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柳絮無花欲解心結(八千)

第84章 柳絮無花欲解心結(八千)

原本這是一顆斷裂的巨樹,是由樹根相互纏繞形成的,上面有一個手掌印。

但就在徐白剛準備離開之時,出現了特殊的變化。

手掌印還是那個手掌印,但在樹木斷裂的地方,卻猶如枯木逢春,冒出了一顆顆翠綠的新芽。

這新芽翠綠而充滿生機,這一抹綠色,更是給原本斷裂的巨樹添上一層生機。

用一句生機盎然來形容或許不對,但微小的嫩芽給人一種蓬勃向上的力量。

老驛長也在旁邊,見到這一幕之後,臉色獃滯,就好像看到稀奇古怪的事情,而自己又沒辦法解釋出來。

或許在老驛長眼裡,這是無法解釋的事,但在徐白眼裡,卻又看到了另一種層次的東西。

他的進度條變了,發生了徹底性的改變。

今天他過來,肝了一會兒進度條,也有了一些進度,但自從翠綠的新芽,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之後,一切又開始倒退。

所謂的倒退,是指的進度條倒退,雖說不明顯,但確確實實倒退了。

這還是頭一次出現,徐白也覺得很驚訝,但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原因。

這絕不可能是他進度條出了問題,只能說是這顆斷裂的巨樹出現問題,而本身這顆巨樹已經變了。

之前他觀摩的時候,也在計算進度條完善的時間,按照他的計算,可能比之前的無名佛經還有春花筆要稍微差上一點。

畢竟這個手掌印,只是女觀主隨意按在上面的,比起無名佛經和春花筆來說,認真的程度根本不值一提。

無名佛經是金剛寺主持手抄,春花筆上的文字,也是青雲書院院長刻上的,光是量就很不一樣。

但好歹也是進度條,只是差上一點而已,他也不嫌棄。

現在看來還是想多了,這次出現了變化,進度條反而降低,說明這棵樹上的手掌印變強了。

徐白細細盯著,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上面的新芽也不再增長,進度條重新穩定下來。

大致估算了一下時間,

比無名佛經和春花筆要高。

「這才對嘛。」徐白暗暗想著。

這時,旁邊傳來了老驛長的聲音。

「枯木逢春這種手筆簡直非常人所能及,女觀主失蹤之後,到現在,實力竟然還在飛速增長。」

這幅枯木逢春的景象,確實是令人嘆為觀止。

徐白盯著面前這棵樹,突然道:「前輩,給我準備一個房間。」

老驛長還在嘖嘖稱奇,聽到徐白的話之後,明顯一愣。

「你打算住在這裡?」

徐白點了點頭,確定今天晚上,包括以後都會住在這裡。

這棵樹的變化,給了他一個提醒。

從陰驛到升縣,來來回回的路程會浪費不少時間,還不如先在這裡,把這棵樹肝完了再說,至於鏢局那邊,自然有劉二在那邊主持。

老驛長也不再說什麼,

既然要住那就住吧,好歹也是救了自己的人,這點要求還是沒有問題的。

想到這裡,老驛長去安排住處。

夜色如水,徐白看著面前的斷樹以及上面的新芽,那個進度條在緩慢增長著,心頭越發火熱。

……

經過好幾天的趕路,柳絮和無花相繼回到自己的地方,稍加整頓。

金剛寺。

這是大楚國十大寺廟之一。

寺廟內,和尚來來往往,與其他寺廟有所不同,這裡的和尚殺氣很重。

每一個路過的和尚,身上都有股澹澹的殺氣,那不是平日里念經誦佛,就能夠平白無故產生的。

只有經歷過實戰,經歷過生與死的對抗,才會有這種無形中的殺氣。

這也是金剛寺歷年來所提倡的。

紅塵紛擾,入紅塵,斷紅塵,求得紅塵,而又脫離紅塵,進而達到真正的大境界。

降妖除魔為己任,遇到邪魔外道時,便會化身怒目金剛。

無花走在寺廟裡,回到自己的地盤后,每一步都走得輕鬆愜意。

周圍路過的師兄師弟見到他,也都和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答。

但有眼尖的僧人,已經發現不對勁,五花好像心中有事。

無花確實有事情,而且還不小。

繞過一棟棟大殿,無花最後來到一處偏殿,走進之後,又走了一會兒,進入一間房間。

房間內,擺放著古色古香的傢具,正中央有一個中年和尚,正手拿佛經,細細翻看著。

金剛寺空字輩里,要說誰實力最強,或許得不到一個定數,但要說誰最會教導人,非空蟬莫屬。

這麼多年下來,在空蟬手中走出的傑出弟子,可謂是一個接著一個。

無花便是空蟬最後一位弟子,也是眾所周知的關門弟子。

當無花走入房間,空蟬放下手中佛經,古井不波的眼睛掃過無花臉上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中年和尚空蟬的臉色變得凝重:「無花,你的心亂了。」

若是連這都看不出,他也不會被稱之為最會教導人的老師。

「你入了欲這一道。」空蟬說得很直接。

無花一愣,心想自己還沒說出來,便被師傅點明,也清楚自己過來的原因,很快,便將自己在春雨閣所遭遇之事,一一說出。

尤其是當那個風塵女子坐在身上,那紅唇印在脖子上時,自己的心態變化。

房間內陷入安靜,過了片刻之後,空蟬只說了一段話。

「有些東西,你越是抵抗,就越是反覆,如果反方向而行,當你嘗到什麼是真正的欲,你便知道怎麼抵抗了。」空蟬雙手合十道。

無花微微一愣。

他反覆咀嚼這句話的意思,已經明白其深意。

「師傅,你是說,讓我去體驗。」

「入紅塵,便是體驗-抽離-脫離的過程,還好,這只是欲之困境,不是情。」空蟬話語之中帶著僥倖的意思。

無花陷入沉默,半天沒有開口。

作為導師,空蟬除了教導的方法之外,最精明的就是眼光,任何弟子在他眼裡都藏不住事,更別說無花了。

「你還有紛亂之事,不如一併說出來,為師替你解答。」空蟬繼續道。

無花臉上露出糾結的表情,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空蟬並未催促,這是安靜的等在一旁。

有些事情不能夠強行逼迫,只有等學生自己問出來,那才是解決的最佳時機

房間內又陷入安靜,鳥鳥檀香漂浮,帶著沁人心脾的味道。

過了片刻,無花似乎終於下定決心,深吸了一口氣,將自己在升縣所作所為,以及所經歷的事情全部說出。

「師傅,弟子不明,大楚以維護百姓為己任,可為何陛下……卻要放出無量道經,讓一部分百姓遭了難,弟子當然懂得以少換多的道理,但那是命啊,每一條都是活生生的人命。」

這便是他最不理解的一點。

他一直埋藏在心底,學生有疑惑便請教師傅,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空蟬本就古井不波的眼神,終於有了變化,他表現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可有為死去的百姓念誦佛經,讓他們安心離開?」

無花點頭,表示有的。

這時,空蟬站了起來,緩緩移步到無花面前,伸手拍在無花肩膀上。

「這件事情,為師也給不了你答桉,因為為師曾經也有和你相同的困惑,但解決方法不一樣。」

無花愣住,猶如木凋。

空蟬來來回回走了兩步,最後定在原地,轉身道:「去藏經閣,裡面的佛經,很多都是前人所抄寫,筆鋒之間帶著前人的感悟,或許你能找到自己的路。」

無花從愣神的狀態中恢復,表示自己會過去看看。

他又想到徐白的事,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尤其是關於舉薦,他著重說明。

「驛長?」空蟬陷入沉思,片刻后,道:「我會寫信。」

這句話的意思,便是同意了。

無花也不再多問,說了聲告辭,離開了房間,前往藏經閣。

他要解開心中疑惑,否則心魔滋生,佛心不穩。

離開前,空蟬說了一句。

「欲之一道好解,情之一道難求,如果沒有十足的話,你還是不要涉足。」

等到無花離開后,空蟬這才做回原位,翻動手中佛經。

但不知怎的,他心中的煩躁感之深,無法靜下心來。

「唉……」

空蟬拿出木魚,輕輕敲擊著。

在他腰間,挎著一個香囊,香囊上,綉著纖細的字跡。

房間內,傳來木魚敲擊之聲。

……

青雲書院。

在南華道,是各種書院聚集之地,筆墨書香之氣,非常濃郁。

作為讀書人聚集之地,這裡雖然只是一個道,卻比平常的州府還要繁盛。

而青雲書院,作為南華道數一數二的翹楚,自然是讀書人最多的地方。

此刻,柳絮還是那一身打扮,蒙著面紗走進書院。

書院內,讀書人來來往往,絡繹不絕。

有的讀書人凝眉細思,有的讀書人佇立原地,甚至有的讀書人手拿書本,就連走路也不忘看書。

柳絮走在裡面,也沒引起任何轟動,直到她來到一處房間后,抬手敲了敲門。

「進。」

屋子裡,傳來中氣十足的聲音。

柳絮聽到屋子裡的聲音,輕輕推開房間的大門。

房間內,擺放的傢具簡單,但卻充滿靈動,正中央的位置,坐著一個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一襲白衣,雖人到中年,但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有股截然不同的感覺。

見到是柳絮進來,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書本,眉頭微皺。

「老師,學生已完成老師交付的事情,但有件事情需要老師幫忙。」柳絮進來之後,當先把徐白的事情說了一遍。

尤其是有關於舉薦信的事情,她著重說明。

王清風眉頭皺得越深了,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這件事我幫你去做,但以後切莫再因那個江湖人,而走什麼門路。」

柳絮道了聲知道。

她很清楚,自己這位老師,最煩的便是走關係。

老師認為,青雲書院只是給讀書人提供了一個平台,而並非什麼背景,任何的道路都需要讀書人自己去走。

若是認為青雲書院是一個背景,那麼便會走不遠,即使走得遠了,也會腳下一空,從懸崖上摔下去。

今天能夠開這條路,已經算是極為罕見了。

柳絮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但卻並未離開,還是駐留在原地,好像在糾結什麼。

即使是眼光再差的人,也能看出柳絮不對勁,更何況王清風。

「你有疑惑未解?」王清風問道。

柳絮點頭,牙齒緊咬,好像在糾結,到底說還是不說。

「我是你的老師,是你青雲路上的領路人,你要對我信任,若是不信任,你便不說就是了。」王清風道。

柳絮深吸了好幾口氣,最後還是將自己在升縣的所見所聞一一說出,尤其是談到無量道經的時候,她的語氣變得非常激動。

「當我入了讀書人這個行當,開始便覺得讀書是為了百姓、為了蒼生而讀,但我之前的所遇,顛倒了我的想法,我心很亂。」

王清風原本皺著的眉頭,隨著柳絮說出心中想法,逐漸舒展開來。

「我當是什麼事,原來是這個事情。」

這意思,似乎並不把這件事情當回事,反而當成一件小事。

柳絮疑惑的道:「老師的意思是……」

王清風目光直視:「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桿衡量的標尺,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只要你不走邪道,而且是積極的,便堅定心中標尺,照著這個標準走就是了。」

柳絮陷入沉思。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又如何能讓她放下心中所想。

「你要明白,如果連你自己都堅定不了心中想法,那讀個屁的書,我所說的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絕非誆騙你,就比如你雲師兄,你雲師兄這次前往升縣,是……」

說到這裡,王清風好像意識到自己有什麼不該說的,趕緊閉上嘴。

他想了想,轉換話題。

「去書樓吧,我若是開解不了你,便去讀聖賢之書,它們會告訴你該怎麼做,但你讀的時候,便要帶著你心中這個標準去讀。」

柳絮點了點頭,腦海一直在回想剛才老師所說,心中情緒不斷反覆,猶如大海之上的波瀾,在不斷衝擊著。

說了聲告辭,柳絮也離開了房間,前往書樓。

等到柳絮離開之後,王清風倒了杯茶,喝下一口,眉頭間帶著煩惱。

「雲自海,唉……」

房間內,傳來王清風的嘆息聲。

……

升縣。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遭遇,每個人遭遇到一件事情時,他的心態會如何變化,這暫且不提。

此時,天色已經越發接近第二天早晨。

有句話說得好,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時刻。

黑暗如水如墨,將大地和天空籠罩,在黑暗中,有的地方隱隱綽綽,有的地方安靜得落針可聞。

縣衙里。

雲自海正端坐在凳子上,伏桉書寫。

桌子上,擺放著好幾盞油燈,明亮的油燈火焰閃爍,將桌上的摺子照得清清楚楚。

足足用了一晚上,他才將所有需要交接的事情整理完畢。

「咳咳……」

咳嗽的聲音,從雲自海嘴裡發出。

雲自海原本就蒼白的臉頰,因為咳嗽反倒變成紅潤,就好像迴光返照。

在房間內,擺放著一個小火爐,雲自海起身來到小火爐前,用一塊黑乎乎的布,包裹著火爐上的瓦罐,將火爐上的瓦罐拿起。

澹棕色的中藥倒出,足足倒了一碗,他才放下瓦罐,讓瓦罐重新落在火爐上。

雲自海揚起頭,小口小口的喝著。

苦澀的中藥並沒有讓他產生絲毫的表情變化,面無表情的喝完之後,雲自海咳嗽的感覺終於被壓住。

看著面前已經被喝空,只剩下些許殘留的葯碗,雲自海不禁想到,在藥材鋪時遇到的,那個叫徐白的江湖人。

「真是個有趣的人啊。」雲自海心中暗道。

他看人很准,即使只是第一次見面,他也看出徐白的不尋常。

實力高強這件事,可以暫且不論,最讓雲自海覺得奇異的,便是徐白的脾氣。

有江湖人該有的,又沒有該有的。

總之很怪異。

雲自海坐在凳子上,足足想了好久,才放下想法。

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了,距離陽光照射進來,也沒有多久。

雲自海趕緊收拾了一會兒,將桌上散亂的文件全部整理好,這才準備出門。

可還沒等他來到房門,就聽到房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大人,昨日您說,今天要遊覽整個升縣,小人已經將馬車備好。」衙役壓低了聲音。

如何治理好一個縣城,在治理之前,最需要做的就是了解。

了解這個縣城的風土人情,還有生活習俗,才能更好的融入進去。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雲自海道。

衙役說了一聲得嘞,就趕忙離開了。

雲自海來到門口,將房門打開。

外面是黑暗的夜空,可當他打開房門時,夜空之中亮出一抹星光。

一柄長劍帶著月光的反射,劃破夜空,直直朝著雲自海脖子而來。

手持長劍的,是一個全身黑衣,就連臉和頭,都蒙上黑布的人。

劍很快,無聲。

要不是有月亮反光,根本就看不到這一把劍。

「鏘!」

清脆的交擊聲傳出。

劍尖之上,蒙上一張紙,紙上面寫著一篇文章。

這把劍鋒利異常,吹毛可斷,但被紙纏繞之後,卻好像失去力道,停在半空中。

雲自海臉上露出笑意:「我以為你們很早就會到,可現在才來,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

聽這意思,雲自海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話音剛落,黑衣人揚起空餘的左手,一連串的暗器,朝著雲自海的面龐襲來。

在雲自海身後,一張張書頁浮現。

書頁在半空旋轉,將所有暗器全部接下。

緊接著,書頁中,一個「鎮」字飄起,落在黑衣人額頭。

「鏘!」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音,黑衣人手中長劍落地,而在他的頭頂,懸浮著一個「鎮」字。

雲自海上前,揭開黑衣人的面巾,露出一張普普通通的臉。

「說出你的來路。」

黑衣人並不說話,那張臉卻有了變化。

臉色由正常變成青紫色,轉眼之間,一抹鮮血從黑衣人嘴裡流出,黑衣人已經失去生命氣息。

「毒藥?」雲自海眉頭皺起。

他們的打鬥,自然也引起了注意。

有些留守在縣衙的衙役,跑出看到面前黑衣人的屍體后,大喊了一聲有刺客,將雲自海圍在中間。

雲自海擺了擺手,讓衙役們把屍體處理了,陷入沉思。

他想起了剛才的遭遇。

那把無聲的劍,專門精通於暗殺,而最後刺殺失敗,又服毒自盡。

這一連串的操作,顯得非常專業。

想到這裡,雲自海叫來一個衙役,吩咐道:「將本官遭遇行刺的事情傳出去,要讓升縣百姓都知道,本官受了傷。」

衙役一愣,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但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之後,趕緊離開了。

等到衙役離開,雲自海又回到住處。

既然是對外說受傷了,那就暫且別去遊覽縣城。

……

當天空中第一抹陽光照射在大地上,升縣由寂靜轉化為吵鬧。

各種商販開始擺攤,冷清的街道也漸漸有了人,而人的存在,給這座縣城增添了不少喧囂。

今日的升縣,卻帶著另一種氣氛,尤其是得到的消息,讓所有的百姓都大感驚訝。

縣令大人剛剛到任的第一天,就遭到刺客行刺,還受了不輕的傷。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就有如發酵的麵糰,正在不斷膨脹,傳遞的速度也越來越遠。

越來越多的百姓知道,除了驚訝之外,更多的是緘默不語。

這和之前發生的大事不同,發生大事的主角已經魂歸天外,可現在,縣令還活著,他們可不敢隨意談起這件事。

當然在雲自海有意放出消息的時候,即使百姓們不談,這消息就好像長了腳,頃刻之間,有如一股風,吹拂了整座縣城。

消息越傳越遠,伴隨著一個信鴿,落在陰驛門口。

老驛長彎下腰將信鴿撿起來,拆下信鴿腿上綁著的紙張,打開看了看。

陰驛,也需要信息,他們不會與世隔絕,而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信息。

畢竟,陰驛本身就是交通樞紐。

「縣令被刺殺?」老驛長一愣,等到恢復過來后,他將目光投向坐在巨樹旁的徐白。

今天一大早,徐白就坐在巨樹前一動不動,好像在思考人生。

老驛長覺得,這個消息徐白應該會感興趣,於是就走了過去,將手中的消息遞在徐白面前。

徐白本來還在肝進度條,看到老村長的動作,下意識接到手中。

打開面前的信紙,當他看到信紙上的內容之後,眉頭皺了起來。

「縣令被刺殺,刺殺失敗?」徐白自語道。

這個消息還真是始料未及。

縣令是誰,徐白很清楚。

來自青雲書院的天才讀書人,還是柳絮的師兄,這個身份來到升縣,他就一直在想,其中肯定有不正常的原因。

即使柳絮說過,是因為雲自海殺了皇子的原因,但裡面有蹊蹺,徐白一直在琢磨。

按照大楚國例律,動了私刑,還能讓他過來做官,看似是懲罰了,但徐白感覺這個懲罰不夠深。

這來到升縣還沒多久,就遭遇了刺殺一事,現在看來,徐白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要去看看嗎?」老驛長問道。

徐白將手中的紙條還回去,搖了搖頭:「不去。」

這事情與他無關,他和雲自海也只見過一面,讓他過去未免有些牽強。

如果是柳絮和無花遭遇此事,他還會過去看一看,但云自海還是算了吧。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進度條,除此之外,其他一切事情都可以放下。

畢竟面前這棵巨樹,也不能隨身攜帶,他更不可能試著把那個手掌印挖下來。

等到把進度條幹完之後,他才能了卻這樁心愿。

「說的也對,本身與你也沒有任何關係。」老驛長覺得自己想多了,也就不再多說,回到房間里,又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徐白照常盯著巨樹,進度條在緩慢增長著。

時間慢慢流逝,轉眼之間來到中午。

即使陰驛發生了大事,很多驛人都死了個遍,但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人。

已經有好幾個驛人來到陰驛,開始擺攤。

本來冷冷清清的陰驛,在這個時候,就顯得有些熱鬧。

徐白到處逛了一下,沒有發現有進度條后,重新回到巨樹前,繼續肝著。

那些驛人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各自做著自己的事,並沒有出聲打擾。

時間慢慢流逝,徐白本以為今天就會這麼過了,沒想到接下來,一隊人馬路過陰驛,停留下來。

五個人,各自騎著快馬,趕到之後,就將馬拴在外面的樹上。

每個人都帶著風塵僕僕的味道,除此之外,還有一股若隱若現的殺氣。

混跡江湖的人,身上帶著殺氣,也屬實正常。

這五人進來之後,先是在攤位上看了看,沒發現有什麼好東西,就在陰驛自備的位置坐下,做短暫的休息。

其中有一個滿臉橫肉的人,正到處打量著。

當這個人看到徐白后,明顯停頓了一下,很快又把目光挪到別處。

「老三,不要惹事。」為首的是個中年漢子,他看到壯漢的表現,趕緊呵斥了一聲:「辦正事要緊。」

壯漢點了點頭,目光時不時的越過徐白,眼中帶著莫名的情緒。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這五個人休息好了,就準備起身離開。

壯漢老三實在忍不住了,走到中年漢子面前,咬牙道:「老大,咱們趕了這麼久的路,我一點都沒有鬧事,就一會兒工夫行不行,實在受不了了。」

老大皺眉,看了一眼老三,又看向徐白,想了片刻之後,微微點頭:「我只給你一點時間,要是帶不到外面,那就算了。」

《最初進化》

說著,他帶著其他人離開了。

老三仍然留在原地,等到老大他們走了之後,搓了搓手,滿臉激動的走向徐白。

徐白正專心致志的盯著巨樹,聽到背後有腳步聲,轉頭過去,就看到一個壯漢正朝他走來。

「小兄弟……可否聊聊,我這裡有些銀錢,你……」老三正準備開口。

「沒興趣。」徐白目光變冷。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讓老三面色微變。

「你什麼意思?」

「我和你素未謀面,你現在來找我,無非是想要談事情,但我沒有興趣,現在你明白什麼意思了嗎。」徐白繼續盯著進度條。

「你還沒聽我說完呢,是這樣的,我初來這個地方,對於一些地形不太熟悉,你能否當我的嚮導,我這裡會給你錢的。」老三急切的道。

與此同時,他打開腰間錢袋,露出明晃晃的銀子。

「沒興趣。」徐白繼續道。

老三聞言,眉頭皺得越深了。

不過他想起剛才老大說的話,又仔細思考片刻,也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在轉身前,他的目光在徐白身上流轉,有種不明的意味。

等到老三離開后,徐白又盯著樹上的進度條看了一會兒,最後嘆了口氣,緩緩起身,來到老驛長的房門前。

「我出去一趟,麻煩前輩幫我看一下這棵樹。」

「去吧,我大小是個官,在這裡還是管得了的。」老驛長的聲音傳出。

徐白也不會再多說,腰間挎著鬼頭刀,走出了陰驛。

陰驛外。

老三和老大等人會合。

「怎麼沒見著人,沒把他帶過來?」老大語氣奇怪。

老三搖了搖頭,眼神之中帶著某種貪婪。

「都到了這個時候,別要給我鬧事,懂了嗎?」老大叮囑道。

「懂得懂得。」老三趕緊答應:「你也知道我這人,這小子細皮嫩肉眉清目秀,我確實沒忍住,等這件事情做完,我再去找他,您放心,完事兒之後,我會毀屍滅跡的。」

老大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但似乎默許了老三的做法。

五個人都很急,也沒有繼續停留,就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等他們離開了好一會兒,徐白從旁邊的陰影中走出,眉目之間儘是冰冷。

「細皮嫩肉?」

「眉清目秀?」

「還想之後再來找我,毀屍滅跡?」

「那就留你不得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悟性爆炸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的悟性爆炸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 柳絮無花欲解心結(八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