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人在大秦,從獄吏開始
  4. 第47章 間諜的雙重身份

第47章 間諜的雙重身份

作者:

「如何處理?」

「自然是公孫粱死。其他接觸者割舌,貶為奴籍。」

「那雲陽城有不少人遭罪了。」

「昌平君不想驚動大夫戟,要我們低調處理此事,按照原定計劃,等接觸到死士,開始策反。」

「地點呢?咋們還沒有固定地方藏身,到時候也行動會很不方便。」

「雲陽獄,那裡是景差的地盤。昌平君已經和太傅王綰打過招呼了。」

「怎麼是大獄,東方奚他也在。」

雍裡子正色:「這並不是偶然。他非常聰明,只是演技方面還需要多加磨鍊。難以想象,在雲陽縣能有這種擔當的人物,在他發現了公孫粱身上攜帶的巨大秘密后,居然能勸著他自殺,還能懂得讓他喬裝改扮留在家裡,他絕不是一般人。那天他在河灘處理公孫粱的事情心思之縝密,實在是讓我們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伍衡雙目一沉,一時間心緒難以平復,「你不會打算,讓他加入我們吧?」

「他區區一個庶人出身,想要靠著讀書習字晉陞,未免太難了。」

「可是他只想做個刀筆吏,我曾答應過他。」

「你居然相信承諾這回事情。這就是你永遠也成為不了一流的殺手最多只能在國中做個甲級線人的原因所在。」

雍裡子聲音嘶啞,像是個老人一樣,而他的鬢邊有一綹黑髮,更是會給外人錯覺。

伍衡清楚的知道雍裡子比自己還要年輕兩歲,伍衡比他還要更早加入秦國間諜網這個組織,他曾經還是自己的首徒。

對於雍裡子產生的巨大變化,伍衡一直難以理解。

他到底是怎麼走上殺人如麻的道路……

伍衡清楚的知道雍裡子比自己還要年輕兩歲,伍衡比他還要更早加入秦國間諜網這個組織,他曾經還是自己的首徒。

對於雍裡子產生的巨大變化,伍衡一直難以理解。

他到底是怎麼從一個打抱不平的熱血少年變成了如今這樣冷血無情的劍客。

「這個棋局,必須要拉上他一起下。杜氏幫了長信侯,那就是和昌平君過不去。雲陽縣丞的位置,很快就有人接替。昌平君一定會安排他的人過來把控雲陽。甚至於以後雲陽這一帶的勛貴,全部要看昌平君的臉色。而景差做完這件事,他就要前往咸陽城。那麼,誰來做下一任雲陽獄吏呢?」

「東方奚?可是他才十七歲。」

「長吏自然是輪不到他,但是昌平君要借著這個機會施恩。東方奚是景差早就物色好的人選,只是如今昌平君要用他。」

「那他以後,將要擁有雙重身份。」

伍衡忽的看到東方奚的前路是一條光明燦爛的大道。他極有可能一邊成為他的縣吏,一邊成為間諜網的一員。有了間諜網這層背後關係,他再擁有縣吏這個身份,以後步步高升的機會太多了。

「我們這些人誰不是擁有雙重身份呢?伍上造。在咸陽城外人眼裡你是上造,家境殷實;但是暗地裡卻是秦國間諜網的一員。沒有這層暗地裡身份的保護,我們很難享受到那些大人物的恩賜,更加不知道那些永遠都無法公之於眾的秘密。」

「這是身為間諜和他人不一樣的地方,雖然我們在陰影中,但是卻擁有無限的自由,以及,權力。而一些平凡之人,他們終其一生都不知道為什麼而生,為什麼而死。。鹿,不知道究竟死在誰的手裡,是很可悲的事情。」

在雍裡子眼中,

庶人的存在是為了供血貴族。

雍裡子說著,伸手出來,他的手腕和手掌上綁著布帶,讓掌心裡有一道淺淺的陽光印子。

伍衡皺著眉,「我聽不懂。」

「放輕鬆,伍衡。等到我們的人成功反向滲透長信侯內部,你也可以輕鬆點。雲陽是個好地方,你可以在這裡輕鬆逍遙快活一陣子。一旦等到大王順利加冕,我們都可以進爵。」

伍衡卻道,「我想外調,去別的地方逍遙快活一陣子。」

伍衡不喜歡繼續留在昌平君麾下做事。自昌平君重新組織滲透接手了秦國間諜網,他的職業就開始蒙上一層恥辱。

「自從公孫衍和蘇秦提出了合縱連橫的戰略,我們秦國就開始打造間諜網。這個組織本來是為了維護秦國的利益的建立,但是如今卻成為權臣爭權奪利的工具。你我本來這個時候應該在國內休息,被忽的指派這種任務,大家都不好好受。耐心點,明年春天,一旦這些事情告一段落,你我也能安全退出。」

伍衡點點頭,隨後習慣性的觀察四周,唯恐被人發現。

「那東方奚他?」

「你怎麼這麼在意他?」

「我看他挺安於現狀的,倒是像了我年輕的時候。」

「那他也會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別的道路。這是人吃人的世界,想著要獨善其身,那就是做好了面對他人凌辱而選擇視而不見的準備。人就是這樣,就是得不斷地向上爬。伍衡,你說呢?」

伍衡卻鬆了松腰帶,裝作不懂。他的話題又回到東方奚身上。

「你要派誰去說服他加入間諜網?」

雍裡子不答。

伍衡會意,「你要親自去?不會到時候你要訓練他吧?」

「上面派了不少人過來配合我們,我閑著也是閑著。」

「那他怕是要吃不少苦頭?行啊,東方奚這小子居然被你看上,運氣不錯啊。」

「他正年輕,正是加以培養的好時機。而且他比你可聰明多了,長得又英俊,雖然缺些英武氣概,但是足以為文士,如果他稍微有些野心,沒準兒以後會成為某個國家的負責專人呢。」

伍衡聽了這話,頓時明白了雍裡子的用意,他想要趁著這次滲透嫪毐的機會,再培養新人為他所用。

他的野心現在是越來越大了。

「這件事結束之後,大王順利登基,呂相交大權於大王。到時候昌平君必定成為大王的左膀右臂,被拜為相國,秦國繼續昭襄先王一統天下的夙願,間諜網到時候就會重啟,這是你我都升職加爵的好機會。」

伍衡對此沒什麼想法。

「你為什麼跟我說這麼多?」

「可能因為你是我曾經是頭兒吧。」

伍衡面色一黑,拽什麼拽?

不還是單身?

雍裡子抱著劍,就要離開此地。

伍衡環顧左右,唯恐四周忽的有人冒出來看到他們在會面。

「下次,選擇個穩妥的地方,這城西人家太多了。」

「知道了。」

伍衡回到了家宅里,杜衡已經起了,公孫粱又被拉出來做苦力。

伍衡只覺得奇怪,據調查他一向是個沒皮沒臉好吃懶做的人,怎麼如今會在東方家服服帖帖的。

莫不是被東方家的人捉到了什麼把柄?

還是說他們被東方奚騙了?

晌午時分,東方杜衡本來要出去,但是看到院子里站著四個外人,他自然不敢,他的房間里還藏著他一輩子的儲蓄。

還是秦月娥看出來了老杜衡的意思,主動道,「祖父您不是說今天要出去請卦嗎?不如我們一同去吧?」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