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2章 這是最佳的時機

第2842章 這是最佳的時機

第2842章這是最佳的時機

其實對葉辰來說,睡眠早已經可有可無了。

即便一直不睡覺,他的身體也不會感覺到疲憊。

不過,剛才他將大量靈氣渡入那戒指之中,即便吃了一顆培元丹也只沒能完全補充上來,如此快速的消耗靈氣,著實讓他的身體有了幾分疲憊感。

海倫娜見葉辰面露倦色,連忙道:「葉先生請隨我來。」

由於行宮年久失修,隨時可供入住的房間只有寥寥幾個,海倫娜也不知自己究竟是什麼驅使,直接將葉辰帶到了自己在這行宮中的卧房。

葉辰初到這裡,對這座行宮的內部構造和分配並不清楚,再加上身體罕見的感到倦怠,於是便跟著海倫娜來到了那間卧房。

這是行宮之中,最大的一間卧房,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個面積很大的套間。

推門而入,是一個頗有北歐風情、古香古色的會客廳,這裡的每一件傢具、擺件甚至地板、吊燈,都有至少百年以上的歷史,北歐的古典美雖然很有藝術氣息,但畢竟年代久遠而且保養不當,房間裡帶著幾分難以去除的霉味。

海倫娜在這套房之中待了半個晚上,原本已經習慣了這種味道,可是出去一趟再回來,那種味道又重新變得十分明顯。

她不禁微微皺起眉頭,一臉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葉先生,房間里有些發霉的味道,除了年代有些久之外,可能也跟伯根這裡多雨的天氣有關。」

葉辰隨意的笑道:「無妨,這已經很好了。」

海倫娜稍稍躬了躬身,指著裡面的卧室,對葉辰說道:「葉先生,卧室在裡面,您先休息一會吧!」

「好。」葉辰點點頭,道:「你不必管我了,我稍稍眯一會兒,順便想點事情,如果我中午之前沒有起床,就麻煩你來叫我一聲。」

「好的!」海倫娜恭敬的點頭答應下來,隨後微微抿了抿朱唇,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我幫您收拾一下床榻,這卧室的床榻還沒收拾,有些凌亂。」

葉辰有些詫異,還沒來得及問,海倫娜便趕緊邁步先行進了卧室。

葉辰跟在她身後來到卧室,才發現寬大的床榻上,被子已經被掀開一半,床笠微微皺著,明顯是有人睡過的痕迹。

而且,這個房間里,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味道,與海倫娜身上的香水一模一樣。

這讓他忍不住問她:「海倫娜,這是你的卧室?」

海倫娜羞的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說道:「不好意思葉先生,這裡多數房間都塵封太久,實在不適合拿來待客,只有這個房間還算說得過去,所以就辛苦您在這裡休息一下。還請您不要介意......」

葉辰搖頭道:「我倒不是介意,只是我睡在這兒,豈不是鳩佔鵲巢,而且也會影響到你休息。」

「不會不會。」海倫娜不假思索的擺手說道:「我已經睡醒了,您休息吧,我在外面沙發上坐一會兒就下去了。」

葉辰聽聞,便也沒再堅持。

沒人能想到,這個令全世界為之側目、讓所有權貴競相追捧的北歐女皇海倫娜,此時,卻如一個貼身女傭一般,心甘情願的為葉辰收拾著自己的床榻。

海倫娜從不去想,自己作為一個女皇,該做什麼,或者不該做什麼。

她只知道,面對葉辰,自己可以放下一個女皇所有的驕傲與矜持,心甘情願去為他做任何事情。

況且,此刻的她,一想到葉辰即將睡在這張自己剛剛睡過的床上,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中,又喜又羞。

海倫娜幫葉辰將床榻收拾好之後,便滿臉恭敬的說道:「葉先生,您請先休息吧,如果您有任何需要,請隨時告訴我。」

「好的,謝謝。」葉辰微笑點頭,道謝之後,目送海倫娜退出了房間。

隨後,葉辰在房間內的衛生間洗漱一番,有些疲倦的脫去身上的衣物,整齊的放在床尾的長凳上,渾身上下除了內褲之外,唯獨將那枚戒指攥在了手心。

緊接著,他便躺在了那張尚有餘溫,且還有餘香撲鼻的床榻之上。

一想到這體溫和余香,都來自婀娜動人的海倫娜,葉辰在某個瞬間,也不免有三分恍惚和兩分上頭。

可是,再一想到手裡那枚坑爹的戒指,葉辰心裡不免又有些肉疼。

他把戒指放在指尖不停的轉來轉去,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又向其中渡入了幾分靈氣。

結果,依舊與往常一樣,那戒指除了發出一聲嗡鳴,似乎在告訴自己心意已經收到之外,沒再有其他任何錶示。

葉辰頓時又有些氣惱。

自己這是讓一枚戒指給詐騙了嗎?

這鬼東西怎麼跟網上那些騙人的殺豬盤,還有騙人的網賭一樣臭不要臉,哪有這種不停索取、卻吝嗇到不給任何回報的?

就算是那些在緬北一邊挨著電棍、一邊顫抖著用手指頭在網路上裝作美女或者富二代騙人的殺豬佬,起碼還會在騙錢的時候,對目標極盡關心、噓寒問暖。

相比之下,這戒指的職業操守,連詐騙犯都不如。

可是,葉辰也不禁有些上頭。

他心中暗忖:「會不會是我開啟戒指的方法不對?」

想到這裡,他立刻將戒指套在左手中指上,隨後又向其中渡入些許靈氣,想看看這東西是不是必須戴在手指之上才能觸發。

可是,即便他已經將戒指戴在了手指上,可這戒指依舊如往常一樣臭不要臉。

眼看又被坑走不少靈氣,葉辰屬實有些氣不過了。

可一想到自己都投入了這麼多靈氣,就這麼放棄實在是虧得難受。

畢竟自己面對的是一枚戒指,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網路詐騙犯。

想到這裡,他咬咬牙,繼續安慰自己:「或許是戴的手指不對?用別的手指再試一試!」

由於這枚戒指實在套不進大拇指,葉辰便將它在其他八根手指上都輪番試了一遍。

試完之後,氣的整個人心態已經徹底崩掉。

這鬼東西,還真的就跟那些殺豬佬一樣,吃人不吐骨頭。

殺豬佬的宗旨是榨乾受害者的每一分錢,而這枚戒指的宗旨,或許是榨乾自己每一分靈氣......

一念至此,葉辰心中一片頹然。

此時的他,體內的靈氣已經再度被消耗了超過九成,整個人十分疲憊,心中也格外頹廢。

他就像個幡然醒悟的賭徒,夢醒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在這場騙局中失去太多。

在這個瞬間,葉辰本想再取一枚培元丹,可轉念一想,如果自己再服一顆培元丹,與那些深陷騙局的受害者有什麼不同?

現在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及時止損,不要再對這枚戒指抱有任何幻想!

想到這裡,疲憊不堪的葉辰將戒指摘下,將其攥在手裡、不再向它渡入任何靈氣。

與此同時,他不由想起那個林婉兒。

他覺得,這個女孩,似乎極不簡單。

先不說這戒指裡面到底有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單就她能在瞬間決定把這戒指送給自己,就足以看出她做事的魄力非同常人。

而且,如果自己看到的那九枚銅錢確實是卦象的話,那這個女孩在易經八卦上的造詣,甚至甩開了賴清華一大截。

賴清華在易經八卦、風水秘術上,都是頂尖中的頂尖,說他是占卜風水領域裡的愛因斯坦也毫不為過。

如此泰斗級的大人物,若是真被林婉兒一個小姑娘甩在身後,那林婉兒就強的簡直不是人了。

看來,想解開這一系列的謎題,只有讓林婉兒親自解答了。

靈氣的大幅消耗,以及腦中不斷的思前想後,葉辰感覺身體的倦意越來越強烈,就像普通人熬了三天三夜一般,整個人已經處於沉睡的臨界點。

於是,他在不知不覺間緩緩閉上眼睛,徹底熟睡了過去。

......

約莫半小時后。

當葉辰已經熟睡,一直在會客廳坐立難安的海倫娜,在經過了漫長而激烈的心理鬥爭之後,忽然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她有些慌亂的掏出手機,找到自己上一次例假的日期記錄,隨後又在網上搜索了一下排卵期計算器。

當她輸入個人上次例假的開始以及結束時間,還有自己平均每次例假間隔的時間之後,那個小軟體給她彈出了一個粉色的愛心標誌,上面還附有一行字:「恭喜你目前正處於排卵期內,這是開始孕育一個新生命的最佳時機!」

看到這行字,海倫娜表情先是浮上幾分驚喜,而後便彷彿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變得堅定無比。

隨後,海倫娜深吸一口氣,懷揣著惴惴不安的忐忑內心,邁步走到卧室門前,輕輕推開了卧室的房門。

而此時的葉辰,正躺在床上,如嬰兒般熟睡。

海倫娜看著熟睡的葉辰,沉默片刻后,乾脆將心一橫,緩緩伸出雪白的雙手,將雙手環至身後,拉開了連衣裙背後那條長長的拉鏈。

隨著拉鏈拉開,海倫娜令人驚艷的背部,幾乎全部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接著,整條長裙自她嫩的雙肩滑下,瞬間墜落在她那雙纖細而又性感的腳踝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葉雲辰蕭妍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葉雲辰蕭妍然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42章 這是最佳的時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