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輸贏是小

第一百四十八章 輸贏是小

「成年百年血蘭三株,三百年天靈果兩枚,四百年玉髓芝三株……」

首先是清虛門領頭的那位中年道士,持續不斷的將十一二株靈藥,一一擺在地上,其數量之多,讓圍觀之人都驚訝萬分。

因為禁地之變,其他幾派那些低階弟子收穫並不大,加起來各派也都只有一二十株的靈藥。

而這道士一人就拿出了這麼多,不得不說清虛門這次真的賺大了。

浮雲子自得的微笑不已,似乎對他人地愕然神情大為地滿意。

這邊被李化元抱有極大希望陳氏兄妹,摸索了半天,兩人收穫總和也有十幾株,比中年道士要多出一些。

但李化元見此臉上並沒有什麼喜色,因為清虛門還有七人沒有上前。總的來說,他已經對此次賭局沒有任何信心了。

浮雲子則興奮的把目光一轉,看向了掩月宗的南宮婉。

南宮婉直接丟出一個儲物袋,略微一抖,霞光閃動。

看的浮雲子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各種靈藥加起來,竟五六十株!

怎麼可能!

「快看那!」

「這是?」

「真不敢相信!」

地上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堆的靈藥,有幾名眼尖之人驚呼了起來!

這幾聲立即把他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其餘四派的高人自然紛紛上前觀看。見此情景,看向南宮婉的目光自然大大不善起來。

畢竟光南宮婉一人的收穫,就比他們四派加起來還多!

「都幹嘛?皮癢了是不是?」穹老怪看到眾人的表情后,哼了一聲!

被穹老怪這麼一說,眾人才察覺不妙。這穹老怪難纏至極不說,掩月宗實力可是七派最強,可不能輕易結仇!

畢竟也就幾十株靈藥而已,掩月宗門道兒眾多,加上就出來一人。想必是集全派之力採集,被此女帶出來,也不算太過分。

「穹前輩誤會了,我等只是覺得以她一人之力,能採到這麼多地靈藥,實在是不可思議,多看兩眼罷了!」

「哼,我掩月宗的弟子稀罕你們看了?採的靈藥多那是有本事!」

「可不像有些人,號稱門下多厲害,結果一群人不去採藥,反而追殺一個十一層的弟子,失敗了不說,還把自己搭進去了,真是廢物!」穹老怪冷冷道。

「這老鬼就會說風涼話!追殺陸原的起因,還不是你算計的!」巨劍門的黑衣壯漢心中罵到,但表面上卻只敢陪笑不已。

最着急的當屬浮雲子了,眼看掩月宗一下子多出這麼多靈藥,他也顧不得什麼高人風範,趕緊讓剩下的門人全都把靈藥拿了出來。

好在清虛門第二位道士的東西雖然不像南宮婉那麼誇張,但也有七八株靈藥。

這讓浮雲子稍微鬆了口氣,只要剩下的六人都有這種水準,他依舊是最後的贏家。

穹老怪剛剛興奮的神情也收了起來,變得嚴肅無比。

李化元則一臉冷漠,認為自己已經沒了翻身的機會了。因為就憑黃楓谷還剩下的陸原韓立向之禮三人,根本不可能對兩家有任何威脅。

極好面子的他,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讓三人上來出醜。

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清虛門剩下的幾人當中,看看他們究竟能拿出多少靈藥。

然而就在浮雲子一臉希冀的望着自己門下時,剩下的六人卻差點把他氣的鼻子都歪了,就差點破口大罵。

六株。

四株。

三株。

三株。

......

一個比一個少,最後一統計。清虛門的靈藥數量也就四十幾株。就算加上陳氏兄妹的依然比掩月宗少了一株。

「哈哈,氣死你個牛鼻子!」穹老怪鬆了口氣,對浮雲子譏諷道。

浮雲子自然臉色好不到哪兒去,不過很快他鐵青的臉上就又浮現了一絲笑意。

「穹前輩,您別高興的太早,李施主門下可還有三人沒有拿出靈藥來呢!」

說罷,浮雲子立刻眉開眼笑的看向陸原三人。

只要這三人每人能拿出一顆靈藥來,他就贏定了。

或許是知道自己將成為焦點,向滑頭一個箭步搶在了前面。

但是有人比他更快!

是陸原!已經領先了他半個身位。

向滑頭見狀愣了一下,但不知發了什麼癲,竟然直接伸手將陸原扒拉到一邊。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裏可以下載.yeguoyuedu】

「陸師弟,讓我先來!」

「向師兄,讓我先來!」

看着兩人爭搶的樣子,浮雲子臉上樂開了花,這說明陸原跟向滑頭都有靈藥。

贏了!

旁邊早已死心的李化元大感意外,心中也再度升起一絲希望,莫非這兩人另有機緣?

最終還是向滑頭搶佔了位置,然後恭恭敬敬的摸出了兩株紫猴花來。

李化元頓時肺都快氣炸了,兩株有個屁用!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門下最後竟然會給浮雲子做嫁衣。

哈哈哈哈哈哈!

「穹前輩,先贏未必最終一定贏,您還是沒能笑到最後啊!」瞬間反敗為勝的浮雲子高興的有些得意忘形,忍不住反擊道。

「牛鼻子你高興個屁,你怎麼知道自己一定是笑到最後的那個!」穹老怪火冒三丈的罵道。

「陸原,到你了。」李化元依舊還沒死心,看剛剛陸原的架勢,絕對是有貨在身。

而且聯想到禁地中那麼多追殺他的精英弟子全都栽了,說不定能給自己一個大驚喜!

浮雲子在被穹老怪罵了一通后,也是回過神來。

雖然自己如今優勢很大,但要說此次禁地之行中最大的異數,那可就非陸原莫屬了。

別真的在這臨門一腳的時候,把自己從雲端踢到谷底。

巨劍門的黑衣壯漢等人也再次圍攏過來,他們對自己門下精銳全軍覆沒耿耿於懷,如果陸原真的也像南宮婉那般掏出一堆靈藥來,那就實錘了這小子扮豬吃老虎!

這麼一個狠角色,還是天靈根,要是有機會,斷不能留他!

就這樣,陸原頂着眾人神色各異的目光,把手伸進了懷中。

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空氣似乎都凝固了。

終於,陸原伸進懷中的手慢慢拿了出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

眾人趕忙打眼瞧了過去,等看清陸原拿出來的靈藥后,全都傻了眼。

「就這?」

「啥啊這是?」

「你故意的是吧?」

「哈哈,啊哈哈……」浮雲子直接笑的前仰後合,都岔氣了,指着陸原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兄,貴谷這雁過拔毛的行為,是特意交代的嗎?」巨劍門的黑衣壯漢看着地上的兩株紫猴花幼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嘲諷的機會。

「這還沒到能入葯的年份!」

「你!你拔它們幹嘛!」李化元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被陸原氣的一時不知道怎麼辦。

「李,李施主別動怒,這小傢伙面對那麼大的危機下,還能想到去采些靈藥,足見他對你的一片孝心啊。」浮雲子一臉真誠的勸道。

「哼!」李化元臉色鐵青的瞪了陸原一眼,今天這面子是丟到姥姥家了。

而浮雲子見最大的威脅沒了,勝利在望的他膨脹到了極點。大手一揮,極為豪爽的說道:「李施主何必呢,這樣吧,即便是幼苗,我也算你兩顆之數!」

李化元極力想表現出若無其事的表情,可是一想到剛剛陸原辦的這事兒,臉色怎麼也無法恢復正常。

浮雲子「嘿嘿」笑了兩聲,不置可否的沒繼續說下去。畢竟他如今打賭大佔上風,又何必在言語上多加刺激對方。

雖然最後還剩韓立沒有上交靈藥,可所有人對這個只有十一層功法的青年,沒有絲毫看好的地方。

因為相對於方才陸原跟向滑頭的積極,韓立表現的實在是太沒底氣。

尤其是如今已經輪到他了,卻還在那裏躊躇不前,一副心虛的樣子,就更加不免讓人懷疑。

這傢伙手裏怕是根本沒貨,一顆靈藥都沒採到吧?

韓立手裏有沒有貨,他跟陸原心裏最清楚。

但同樣的,真要拿出來,絕對是能一石激起千層浪的大貨!

韓立為難了,他現在可真的是騎虎難下。一兩百株靈藥,怎麼解釋?

李化元可不是穹老怪,黃楓谷也不是掩月宗,能保的住自己嗎?

師弟,你可把我坑慘了!

韓立朝陸原望過去,陸原則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架勢,讓韓立自己看着辦。

忽然,陸原察覺到了一股凜冽的寒意。

略一搜尋,立馬對上了南宮婉滿是殺意的目光!

怎麼着,你還能現場滅了我不成?

陸原先是回給她了一個挑釁的眼神,然後又極為心虛的把一隻胳膊搭在了向滑頭肩上。

南宮婉不明所以,但也不好現場發作出來。索性把頭看向了韓立,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她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唉唉,我說那個小傢伙,你要是沒有採到靈藥就說。」浮雲子催促道。

「就是,哪怕跟那傢伙一樣,薅了幾顆幼苗充數也無所謂啊!浮雲子大度的很,肯定算你的數量,成全你給李師祖盡孝的心意。」

「我說的是吧,浮雲子道友。」巨劍門的黑衣壯漢又抓住一個擠兌李化元的機會,哈哈大笑道。

「那是那是!」浮雲子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條縫。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畏畏縮縮的幹什麼,我還不至於因為打賭輸了,就把責任賴在你頭上!」李化元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打賭可以輸,面子不能丟。

韓立遲疑了幾分,眼看有管事已經放出了嗅靈獸,索性一咬牙,直接丟了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出來,然後飛快的退至李化元身後。

眾人都被韓立的舉動搞得一愣,不明所以起來。

很快,有管事打開了韓立的儲物袋,往下一翻,一股刺目的白光閃過後,一大堆各種靈藥堆成了一座小山。

......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呆住了,即便是逆轉取勝的李化元。

「看、看來我黃楓谷這名弟子的福源,真、真、真叫一個深厚.....」打開儲物袋的那名管事結結巴巴的說道,聲音卻是越來越小。

浮雲子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最後甚至不顧形象的在靈藥里扒拉了一通,想看看裏面是不是有塊大石頭。

最終,他臉色鐵青的站起身來,至今還難以置信自己就這樣輸了。

空氣開始凝固起來,氣氛也變得微妙至極。

圍觀的七派弟子察覺不妙,紛紛後退。眾多管事也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如何是好。

向滑頭第一時間想熘,卻被陸原勾肩搭背的拉到了李化元身後。

「向師兄,咱們可是黃楓谷的弟子,您幹嗎去啊?」

「不瞞師弟,師兄我內急。」

「師兄您還是憋著吧,外面現在可不安全,師弟我是為您好。」

李化元很快反應過來,臉色鐵青的看着其他幾派的結丹修士。那幾人個個冷笑連連,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架勢。

自己這邊除了幾名管事,就剩下韓立跟陸原,以及被強拉過來的向之禮。

陳大公子權衡利弊后,也拉着陳巧倩站了過來,一臉的決然。

看到這,李化元心中算是好受了些,起碼沒有在他面前出現逃兵。

「我越國七派一向同氣連枝,諸位今天是怎麼了?」李化元沉聲道。

「李道友既然知道咱們七派的關係,不妨把秘密講出來,可不要一家吃獨食。」靈獸山的結丹修士開口了。

「我說怎麼捨得派一個天靈根出來,原來是為了吸引大夥的注意力,好給這小傢伙創造機會!」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貴門真是下的一手好棋!」天闕堡的結丹修士眼珠一轉,自認為揭穿了黃楓谷的陰謀。

「什麼秘密,什麼好棋,李某聽不明白!」

「你們如此做,是想為難一位晚輩,還是要為難我黃楓谷!」李化元法寶飛出,知道今天恐怕是難以善了了。

「非是我們故意為難,這麼多靈藥的事如果不弄清楚,穹前輩跟霓裳仙子也不會同意吧。

李化元聽到這裏,心中咯噔一下。

當年掩月宗背着其餘各派,利用月陽寶珠驅除大部分迷霧,在環形山上滿載而歸。

事情暴漏后,掩月宗被六派威逼,差點釀成滅門之禍。而那時候,他黃楓谷也是出了力的。

想到這,他忍不住瞧了眼霓裳仙子跟穹老怪。果然得到的是兩人的冷笑,外加幸災樂禍。

今天這事麻煩了,如果處理不好,別說自己這幫人無法脫身,更會給黃楓谷招來禍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亂入凡人,還能活一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亂入凡人,還能活一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輸贏是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