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靈氣復甦:我重生成了貓
  4. 第13章:掃地出門

第13章:掃地出門

作者:

黑貓緩步回了家裡。

老太太已經開始做飯了,廚房裡有飯菜香傳來。

「喵。」

黑貓走進門,示意自己回來了。

老太太回過頭來,看向了黑炭,她卻是眨了眨眼,道了一句:「哎喲,誰家貓崽子跑進來了。」

黑貓頓了一下,看向了老太太。

又犯病了這是?

老太太關了火,走了過來。

她看了看黑貓,說道:「小黑貓,你走錯了。」

黑貓眨了眨眼,卻沒有多在意老太太的話。

它邁開步子,來到了沙發上窩了下來。

老太太嘿了一聲,說道:「怎麼還把這當自己家了?」

老太太想了想,起身之後便回了廚房。

接著,她打了一些飯菜出來,用碗盛著給端到了黑貓的面前。

黑貓睜開了雙眸,有些不解。

「吃吧。」

老太太說道:「吃完了就走,可別賴上我這個老太婆。」

黑貓看了她一眼。

『老太太這老年痴獃,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

至少,之前的時候,她還記得年輕時候有一隻叫做『黑炭』的貓,現在這情況,怕是全都忘了。

黑貓也沒太在意,低下頭來吃飯。

老太太見狀也沒多心,只當是這隻貓是聞著香味進來的。

於是乎,她又繼續進入廚房忙活起來了。

一邊熬著湯,老太太還一邊哼哼著小區,看起來心情挺不錯。

想想也是,忘了這麼多東西。

心裡不會有多糟心。

吃完飯的黑貓轉頭就繼續趴在沙發上睡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電話聲響了起來。

「噹噹噹噹……」

老人機的聲音很大,震的黑貓都有些不舒服。

「誰打電話來啊?」

老太太走了過來,接起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聲音:「是周雅的家長嗎?」

「昂,對,我是她奶奶。」

「我是她的指導老師沈騰飛,我們前兩天見過的。」

「見過嗎……」

老太太思索了一下,一拍腦門,說道:「哎喲,想起來了,那天還想留您吃飯來著。」

「客氣了,是這樣的,今天學校這邊有點事,周雅需要留校一晚上,所以打個電話詢問一下你的意見。」

「這樣嗎……」

老太太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錶,說道:「我說小雅她這個點都還不回來。」

「我讓周雅跟您說。」沈騰飛道了一聲,接著便將手機遞給了周雅。

此刻的周雅正躺在床上,打著點滴。

「奶奶,我明天就回來,今天你就在家裡好好待著,哪也別去,知道了嗎?」

「駭,你這孩子,奶奶還會走丟不成。」

……

嘮叨了一陣之後,那邊便掛斷了電話。

老太太放下了手機,轉頭看向了廚房,不禁搖頭嘆道:「這湯不是白熬了嗎,唉……」

她再一轉頭,看向了沙發上窩著的黑貓。

「嘿!」

老太太伸出手來,抓住了黑貓的脖子,說道:「你這個小黑貓還不走?真把這當自己家了?」

黑貓睜眼看著她,眼神中彷彿打出了一個問號。

「?」

老太太輕哼一聲,說道:「我可告訴你,沒人能訛上我這個老太婆,貓也不成!」

說著,她便提著黑貓來到了門口。

將它給放到門外之後。

「砰噹。」

門關了起來,黑貓則是被鎖在了門外。

一片落葉從黑貓的身後吹過,它就這麼靜靜的蹲在門口,這幅畫面,彷彿有些凄涼。

「……」

黑貓心中無奈,但這個時候就算再進去一樣也會被趕出來。

『唉……』

黑貓心中嘆了一聲。

周雅那小丫頭今天也不回來,在老太太沒想起來之前,它今天恐怕是進不去門了。

它左右看看,然後翻上了圍牆,找了個高點的地方趴了下來。

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今天沒有落日,興許是因為有雨將至,天色也是陰沉沉的。

下午的時候有不少人經過外面的路。

鄰居們見到趴在圍牆上的黑炭都會打聲招呼。

可那黑貓卻是一點回應都沒有。

直到天色完全暗淡下來,黑貓也慢慢融入了黑夜中,直到那路燈亮起,才將它的身形照了出來。

黑貓睜開眼來,鬍子微微動了動。

它抬起頭看了一眼天色。

『該出發了。』

便黑貓起身順著圍牆往外面走去。

現在的時間大概在八九點之間,離約定好的零點還有一段時間。

而它則是先一步來到了海城公園,找了棵樹趴了上去。

將自己的氣息完全掩蓋,減緩呼吸,隱蔽在了黑夜之中。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直到午夜零點,吳念的身影邁入了海城公園之中。

午夜零點的海城公園,寂靜,冷清,一個人都沒有,莫名感到有些陰森。

吳念環顧了一圈四周,沒發現什麼異樣。

於是便開始在公園裡閑逛了起來。

藏在樹上的黑貓睜開了眼。

『來了。』

它朝著某個方向看去,吳念十分的準時,零點整準時到達。

吳念逛了一圈,始終都沒有發現赴約的人。

「耍我?」

吳念嘀咕了一聲,接著對著偌大的公園喊道:「出來!!」

【你喊那麼大聲幹嘛,我又不是聽不到。】

聲音在吳念的耳畔響起。

他皺起了眉頭,這樣的手段有些像是網路小說里的傳音。

吳念從袖中摸出一片紙人,接著施了一道術法。

「天地乾坤,紙人尋跡!」

紙人立了起來,然而,卻是一直在他的掌心之中轉圈,找不到方向。

他心中頓了一下,收起了紙人來。

「好本事,居然連我的紙人都找不到你。」

吳念說道:「說吧,你到底知道些什麼,你找我過來,又是為了什麼?」

【那我便直說了,玉拂塵我不感興趣,但我的確知道這東西現在在哪,不過作為條件,你需要幫我辦一件事。】

吳念心中暗道一聲果然如此,於是便問道:「什麼事。」

【玉拂塵的旁邊,還有另一樣東西,順路帶回了給我就是了。】

「是什麼東西?」吳念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吳念思索之下,也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看樣子是不想讓他提前知道。

要麼,就是在裝神弄鬼。

「我怎麼能信你?」吳念問道。

【你信不信關我屁事,你做不了,大不了我找別人做就是了。】

吳念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稍加思索后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就不怕我到時候那到了不給你嗎?」

【你不會。】

「就這麼信任我?」

【是了解你。】

吳念聽到這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後說道:「好玩。」

「我樂意陪你玩,不過我接下來得去鎮妖關殺妖,恐怕要延後一段日子。」

【不礙事,正好順路。】

吳念聽到這話頓了一下,問道:「玉拂塵在西北?」

【不錯。】

【準確的說,在西北妖族遺迹裡面!】

吳念心中大震,說道:「你說清楚,是裡面,還是外面?」

【裡面。】

吳念張了張口,說道:「你耍我?」

誰不知道,妖族的遺迹人是進不去的,如果是遺迹裡面,誰又能拿的到。

【上京遺迹第三層的壁畫上記載了關於玉拂塵的線索,你也可以去求證一下。】

吳念再次皺起了眉頭。

第三層遺迹?

「第三層遺迹都還未曾開發出來,你又怎麼可能知道,再者說,第二層的壁畫上明明記錄著玉拂塵遺落在了海市,怎麼可能去了西北?」

【誰告訴你是遺落?你不要搞錯了,壁畫上畫著的拂塵落地,代表的是當初的末代天師曾用玉拂塵在沿海之地鎮壓了一隻大妖,只不過是你師父解讀錯了罷了。】

吳念聽他準確的描述起了壁畫上的內容不免也有些相信了起來。

「那你告訴我,妖族遺迹,我一個『人』,又怎麼能進的去。」

【妖族遺迹存在種族限制,但遺迹的第一層因為歲月的流逝,限制也變得相對薄弱,我有辦法能讓你進到第一層,玉拂塵就在那裡。】

吳念搖了搖頭,說道:「你這些證據都是子虛烏有的,我還很難去驗證,不值得我去冒這個險。」

【去不去隨你,大不了我去找黃岐道。】

吳念聽到這話忽的激動了起來。

「不行!」

吳念說道:「做生意講究的是信譽,一份情報,你怎麼能賣給多家呢。」

【你不想做這個生意,有人樂意做。】

吳念張了張口,猶豫了起來。

他沒辦法確定對方說的是真的是假的。

樹上的黑貓卻是一點都不擔心。

他很明白吳念這個人,就算這個消息是假的,吳念也會去試一試,更何況這還是個真的消息。

在長達幾分鐘的沉默之後。

吳念緩緩開口道:「我去。」

【往前走兩步,垃圾桶上放著一條手串,關鍵時候,我會聯繫你。】

吳念邁步上前,拿起了那垃圾桶上的手串,看了看后卻是感到有些怪異。

「你拿這個東西和我聯繫?這是什麼。」吳念皺眉問道。

【只是個傳音的工具罷了。】

吳念點了點頭,收下之後打算回去再研究一下。

說實話,這東西有些超出他的理解範圍。

「我有個疑問。」吳念抬起頭來。

【問。】

吳念問出了心中疑惑的事:「那個罵我的小丫頭片子,是怎麼破的二境?」

太詭異了,他從未見過一個重傷的人還能臨陣突破的,更何況,那個小丫頭片子連一境圓滿都沒有,怎麼忽然漲到二境去的。

【開天門。】

「你也可以不告訴我。」

吳念皺眉道:「但你這麼說又是忽悠誰呢?靈氣衝上天門穴,不是找死嗎,再者說,就算真沒事,衝上去了又有什麼用。」

【靈至天門,可破五境。】

吳念聽到『破五境』這三個字的時候明顯的身軀一怔。

「怎麼搞?」

【等你把我要的東西帶回來,我就告訴你。】

吳念聽他這樣說,也明白了過來,合計著,這就是吹噓出來的。

「我也是有病,聽你在這跟我胡咧咧。」

吳念無奈一笑,接著說道:「行了,答應你的事我會辦到,不過前提是你告訴我的是真的。」

【合作愉快。】

吳念點了點頭,咬牙道:「合作…愉快!」

個屁!

「我先走一步。」

吳念道了一聲,邁開步子離開公園。

然而,他也沒有真的走,而是施了個道法將自己的身形給隱藏了起來。

吳念靜靜的等待,看看會是誰從公園裡出來。

『小樣,跟爺爺我裝神弄鬼是吧。』

吳念藏在那裡開始守株待兔。

然而,樹上趴在的黑貓早就發現了他那拙劣的術法。

拙劣的不能再拙劣了。

想想也是,十六歲的吳念,肯定不如未來的他要穩重。

黑貓也是閑得慌,心想著自己今天反正也回不去家裡,索性就跟吳念耗了起來。

一分鐘,兩分鐘……

十分鐘……

半小時……

吳念眨了眨眼,心中暗道:『怎麼還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手串上傳來了些許波動。

一道聲音從手串里傳出,來到他的耳畔。

【你蹲在這裡采蘑菇嗎?傻X。】

吳念頓了一下,撤去了陣法,對著手串喊道:「「你媽了個巴子,別讓我逮到你!」

他知道自己暴露了,也不藏了。

對方比自己想象的要警惕的多。

他裝腔作勢要走,然而走到一半,他卻是又施了一個道法……

再次藏了起來!

在他才藏起來的時候,手串卻是再次傳來了對方的聲音。

【傻X。】

「你嗎!」

吳念罵了一句,氣憤的起身。

這次,是真的走了。

他懶得在跟對方耗下去了,也不想自己再被當猴一樣耍。

樹上的黑貓心中大笑,心中暗道:『吳二狗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玩啊。』

回想起自己的上輩子,那時候就沒少欺負吳二狗,能追著喊吳二狗的,估計也就只有自己這一個了。

待吳念走後,黑貓也慢悠悠的從樹上下來了。

打了個哈切后,它抬頭看了一眼天上。

可惜,今晚上沒有月亮。

雨滴落下,在公園的湖泊里盪起些許波瀾。

下雨了。

『真他嗎討厭!』

黑貓的鬍子動了動,用妖力將自己包裹,不讓自己沾到一滴雨水。

它行走在大雨與黑夜之中。

卻又不沾染一滴雨水。

而此刻的它則是在想著,自己這個時候該往哪去……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