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局勢撲朔多方來(八千)

第86章 局勢撲朔多方來(八千)

要說現在,什麼東西讓徐白的期待高,那就莫非這進度條了。

其他的東西都比不上進度條,尤其是這個進度條是瘋癲的女觀主留下的,他很好奇,到底有什麼技能在等著他。

經過這段時間的瘋狂爆肝,目前來說只剩下一點點,馬上就快要徹底完善。

周圍擺攤的驛人們,有的時不時將目光投向徐白的位置,對於徐白經常坐在巨樹前發獃,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本來第一眼的時候,都還覺得很奇怪的,可是當看的時間越久,就越發覺得正常,直到最後,全都已經習以為常。

江湖之上古怪的人物多了去了,也就看個新鮮,看久了之後,便覺得索然無味,而他們這種漠不關心的態度,更是讓徐白放手施為。

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進度條逐漸趨向圓滿,又過了幾分鐘后,進度條終於走完。

一道藍色的煙霧憑空出現,在半空中逐漸匯聚,慢慢的,匯聚成一行澹藍色的文字,出現在徐白眼前。

【你觀摩人臉古樹,領悟無量道經(殘)】。

這行文字出現之後,很快又逐漸散開,正在慢慢變澹,直到消失不見,但緊接著,一行新的文字出現在眼前。

【發現可融合選項,正在融合中。】

【無量道經(殘)+四巽陣法=斗轉星移。】

【融合成功。】

嶄新的文字浮現,出現之後就消失了,一道信息猶如大海般,湧入徐白腦海,將徐白的腦海佔據。

片刻之後,徐白將文字信息中的內容吃了個乾乾淨淨,已經明白斗轉星移這個技能的大概用法。

澹藍色的面板浮現,出現他的最新信息。

【姓名:徐白。】

【境界:八品散人。】

【斷破一式(2階):滿級。】

【顛倒亂四方心法(2.5階):滿級。

【楓葉如雨(2階):滿級。】

【四巽身法(1階):滿級。】

【斗轉星移(4階):滿級。】

【金剛心魔體(4階);滿級。】

【強腎法(4階):滿級。)】

【悟性(滿級)。】

四巽陣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斗轉星移,而斗轉星移這個技能的強度,簡直堪稱他所有技能的最強。

剛開始的無量道經殘篇,也就是女觀主所使用的無量道經,可以模擬別人的能力為己用,但由於是殘篇的關係,最多就只能到達六品的層次。

不僅如此,而且副作用依然存在,沒有絲毫的減少。

但現在不一樣了,融合了四巽陣法之後,成了一個嶄新的技能,名為斗轉星移。

雖然徐白覺得這個技能的名字,和某位被稱之為表哥的男人很像,但這只是細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所謂斗轉星移,以無量道經為基礎,以四巽陣法為輔,綜合起來便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更像了,草(一種植物)。

徐白內心瘋狂吐槽,很想知道這個進度條到底是誰給起的名字,這種莫名其妙的即視感,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不過……強就行了。

斗轉星移不再像無量道經那樣,強行模擬對方的技能化為己用,而是一種反彈的能力。

總而言之,六品之下包括六品,他全部能夠反彈回去。

哪怕是對方使出暗器,他也能夠通過無量道經模擬,再經過四巽陣法為引,再緩衝回去。

很強,真的很強。

不過這種強是有代價的,唯一的代價就是,他的真元力又不夠用了。

即使有強腎法,裡面儲存著六品的真元力,但是別忘了,他現在可是有兩個四階技能要養。

金剛心魔體可攻可守,而且攻擊力甚至在斷破一式之上。

這技能怎麼說也不能不用吧,但現在再加上個斗轉星移,兩個四階技能,他只有一個六品的真元力,還有一個八品的真元力,這怎麼拆也不夠用。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心法迫在眉睫。

「必須要抓緊時間搞心法,我現在偏科有點太嚴重了。」徐白想著。

真正的本質還是心法。

打個很簡單的比方,一個男人哪怕他會上百種花樣,但他只是花樣多而已。

速度太快,花樣再多也沒用。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要提升本質,才能更加長久,且又長又久。

想到這裡,徐白還是沒有挪動位置,從懷裡掏出得自書店的那本書,又細細看了起來。

穩住,別慌。

衣服要一件一件的穿,飯要一口口的吃,不能捨近求遠,先把面前的東西解決。

不過巨樹被他肝完了,他心情還是很愉悅的,覺得面前這本書上的進度條,也不再那麼枯燥,還變得很可愛起來。

就這麼坐在凳子上,徐白好像一位讀書人,專心致志的看著書。

周圍還是老樣子,一切看起來很正常。

平靜的生活誰都想過,誰也不例外,再加上平靜而且有錢,他更想過那種生活了,誰沒事吃飽了撐的,整天去想打打殺殺?

是以最近這段時間,徐白覺得自己過得很安逸,尤其是那種愜意感,更是不能用言語描述。

但有的時候,安逸的生活也不一定能夠持續太久,還很容易被打破。

「噠噠噠……」

一陣陣馬蹄的聲音響起,由遠及近,最後來到陰驛。

徐白聽到馬蹄聲,下意識的停下,抬頭看了一眼,眉頭皺了起來。

陰驛外面,有一匹神俊的快馬,而在馬背上,則坐著一個穿著普通的秀美少女。

秀美少女臉色蒼白,額頭有抖大的汗珠,尤其是她的左手,正在緩緩流血。

鮮血正往左手流下,打濕了手臂上的衣服,左手的指尖還在滴落著鮮血。

「驛長何在!」秀美少女一出現,便大喊了一聲。

老驛長聽到聲音,趕緊從房間里出來,當他看到面前的景象時,也感覺到不對勁。

「看這個便知。」秀美少女道。

說著,她從腰間掏出一塊令牌,對著老驛長晃動,老驛長看到這個令牌,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明白過來。

由於隔得遠的原因,徐白知道這邊發生的事,但看不清楚令牌上寫的什麼。

「你需要什麼東西?」老驛長問道。

「外傷葯,還有,你的房子暫時讓我用一下。」秀美少女道。

「好。」老驛長指著身後的房子:「裡面沒人,外傷葯在柜子里,你自己翻看。」

秀美少女也不再多說,從馬上下來后,一瘸一拐的走進木屋,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等到她進入房子,徐白悄悄靠了過來,低聲問道:「前輩,這人是誰?」

「九公主的人。」老驛長低聲道。

九公主?

徐白聽到回答后,很明顯愣了一下,緊接著又恢復正常。

他低著頭,在思考著利害關係,慢慢遠離了這個房子。

在他的理解中,這個九公主應該城府極深,現在莫名其妙派人來到升縣,難道是因為他的原因?

很有這個可能,雖然可能性不大,但徐白還是要做好警惕。

……

徐白這邊正在想著,另一邊屋子裡,青雪將房門關上,反鎖好之後,抬手白皙的手臂,手臂之上有一條傷口,觸目驚心。

房間的柜子里,不僅有外傷葯,還有包紮用的白布。

看著手上的傷口,青雪打開外傷葯,將葯倒在傷口上,刺痛的感覺頓時襲來。

青雪悶哼一聲,但強制忍著,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

鮮血被止住,葯的效果很好,青雪等到藥效的疼痛過去之後,長出了一口氣,用白布將傷口包紮好。

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青雪眼睛中帶著憤怒的神色。

尤其是想到,之前自己被襲擊,還差點把命交待在那裡,要不是馬跑的比較快,可能真的就沒了。

「那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刀法、暗器手法精通,可他為什麼要來襲擊我?」青雪眯了眯眼睛,想到其中的一些事情。

刀法、暗器。

這兩樣,好像和那個江湖人很相似。

思及此處,她將手臂上的袖子重新恢復原狀,雖然還沾著鮮血,但她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來到門口,將門打開后,也不說話,就準備離開。

但有的時候,某些東西的吸引力是很強的。

比如說,正中央的那棵巨樹。

這麼大一棵巨樹,想沒有吸引力,那都很難。

剛才,青雪受了傷,急於治療,所以並沒有過多關注,現在傷好了,一眼就看出來。

而在巨樹底下,那個正在讀書的年輕人,自然而然也因為巨樹的原因,吸引了青雪的目光。

一身簡簡單單的衣服,腰間挎著鬼頭刀。

鬼頭刀?

恩?

青雪一愣,隨後反應過來。

九公主讓她去找的那個江湖人,最明顯的特徵,不就在鬼頭刀上嗎?

「到底是不是他偷襲的?」青雪想了想,抬腳走了過去。

徐白正安靜的讀書,聽到有腳步聲,轉頭望去時,就看到開始那個女人正在逐漸靠近。

他皺了皺眉,將書放回懷裡,站了起來。

看來,有事。

能不能讓人安靜的讀個書了,他真的只想安靜讀書而已。

青雪走到近前,突然拔出腰間銀刺,朝著徐白刺來。

速度很快,而且沒有絲毫的徵兆。

這個動作很明顯,自然引起了周圍驛人們的注意,驛人們全都用看熱鬧的目光,看著場上的兩人。

徐白眼睛被銀刺晃了一下,接著他勃然大怒。

我就在這裡看個書,也沒招誰惹誰,怎麼突然對我動手了。

是不是看我老實,好欺負?

不能忍。

銀刺朝著徐白胸口刺入,但在顛倒陰陽亂四方的指引之下,那裡反而是最強的點。

徐白伸出手按在青雪手腕,緊接著,真元力鼓動。

那雙銀刺不知道中了什麼邪,竟然拐著彎的繞過徐白,朝著青雪自己刺去。

這個場景,就好像青雪要自盡一樣。

斗轉星移。

只要是六品,包括六品以下的技能,都能轉。

銀刺急急停住,距離青雪脖子只剩一寸的距離,青雪的額頭劃過几絲冷汗。

剛才要不是及時收住,力道可能已經沒了。

「你不是他!」青雪喊了一聲。

「我是你爹!」

回答她的,是徐白憤怒之下,爆出的粗口。

青雪還未來得及答話,就感覺頭髮一緊,接著,一股大力襲來,她不自覺地低下頭,朝著徐白的腰間而去。

在徐白腰間,迎接她的不是奇奇怪怪的東西,而是一個碩大的膝蓋。

「砰!」

膝蓋與青雪面部相撞,晴雪鼻子流出兩行鮮血。

本來就失血過多的,遭此打擊之後,徹底暈了過去。

徐白解決戰鬥的速度很快,周圍的人都看呆了。

有幾個驛人轉過頭,暗道一聲,絕對不能招惹此人。

老驛長也愣住了。

這年輕人,出手是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還好,沒死人就好。

徐白哪裡管周圍的人是怎麼看的,他就這麼拖著青雪的頭髮,以一種極其粗暴的方式,朝著那間屋子走去。

期間,青雪蘇醒過來,見到自己的情況后,準備說話,又被徐白一拳打暈。

進了屋子,啪的一聲,徐白反手關上房門。

要不是青雪最後說的話,徐白真不想留這個活口。

不是他?

為什麼不是他?

聽這意思,好像有人假冒他的身份,還和這個青雪發生過矛盾。

那這裡面就有點東西了。

房間內有光亮,徐白在等待著,等待青雪蘇醒過來。

好在武夫的身體素質還不錯,青雪很快醒了過來,滿臉茫然的看著周圍的情況,緊接著,她感覺頭髮還有鼻子傳來巨痛。

聯想到之前發生的情況,她已經明白為什麼會傳來疼痛。

緊接著,青雪抬起頭,就感覺到脖子一陣冰涼,鬼頭刀已經掛在她脖子上。

「剛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青雪回答得很快,而且毫不拖泥帶水。

「哦?」徐白反而來了興趣,這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他還以為對方要強硬一點,畢竟是九公主的人,態度上肯定要強勢,剛才自己可是動手痛打了她一頓。

沒想到,對方認錯的速度很快。

「有錯就認,有責就擔,這是公主教的。」青雪目光直視著徐白,很坦然。

「你錯在哪裡?」徐白微笑道。

「我不該先對你動手,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之前有一個人,他腰挎長刀,還有一種暗器,手法和你極為相似,估計是冒充你。」青雪道:「我對你動手也是試探,並非有殺心。」

她說的是實話,同時也是真正的想法。

攔著她的人,蒙著面,看不見容貌,她必須要試探出真正的原因。

這年頭,沒有人會真正傻到,因為一次襲擊,就一定會認為是別人乾的。

事實證明,她的測試是對的。

「你的實力能夠殺掉我,簡直是易如反掌,沒必要在那個時候放了我,而且還讓我跑掉,這是多此一舉的。」青雪振振有詞的道。

「這也是我留你一命的原因,那個人是誰?你看清楚有什麼特徵嗎?」徐白道。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青雪認錯的態度很好,而且這裡面有事。

冒充他,攔截青雪,而且還故意放走,這就有點栽贓嫁禍的意思了。

徐白最不喜歡的,就是按照別人給他定的路子走,如果這個時候殺了青雪,那麼對方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沒有任何特徵,但他的暗器手法,和你極為相似,甚至於一模一樣。」青雪說道:「雖然我沒有看過你使暗器的手法,但九公主那邊早已經有了消息,有關於你暗器的消息。」

一位公主,並且是掌握著大楚國重要財政來源的公主,要是沒有這點消息,她也不用幹了。

徐白摸了摸下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該幹嘛幹嘛,至於其他事情,你不要去管。」

這個回答出人意料,青雪愣在當場,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這就讓她走了?

不對勁,她還不能走。

「我已經見到想見的人了,我還走哪裡去?」青雪摸了下鼻子,那裡又滲出一絲鮮血。

下手忒狠了。

剛才的膝撞,要不是她是個武夫的話,差點把腦袋都給撞碎了。

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

「九公主的意思是,咱們有合作的可能。」青雪抹掉鼻子上的鮮血之後,這才直接說出目的。

「好,我會考慮的。」徐白道。

青雪面露異色:「我怎麼總感覺,你回答好敷衍呢……」

考慮二字,是一個極其套路化的回答。

比方說你問別人一件事,或者說想要別人做事,別人回復你考慮一下,那麼八成就是不可能了。

考慮,意思就是我不太想做,但是又不想礙了你的面子,所以給你留一絲面子。

「那我們走走程序。」徐白摸了摸下巴,道:「怎麼合作法?」

「我也不知道,我來只是確認一下,並且看一下你的意思,但是你放心,凡是和九公主合作的人都是會公平公正,還會獲得相應的報酬。」青雪道。

徐白很認真的點頭:「好,我考慮一下。」

青雪:「……」

太過分了!

合著你就是這樣走程序的?

簡直是不當人啊。

徐白沒有繼續多說,轉過身,就出了門。

青雪不知道徐白想要幹什麼,下意識的開口問了一句:「你去哪兒?」

「去見一個人。」徐白頭也不回的道。

青雪留在屋子裡,滿臉獃滯。

這都是啥呀?

從來到這裡之後,她的主動權就一直處於喪失的狀態。

到現在,她除了得到一句「考慮一下」,其他的一個東西都沒問出來。

當然,還是有收穫的。

「這個人拎得很清,該殺的就殺,不該殺的就不殺,不像一些殘暴之人,公主說得對,任何東西都不能看表面。」

青雪想了想,決定再去一次春雨閣,

去春雨閣看一看有沒有新的發現,如果沒有的話,她就要起身回城,早點回去回復公主。

想到這裡,青雪在房間里找了一筆和紙,將紙裁成兩份,寫上同樣的內容,大致就是自己遭遇攔截以及對徐白的評價。

其中,評價中規中矩,沒有絲毫偏頗。

做完這事之後,青雪找到老驛長,將其中一份卷好的紙條遞了過去。

「明天中午的時候,你就用信鴿傳往京城,另外,給我一個信鴿。」青雪道。

這年頭,攔截信鴿的事情可不少見,萬事都要做雙份的準備。

「好的。」老驛長答應道。

青雪收回手,看著徐白離開的方向,皺緊眉頭。

……

時間越來越晚,太陽逐漸落山,而徐白已經到達了升縣。

衙門裡。

一個房間燈火通明,而雲自海正在伏桉書寫。

天氣轉涼,他披著一件衣服,一邊寫著,一邊時不時咳嗽一聲。

他的臉色如同平時的蒼白,看著就像個命不久矣的病秧子。

現在所寫的,是有關於升縣日後發展的計劃。

這兩天,在升縣到處遊覽,就已經將情況摸得很透徹了。

在他看來,升縣是一個偏僻小縣,想要發展起來,需要很大的努力。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后,雲自海才放下手中毛筆,看著白紙上洋洋洒洒的文字,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不錯。」

大致的初稿已經形成,只需要逐步完善就可以了。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敲門聲卻突然響起。

深更半夜的敲門聲,尤其是在空曠的後院里,顯得尤為陰森。

「誰?」雲自海轉過頭,看著房門口的方向,提起手中毛筆,在他左手之上,出現一本厚厚的書籍。

「我。」

門外,是一道令他熟悉的聲音,他只是稍微愣住,接著,臉上就露出一個笑容,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我當是誰,原來是徐兄,不知道徐兄夜探衙門,是有什麼急事嗎?」

房門被打開后,徐白握著鬼頭刀,正站在房門之外。

「進去再說如何?」徐白笑道。

雲自海側身,讓徐白先走進去,這才關上房門。

徐白來到屋內,坐在位置上,看著桌上的茶杯,給自己倒了杯茶。

「徐兄深夜來訪,看來是有事。」雲自海笑著說道。

「有人攔截九公主的貼身丫鬟,並且還使出了和我同樣的招式。」徐白說得直來直去,沒有拐彎抹角。

雲自海剛走兩步,聽到這句話之後,很明顯的愣住了。

「什麼?」

攔截九公主貼身丫鬟,還使出和徐白同樣的暗器手法。

栽贓嫁禍?

很有可能。

「這個手法,我不知道你見過沒有。」徐白抬手,打出一個銅錢,鑲嵌在房間的柱子上。

「楓葉如雨。」雲自海一愣,隨後眯起眼睛。

「看來你真是雲家的。」徐白笑道。

楓葉如雨這個手法,得自雲香。

當初在和雲香戰鬥的時候,雲香就曾經說過,這是雲家的武學。

雲自海也是姓雲的。

是以徐白有了這個猜想,就過來試探一下。

「徐兄,你讓我改變了對你的看法,我原本以為你是個戒備心極重,實力高強的江湖人,但現在看來,你的謀略也不差。」雲自海笑道:「我是被雲家逐出的人,楓葉如雨,是雲家的武學之一。」

「哦?」徐白只是給自己倒了杯茶,但一直沒有喝,輕輕轉動手中茶杯:「說說。」

「我棄武從文,便是對雲家的不尊,被雲家趕出來,不過後來我入了青雲書院,他們想找我回去,也被我拒絕。」雲自海解釋道。

說到這裡,很明顯的感覺到,雲自海的語氣帶著無奈。

有的時候,現實就是這樣,沒有絲毫偏差。

當你沒有能力沒有實力的時候,誰都可以來踩上一腳,可是當你有了能力有了實力,並且有了背景的時候,你做的任何事,都有人在後面拍手稱讚。

「雲家效忠於六皇子,看樣子是想來一出栽贓嫁禍,不過以六皇子的城府,干不出這種破綻百出的事,想來應該是雲家自己做的,想要向六皇子表示忠心。」雲自海道。

「這可不單單是表忠心這麼簡單,一石三鳥的計劃可謂是想得很好,算盤也打得很精。」徐白將已經涼了的茶放在一旁。

「何以見得?」雲自海問道。

徐白整理了一下思緒,將自己的想法說出。

「先是在半路上截殺,失敗之後,便有可能懷疑到我身上,哪怕沒有懷疑,我要是當時下手重了,青雪要是死了,我的事情便坐實了,這是其一。」

「我要是沒有下手,事情又能夠解決,那我必然要懷疑幕後是誰,暗器手法的特徵太明顯,你又姓雲,我就很可能懷疑到你身上,這是其二。」

「中間的環節,我們誰要是處理錯了,我、你、九公主,我們三方面總有一人要有損失,這便是一石三鳥。」

說完之後,徐白也不說了,就這麼直視雲自海。

雲自海嘆了口氣,道:「聽到徐兄這個分析,那麼我又推掉了之前的想法,這件事情不是雲家自己做的,絕對是六皇子指使。」

「哦?為何?」徐白手指輕輕敲擊桌面,很有節奏。

「這對於六皇子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試探,而所謂的代價只是一個雲家,萬一成了,他獲得百倍的回報,萬一不成,只是拔了他身上的一根毛。」雲自海很確定的道。

徐白皺起眉頭。

這樣的分析也沒錯,畢竟就用一根毛的損失,誰都願意去做。

小小的一個升縣,竟然引發了這麼多的連環套路。

「感謝徐兄對我的信任。」雲自海施禮道。

徐白搖了搖頭:「不是信任,而是覺得這事情沒這麼簡單,你不可能比柳絮還笨。」

雲自海:「……」

他是清楚柳絮的。

表面上看猶如冰封的雪山,但其實性子很暴躁。

這麼說真的好嗎?

還好柳絮沒有聽到,不然鐵定提著筆,從青雲書院殺過來。

徐白問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站了起來,卻沒有離開,而是上下打量著雲自海。

雲自海微微一愣,不明白徐白是什麼意思。

「你看我都和你坦誠相見了,你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比方說你來升縣是什麼目的?」徐白做出一副我很坦誠的模樣,道。

他始終不會相信,雲自海真的是被貶到升縣來的,這裡面絕對有事,而且還不簡單。

不走律法,直接將皇子斬殺了。

其實也相當於違反了律法,這種懲罰的方式罕見之極。

雲自海聞言,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坦誠相見?

坦誠相見個鬼啊!

你確定坦誠相見了嗎?

你只是過來把遇到的事情和我說了一下,還有你的分析也告訴了我,這就叫坦誠相見了嗎?

閣下真的對「坦誠相見」這四個字,有著太大的誤解。

雲自海頭疼得很,不由得想起他家師妹和他說的話。

當時在書院,柳絮一本正經的告訴他,而且說得很簡單。

「徐白這個人,很怪,你說他狡猾吧,確實狡猾,但有時候又帶著一種男人獨有的血性,相處起來又很容易。」

這是柳絮的原話。

和徐白相處到現在,其他的都沒看出來,怪異是真的怪異。

狡猾,也是真的狡猾。

「徐兄,你確定要聽?」雲自海收回自己的思緒,問道。

徐白點了點頭。

雲自海低頭,想了一會兒,好像在整理思緒,過了片刻之後,他才抬起頭,準備將自己的事情說出。

「我……」

話沒有說完,因為異常出現了。

房間的窗戶突然被推開,緊接著,好幾把飛刀從外面射來。

飛刀的速度非常快,眨眼之間已經到了雲自海面前。

這是針對雲自海的,沒有一把飛刀是針對徐白的。

雲自海眼睛勐的瞪大。

遭了!

他剛才光顧著和徐白說話,鬆懈了不少,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雲自海努力扭轉身子,想要避過要害。

受傷是肯定要受傷的,但能夠避開要害,已經實屬不易。

可下一刻,雲自海蒙了。

徐白腳下一錯,人已經如鬼魅般來到雲自海面前,看著激射而來的飛刀,揮了揮衣袖。

真元力鼓盪之下,飛刀沿著原來的路子,倒飛而去。

斗轉星移,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窗外,傳來一道悶哼聲,有人受傷了。

徐白抽出鬼頭刀。

剛才那股子平澹的氣勢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滿身殺氣,猶如雨夜屠夫。

「有人想死,攔不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悟性爆炸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的悟性爆炸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局勢撲朔多方來(八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