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單純人魚vs病態博士(48)

第193章:單純人魚vs病態博士(48)

他詫異地看著這一切,他從一個十八歲的未成年變成了更小的孩童。

過度的借這具身體使用天地的力量本就是違規,而今威壓轉移到他的身上,法則和世界的排斥也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還沒想過,有一天也會被這個世界所排斥,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不只是蘇苒的妖力還有位面法則的作用,他痛苦地彎下了腰,跪在了地上,剎那之間,那具身體再承受不住直接在他面前破碎。

他失去了那具身體。

脫離了凡塵的身體,天道恢復了原身,它便是一道沒有實體的光,但現在成了一個靈魂體的男人模樣,是江巡那張臉。

江巡的靈魂體顫慄了幾下,是法則在敲打他,他彷彿能感受到法則在罵他。

法則:傻逼,你想死別拉著我。

江巡:……

「大人。」

回歸於天地之間的江巡失去了那一層凡塵的束縛,他眼神清明,不再帶有俗世的情緒,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像是受了洗禮一般,眉目之中沒有了那些私慾,在人類世界沾染上的情緒一概消失不見。

他的聲音平平,但含雜在內的是大道的公。

「此番多有得罪,還望大人恕罪,吾為私釀成大禍,定會向天地請罪。」江巡身上所帶有的天地間的氣運在慢慢消散,同時,男女主主線徹底崩盤,位面將迎來新的位面之子和新的天道。

蘇苒收回了鎮壓他的妖力,眉目淡淡:「你該道歉的不是我。」

「是。吾心中已有定數,會對過往的罪孽擔責。」江巡堪堪行禮,他私自參與劇情,已然破壞了規則,受罰是必然的。

「大人,您的那位到了。」

蘇苒往後一看,江裔趕回來了,他沒敢有半點耽誤,他早就猜到了江巡的身份,荒唐又合理,一切本與他無關,可江巡偏偏刻意去引導他完成某些不想完成的劇情,但只要不影響他的正常生活,他能利用條件答應。

「苒苒。有沒有傷到?」江裔額頭上有了些汗,他跑到了蘇苒的跟前,在確認蘇苒無礙后,他臉上帶著薄怒,是對江巡的不滿。

蘇苒拿出紙巾擦了擦他腦袋上的汗,又揉揉他的腦袋安撫:「放心,它沒這本事。」

江巡:……

江裔打量了幾眼,江巡變了,和所謂的天道有點像了,無欲無求。

他不再探究,也不打算搭理它,他能猜到苒苒和它有事沒解決。

蘇苒:「我想知道博苒被拋棄的原因?」

江裔注意到了名字的區別,他眼眸微閃,但依舊是一片平靜。

似乎料到了蘇苒會問,江巡輕道:「大人可隨我來。」

見江裔緊握著蘇苒的手,而蘇苒一臉縱容,江巡揮手將兩人都帶上。

*

宋氏被查,只在一天之內,宋氏被搜出了無數條罪證。

明面上是對付宋氏,暗地裡是對付它背後的實驗室,人魚的存在已經被不少權貴知道,他們幾乎和古人信神一樣求長生,不只宋雨,也有大量的人在找人魚。

宋氏的實驗室本就隱秘,在瞬息之間,它消失地無影無蹤。

有國家監管,搜查出了無數的罪證,擺在面上最大的一條便是『活體實驗』,沒有言明是人魚,但那些知道真相的人卻也明白,這是警告,上面對他們的警告,任何人都不得做與人魚相關的實驗,否則迎來的就是破產。

宋氏的高層動蕩,參與人魚實驗的都被秘密抓了起來,包括那群研究員,而宋雨也被列入了黑名單,是整個國家的黑名單。

宋氏沒有破產,宋氏的產業遍布了大半個國家,一旦破產造成的是無數失業,為此,宋氏被充公,除了與宋雨一夥的,其他人員不變,依舊是原來的崗位,宋氏日後直接成為了國有企業。

變故太快,任何人根本沒有時間去準備,宋雨在一時之間失去了她最大的籌碼,而她現在還在家中。

她被反囚禁了,就在昨天,被博聞騙了,然後反被囚禁。

她聲音沙啞,已然說不出話來,一天一夜沒有進食,也沒有喝一口水,任憑她在這裡嘶吼,博聞也沒有理會她,而用來困博聞的籠子是她特殊製作的,根本打不開。

身上血紅一片,各種傷痕交錯,那是博聞拿刀子在她身上留下的。

「疼嗎?」博聞出現了,他的語氣中帶著憐惜,但宋雨知道那是諷刺。

他赤紅著眼,滿腔的憤怒與恨意:「才十八刀就受不了了,那我的苒苒呢?」

博聞掀開了牢籠的門,揪起宋雨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狠狠地掐著她的脖子:「你怎麼敢?宋雨,你怎麼敢的?」

他的眼淚砸在了地上,恨不得將面前的人活剮生剖。

他的妹妹被切成無數塊拋擲海里,連灰都不剩,而他全然不知,和殺人兇手荒唐地在了一起。

而這一世,他再一次將苒苒推走了。

『哥哥救我。』

『博聞,你食言了。』

那一道又一道的聲音幾乎要將博聞擊垮,將他淹沒,他只剩下了愧疚和悔恨。

再也沒有妹妹了,他食言了。

「我怎麼敢?」宋雨笑了,笑地凄涼:「若不是她,我就不會死,若不是她,你也不會日日想著回海里,你眼裡只有你的妹妹,那我算什麼?」

他們才是夫妻,可偏偏中間夾了個博苒,連到死的最後一面都想霸佔著自己的哥哥,總是挑撥離間,和那群蠢人魚激化她和博聞的矛盾,這樁樁件件,博苒死一萬次都不夠。

博聞手在顫抖,眼中的淚水凝結,一滴滴地落下化作了紅色的珍珠,他忽地大笑,笑自己,也笑宋雨。

「你真是惡毒至極。宋雨,你不配被愛,更配不上苒苒的一聲嫂子,而我也配不上那聲哥哥。」

他執起了地上的刀抵在了宋雨的脖子上,咬著牙一字一句地吐出:「我的苒苒善良懂事,她為了讓你開心偷偷去人類世界學花樣討好你,知道你不喜,為了你,她去尋了幾片海域的人魚讓他們為你祝福吟唱,知你不喜,她搬去了更遠的海域,她更知你為壽命擔憂,混跡人海兩域為的便是尋葯讓你長生,而你,你做了什麼?」

宋雨因他的話受到了衝擊,她猛地推開博聞,爬到了一旁,她抱著腦袋,渾身在顫抖,使勁搖頭,喃喃道:「不,不可能,是你被她騙了,是你在胡說。」

什麼討好她,分明是博苒故意來人類世界找博聞,為的就是將博聞帶回去,還有那群人魚,她們故意講些聽不懂的話,遠遠地在一旁嘲笑她,什麼搬去遠的地方,明明是想故意使計讓博聞離開她,還有長生,說著尋長生藥就是為了提醒她命短想讓她知難而退。

她不信,她不信博聞的話,這都是博聞胡謅的。

博聞用猛力掰開了她的手,他要讓宋雨知道她到底做了什麼,他鉗制她的手,一字字從牙縫中擠出:「你以為長生的法子是哪來的?是苒苒找到了先輩人魚跪了幾天給你求來的,她剖了魚珠,自願與你共享生命,若非是我趕到,我的苒苒已經死了。」

最後一句博聞是用吼的,那一天,他的妹妹差點危在旦夕,而他的妻子卻還想著將妹妹嫁出去,他第一次和宋雨有了最激烈的爭吵,但他萬萬沒想到宋雨會將這一切歸咎在苒苒身上。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宋雨頭劇烈疼痛起來,她重生之後上一世的記憶都淡了些,記得最清楚的就是對博苒的恨。

博聞的話讓她的記憶逐漸清晰,她一一對上了那些點,那個自稱是妹妹的博苒總會在角落裡遠遠地看著她,用驚羨和親切的眼神,會甜甜地喊她嫂子,會偷偷帶著海底的東西來人類世界看她,話里話外都是對她的關切,那雙眼睛里充滿純真和對她的善意,哪怕是在最後一刻,她都相信著唯一的嫂子……

『嫂子真漂亮,我最喜歡嫂子了,要是哥哥敢欺負你,我一定會為你出氣的。』

『嫂子別怕,我是人魚,我會和哥哥一起保護你,我們以後就是家人了。』

『嫂子一定要好好注意身體,我會常來看你的。』

那一聲聲稚氣的聲音在宋雨的腦海中響起,她跪在地上,雙目失神,喉嚨梗塞,發不出任何聲響。

原來那些話不是嘲諷,不是想讓她生氣,那是博苒對她最為誠摯的祝福,她不敢去想了,不敢去回憶那些話,猶如利刃一樣在刮著她的心臟,她寧可相信這是博聞編出來騙她的。

那雙眼睛至純至善,蘊藏了無數對她的好,而她親手將它們葬送了。

『嫂子是不是討厭我?』

原來不是她以為的白蓮花發言,而是在認真的發問。

沒有,沒有討厭她,不是討厭,是她自私自利,是她敏感脆弱,是她自以為是……

宋雨迷茫又無措,她自暴自棄地跪著,抬頭看向了天。

她聽到了一聲嘆息,那聲音中飽含的是失望和複雜,她看見了江巡,江裔,還有,蘇苒,她很慌亂,想躲起來,她不想看見那張臉。

博聞慌張地丟開了刀,他跑了出去。

「苒苒?」

他沒有得到回應。

江巡看著博聞搖搖頭,對蘇苒解釋:「男主重生了,他有前兩世的記憶。」

蘇苒的視線落在了他們身上:「看出來了。」

江裔雖疑惑,但也懂了他們話中的意思,那個叫博聞的是什麼男主,還重生了。

江巡手一揮,位面暫停。

「大人,該位面本是由劇情發展而來的,博聞和宋雨就是主角,世界因他們而運轉,原主不具備任何成為主角的性質,天真活潑,這並不算是什麼優點,但宋雨能行,她堅韌,從眾多人中脫穎而出,這本就是該有的劇情,但後期如您所見,位面劇情崩了,或許是創作者也忘記考慮了博苒這個小人物和宋雨是人類,她死後,博聞殉情。」

「這個位面本就是為了宋雨活的,她的執念太重,又重塑了新的世界,與其重新甄選女主,不如就是她,但我也沒辦法,只能將原主定在惡毒女配的定位上來掩蓋劇情的弱點,而江裔的人格很符合反派,誰又能知道他每一次實驗都只在自己身上做呢,就連我都沒想到,他過於正直,明明遭受了萬千不公卻不想著報復,這讓吾很意外,可他獨特的性格只能當反派。」

說著江巡看向了江裔,誰會想到這個半人魚遭受了不公的待遇竟然沒有半點對世界的恨意,相反是上進成長,熱愛實驗,卻不傷害生靈,連長生藥都是拿自己的血,在自己身上做活體實驗。

「我極力掩藏並縮小博苒的存在,卻沒想到會造成世界崩塌,也……」

甚至引起了位面管理局的注意,這句話不說,只有他和蘇苒兩人懂。

「我很抱歉,博苒無錯處,錯的是我。」

江巡解釋後世界恢復了正常,他出現在了宋雨的面前。

「博聞所說的都是事實。」

他手中聚合成了一塊圓鏡,上面出現的是第一世博苒為宋雨做的一切,她在用真心實意地打動著嫂子,得到是卻是宋雨的冷臉,還有恨意。

宋雨被迫看完了一切,她再承受不住,一口血噴出,整個人蜷縮著,張著嘴,含糊地說著的是『對不起』幾字,但沒有人會理會她的道歉。

博聞緊緊地盯著蘇苒,還未開口便開始落淚,他的妹妹還活著,真好,不會像上一世一樣徹底消失。

江裔皺眉,博聞的眼神他不太喜歡,他正要擋住他奇怪的眼神,蘇苒拽住了他的手,看向了博聞:

「我記得早就和你說過了,你的妹妹,那條小人魚,她死了,你早就沒有了妹妹,你的重生沒有任何意義。」

博聞重重地後退了一步,他淚眼模糊,仔細地去看蘇苒,是了,一模一樣的臉,但是性子完全不同,妹妹她從不會針對宋雨,也不會有逃脫宋雨的能力。

他手中又多了一把刀,他出其不意以最快的速度將刀插入了宋雨的喉嚨中,狠狠一割,血肉分離,鮮紅的血流滿一地,蘇苒的話粉碎了博聞最後一道防線,他沒有妹妹了,被宋雨害死了。

他一刀又一刀地發泄著情緒,所有的恨意都發泄在了宋雨身上,那具身體只剩下了骨架是完好的。

沒有人去阻止他。

江裔抱著蘇苒,捂住了她的耳朵,早知會遇到博聞這種瘋子,他一定早早地帶著苒苒離開。

地上的血腥味散開,宋雨死透了。

他們出了屋外。

江巡垂著眼睛,手指微動,很細小的動作。

蘇苒從江裔懷中探出腦袋:「大道有私,你確實失去了資格。」

秉持正義與公道的最高執行者,為私,犯了大忌。

江巡苦笑一聲,沒有否認,他早就失去了資格,在他親自下陣處理宋雨一事,企圖掩蓋劇情時就已經失去了資格。

「對不起。」

他的聲音很輕,不知是對誰說的。

他看向了江裔,手中一道白光奔向了江裔,蘇苒伸手一欄,光源彈了回去。

「大人?」

蘇苒拒絕:「不需要。」

江巡不解:「他因位面經歷性格方面有大的缺陷。」

他可以抹去那些經歷為江裔塑造出更好的人格,江裔看著正常,實際上病態詭譎,一旦觸及了他的底線,或許,他會成為個反社會人格。

「他不會,我的江先生這樣很好,只要我在一天,他會一直好好的。」蘇苒牽著江裔的手,眼神因他溫柔了些。

江裔聽到這話,嘴角的笑意更加明顯了,連個眼神都沒有給江巡。

江巡說了句抱歉,喃喃了一句:「原來可以包容一切便是人世間的情感。」

博聞不見了,他趁著他們談話間消失了。

而宋雨的屍身還在那,看不出人樣。

江巡將地面上的痕迹抹除,宋雨身上的傷只剩下了脖子處的裂口,他清理了現場,手中多了一道靈魂,是宋雨的。

「大人,宋雨將會三生三世陷入輪迴之中為博苒賠罪,而我也隨之一起,博苒下一世會得到位面的氣運,這是我應該做的。」

天雷下降,是法則最上一任天道違規的懲罰,他帶著宋雨的靈魂消失在了此間天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快穿:禍水宿主又染指了反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快穿:禍水宿主又染指了反派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3章:單純人魚vs病態博士(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