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願留指尖繁華不忘於你
  4. 第19章校運賽事

第19章校運賽事

作者:

回到了位置上,隔壁的同桌臉色依舊紅潤。

課間的時候老趙來了一趟。通知大家校運會的事情。

因為男生少,又看吳霍挺閑的,於是將校運會報名的任務交給他,而主持班上後勤和組織的事,就交給正副班長了。

因此一下課,許多同學都圍了過來。

校運會一般都是在這九月份十月份舉辦的。

育華比其他的學校要得早,畢竟如產品早上市可以快速佔據市場一樣,早舉辦,可以吸引市鎮里的目光。

萬一領導看對眼了,撥款建設更是美上加美。

要不然等著別的學校一起,那多多少少難以吸睛。

周圍的同學七嘴八舌爭論著,一般文科班都不太擅長體育運動,像校運會這種活動,所獲得的成績都差不多會難以入目。

但換做文藝類的就不一樣了。文科班女生的心靈都比較巧,人數多,又甘願花心思,所以像文化藝術節的,都會表現得很是突出。

表面上看是積極,但暗地裡害怕的是自己被填上魔鬼般的長跑。

因為人數一定是要湊夠的,所以能夠主動,沒人願意接受被動。他們來看吳霍怎麼安排。

說到底,這也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先說好,要報抓緊,項目人數不夠,又沒參加的,很大幾率班主任會給你填上去的。」

因為最後是老趙接手的,所以吳霍也不擔憂什麼。只不過磨磨蹭蹭,一會改這個,一會要那個麻煩而已。

還好吳霍有的是耐心,主動來報上名的,或者是要換自己認為輕鬆點的,他都爽快的幫忙。

就這樣大部分的工作在一個小課間就完成了。要知道下禮拜才開始校運會呢。名單星期五之前提交就即可了。

雖然動作有些快,但吳霍也不是那種墨跡的人。能快速解決那絕對不拖延。

等到人群散去,吳霍看了一下項目。

跳高跳遠鉛球等這些田賽女生都滿了人。這些一回合就可以淘汰掉的,很是輕鬆……

徑賽短跑的也都被報滿了,也不管自己合不合適,她們的心思吳霍明白,到時候上去跑跑也算完成任務了。

也不知道老趙知道后,會不會上火,最近的枸杞養生水,那是經常在泡著喝。

其中參報400米的一些女生還有些不甘不願的。苦著臉,似乎是在責備吳霍為什麼沒有先寫她們名字,又似乎在考慮要不要賭一把,逃脫掉參加校運會。

沒有多想,反正吳霍都是根據嘴巴念出來的填的,晚的慢的怎麼了的他可不管。

轉過頭看著身旁還未報名的女孩,輕聲對她問道:「你呢,想要什麼?」

她皺起秀眉,白白的牙齒咬住嘴唇,看著名單上的名字和項目,有些猶豫地對他說道:

「麻煩你在1500米和800米那裡,寫上我的名字吧,謝謝了。」

看著那兩個框框后的空白,吳霍沉思了一會,認真的神色看著她:「你確定?受得了嗎?」

「嗯,沒關係,可以練練的,重在參與嘛。」

似是軟糯的聲音,卻蘊含著不屈,好像不想讓吳霍看扁一樣。

但他知道,她本來就是要強的,無論誰,這也許在她最親的人面前才會卸下一切吧?

「好,如果不行的話,再換換。」吳霍盡量讓自己看上去溫柔點,在那空白上,寫下了她的名字。

字跡俊秀,宛若游龍,丹青落下之處彰顯著名字的不凡。

看到丹青落於紙上,她的眼睛才慢慢彎成月牙,甜甜的笑了起來。

上課鈴聲敲響,同學們都坐回了位置上。她的目光也轉移到自己課桌,整理出這節課要上的書本。

在將名單收進抽屜前,吳霍在男子組的1500米和800米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既然要,那就一起。

此情無計可消除,若是下了眉頭,那一定會上了心頭。

……

這節是玄學地理。

說實話,拋開英語,吳霍最差的就是地理了。

考試的內容書本上原原本本那是根本找不到的。

在前世高中時,吳霍也暗罵,上地理課有什麼用?學真的是白學!認真苦讀專心聽講,考出來的成績,還沒人家一個天天睡覺的分高。

可後來才明白,是自己沒有讀到家,沒有學到其中精髓。

學地理,要的不是一成不變,而是要發展的眼光,還原一切。

就打個比方所說地質構造這一類,學的就是它的前世今生。只有前世,沒有今生,那怎麼不書寫它的今生?

在書本上,學的是思想,在試卷上,答的是技巧。應用上是分析題目,解剖提干,洞悉它的根本。(純屬瞎扯,娛樂娛樂。)

而不僅僅局限於模板。

要知道,之前的自己,學地理,就是把模板全都背下來,然後硬套,這學得也累背得也累,還沒有效率。

這不能是簡單的生搬硬套。但是更多還是得依靠自己的思維,腦子聰明確實會先人一步,不過還是可以後天努力提升,多做多練,吸收消化的。

要不然去問學霸,他會告訴你的,就是,純屬蒙的,沒有技巧,運氣好的,上課認真聽的。

然後你信了,然後你越學越沒勁了。然後結局就是,你廢了。

老師上課依舊依照著教材,像是演習劇本一樣,從頭到尾,沒有卡頓。

老師懵懵的講,下面的同學,懵懵的聽。

吳霍旁邊的黎明小同志,也一直苦著臉,皺著眉。

看到她那般可愛模樣,吳霍忍不住偷笑。

修長的手指轉動起圓珠筆,行雲流水在指尖滾動,纏插於指縫。

寫了一張小字條,偷偷摸摸地遞給她。

察覺到同桌的小動作,不禁掐斷思緒,被打擾思考,有些不快。

攤開紙條一看,上面寫道:

「當千島寒流遇到RB暖流時,會溫暖整個海域。」

「你是乞力馬扎羅,我是赤道,終有一天,我會將你那一點冰冷全部融化。」

看到這,不禁讓她臉色一冷,氣壓頓時猛降。彷彿回到了那朵生滿寒冰刺骨朵高嶺之花,或是那人間遙不可及的仙女。

上課被打擾還寫這種輕挑的話!

看到她有些不快,悄悄看著她,吳霍暗道糟糕,還好他備了一手,繼續看下去:

「學地理可以很輕鬆滴,你的同桌資質愚昧,但地理還勉強,若是瞧得上,不妨試試。」

好歹也是系統傍身,哪怕這系統好像不靠譜,但也超越了多數人了。而且這是個機會。

看完紙條,趁老師不注意收回抽屜,她繼續聽起老師講習。

吳霍也不介意,她看著老師,他看著她。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上看你。雖然意思不是很對,但吳霍想表達的,僅僅是對於她的歡喜。

「別走神了,後排那幾個!看什麼呢,看黑板!注意聽講!」

「誒誒誒,看我,看黑板上做什麼,黑板上又沒有答案,看我!還走神!」

一聲聲怒吼,將吳霍來回現實,原來是後排那幾個倒霉鬼,聽得無聊又沒趣,開啟了神念遨遊。

好在吳霍坐在前頭窗邊角,視野不起眼處,沒被逮著。

不過,這看黑板,看老師,是全國統一的嗎?硬試化教育?

在吳霍惡意揣測下,地理課宣告結束。

下課想去廁所的吳霍,被他的同桌攔了下來。

「你真的會地理么?要是騙我,打擾我上課那事,你可會完蛋的!」

明明想讓人看上去有點威懾力的,但那嬌美的容貌卻讓她呈現奶凶的樣子。

剛想湊近她耳旁說些「騷話」,卻被她躲開:「怎麼那麼喜歡靠近別人?」

嘿嘿乾笑了兩聲,輕聲說道:「因為有地轉偏向力呀!」

實在忍不住想靠近她,隨著成為同桌的開始,讓他也有了些心急。下意識忘記,和她僅僅是同學,多的,也就同桌了。

雖然知道這會讓她不舒服,但依舊忍不住,這可不是好事。

喜歡是想要接近,但愛,是學會克制。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地理我會一點點,有什麼問題可以一起研究探討。」

扯過話題,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吳霍就趕忙離開,因為他有些憋不住了,上課一直看著她,有些口乾舌燥,整節課下來,倒是喝了不少水。

依舊是有著跟屁蟲一起上廁所,李君朝。女生和女生結伴上廁所沒什麼問題,女孩子嘛,但男生可就大了,不知道還以為真革(割)命同志呢。

再想想之前的舉動,吳霍不留痕迹地離他遠一步。

社會險惡,萬事留心。

校運會他直接報滿了項目。不算上接力賽,他報了四個。除了跳高跳遠,因為班上沒男生報名,他還填了800米和1500米。

那是上課趁老師去年段室喝水時,找吳霍要來名單。傳回來的時候,那兩個項目後面便多了兩個歪歪扭扭的名字。

美名其曰,有事兄弟一起抗。可惜了,在精神上,他只能是單飛。

不過,嗯,是好兄弟,能處,有事真上,說一不二的那種。

這些項目也符合他,他可是背負著老趙的寄託——拿下幾個名次。

因為,他是體育課代表。被老趙看上的強壯男人!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