將手中的盒子遞給劉曉,待到劉曉接過後,端起桌上還冒着熱氣的茶水,輕抿一口,道:

??「看看,那位外來友人,到底借花獻佛了些什麼寶貝,居然可以讓鶴連商那個硬骨頭,氣的直接托顧景舟來找我。」

??「好。」

??劉曉接過盒子,不過剛入手,,就看出了它的不對勁。

??「這雕工,色澤,技巧和用料……錯不了,是宮裏面的好東西!」

??「嘖嘖嘖,這樣的好東西傑羅芬不僅搞到了手,居然還大方的送了出來,敗家啊!多敗家啊!」

??劉曉輕撫著盒子,像是在撫摸著戀人的肌膚,臉上一片痴迷的神色,他的嘴裏嘖嘖有詞,對於傑羅芬的行為只覺得驚奇。

??「宮裏的好東西?難怪鶴連商會來找我……」

??年祁站起身來,一把奪過劉曉手裏的盒子,走進屋裏收好。

??「叫弟兄們晚上帶好武器,今天晚上和我去鶴連商的府上串個門,有可能會遇見不該見到的人呢!」

??「了解,我去叫人!」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