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

旅途中

清晨。

青葵坐在床上思考昨晚的夢境。「為什麼我階梯是向下的?」他並沒有忘記那神秘中年男人的話,「這應該就是所謂被藏匿的螺旋吧…」

昨天青葵短暫進入螺旋,但很快就回到了現實,他打算今晚嘗試看看能否再次進入。

打開房門便看見少女倚靠在牆角,似乎早早等待著青葵。

青葵準備好行李後向少女說到:「我打算去灰鎮接手腐徒的遺產,腐徒有對你說過關於他遺產的事嗎?」

「沒有呢。」少女笑盈盈地回到。

「你會和我一起去,對吧?」

少女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跟在青葵身後。

灰鎮位於屋子的東南方向,想要去灰鎮需要穿過這片叢林,穿過叢林之後就會來到一片沙漠,再之後才能到達灰鎮。

青葵披著灰色斗篷,身上背著一個大包,裡面裝著很多必需品和材料,包括背包在內,都是在倉庫找到的。

包里有很多食物,這些食物並不會腐爛,這是已經確定的,畢竟這食物至少也有七歲的高齡了,甚至比青葵自己的年齡還要大。

想到這些,青葵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透過茂盛的枝葉,春日的暖陽撒在少年身上,斑駁的光影在少年靈動的眼眸中翻飛,是一番美好景象。

森林裡的植物異常茂盛,行動時會受到很大的限制,不過好在這個森林並不算大,如果運氣好後天便可以走出去。

時間緩緩流逝,太陽掛在天幕正中心位置的位置,已經到了午飯的時間了。

青葵用鐮刀清理出一片空地,找到幾塊合適的石頭搭起一個平台,把準備好的木炭放在平台的凹槽裡面,然後又在木炭上又鋪上一層乾燥的木屑,最後敲擊打火石來點燃木炭。

這些知識都是青葵從二樓日記旁的幾本書中學會的。

悠悠聽著鐵鍋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青葵愜意地坐在石頭上,不知不覺開始想起了一些事。

在旅途中,兩人行動的速度並不快,這是因為有人在耽誤速度,而那人不是青葵,卻是神秘的少女。

想到這,青葵不自覺地看來一眼少女,少女意識到青葵的視線,點了點頭莞爾回應他。

少女的動作有時會很僵硬,所以在趕路時會扯後腿,青葵早就發現了這一點。青葵又想起倉庫的眾多人偶里,中間位置是空缺的,就好像原本也放著一個人偶。

根據這些線索,青葵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推測少女也是一個人偶!因為她是腐徒最得意的人偶,所以腐徒在自己死後會放心讓少女來等待自己。

他在倉庫里看見的傀儡都有一種缺失了什麼的感覺,但他在謊言身上感受不到,現在想來…缺失的是靈魂嗎?

青葵被自己大膽的推測嚇到了,因為如果缺失的是靈魂,所以倉庫里的這些收藏品,都是人!都曾是活生生的人!?

壓下心中的震驚,青葵繼續剛才的思路去思考。

少女在和青葵介紹自己時,自稱腐徒的奴僕,這是一個很卑微的稱呼。在與自己對話時也一直稱呼早已死去的腐徒為主人,但如果說少女的靈魂並沒有被改造或者控制,那麼她被做成人偶時應該會對腐徒心生怨恨,這是人之常情!

青葵又想起那個關鍵的線索,少女自稱腐徒的奴僕,而不是人偶!

人偶是一個道具,一個可以被隨意丟棄的道具!這是一個更加卑微的稱呼,從這裡就可以推測少女對於成為腐徒的人偶是……是不情願的!甚至是怨恨他!

青葵猜測腐徒應該是一個傀儡師,傀儡師對應的會是什麼途徑?這很讓人好奇。

青葵不清楚其他的傀儡師是如何,但他覺得腐徒一定不是一個良善之人。但他又大膽地告訴我他的遺產地圖,還有很多信息,這僅僅只是想要留下一個傳承之人嗎?

青葵感覺自己隱隱抓到了什麼,但與真相始終相隔一層厚實的屏障,彷彿置身於一場謀划里卻不自知。

不過這些也都只是推測,謊言也並沒有對自己做過什麼,如果她真要對自己動手…青葵摸了摸腰間的手槍,想到了那不知名的可憐傢伙。

「咕嘟,咕嘟,砰噹!」鍋蓋掉在地上,湯汁濺在青葵臉上。

「真是不小心呢。」

少女拿出手帕,在上面滴了幾滴清水,倚靠在少年身上,用手帕輕輕的在燙傷處擦拭。少年轉頭便看見少女粉嫩的嘴唇,耳根處瞬間便通紅。

「這麼好的女孩怎麼會傷害我呢?!」羞恥時,青葵更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污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污日
上一章下一章

旅途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