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奪位妖妃vs妖孽攝政王(6)

第104章:奪位妖妃vs妖孽攝政王(6)

蘇苒的聲音中帶着戾氣,貴妃的威嚴盡顯,婢女們早就因為之前的事對她害怕,現在都慌忙地去叫人。

坐在旁邊的秦陽臉色僵硬了幾分,他明明想說的是要私下談談。

沒想到會是這副場面,他想制止,但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難不成要說他堂堂一國太子還不配有這種待遇嗎?

虛榮和心虛作祟,他閉上了嘴。

很快,重華宮的所有人都到了跟前,高喊著太子千歲,如此高調,很符合太子的風格。

秦陽心中又怪異又滿足。

底下的人都有些害怕,傳話的婢女說了不來行禮,太子就要將他們滿門抄斬,他們在心裏給太子安上了一個殘暴的稱號。

「行了,本宮……」

蘇苒拍案而起:

「來宮中這麼久了,連點規矩都不懂,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沒人教的,一群沒教養的東西,仗着本宮對你們好點就敢如此懈怠。你們和白眼狼有何區別?」

「本宮現在是指使不住你們了,平日裏見不著面,也搭不上幾句話,一聽本宮賞賜,你們倒是跟狗一樣來的快,不知道的還以為本宮和你們一群做奴才的玩的有多好,不過是農夫與蛇,飼主和狗的待遇。」

「仗着本宮不計較,就以為本宮心裏沒數,在這重華宮中,本宮才是天,你們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忤逆本宮。」

秦陽的臉越來越黑,他總感覺這是在指桑罵槐,在如此多人的面前,他一時不知說什麼。

貴妃只是在管教自己的奴才,他要是今天多說了幾句,說不定明天就能傳遍天下說他敢插手父皇的後宮。

秦陽手握扶手,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眉宇之間儘是隱忍,他心中暗暗起疑心,面前這個面露威嚴,巧舌如簧的女人真的是之前那個木訥蠢笨的人?

他愈發地覺得古怪和驚訝。

被訓斥了一通的奴才跪了一地,見秦陽的臉色越來越差,蘇苒笑意盈盈:

「殿下,因為這些狗奴才本宮都差點忘了正事,不知殿下此次來是?」

秦陽努力地扯了扯嘴角:「聽說貴妃身體抱恙,本宮特意來看看。」

提起正事,但秦陽已經沒了心情,萱兒想要林蘇苒的墨寶圖,上次父皇已經送到了重華宮,這次他就是過來要的。

之前幾次都是父皇賞賜什麼,他隔幾天就來這裏要,林蘇苒都會偷偷給他,私底下的交易無人得知,可如今擺在了明面上,他哪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直接要父皇賞賜給妃子的東西。

傳出去豈不是要讓人笑話。

「殿下真是有心了,深宮中,本宮難得能遇到殿下這麼好的人。」蘇苒面不改色地『讚賞』:「本宮有些乏了,怕是不能陪殿下了,不如殿下和本宮的人去尋些樂子。」

秦陽的臉迅速冷青了下來,臉上顯然帶着些怒氣。

和一群奴才去尋樂子,這種自降身份的事他做不來,知道蘇苒在趕客,他是一國太子,還不至於為了個貴妃在這受氣。

秦陽甩袖:「不必了,本宮還需和父皇處理朝政,無心尋樂。」

蘇苒隨意點了幾個太監去送人,口氣敷衍,秦陽的臉都要綠了,不知道的以為她在趕奴才走,越想越氣,秦陽快步出了重華宮。

秦陽一走,采荷聰明地讓地上跪着的人全走了,娘娘好像是故意在氣太子,她不太明白,明明前些天,和太子還是知己一樣,還時不時和太子相互送東西,只是太子送來的比較普通罷了。

比如這罐藥酒,瓶子不錯,裏面的東西怕是不行,在丞相府,采荷跟着在娘娘身邊自幼便認識不少名貴的東西,太子雖說送來的不是多好的東西,但應該是有幾分真心在內的,

「娘娘這藥酒是和之前的東西放在一起還是分開?」之前太子殿下送來的東西娘娘都很寶貴著的。

蘇苒本想讓采荷扔掉,她視線一眺,漫不經心地望向了某處,她莞爾:「放下。」

監視地沒完沒了了,來了一次又一次,真當她這是回收站,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麼想聽就聽個夠。

蘇苒舉起一杯酒潑在了地上,嘴上慢慢地念著:

「蒼天在上,一願本宮和父親安健。二願父親早日替陛下處理掉奸臣,最好是能將他五馬分屍,粉身碎骨,剁了喂狗。」

蘇苒又倒上了一杯:「惟願蒼天有眼,趁早收了此等孽障,順道將他身邊的那群也一併收了,畢竟上樑不正下樑歪,這種人的下屬說不定就是些粗鄙莽夫,流氓菜狗,攝政王不是什麼好東西,也別指望他的下屬能有多正常。」

說着,蘇苒輕輕嘆氣,說不出來的惋惜,好像是在對那幾個被養壞了下屬表示同情。

采荷嚇地差點站不穩,她環顧了一周,還好沒人,否則,傳出去了娘娘就要完了,娘娘以前都不關注攝政王的,怎的現在和大人一樣要和攝政王鬥起來。

成朗要炸了,他拿着黑炭在紙上刷刷地寫着,全是指控蘇苒的罪行。

筆記:奸臣,孽障,不是好東西。貴妃今天又罵王爺了,還連帶着他們一起罵了。

他覺得貴妃是瘋了,她是怎麼敢的,就不怕王爺待會過來掐死她。

成朗高興極了,這次他總算抓住了貴妃的把柄,回去一定要好好告狀,也不知道王爺會不會被氣死,總之,貴妃怕是活不過今晚了。

到時候還能用這個來威脅左丞,王爺一定會高興的,而他就是大功臣,他可以回去領賞了。

成朗招呼了幾個人過來守着,還一人給了一塊黑炭,要求他們記在紙上。

暗處的人一走,蘇苒起身回房,她拿起筆,在紙上畫了個人像,又寫了一封給林恆的信。

「將信和畫讓人帶出去給父親,他會明白的。」

*

「姐姐,貴妃姐姐醒了,咱們不去看看?」正綉著花的貴嬪看向了上座的女子,悠悠地問道。

蘭妃搖著圓扇,坐在榻上,嘴裏含着淡淡的笑,她長地文靜可人,不及貴妃的絕色之顏,但那副模樣很得人喜愛,看起來單純無害,貴嬪多瞧了幾眼,在心中嘆道,也不怪貴妃如此信這位。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快穿:禍水宿主又染指了反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快穿:禍水宿主又染指了反派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奪位妖妃vs妖孽攝政王(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