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塑形魔葯實驗(2合1)

第92章 塑形魔葯實驗(2合1)

一天後,南城區,【船幫】駐地內一間被打掃乾淨的房間里,結束了早上課程的林恩,正握著一柄鋒利的匕首,從一具綠油油的屍體上切下一塊皮肉。

生前和死後,努爾的身體狀態截然不同,肉體再也沒有了之前那般神奇的恢復能力,變得乾乾癟癟的,如同綠色臘肉一般。

林恩試著將一小團切下的肉塊放到了掌心,接著催動了【初階物質解構術】,準備查看一下努爾的細胞與普通人的究竟有什麼不同。

然而出乎他預料的是,這些肉塊內部的細胞極不穩定,在受到了些許影響后,竟然直接崩解了開來。

墨綠色的血液和組織細胞四散飛射,又在【法師之手】的作用下聚合在一起,最後被丟棄在一旁。

因為是殘次品,所以血肉組織本身就很不穩定。

還是說由於自己注入了魔力所以產生了排異性?

之前在實驗魔法的時候,他就發現只要是活物都具有著略微的魔抗,如若本身的巫師,那抗性便會更高。

這一點在巫師間的戰鬥中體現的淋漓盡致,比如羅爾曾對他使用過的二環魔法【高溫蒸殺】,理論上只要他反向操控那些高溫氣體就能夠破解這個魔法,但這些氣體本質上是對方魔力的造物,所以根本不受他的影響。

林恩沉思了許久,下意識的就要去找光學顯微鏡,用物理的手段來觀察這些血肉組織的狀態,但看了眼空空如也的房間,不由的搖了搖頭。

條件真是太艱苦了,這樣的狀態怎麼可能搞得好魔法研究……

培養箱、除菌室、離心機、冷藏櫃……現在啥都沒有。

雖然神奇的魔法可以代替許多儀器的作用,但也不是萬能的,一個配置齊全的工坊實驗室是每一位熱衷於研究魔法的巫師都必不可少的東西。

咚咚咚……

輕微的敲門聲自門外響起。

林恩將努爾的屍體重新凍上,便開口讓他們進來。

「林恩大人,您需要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勞德領著幾名水手小心翼翼的從門外走入,手裡還搬著一個個大箱子。

這裡面裝的是硫磺、硝石、甘油之類的東西。

當然,林恩這次並不打算搞什麼黑火藥,只是準備配置一些用於防身的東西。

雖然他打算著去找【黑醫師】拉達克的麻煩,但也並不是直接衝進去抓人的。

從努爾透露出的些許情報來看,【血色荊棘】是一個極為龐大的組織,內部至少有著數位三環巫師,十餘名正式以及上百名巫師學徒……

對於根基尚淺的林恩而言,想要與之正面抗衡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雖說在開發出了白磷火和【液氮-寒冰領域】后,他的戰力並不算弱,但林恩很清楚任何一位正式巫師都不會是好對付的角色。

如果說安硫克這樣精通神術的主教,難對付的地方在於他們可以向神明借用力量的話,那巫師的強大之處就是在於各種各樣詭異的魔法與煉金道具。

林恩可以想象,那些無望晉陞大巫師,又不怎麼缺錢的三環巫師會有多少種保命的手段。

至少對於他來說,要不是窮的叮噹響,早就給自己搞一套保命的煉金物品了,用錢砸死對手,總比死後錢沒花完的好。

所以正面衝突是最愚蠢的舉措,不到萬不得已,林恩並不准備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則在【血色荊棘】徹底覆滅前,他就必須面對各種或明或暗的針對了。

相較之下,林恩更加傾向於悄悄偽裝溜進去,找個能和【黑醫師】拉達克單獨相處的機會,然後摸黑一棍子敲暈,神不知鬼不覺直接帶走盤問。

不過如此順利的場景很可能只存在於幻想之中……

為了面對可能發生的衝突,做一些準備自然是必要的。

傳聞中用於毀滅海港鎮的地獄之炎,又或者與羅爾的戰鬥中已經暴露的【液氮-寒冰領域】都不能隨意使用,否則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自己的身份,除非確認能夠將看到的所有人滅口……

在偽裝的情況下,能夠使用的就僅剩下了一些基礎性的魔法,以及依託智腦分析變得無比強大的劍術。

這顯然不足以應對一些極端的情況,鑒於此,林恩便準備改良一種新的魔法,來作為底牌。

而這一次,選擇的便是【腐蝕術】!

這玩意一種十分神奇的魔法,神奇到十個巫師同時使用【腐蝕術】,造成的傷害可能各不相同,因為【腐蝕術】的強弱全完取決於製造的腐蝕性液體強度。

之前努爾使用的便是屍鬼的胃液,對於肉體有著很強的腐蝕性,但其缺點在應對一些穿戴防護器具的人作用有限,也無法溶解金屬。

林恩便是準備配置王水,以此作為施展【腐蝕術】以及眾多衍生魔法的材料。

王水又稱王酸或是硝基鹽酸……由1個單位體積的濃硝酸和3個單位體積的濃鹽酸混合而成,擁有著極強的腐蝕性,甚至可以輕易的融化堅硬的金屬,也唯有鉭、銥、硅等少數物質能夠抵擋它的侵蝕。

之前羅爾使用的【高溫蒸殺】也給他提供了不少的靈感,稍微改良下,或許能夠形成一系列獨有的腐蝕性魔法體系,完全區別於之前的戰鬥風格,應對一般的情況也夠用了。

除此之外,林恩還打算製作另一種更加危險一些的東西,來確保自己在面對圍攻的時候也能夠脫身。

「今天拉達克還沒有從他的宅邸里出來嗎?」林恩檢查著幾個大箱子內的原料,出言詢問道。

「沒有,我們盯梢了整整一天了,那位拉達克似乎很少出門。」勞德忐忑的回應道。

林恩並不意外這一點。「那我要你們找的人呢,有目標了嗎?」

「林恩大人,已經找到了!」勞德連忙將資料遞上。

提米斯,二十九歲,去年因為一場惡性衝突,差點殺死一位學員而被提前開除出學院,暫時無法確定是不是【血色荊棘】中的一員,但每晚都會前往【黑醫師】拉達克的宅邸,應該是對方的學徒之一。

「聽聞南城區內幾個莫名失蹤的流浪漢就和他有關。」勞德遲疑的補充道。

林恩點了點頭,他想要去見拉達克,順便打探一些情報,自然需要一個合適、不容易被懷疑的身份。

這個提米斯就非常合適,去年才被開除,成為拉達克學徒的時間不會太久,彼此並不熟悉,有不小的操作空間。

至於努爾?他雖然是對方的助手,但身份早就不能用了,畢竟拉達克應該已經知道了努爾的死訊。

林恩沉思了一會,讓勞德等人都出去,開始了濃硝酸以及濃鹽酸的配置,最好能夠儘快的將相應的法術位給凝結出來。

……

傍晚,林恩以學徒提米斯的身份出現在了南城區。

至於提米斯本人,已經被捆好請到【船幫】的駐地里「做客」了。

鑒於努爾在被盤問情報時突然死亡,林恩並沒有過於為難對方,在問出了一些基礎的情報后,便讓提米斯服下了大量枯萎草根莖的粉末,劑量足以讓人昏睡好幾天。

而他現在就是準備借著這個身份,探一探【黑醫師】拉達克的底。

晚上六點整,林恩準時趕到了拉達克的莊園之外,來到這裡之前,他從沒有想到在南城區也能見到如此氣派的景象。

整個莊園佔地廣闊,周圍被高達三米、厚達十厘米鐵柵欄圍在裡面,僅留下一道可供兩人并行的石子路,一直延伸向莊園最深處。

「提米斯,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

莊園的門口,十幾位學徒已經等候在了那裡,待看到了林恩后,一位三十來歲,有著一頭黑髮的女巫忍不住的皺眉道。

拉達克大人可沒有什麼好脾氣,上回一個搞砸了實驗的學徒在被帶走後,就再沒有人見過他。

「今天臨時有急事,路上不小心耽擱了一些時間……」林恩恰到好處的露出了些許畏懼的表情。

「希望下次你也能再多耽擱一些時間……」一道陰沉沉的聲音自身旁響起,說話的那名男巫,嘴角正帶著些許譏諷的笑容。

林恩的眉頭微皺,但也沒有說些什麼。

反倒是之前發話的那位女巫不滿的出言說道。「博克,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很清楚,不是嗎?帕蒂,少一個人自然就少一個對手,我可不像你那麼虛偽……」名為博克的巫師嗤笑的出言說道。

在場的眾人都不約而同的陷入了沉默,每年拉達克大人都會選出一位表現最為優異的學徒,給與其晉陞的機會。

今年機會最大的本來是拉達克的新助手努爾,但這傢伙搞砸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些天更是完全不見了蹤影,不少人都猜測努爾很可能已經成為了拉達克大人新的實驗材料……

場上的靜默,並沒能持續太久,莊園的大門下一刻便被打了開來,走出來的是一位身高足有兩米的壯漢。

「科爾曼大人……」一眾巫師學徒們十分恭敬的出言招呼道。

「都跟我進來吧!」

科爾曼略帶輕蔑的看著畢恭畢敬的學徒們,曾幾何時他還是個躺在實驗室內被這些人解刨研究的材料,而現在卻成為了一名強大的魔能者……

不過對於這些曾在自己身上下刀的人,他自然是沒有什麼好感。

林恩等人跟在科爾曼的身後穿過長長石板路,踏入了莊園的城堡里。

莊園的內部守衛森嚴,即使是在晚上,依舊能看到數支巡邏隊的身影。

等踏入了城堡之後,看到的便是一副富麗堂皇的景象——金碧輝煌的穹頂吊燈,巨型雕塑和裝飾,牆壁上掛著的各種藝術品,就連地毯都是由昂貴的魔獸毛皮鋪成的,光是踩在上面就能感受到到柔軟舒適的觸感。

科爾曼並沒有停留,直接帶上眾人朝著城堡的深處走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頓時撲鼻而來,林恩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巫師學徒們,他們並沒有任何的反應,顯然是已經習慣了。

等進入了地下室后,科爾曼這才開口給每一位學徒安排著今天的任務,隨即看向林恩幾人,出言說道。

「博克、帕蒂還有提米斯,等會就由你們負責七號實驗室。」

聞言,其餘的學徒們都鬆了口氣,部分人的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既然博克等人承當了這項危險的任務,那他們就能夠相對輕鬆一些了。

「科爾曼大人……」博克驚慌失措的想要開口討饒,七號實驗室里關押的都是一些已經失去了理智的殘次品,而實驗的目標是嘗試不同塑形魔葯間的排異反應。

危險性可想而知。

但在科爾曼冰冷的目光注視下,博克只能被迫將到口的話語重新咽了下去。

「拉達克大人安排下來的實驗,總是要有人完成的,要不然你可以問一問,誰願意代替你們?」科爾曼玩味說道。

博克的臉色煞白一片,他當然清楚在這裡絕不會有人會好心主動承當危險的任務,最後只得怨恨的看著林恩,若不是剛才在門口的對話,科爾曼也不會注意到他們。

林恩全程靜默不語,因為他從提米斯那裡了解到的情報很是有限,也不清楚這所謂的試驗,究竟能有多危險,竟能讓一眾學徒們這般的恐懼。

在科爾曼的強制安排下,林恩、博克以及帕蒂進入了城堡的一個隔間里。

與外面的狹窄密閉環境相比,實驗室內的空間倒是很大,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和各種惡臭的藥水味,一旁的柜子上擺滿了透明的罐子,每個罐子里都裝著一隻怪異的生物,它們的頭顱都被切割開來,並且被塗抹了一層厚厚的膠質液體,使它們看起來格外滲人。

而最顯眼的便要屬手術台了,那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猙獰的刑具,上面放置著匕首、鑷子、剪刀以及縫合用的針線,還有著幾條早已經生鏽用於束縛手腳鐵鏈。

博克和帕蒂進門后,便一直盯著角落裡幾具被封死的鐵棺材。

猶豫了良久,博克才咬了咬牙上前將鐵棺材給打了開來……

(PS:今天兩章合在一起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打造了科學魔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打造了科學魔法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章 塑形魔葯實驗(2合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