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亂葬崗內魅惑現

第四十三章 亂葬崗內魅惑現

空地上站滿了陰森滲人的紙人,而方白站在紙人的中央,其他紙人如眾星拱月般將方白圍住。

陰氣森森,卻又無比和諧。

在杜迎香眼中,平常看著很正常的方白變了,陰氣襯托下,紙人好像變成了人,它們雖然沒有動作,但卻彷彿在朝拜方白。

背影和陰森氣息融合,如黑暗中的魔影,攝人心魄。

只需看上一眼,便覺得心膽俱寒。

猶如紙人中的帝王,令人膽寒。

「迎香姑娘,迎香姑娘?」秦楓喚道。

杜迎香反應過來,回頭問道:「怎麼?」

秦楓壓低聲音:「方兄給我們看這些,那必然是對我們多有信任,我希望今日之事,你不要胡亂去傳,否則……」

「你威脅我?」杜迎香眉頭皺起。

秦楓轉動手中青雲筆,笑道:「我是被書院趕出來的,但和老師的關係沒有斷絕,迎香姑娘知道我的事,又是靈廚,讓我想起某個十八歲就被她老師趕到江湖去的人。」

杜迎香沒有說話。

「迎香姑娘,你有膽色,十八歲就入江湖,不靠背景便出了江湖,入了監天司……」秦楓的話沒有說完。

因為杜迎香打斷了他。

「他如此信任我,我不會說出去。」

就是這短短的一句話,秦楓笑得更燦爛了。

他也閉上嘴巴,不再多說。

而此刻方白並沒聽清他們的小聲議論,他伸出手打了個響指。

所有的紙人動了,瞬間抓住呆若木雞的人。

這群人剛被碰到,就猶如從睡夢中醒來,瘋狂的掙扎,想要朝著各個方位跑動。

但牽絲紙人不是普通紙人,甚至還用了賦靈術,是以輕而易舉的控制住了這群人。

「找根繩子!」方白轉頭道。

人是控制住了,但沒有東西綁著。

他剛才試了一下,打暈了一個人,但那個人仍然閉著眼睛想要跑。

杜迎香速度很快,飛快消失在角落,又很快出現,手裡拿著很長的繩子。

方白掃了一眼,發現這些繩子都是用短繩子拼接起來的。

「事態緊急,顧不了太多了。」杜迎香道。

方白:「……」

怎麼拿來的他不管,剛好能用就行。

幾人拿著繩子,將在場的人全部捆住。

即使被捆住,這群人還在不停的動著,有幾個甚至想用蠕動的方式前進。

方白將牽絲紙人變小,不浪費使用時間,一個一個的撿回木箱子里。

「該出發了。」杜迎香道。

「是啊,她還在亂葬崗等著我們呢。」方白緊了緊木箱子的背帶,笑道。

「唉,可惜了,今日要辣手摧花。」秦楓搓著青雲筆。

幾人不再停留,朝著縣城外的亂葬崗趕去。

月光皎潔,夜晚深沉如水。

城外的亂葬崗方白和秦楓去過一次,這次也是熟門熟路。

亂葬崗內,陰森無人。

除開幾聲怪異鳥叫之外,只剩下方白的腳步聲。

臨近亂葬崗時,方白和秦楓二人分開,讓秦楓二人守在外面,過段時間再進來。

既然宜秋想逐個擊破,那就來個將計就計,先隨了她的意。

如果全部跑進去,指不定宜秋見到人多,來個溜之大吉,到時候人海茫茫,找人如同大海撈針。

是以將計就計,先把人騙出來再說,如果騙不出來,再做其他打算。

……

方白走在亂葬崗內,腳踩著濕潤的泥土,四處觀望。

亂葬崗安靜,未見一人。

除了入目之處的墳地,連只狗都沒見到。

方白停了下來,環視一圈,手一直放在腰間:「我過來了,你不是想讓我一個人過來嗎,來了你又不見,是怕了嗎?」

幽寂的亂葬崗內,只有方白的聲音在回蕩。

「嘎——嘎——」

怪異的鳥叫再次響起,聽在耳中似夜鴉鳴叫。

方白鼻子動了動,聞到一絲異香。

他把手放進木箱子機關里,凝神盯著前方。

前方墳堆里,宜秋穿著紅色輕紗,一步一步裊娜而來。

大腿處的輕紗晃動,若隱若現。

「想不到公子的紙人還有這種用法。」宜秋的嘴唇塗著紅潤,開合間露出一抹白皙。

——誘人到極致。

「你知道?」方白皺眉道。

看宜秋的意思,似乎知曉他在井龍縣城做的事。

「幻術是我下的,我當然有所感應,還好公子你一個人來,否則你就見到不到我了。」宜秋捂嘴輕笑。

方白同樣笑了起來:「你沒有打的意思。」

到現在為止仍舊沒有動作,看來宜秋另有所圖。

但不代表方白不動手。

腰間紙駁殼槍放大,落在手中。

方白舉著紙駁殼槍,斜拿著,舉著就是一槍。

「砰!」

鬼絲凝聚,陰風號號。

凝聚成團的鬼絲激射而出,穿透宜秋,落在宜秋身後的枯樹。

枯樹炸裂,只剩個樹樁,孤零零的立著。

方白手中的紙駁殼槍碎裂,他卻恍若未覺,盯著宜秋。

——又是幻術。

「公子,你太心急了,宜秋敢來見你,自然是做好了萬全準備,公子下手狠辣,絲毫沒有憐香惜玉,可叫宜秋傷心。」宜秋用手捂著心口,做出痛心柔弱姿態。

「說吧,什麼事。」方白眉頭舒展。

他先出手,可宜秋毫無戰鬥之意,必然是有事了。

宜秋剛開始的柔弱消失,樂呵呵的道:「我以為來的會是那位監天司姑娘,還想著她要是來了,宜秋就做辣手摧花之人,既然是公子,那我就直言了。」

方白挑了挑眉,抬手示意宜秋繼續。

狐妖到現在都沒出現,必有蹊蹺,他倒是想聽聽,宜秋有什麼話要說。

「井龍縣從未見過公子,公子是從五十八號陰驛而來吧?」宜秋問道。

方白聞言,面無表情,但心中殺機開始升騰。

五十八號陰驛里有他的秘密,容不得半點瑕疵。

他現在的身份,是偶然聽到五十八號陰驛即將大修,所以來到井龍縣,並且在這裡紮根的江湖人。

「你如果還廢話,我不介意將這裡夷為平地,幻術也有距離,你跑不掉吧。」方白將手伸進木箱子,抓出一大把牽絲紙人。

這些牽絲紙人身上,掛著紙駁殼槍。

宜秋臉上媚態消失,她也不再打岔,直接說出心中的事……

「我想和公子談的,就是五十八號陰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從紙紮人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從紙紮人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亂葬崗內魅惑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