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蕭惜若她想跟我們搶皇帝!

056 蕭惜若她想跟我們搶皇帝!

一收到蕭惜若逃跑的消息,花太后便帶人風風火火的追了出來。

她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這蕭家女可能又要壞她的好事兒。果不其然,對方一出壽康宮便直奔鳳棲宮……

花太后那叫一個氣啊。

好在嘉悅等人安慰她,說蕭惜若就是去了也沒事,她們只要趕過去把她抓回來就是了。

這蕭惜若一走,皇帝還不是任皇后與五小姐擺布?

蕭家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不過就是跟李謝兩家一樣,想阻止他們花家的皇嗣降生罷了。

在推開這扇門以前,花太后一直是這般認為的。

直到她看見一向刺頭,對她總是神情冷漠猶如堅冰的小皇帝,此刻竟溫順至極的靠在蕭惜若身上,沒有半點抗拒……

她覺得蕭惜若不是想阻止花家出皇嗣,蕭惜若這特么的是想跟她們花家搶皇帝……

手上的護甲咔咔作響,花太后剛欲出言提醒,便聽見那靠在蕭惜若肩上的少年道:

「愛妃說今晚也要朕去長樂宮陪你的事,還作數么?」

看著花太后那恨不得掐死自己的眼神,蕭惜若想說這不是做不做數的問題,是她壓根兒沒說過這話。

天知道此刻有多少雙眼睛正死死地瞪著她,就連降雪都在拚命的給她使眼色,似乎是在說「您要是被綁架了您就眨眨眼」!

好了。

她誰也不愛的清白繼封夜寒之後,再度染上名叫封無晏的污點。

不僅冒雪闖宮救人,還要拉著人家陪床陪睡,說出去簡直有辱斯文……

然而作為一個靠氣人搞事活命的病癆鬼,她要個屁的斯文。

「自然是作數的。」

蕭惜若直接屏蔽了降雪等人驚恐的目光,理直氣壯道:「一晚怎麼夠?皇上您不該天天來么?」

封無晏:「?」

好傢夥,他一時間,竟有點接不住戲。

好在氣到七竅生煙的花太后終於回過神來,目光一掃殿內的場景,立刻便注意到了在地上轉眼珠子的倆侄女兒。

此刻她也沒工夫訓斥她們不爭氣了,只能立刻示意佳悅帶人進去抬人。

而她則皮笑肉不笑的望著蕭惜若道:

「太醫們都道惜若你重病在身,是個活一日賺一日的人。你可以活的不管不顧隨心所欲,但哀家相信你也不想給自家父兄惹上麻煩,招來非議吧?」

這一刻,花太后覺得自己的意思已經足夠明顯了。

蕭家再橫,也會被家國大義絆住腳跟,被北夷大軍扼住咽喉。

封無晏是個燙手的山芋,這個山芋花家願意接,可不代表蕭家父子願意。

蕭惜若,你最好想清楚。

看了一眼花素依與皇后此刻的模樣,花太后根本不打算等蕭惜若的回答,轉身便帶人走入了雪裡。

今夜的計劃是泡湯了,一切的一切都等明日再說吧。

她相信無論是蕭惜若還是封無晏,都會給她一個意料之中的答案。

因為大燕時局如此,容不得有些人肆意妄為隨手打破。

不僅她花家不會同意,祁王一黨,恭親王一黨,還有汝陽大長公主等人都不會同意。

哦,對了,還有蕭家的既得利益者夜王封夜寒呢。

看著次級反派花太后耀武揚威的離去,蕭惜若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此刻沈眠、降雪等人也沖了上來,分別將自家主子圍在中間。

與沈眠的一頭霧水相比,降雪等人的臉色要凝重的多。

就像花太后說的,今晚之事她們娘娘似乎真的太不計後果了……

娘娘似乎忘了一件事,她先是蕭家進京為質的嫡小姐,后才是一個無關緊要隨時可以休夫離宮的偽貴妃……

如果她的身子允許,她的未來夫君是要入贅的,她的長子將是國公府的世子,她的決定將影響整個蕭家。

她怎麼能跟傀儡皇帝攪和在一起,還因此與花家為敵呢……

無數想法在降雪等人腦子裡劃過,她們看了看自家病殃殃的娘娘,又看了看那身姿修長皮相昳麗的皇上。

行了。

破案了!

肯定是皇上勾引她們娘娘的!

她們回去就要寫信給他們國公爺和侯爺告狀!

對於降雪等人這離譜至極的想法,蕭惜若自然是不知道的。

相反,她不僅不覺得自己很危險,還為花太后剛才那牛皮哄哄的樣子而感慨萬千。

她如今算是徹底把這段劇情梳理清楚了。

作為花家千辛萬苦尋回的傀儡皇帝,封無晏是血脈正統,身後又無外家支持,加之不久前空明法會上的造勢,他絕對比恭親王封華那個下作東西有價值。

所以花家雖一直勾搭著封華,卻遲遲不肯放棄封無晏。

他們覺得他們還穩得住,封無晏還脫不了韁。

可後面的劇情證明,他們很快就放棄了封無晏,轉而與封華合作。而封無晏則跟男女主親近,正式開啟了他的大反派之路。

那麼是什麼讓花家放棄封無晏的呢?

很可能是封無晏將計就計殺了花素依,並將此事完美的嫁禍到了皇後身上。

這也就解釋了,她之前為何不記得主線里有花素依這個主要人物……

明明出場介紹那麼牛逼,不該籍籍無名才是。

原來,她所有的牛逼都是為了鋪墊封無晏殺了她,讓花家憤怒,開始明白自己已經掌控不住封無晏,從而讓大反派脫離鉗制步入主線。

而封無晏開始走主線時,花素依已靠著作死把自己作沒了……

至於皇后花素鳶,主線里是有這個人的。

但作者寫的性格是內向、怯懦、透明……

她剛開始還覺得不符,如今看來,怕不是被封無晏殺人的現場給嚇出心理障礙了吧?

所以事情已經很清楚了。

今晚封無晏與花太后必會決裂,因為封無晏羽翼已豐,並有計劃有預謀的向花家展示了自己的不受控制。

而自己是誰?

是花素依與花素鳶的恩人!

她要不來今晚必是一死一傷,這花太后和花家感謝她還來不及呢!

為了一個必須放棄的封無晏來跟她們蕭家撕?

不可能的!

她們恐怕巴不得把封無晏扔給蕭家,讓封無晏與封夜寒內耗呢。

於是回到長樂宮后,當封無晏面色複雜的望著小病鬼,想跟她解釋今日之事,讓她不用擔心,問她有沒什麼想跟自己說時……

少女竟抬手捻了捻眼角的硃砂痣道:

「那個……苟富貴,毋相忘,算么?」

封無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藥罐貴妃嬌又作,病嬌暴君乖乖認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藥罐貴妃嬌又作,病嬌暴君乖乖認慫
上一章下一章

056 蕭惜若她想跟我們搶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