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詭異的教室

第四十章 詭異的教室

在這個詭異的學院中,鬼眼的斷聯無疑是雪上加霜,駱毅感覺現在能給他帶來安全感的應該只剩下背包里的黑棍了。

很快,兩人就已經走進了學院中的一棟樓內,大樓上標著大大的數字一,樓內看著很雜亂,地上各種各樣的醫療垃圾扔的到處都是。

「這是學院的教學樓,大家學習的時候都會來這。」張馨語這時解釋道。

走在寂靜的樓道內,聞著瀰漫在樓道中的各種藥水味,駱毅感覺自己就像是進到了報廢的化學工廠似的。

「到了,這就是我們的教室。」

張馨語說著推開了一間關閉的房門,轉頭示意駱毅跟上,然後走了進去。

駱毅先是看了一眼教室的門牌號,門牌上標著1121號,大樓標著一意思是第一棟大樓,而1121就是一棟一樓的第21個房間。

按照這麼看的話,張馨語說她住在四號521號房間,也就是第四棟五樓的21號房間,兩個已知的房間都是21號,這個數字代表著什麼嗎。

為了避免懷疑駱毅沒有更多的思考,搞清楚這些門牌的意思后就立刻跟上了張馨語。

教室內很安靜,完全看不出這是學習的地方,在駱毅走進教室后,教室中所有的人都轉頭看向了他。

頓時,他的心裡一陣毛骨悚然,整個教室坐著幾十個人,但他們卻是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盯著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如果不進教室根本不知道這是個差不多做滿人的教室,因為他們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他一開始還以為這棟樓里沒有人呢。

既然這個教室都是這樣,那這棟樓里的其他教室是不是都是這樣,那這棟樓該有多少『人『啊。

「老師,我把新同學帶來了。」張馨語輕輕的說了一聲,然後就走到第一排的一個空位上坐下了。

駱毅看向講台,講台上的人也在看著他,那是一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看著不是嚴肅,而是陰冷,他這都是來了什麼地方啊。

「找個位置坐下來吧。」中年人開口說道。

聽完他的話后駱毅立刻往後排走了過去,他現在只想離這個中年人遠遠的,越遠越好。

他剛才看到,就在中年人讓他找位置坐下的時候,中年人的嘴巴一直都沒有張開過,但他的話是怎麼說出來的呢。

他很確定,那個聲音一定是從中年人身上傳出來的,可又不是他嘴巴說出的話。

這個教室都透著莫名的詭異,他現在只想離這些人越遠越好。

教室中的人似乎都很喜歡學習,前面都做的滿滿的,只有中間零零散散的幾個空位子,以及留下了最後一排無人坐,他毫不猶豫的就朝著最後面走去了。

坐在中間那些空位上無疑就是自投羅網的舉動,要是這些人有什麼不對他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走到了最後排靠著門的位置,駱毅先是伸手輕輕拉了一下後門,發現門被鎖死了打不開后,立刻就放棄了這個靠門的位置。

又走到了另一邊的靠窗處,窗戶是開著的,外面是陰森森的學院,這正合他的心意,一有什麼異動立刻翻窗就可以離開。

駱毅的行為如果在現實中恐怕會很怪異,但在這裡卻沒有一個人在看他,所有人的視線都是集中在講台上的中年人身上的。

駱毅坐下后,發現教室里依然安靜的詭異,他也靜靜的待在後面,隨時做好翻窗而逃的準備。

就在駱毅思考著逃跑路線的時候,

黑板上有一根粉筆沙沙沙的在寫著什麼,在這呼吸可聞的教室內,這陣沙沙聲顯得格外刺耳,駱毅的視線也立刻投了過去。

一根粉筆就這麼懸在空中,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人握著筆一樣。

粉筆寫了一大串看不懂的文字,接著一個坐在第一排的學生就走上了講台,接過那根粉筆就寫了起來。

那個學生很快就寫完了,放下粉筆就回到了座位,然後他的旁邊又有一個人走了上去,重複著他剛才的樣子。

這人很快寫完后,他旁邊的一人也是立刻起身走了上去,他們就像複製粘貼的一樣,不管是神情還是動作,都是一模一樣。

這是要一個一個的上去寫什麼東西嗎,如果寫不出會怎麼樣呢,而且他們是根據一排一排來的,按照這麼算的話,他是最後一個。

鬆口氣的同時駱毅立刻全神貫注的盯著那些上去寫字的學生,試圖記下些什麼。

看了兩個人後他感覺有些無助了,這些人寫的東西不僅看不懂是什麼,而且那個黑板也不太正常。

從第一個人上去寫字開始,黑板就一直沒有人擦過,可是這麼多個人過去了,黑板依然是空著一大片的,他們寫的位置都是一樣的。

很快就輪到了第一排最邊上的張馨語,她面無表情的提著燈走了上去,但和之前的人不同的是,她並沒有選擇去拿那根粉筆,而是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隨後她就在黑板上寫了起來,一個個血字就這麼印在了黑板上,幾下寫完后又提著燈走了回來。

這次黑板上的血字很清楚,駱毅死死的盯著黑板,果然,在張馨語離開的那一刻,黑板上的那些字立刻就消失不見了,就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可這次他已經把那些血字死死的記下來了,字雖然看不懂,但好在字數並不多,他還能死記下來。

張馨語下來后,第二排的人又開始陸陸續續的走上黑板去寫字,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人不斷的走上去。

駱毅一邊觀察著教室里其他人的一舉一動,一邊回憶之前那些血字。

但很快,意外出現了。

因為他的視線一直留意在教室中的其他人身上,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注意。

和之前那些面無表情的人不同,在輪到第四排上去的時候,他發現了坐在最邊緣的一個人的不對勁。

那是個臉色蒼白的青年,他此刻微微發抖著,冷汗也順著他的額頭流了下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下一個故事是什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下一個故事是什麼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詭異的教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