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黃粱雲夢
  4. 第12章 徐大小姐

第12章 徐大小姐

作者:

出了雲外樓,劉金刀安排的馬車早就在門外候著了,雲穆自然被劉金刀客氣的請了上去。

只是一路上雲穆都在思考說書人薛濤那個周侯情深的故事,時而眉頭緊鎖,時而又彷彿茅塞頓開。

第一次坐上老爺們才能坐的馬車,二虎倒是耐不住寂寞,屁股在馬車奢華的毯子上動來動去的。

「這小子倒是有一身好筋骨。可惜錯過了打基礎的年齡,不然是塊練武的好坯子。」劉金刀倒是對二虎挺感興趣,還用手在他身上的骨頭處摸了幾下。

「劉家族,我看你也是個習武之人。不知道能否同雲某講一講?你們習武境界的大致情況?」雲穆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

他對大齊國武者境界的分級還是挺有興趣的,至少練武是看得見摸得著的,而不像那些神仙傳說一般雲里霧裡。

劉金濤卻臉色一凝,擺正了自己的姿態鄭重的說道。

「其實我們武者習武,無外乎就是後天先天之分罷了。後天武者,仍然停留在鍛煉體質階段,注重的是煉體。而先天武者,已經在體內產生了強大的內力,甚至達到了內力外放的恐怖地部。他們自然更側重於練氣。」

略加思索之後,雲穆開口道。

「這麼說先天武者也能隔空取物嗎?」

劉金刀苦笑,隔空取物,這怎麼可能是凡人能幹到的事情。

「雲道長太抬舉我們武者了,隔空取物,恐怕只有您們這種修仙之人才能辦到。」

雲穆只是笑笑不說話,對劉金刀的回答不置可否。

「吁!」外面傳來車夫的聲音,看來是徐府已經到了。雲穆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口的祖傳玉佩,眼神變得堅定起來——這次我雲穆又回來了。

雲幕等人還沒下馬車,外面就又傳來一聲呵斥。

「什麼人敢在我們徐府大門外晃悠?」

「幾位管事在下是景泰行老闆劉金刀,能否賞臉通報一聲?就說是雲穆雲道長回來了。」劉金刀下車笑嘻嘻的對著那幾個家丁說道。

「原來是劉老闆。但是你這沒有請帖,按照規矩是不可能給你通報的。」一個家丁傲慢道。

「等一下,徐五,他剛才說誰回來了?」另一個年長的家丁問道。

「是我回來了。」雲穆帶著二虎下車,面無表情的回道。

「呦,是,是你呀,雲大天師?我們還以為,還以為……」家丁徐五看到雲穆,彷彿見了鬼一樣,嚇得不輕。

「以為我早就死了,對吧?」

「怎麼會呢?雲天師,呵呵。」那徐五苦笑道,只是那張臉笑的比哭還難看。

「那雲天師你先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去跟老爺稟報。」倒是那個年長些的家丁很有眼力,急忙救場道。

「哈哈哈,還稟報什麼?這個道士就是你們說的那個被嚇死的可憐蟲吧!」

一道尖酸刻薄的嘲笑聲突然響起。雲穆抬頭望去,就看到了那聲音的主人,一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年輕和尚。

「哎喲。明心大師,您怎麼出來啦?」徐五急忙跑過去巴結道。那阿諛的態度和剛剛對雲穆時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雲天師,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那年長的家丁剛準備說話,就被那年輕和尚打斷。

「不用介紹了,一個坑蒙拐騙,玩弄些江湖小把戲的窮道士。我是沒有興趣認識,趕緊叫他們滾了,免得髒了我和我師父的法眼。」

「呵呵,

看來這位小和尚對雲某有很大的偏見呢。」雲穆皮笑肉不笑道。

偏見?那年輕和尚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笑的捧腹直笑,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垃圾貨色?也敢在我面前擺弄玄虛?」

說完,那和尚突然就暴起出手。前一秒還是笑嘻嘻的文雅模樣,下一秒就變成了一個凶暴至極的惡徒。

但是他這點小手段,在雲穆面前不過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罷了。只見那和尚的拳頭快要轟擊到雲穆頭顱時,雲霧眼中閃過一道嘲弄之意,將頭微微一偏,拳頭便重重的砸在了空氣上。

這便是得到神秘祖傳玉佩強化過後的雲穆,反應力提升了數個檔次,已經脫離了普通人的範疇。

雲穆還發現一個意外之喜,那就是在他的陰陽眼下,明心和尚的動作被放慢了數倍,破綻百出。

那明心和尚見到自己處心積慮的一拳落空,頓時感到被雲穆戲耍,惱羞成怒之下還想再次出拳。

「都給我住手!」

徐府內穿來一聲嬌喝,只見那年長的家丁帶著一個面帶怒意的少女走了過來。

少女一身碎花紫色群子勾勒出纖細的身姿,一張潔白細嫩的臉蛋雖說不上絕美,但卻是十分耐看。渾身裝扮都很淡雅低調,透著一股知性美的氣息。

看到此人,徐五等家丁急忙彎腰迎接,那明心和尚雖然氣憤,但也湊到少女面前拱手道。

「見過徐大小姐。」

「明心大師,你師傅正在找你過去,還是不要到處亂跑了。」這位徐家大小姐瞥了明心和尚一眼,冷冷道。

明心和尚聽到徐家大小姐這話,便明白,這是大小姐有意偏袒雲穆,雖然心中氣憤,但卻又不敢發作,最後惡狠狠的瞪了雲穆一眼,氣沖沖的離去了。

雲穆好奇的打量著這位徐家大小姐,況且據王鐵根所說,他們進山尋人也是因為這位徐家大小姐的雇傭。

「雲道長,」察覺到雲穆的眼光,徐大小姐矜持的笑了笑道。

雲穆倒是早就在路上詢問過劉金刀有關這位徐家大小姐的一些信息。徐家大小姐名為徐娢,在大齊朝,人們都以單字為榮,所以即便是劉金刀這樣的大商人,家中根本不缺錢,也沒有取單字的社會地位。

而且大齊朝推崇三綱五常,女子地位低下,這位大小姐能夠被取單字,其在徐府地位便可見一斑。

「雲某多謝大小姐救命之恩。」

「家父正在面客,雲道長不如先來我的別院小憩一下。」

「那雲某人就叨擾了,大小姐請帶路。」

徐娢眼中閃過一抹喜色,當即示意身旁婢女帶著劉金刀和二虎先行離去,而她本人則和雲穆相伴而行。

一路走來,雲穆只見徐府內部建築富麗堂皇,恢弘大氣,真不愧是華陽縣第一家族。

雲穆雖然好奇,這位大小姐為什麼對他態度如此好,但他一個外人又不好提問,只好沉默的跟著徐娢。

徐娢的別院離徐府大門倒也不遠,半柱香的時間便已經到了。

「雲道長請用茶。」進了別院,早已經有婢女準備好了茶點端了上來,讓人意外的是,徐娢居然放下大小姐身段替親自雲穆斟茶。

「請。」

雲穆也不講究那些繁文縟節,大大咧咧的享受著徐大小姐親手斟的茶水。

這是祝余茶?雲穆感受著茶水中那股微弱的能量,心中卻對這位徐家大小姐增添了不少好感。

徐娢給的這杯祝余茶,份量就很足,茶壺中十幾片翠綠的小葉子在沸水中沉浮,如果換成銀子的話,估計得要百餘兩。

「雲道長,阿娢這茶水可還符你心意?」

「呵呵,能喝上徐大小姐親手斟的茶,雲穆就已經受寵若驚了。」

「當日拐子山上如此異象,雲道長依舊安然無恙,阿娢實在是好奇。」

「徐大小姐說笑了,要不是有王鐵根等人相救,我恐怕已經死在拐子山上了。」

「雲道長真是好風趣。」

徐娢掩著嘴唇輕笑,如雲穆一時恍惚,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拐子山上雲穆本就是九死一生逃的姓名,要不是最後時刻激活了祖傳玉佩,恐怕已經變成女鬼的食物了。

雲穆剛想回話,徐娢突然面露一副小女兒姿態,壓低聲音細語道。

「雲道長……你上次答應我那件事,有眉目了嗎?」

雲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