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雙重身份雙重快樂(萬字大章)

第361章:雙重身份雙重快樂(萬字大章)

,美利堅財富之路

廣袤的北美大陸上空,一架從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飛往翰國首尓仁川國際機場的波音747,正在雲層上巡航。

裝修的美輪美奐,裝修風格可以明顯看出美國南方格調的主機艙室內。

亞伯終於放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打個沒停的衛星電話。

他伸了個懶腰,看到了旁邊,眼巴巴盯著自己的李馨予。

「沒什麼事。」

亞伯想了想,他開口微笑著安慰自己的翰國小姨子道。

「真的嗎?」

李馨予還是有點擔心。

就在幾個小時前,李馨予收到了來自翰國那邊,她母親給她打來的電話。

李馨予的母親打電話告訴她,今天翰國首尓時間上午七點左右。

有一些人襲擊了她外出做孕檢的姐姐李芙真。

幸好李芙真坐的車有進行過改裝,隨行還有兩輛保鏢車。

襲擊她的人還沒靠近就被拿下。

可李芙真也受了一點驚嚇,去醫院檢查情況,情況有些不好。

李馨予和兄長的關係一般。和兩個姐姐的關係,還是比較好的。

尤其是大姐李芙真,小時候更是帶她玩的最多的人。

李芙真和李馨予的關係,比她和二姐的關係要好很多。

知道這條消息以後,李馨予馬想趕回翰國。

當時在旁邊的小勞拉看她表情焦急,就關心的詢問起來。

李馨予簡單說了一下,小勞拉便語氣悠悠地說:

「不用那麼擔心。傑西卡,要知道在美國,關心你姐姐的人,可不止你一個。」

有些關心則亂的李馨予,以為小勞拉是在說自己的二姐。

但李馨予知道,大姐和二姐關係向來不好。

主要是二姐是家裡最聽話的孩子,大姐又是家裡最不聽話的孩子。

兩人小時候都經常打架,長大后關係也一般。

不像她這個小妹,和兩個姐姐關係都比較好。

但看著小勞拉奇怪的表情,李馨予馬上想到了亞伯身上。

她知道了小勞拉的意思。

猶豫一下,李馨予在小勞拉的注視下,給亞伯打了個電話。

結果亞伯告訴她,他已經趕往肯尼迪國際機場。

要是她也想回去翰國的話,那就一起過來。

李馨予又和小勞拉說了幾句話。

說完以後,她就馬上在小勞拉派的特勤局特工護送下——主要是馬克斯這位岩石安保編外人員的安排下。

她飛快趕往肯尼迪國際機場。

等她到達肯尼迪國際機場的時候,亞伯已經等候她多時。

兩人一起坐上亞伯的波音747,啟程飛行前往仁川國際機場。

上飛機以後,李馨予本來想詢問一下,問翰國那邊具體是什麼情況。

她下意識的認為哪怕自己是翰國人,自己家在翰國也很厲害,在亞伯面前,卻也算不得什麼。

可上了飛機以後。

亞伯便一直顯得很忙,電話打個不停。

李馨予想插口問一下,也沒找到機會。

因為亞伯打出去的電話,顯然都和翰國那邊有關。

一直到現在,她看到亞伯放下手機,才馬上開口道:

「怎麼樣了,姐姐沒事吧?還有首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人襲擊我的姐姐?!」

已經大體上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知道問題並不嚴重的亞伯。

他原本有些憤怒的心情,這會兒也輕鬆下來了。

心情一輕鬆,看著長相和李芙真有幾分相似。

可更稚嫩一些,更單純一些,氣質也更偏向清純的李馨予。

加上這整個主機艙室里,又只有兩個人。

他有心放鬆一下心情,便笑著道:

「你想知道嗎?首尓那邊沒人告訴你嗎?」

「我想知道。只有媽媽給我打了個電話,她說的也不是很詳細。」

李馨予很老實的說。

「這樣啊。那你想知道的話,叫我姐夫吧。」亞伯笑著說。

李馨予:「.....」

看著她一下就僵住的樣子。

亞伯懶洋洋的重新在舒適的沙發上,換了一個葛優躺的姿勢,同時開始打量起自己這個翰國小姨子。

溫暖的飛機主機艙里。李馨予只穿了一件款式簡單的黑色修身薄款毛衣,外加一件寶藍色的馬甲。

下面是修身的牛仔褲,將她修長的雙tui襯托的恰到好處。

再加上白色的帆布鞋,使她整個人看上去簡單又脫俗,很標準的清純簡單大學生裝扮。

她精緻的臉蛋上,沒有任何的粉飾,及腰的藍黑色長發別隨意的束起,顯來她這次出來的比較匆忙。

連妝都沒好好化。

僅僅只是這些的話,她就是一個長相漂亮,身高窈窕的清純美女大學生。

可要是再配合她那大車燈的話……

那一切,就顯得有點那啥起來。

也讓亞伯打量她的目光,最終停留在車燈上。

這其實很正常。

不是嗎?

就像我們晚上開車的時候,會車時,眼睛也都會被對面的車燈給吸引過去。

無他,太亮太大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以後,李馨予有些羞惱又有些無奈。

長這麼大以來,她早就已經習慣了類似的眼神。

只要是男人,除了她的父兄。其他男人在她面前,視線永遠都會被她的大磁鐵給吸引過去。

有很多人都裝著道貌岸然,想看,卻裝模作樣,偷偷看。

她成年以來,更是每次都喜歡穿寬鬆的衣服。

那樣會顯得比較不明顯。

但今天晚上,她出來的比較匆忙,衣服都沒怎麼換。

到了飛機里,飛機裡面又那麼溫暖。她把外套都丟在外面,裡面又是修身的毛衣,自然顯得越發的可觀。

「姐夫。」咬了咬牙,又似乎是想提醒亞伯她的身份,又似乎是妥協了。

李馨予把這個稱呼喊出來了,「我姐姐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這麼快妥協,亞伯反倒有點意外。

但亞伯看得出來,她確實很關心李芙真,這種關心做不得假。

亞伯也不再逗她,表情正經起來:

「確實發生了一點意外。也確實有人襲擊了你姐姐。不過剛才我已經了解過了,一切都在可控的程度內。你的姐姐一切安全,放心吧。」

就像亞伯對李馨予說的一樣。

通過剛才連續數個小時電話撥打出去。

亞伯已經大體上知道,翰國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李芙真被襲擊是真的。可襲擊她的人,要麼是能力不夠,要麼只是想嚇一嚇她。

說是襲擊,其實就是有人開著車,往她的車撞過去。

可撞她車的車,選的是一輛兩廂小轎車。並且對方在撞上的時候,有明顯的減速過程,踩了狠狠的剎車。

這讓它撞上去以後,李芙真的車輛只是晃了晃。

車禍程度,只不過是比刮蹭嚴重一點點。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還可以勉強理解為一起交通意外。

但撞了車以後,兩廂小轎車裡面,出來四個男人。

這四個男人一出來,就往李芙真的車上面潑東西。

潑的東西直冒泡,李芙真當時以為是硫酸,都在車裡嚇得尖叫起來了。

後面...後面是她前後的兩輛保鏢車上,跳出來幾個岩石安保的美國保鏢。

一黑一白兩名保鏢,更是一跳出來,直接就對襲擊者,來了一串經典的美式傳武表演……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毫無疑問,戰鬥力極強的美式傳武一出手。

四名襲擊者,瞬間兩個被爆頭,死的不能再死。

剩下兩個,一個被打的重傷,一個被嚇壞了直接跪在地上高舉雙手求饒。

美式傳武劇烈的聲音,把車廂里被嚇到了的李芙真的智商重新喚醒。

她知道在在翰國首尓的街頭,發生了這種情況,麻煩明顯少不了。

她果斷打電話給亞伯,當時是翰國首尓時間上午七點半。

首尓的時間比紐約快十四個小時,首尓當時是12月3號上午七點半的時候。

在紐約的亞伯,當地時間是12月2日下午五點鐘左右。

接到了李芙真的電話,亞伯一邊讓那邊的岩石安保人員,留下兩個人看著現場。

他打算再讓其他人火速把李芙真,送到最近的美.軍基地。

但李芙真冷靜的拒絕了,她分析道,要是把她送到美.軍基地的話。

那就算事情可以平息,她以後也很難在翰國做事了。

這裡面涉及了翰國當地特色的民情國情,還有她們財閥內部奇怪的情緒。

被她一提醒,亞伯也想到了翰國自卑到極致后的自大。

李芙真提議,她現在是個孕婦。或許可以去個安全的醫院裡進行檢查,還能藉此說,因為受到驚嚇,連孩子和她的健康都出了些問題。

還可以把這個孩子,說成是她被車禍丈夫的遺腹子。

這樣萬一被媒體公布以後,能增加公眾對她的同情心。

丈夫被車禍撞飛死翹翹,自己又遇到了襲擊的車禍。

陰謀論之下,李芙真在翰國的主動權會被無限拔高。

至於這個「遺腹子」生下來以後,卻是個混血兒的問題……

那都是好幾個月以後了,那時候什麼事件都能平息了。

再說了,就不允許基因變異了嗎?

李芙真可以說她是懷孕的時候,吃榴槤和藍莓吃多了。

這才導致孩子,生下來是金頭髮或者藍眼睛。

這很科學,就像醬油吃多了會生黑孩子一樣,不是嗎?

亞伯覺得她這個提議,好像比較符合東亞那邊的做法。

並且這種事情,李芙真能比自己處理的更出色。

亞伯就給她放權,將自己能影響到的在翰國那邊的勢力、資源,暫時交給她指揮。

後面的事情,就是李芙真到了最近的一家Samsung集團旗下的私人醫院就醫。

隨後她聯繫了亞伯給她的電話,讓美.軍基地的人出來。

等翰國首尓的警方,抵達出事地點的時候。

有十幾個美.軍,也開著美式軍用悍馬出現在現場。

本來氣勢洶洶的翰國首尓警方,一下子就有些焉了。

再之後,事情目前被壓了下來。

沒有媒體見報,目擊者也被請到了局子裡面。

除了某些知情人或者主持者惶惶不安以外,就是知道了這件事的現任翰國統領老金急得在青房子里跳腳。

翰國那邊,這會兒還不到上午十點鐘。

亞伯這邊是美國當地時間晚上八點左右,他正在趕往翰國。

當然了,這些事情裡面,某些地方顯得比較血腥。

比如兩個黑人、白人保鏢,當場在首尓街頭表演美式傳武這種事情,聽起來有點驚悚,他沒有明說。

還有一些涉及陰謀、手段的東西,亞伯就更是沒對李馨予說了。

李馨予能知道的,就是有人襲擊了她要去做孕檢的姐姐。

那些壞人用車撞了姐姐的車,嚇壞了李芙真,甚至讓她姐姐肚子里的胎兒都有了些問題。

除了車撞以外,下車的襲擊者,甚至還往車身上潑硫酸等等等。

他把事情說的很嚴重,讓李馨予聽得一驚一乍,更關心起首尓的姐姐來。

「!」

李馨予顯然非常憤怒,連母語都冒了出來:

「這些傢伙,撞車還潑硫酸!他們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敢做出來!!我的哥哥和爸爸怎麼回事!他們的妹妹和女兒被人這樣傷害,他們沒做什麼嗎?」

再怎麼說她也是個財閥小姐,在美國顯得比較老實。

可是在她自己的母國,她也是頂級特權階級。

這樣的階級遇到了這樣的襲擊,李馨予當然很生氣。

看著她這副很生氣的樣子,亞伯稍微笑了笑:

「至於你的父親和兄長的反應。我的人告訴我,截止到我剛才打電話前。事情已經發生快三個小時了。他們兩人還沒什麼動作。」

李馨予愣住了。

看著她這副被打擊到這樣子,亞伯聳聳肩。

這件事情說嚴重很嚴重,說不嚴重其實也不嚴重。

說嚴重的話,堂堂第一財閥Samsung集團的長公主。

在翰國首都首尓的富人區江南的街道上,居然能被人撞車潑硫酸。

這種事情還不夠嚴重嗎?

要是洛杉磯貝弗利山、紐約曼哈頓、邁阿密棕櫚灘發生這種事,早就上美國各種大大小小的新聞了。

也就首尓地方小,媒體也比較好控制。

都被翰國當局和財閥聯手,暫時封閉封鎖了消息。

但這件事,說不嚴重也說得過去。

原因是因為撞李芙真車的人,用的是小型兩廂車,不是泥頭車,也不是什麼大車。

在撞上去的時候,對方最後還剎車了,導致撞上去的力度其實很小,頂多比刮蹭嚴重一點。

事後襲擊者下車時,潑的那些「硫酸」,其實也不是真的硫酸。

留下來的岩石安保,稍微檢測了一下,發現它們更可能是可樂。

畢竟哪有硫酸,會裝在百事可樂的瓶子里,生產日期還那麼的新……

從不嚴重的角度來看,這就是一起小型刮蹭事件,再加上路怒后的侮辱。

可岩石安保的人下來就表演了美式傳統武術。

連給對方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眾所周知,美式傳武殺傷力是很大的。

一旦動用,那就是非傷即死。

事實也確實如此。

四個襲擊者,目前的情況是兩死一重傷,一個被嚇的都有點精神失常了。

畢竟誰能想到,在禁槍的首尓街頭,開車故意撞了對方,潑點可樂而已。

結果對方其他車上,一下就跳出來手持傳統美式兵器的美式傳武傳人。

一言不發下來,就表演起大開大合的美式傳武……

正常的翰國人,誰能想到能有這種劇情?

那四個被雇傭了的翰國首尓,南部洞派組織暴力團的四個暴力輩,當場就被嚇蒙了。

他們連逃跑的動作都還沒做出,就有兩人被爆頭,一人被重傷。

另一個要不是前面有兩個前輩擋著,跪地速度也很快的話,估計也討不了好。

亞伯看著一下子顯得有些憂傷起來,估計在想什麼不好事情的李馨予,他開口安慰她:

「身體沒事,人身安全保住了。這是最好的。你也別擔心了,我們現在不正是在趕往首尓嗎?好好休息一下,等你在飛機上睡一覺醒來,我們就到了仁川國際機場了。」

李馨予輕輕一點點頭,她第一次覺得眼前的男人不那麼可惡了。

她覺得自己好像也有點理解姐姐。

理解李芙真,為什麼會甘願當他的情ren,甚至願意為他大肚子了。

先不說他那讓任何女性都心動的長相、身材。

僅僅是他能夠給女性帶來的,這種全方位各方面的安全。

就很容易讓女人給他迷住。

像現在,亞伯就只是說了幾句話。

可結合他的身份和能力。原本對首尓那邊發生的事情很擔心的李馨予,一下就放鬆了下來。

她想,只要他去了首尓。

不管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應該都能被他搞定。

這樣想著,李馨予漸漸放鬆了。

她聽了亞伯的話,決定先不想太多。

等回到翰國,了解情況以後再說。

「飛機後面有一個主卧。裡面有張床,你要是想睡覺的話..」亞伯開口。

「我睡那裡嗎?那你呢?」李馨予開口,她可不想跟他同居一室。

「你想多了。我想說的,是那裡是我睡的地方。你要想休息的話,這張沙發就給你,我進去裡面睡覺。你也可以到外面的座椅睡覺,它們都是航空座椅,可以放平當的。」

波音747很大沒錯,可亞伯每次出行隨行人員眾多。

下面的機艙,還被弄成了隨機車庫。

飛機上就只有一個主卧。主卧里有可以泡澡的大洗手間,和一張可以躺五六個人的圓形席夢思,以及室內私人電影院等等等豪華設施。

其他地方,在主機艙室之外,就都是高級航空座椅了。

他的隨行人員,主要也在這些地方休息。

李馨予不想去外面睡的話,那就只能選擇在主機艙室里的沙發。

或者亞伯主卧里的圓形席夢思。

然後這個小妮子,果斷轉身往外面走——

睡沙發不安全,她怕等自己睡著以後,萬一某人出來襲擊自己的話。

被關在這裡面,自己叫地地不應叫天天不靈,跑都沒地方跑。

李馨予覺得,自己一定會被吃掉的。

沒看他他眼睛都在盯自己嗎?

李馨予還是知道自己的長相和身材,對男人有可怕吸引力的。

她覺得在外面就好一點。外面有那麼多亞伯的保鏢、助理、私人飛機乘務組成員,甚至是亞伯的隨身女僕、管家。

這些人加起來快上百人了。

那麼多人一起,李馨予覺得反而放心一點。

她卻不想想。

要是亞伯想對她用強的話,整個飛機上都是亞伯的人。

信不信他說一句話,外面就有女保鏢把李馨予給抓進來,連衣服都幫亞伯脫好?

這個翰國小姨子這麼做,純粹就是多此一舉。

看著李馨予離開,亞伯搖了搖頭。

小姨子終究會是自己,現在也不急著吃。

她畢竟又跑不到哪裡去。

亞伯又開始打電話,了解那邊發生的事情,同時增加自己到了翰國首尓那邊以後,自己能夠動用的資源。

他早就已經聯絡了紐約警.察局總.局.長克利克。

克利克當年在翰國駐守過,那邊有很多人脈。

今年年中,李芙真的丈夫出車禍。

很巧的就是撞他的那個黑人士兵的上司,曾經就是克利克的下屬。

這真的只是巧合,真的。

除了克利克,亞伯還通過關係,找到了美國駐翰國總令司利昂·拉波特...旗下翰美聯合令司部令司及軍事令司人事參謀部部掌。

這位也是德克薩斯人,據說曾經還在灌木家族的石油公司,當過兩年的保安部經理。

利昂·拉波特退休離開的話。

沃爾特·夏普大概率就會是利昂·拉波特的下一任。

這樣一個「老鄉」,接到亞伯的電話以後,態度表現的非常客氣。

其實就算沃爾特·夏普,沒有德克薩斯的這層身份。

美國那些駐外的馬鹿們,在他們駐守的國家,當然一個個都是太上皇,都是各自法外之地的主宰。

可那也僅僅只是針對他們駐守的國家,還有針對當地人來說的特權。

一旦面對來自本部本土的權力人物,這些人會比誰都舔。

這就像強如戚繼光這種名將,在給張居正寫信的時候,在信裡面甚至都會自稱是老張「門下走狗」。

在中.央王朝的鼎盛時期,這些駐守邊疆外番的大老們,不管中外古今,態度大抵都與戚繼光將軍面對張居正時差不多。

接到亞伯電話的沃爾特·夏普,基本也是如此。

因為沃爾特·夏普知道,亞伯的身份可不止一個世界首富,一個美國超級富豪這麼簡單。

要僅僅只是這些的話,美國駐英國的那位大衛·德蘭理·沃克使者,也不至於亞伯在倫敦舉辦酒會時,自願去門口當迎賓。

誰叫亞伯這位世界首富,他背後不但站著灌木。甚至在他身邊,都已經出現了財團的雛形了呢?

駐外的馬鹿大老,面對本土大富豪,態度本來就都很友善。

而當沃爾特·夏普面對的是本土財團大老核心人物,還是與軍.工複合體開始糾纏在一起的亞伯。

那沃爾特·夏普的態度,就可想而知了。

當聽到了亞伯描述的一些事情以後。

沃爾特·夏普顯得非常的生氣。

「先生!我不得不說,這是一起可怕的襲擊事件!撞擊,硫酸!天吶,在美國的話,這些我想都不敢想!」

亞伯當時心裡就吐槽。

要是在美國的話,那就是傳統美式武術了。

潑硫酸比傳統美式武術可怕?

亞伯想想,覺得好像也有道理。

不打頭的話,起碼美式傳武不會毀容。

可潑硫酸的話,潑到臉上,就是真·沒臉見人。

「必須追究到底!」沃爾特·夏普表態:「我們在翰國的41個營地,還有營地里的三萬多名兄弟,也會支持到底的!」

哦,還有營地里的幾百架飛機、幾百輛坦克,以及其他相應裝備,它們也會支持的。

亞伯感謝了沃爾特·夏普的表態。並且表示自己已經前往翰國,已經在飛機上了。

沃爾特·夏普當即再次表示,可以讓亞伯的航班,在美國馬鹿們的飛機基地落地。

那些機場,它們有的甚至可以停泊美國空軍最大的C-5運輸機。

停靠波音747,那叫不在話下。

亞伯聽了以後愣愣的,最後還是婉拒了。

「好吧好吧。那也確實不太好。仁川國際機場吧?那我會讓人去迎接你的,史密斯先生。」沃爾特·夏普堅持。

看他態度這麼誠懇,亞伯就「半推半就」答應了。

至於沃爾特·夏普會怎麼個迎接法,那亞伯就不得而知了。

李馨予走出去以後。

亞伯看了看時間,這時候已經是美國紐約時間晚上十點。

飛機是紐約時間六點起飛的,到現在已經飛了四個小時。

紐約飛往首尓,他已經問過,大約要十五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也就是說,還要飛十一個小時左右。

想到這裡,他都有點無聊了。

要不...把小姨子抓進來?

反正在這飛機上,她是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沒人能救她。

就算想跳飛機也不行。因為沒有密碼,她打不開飛機關閉的艙門。

「呵呵呵~」

這樣想著,亞伯忍不住笑了出來。

但他終究也沒有把這付諸實現,而是拿起了衛星電話,繼續打起了電話。

這次就不是打給翰國那邊了,而是打給他的女人們,煲煲電話粥。

在心情比較好,或者比較有時間的時候。

亞伯還是很願意和她們培養一下感情的。

雖說她們大部分都是被他用利益,還有看不見卻能感覺到的威逼,被捆綁在他的身邊。

可就像我們養寵物一樣,養久了都會有感情出現。

何況她們和他都是人,相處久了多多少少都會有些感情的。

這方面就不得不佩服華夏的老祖宗了。

很久以前,華夏的老祖宗們,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為此華夏的老祖宗們,甚至創造了一個成語。

這個成語叫「日久生情」。

果然博大精深。

相處久了。

她們對亞伯有一點感情,亞伯對她們也會有一點。

哪怕只是凱特·布蘭切特、妮可·基德曼這種協議員工也一樣。

安妮·海瑟薇、傑西卡·阿爾芭、麗芙·泰勒、斯嘉麗·約翰遜、艾薇兒·拉維尼、布蘭妮·斯皮爾斯、凱特·布蘭切特、妮可·基德曼……

一個個電話打出去,平均一個人五到十五分鐘。

感情好的久一點,感情淺一點的少一點。

這通電話粥,輕輕鬆鬆,就用了一個半小時以上。

其中在給凱特·布蘭切特打電話的時候,凱特還給了他一個她的「壞消息」。

凱特對他說:「我懷孕了!」

「哦,那就生下來啊。我聽麗芙說過,你和你的丈夫安德魯,先前不是在備孕準備要孩子嗎?現在懷孕了,這可真是大好事。我要祝福你。」

「混蛋,你知道的。我這個孩子不是安德魯的!」

「怎麼會?安德魯可是你的丈夫。你的孩子怎麼居然不是安德魯的?別告訴我,凱特,你居然搞婚外情?那可太讓我傷心了,你是個公眾人物,這樣可太不好了。你這樣有違你的道德水準,真的是太不好了!

我非常不滿!

凱特都快給他的無恥,給弄得說不出話來了。

上個月中旬開始,她連續十天左右,都被「軟禁」在亞伯身邊。

當時有好幾天,還剛好是她生理上的危險時期。

亞伯還按著她瘋狂補魔。

在亞伯離開她以後,她和妮可·基德曼也一直在別墅里沒離開。

全程沒遇到其他男人。

等離開那別墅時。

她準時的生理期沒來。她的大姨媽打道回府,說十幾個月以後才和她再見。

她讓岩石安保的人,找私人醫生給她抽血驗血。

她怕用那種驗孕的東西不夠準確。

最終驗血結果表明,她已經懷孕了。

她血液里的孕酮數值為94.4nmol/L,這是懷孕8-12天的正常女性的數值。

聽電話里,被自己給逗得說不出話來的凱特·布蘭切特。

早就已經通過她身邊岩石安保的人,知曉這一切的亞伯哈哈一笑。

他的聲音變得溫柔起來:

「好啦。凱特。我知道是什麼情況,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剛才我是在逗你的。既然懷孕了,那就生下來吧。你都已經32歲了。再晚生育的話,就真的是高齡產婦了。你不想你自己和孩子,出現什麼問題吧?高齡產婦可是很危險的,並且在產後恢復方面,也會非常麻煩。」

「可是,這個孩子..這個孩子不是安德魯的。」

「這有什麼關係?孩子又不用讓安德魯來養,不是他的又有什麼關係?」

凱特都快給他的強詞奪理給氣笑了。

她深深的吸口氣,小聲說:「那你準備怎麼辦?」

「我給你兩個選擇。」

「你說。」

「第一個。你和安德魯明說,但簽訂協議。五年內不能離婚,五年後離婚。五年裡,你們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安德魯將會得到按照他本來的能力,他本來得不到的財富和地位。」

「不行。這個辦法不行。我……」

凱特本來想說她愛著安德魯。可是要說這話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她的小肚子很平,肌膚白皙柔軟。

穿露臍裝,或者露肚子的禮服之類的,露出來一定很好看。

可在這平坦漂亮的肚子裡面,已經有一個小生命在孕育著。

它原本只是一個人類身體內部最大的單細胞。

可在極速的分裂之後,它現在可能都已經有了些雛形。

「反正就是不行。」

她有點說不出自己還愛著安德魯的話了。

真的愛著他的話,那不是應該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拒絕那些好處的誘惑,拒絕簽訂協議嗎?

哪怕第一次是被忽悠,被麗芙給欺騙了。

可之後呢?

之後她自己可是理智清醒的。

並且幾個月前,她就簽訂了協議。

現在...現在甚至都這種地步了。

再說什麼愛不愛,凱特覺得在別人聽來,簡直就是個笑話。

「那就按照我想的第二個辦法。等到肚子差不多顯懷以後。我讓你去歐洲或者澳洲生孩子。你就說去拍電影。把孩子生了,我讓其他人來養,你等合同期結束,再回去好好當安德魯的妻子如何?」

「不行。我自己的孩子,為什麼要給別人來養?!」

凱特不假思索的拒絕了。

她下意識的覺得,選擇這個的話,對自己最為不利。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想怎麼樣?」

凱特·布蘭切特她這會兒,其實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

或者說她心理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反正這樣是不行的。」

亞伯無奈,他可沒心情哄好她。

打電話給她增加一下感情,都是亞伯的極限了。

他乾脆說:「那你自己想吧。反正孩子一定要生下來。你想出來了再告訴我,我同意了就可以執行。」

不同意的話,當然也沒用嘍。

凱特·布蘭切特聽出了他的不耐煩。

她答應了。

她也知道他肯給自己打電話,肯這樣溫柔對自己說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

換成其他大老,可不會這麼好說話。

哪怕她肚子里有孩子也一樣。

「那就先這樣吧。我還在飛機上呢,下次再聊。」

亞伯那邊掛斷了電話,再聊下去他怕自己找人把安德魯給車禍了。

那樣倒不怕凱特什麼的,只不過會讓他在玩的時候,少了許多樂趣。

還沒玩膩的亞伯,並不打算這麼做。

給凱特的電話打完。亞伯看了看,已經快紐約時間深夜十二點。

飛機已經飛了六個小時,離翰國首尓大約還有不到十個小時的飛行時間。

亞伯乾脆小小休息了一會兒。

只是他只睡了幾個小時,強大的生物鐘和恢復力就讓他清醒了。

睡夠了的亞伯,從空中宮殿般的主卧里醒來。

走出客廳里安靜無人,想了想,亞伯往外面走。

出了主卧,是一條不長的走廊。

在走廊外面,亞伯看到了守夜的保鏢林肯。

「嗨。林肯。」

亞伯沖自己四大金剛中的兩個黑保鏢之一打招呼。

林肯也連忙回應。

亞伯有點無聊,乾脆也在走廊里站住,靠在牆上,和林肯小聲說話。

「林肯,很抱歉上個月,沒能去參加你的婚禮。你知道的,那時候我有事。」

黑大個林肯在上個月二十一號結婚了。

他的結婚對象是岩石安保的一名PMC女教官,也是個黑人。

據說是他的青梅竹馬,也曾經在美.軍服役過,加入岩石安保也是林肯介紹的。

林肯確定了婚禮日期以後。

向亞伯請預備假時,亞伯笑著說會去參加他的婚禮。

林肯當時很高興,四大金剛里就他沒結婚。

就他結婚時老闆親自出現,這對黑人來說也太有面子了。

但最終亞伯沒有去成,原因是因為林肯結婚的日子就在上個月二十二號。

而小艾莉亞·勞拉·史密斯,剛好在二十一號晚上出生。

亞伯脫不開身,只能派大衛去林肯老家,參加了他的婚禮。

黑保鏢自然也理解,畢竟其實他本來是可以在遜尼斯小鎮結婚的。

林肯和他的妻子,都已經在遜尼斯鎮安家樂業。

兩人的親人,也都帶到了這邊來。

經過一年多的發展,在亞伯不計成本投入之下。

遜尼斯鎮人口已經超過五千人,各種設施非常完善。

要是評選的話,絕對會是全美國最適合居住的小鎮之一。

只是它拒絕外人,只有岩石安保的工作人員,還有他們的親人。

或者史密斯利益集團內部的重要成員,才能夠在這裡居住。

其他人想住,就算是億萬富翁也別想住進來。

畢竟整個小鎮和它所處的方圓好幾英里內,都已經被買下,都是私人領地了。

如果當時林肯在遜尼斯鎮舉辦婚禮的話。

畢竟也不遠,開車來回一個半個小時左右。

那樣亞伯可能還能去參

可林肯偏偏要回老家結婚,明明他一家人都已經搬到了遜尼斯鎮居住了。

最後自然是亞伯沒參加成,就大衛·瓊斯帶著禮物代表亞伯去了。

林肯能怎麼辦呢,遇到這樣的老闆,他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了。

老闆這時候還對他道歉,林肯當然連連說不用。

亞伯則笑著說,等林肯和他妻子生了小孩以後,亞伯也可以當他孩子的教父。

就像愛德華的兩個孩子一樣。

林肯聽到這個承諾以後,激動的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亞伯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在他心裡,他們四個人都一樣。

愛德華的兩個孩子,已經是亞伯的教子教女。

約翰遜和林結婚了,不過都還沒生小孩。

等這兩人的小孩出生,亞伯也會收她們、他們當教子、教女。

這對亞伯來說,只不過多了幾個類似社會契約的存在。

相當於多收幾個乾兒子、乾女兒。

又不需要投入什麼感情,只需要投入一些社會關係和資源。

要是這些教子、教女真的能成才,那對他以後可能也有幫助。

對亞伯以後的孩子們,或許也能夠有一定的輔助作用。

更重要的,是他這麼做,可以收買這四個離他最近,保護他的同時,最容易對他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的的保鏢隊長。

【推薦下,野果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亞伯覺得這可以說是N全齊美的事情,只不過要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資源而已。

亞伯當然樂意做,還做得很好。

這就像他也偶爾會和自己的身邊隨從、僕人聊天交心一樣。

這麼說,其實都是為了收買人心。

這些人里的聰明人,可能也有人明白他這麼做的意圖。

可那有什麼關係呢?

在亞伯這麼做以後,這些人要是不忠心要是不好好工作。

那亞伯處理這些人的時候,亞伯身邊或者這些人身邊的人,絕對都只會拍手叫好,不管是內心還是行動都支持亞伯。

亞伯覺得,這就足夠了。

又和林肯說了幾句話,亞伯往外面走。

波音747寬敞巨大的中部機艙里,左右兩邊放置著多排高級航空座椅。

這款大型商用寬體客機,航空公司可以讓它在最多的時候,承載差不多五百人左右。

作為私人飛機,它當然不需要承載那麼多。

亞伯自己再加上一些裝備,還有差不多上百名隨行人員。

這些人和重量加起來,大體上只有它裝載量的三分之一不到。

這就讓它在飛行巡航的時候,可以飛得更快更節省航空燃油。

也更安全一些。

深夜,寬敞的機艙里靜悄悄的。

除了岩石安保的部分執勤工作人員,大部分人都已經睡覺了。

亞伯看到,在最大的兩個航空座椅上,大衛·瓊斯和艾倫·貝克兩個隨行的負責人在睡覺。

其他史密斯智團的人,大部分也在睡覺。

他還見到了,在女保鏢隊長,和一眾女僕、女保鏢、女性隨從們中間。

李馨予這個他的翰國小姨子,躺在放平了的高級航空座椅上,睡得正香。

亞伯背後跟著林肯,漫步來到她身邊時,李馨予旁邊睡著的女保鏢隊朵妮,瞬間睜開眼睛。

看到是亞伯以後,朵妮緊繃的身體馬上放鬆。

「BOSS。」她和其他沒睡覺的執勤保鏢一樣,輕聲打招呼。

亞伯笑著點點頭,看向睡眠中的李馨予。

在長相這一塊,李馨予其實沒有她姐姐精緻。

兩人長相有點相似,畢竟是親姐妹。

可是在細節和氣質方面,卻是兩個不同方向。

李芙真只要不笑,就是那種女性向言情小說里,清冷凌冽絕美女反派了。

李芙真要是稍微小小的笑一下,就是這種小說里,女反派那種三分譏笑三分涼薄四分漫不經心那種浮誇形容的最好表現。

相比之下,李馨予長相更大氣一些,也更清純、甜美許多。

要是出現在她姐姐出現的小說里。

她要麼就是傻白甜但是運氣不好的富二代女二。

要麼就是出身平民的傻白甜,可同時運氣很好的女一了。

看著睡得香香的李馨予,亞伯仔細一想,貌似自己好像還沒和真正的JM花玩過。

尤其是李馨予還有一層他正妻好閨蜜的身份。

雙層的buff,想必會是雙重的快樂。

看著她在睡覺平躺時,比絕大部分女性都要高了很多的「身高」。

這越發的讓亞伯在心裡,堅定的不能放過她的想法。

要不....看了看周圍,算了。

那也太沒形象了。

那會讓他財團大老的形象,在這幫手下里降很多分的。

再說她又跑不了。

輕輕搖搖頭,亞伯轉身離開。

原本安睡中呼吸非常平緩的李馨予。

隨著他腳步聲開始離去,也頓時跟著勐然一松。

她的呼吸正常起來。

等聽到亞伯腳步聲離遠一點以後,李馨予悄悄睜開眼睛。

看著他往回走的高大背影,李馨予默不作聲。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美利堅財富之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美利堅財富之路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雙重身份雙重快樂(萬字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