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異教徒——陳都

第41章 異教徒——陳都

車子開動中,此時林奕身體完全無法放鬆下來,自從景銘輕描淡

寫的說出了那麼恐怖的話后,林奕就開始無法放鬆下來。

他也知道自己一直這樣緊張倒是會引人關注,可是他就是無法放鬆下來。

景銘是和他說起過異教徒並不全都像是瘋子,其中好的異教徒甚至可以像是真神教會那樣正面的組織。

可從小到大的學習里,跟隨異教徒一起的標籤就是墮落者與殺戮者,他們瘋狂也殘忍。

所以就算景銘和他說過那樣的話,可是林奕一時之間還是無法完全改變自己的思想。

而且異教徒也不全是那樣守序,就像是剛才那個小女孩,不就是一個忍不住不遵守秩序的異教徒嗎?

那個小女孩還那麼小,林奕都無法想象她怎麼也會成為異教徒的。

「哦,抱歉,你們可以和我們換一下座位嗎?這兩個人和我認識,我們想要聊一下」

就在這時,林奕突然再次看到了那個小女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不過和之前不同,這一次這個小女孩是被人抱著帶過來的。

那個抱著小女孩的人是一個中年男子,他戴著眼鏡,看起來斯文又充滿禮儀,他的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身上紅褐色的外衣很合身。

他滿臉和藹可親的笑容,抱著小女孩的樣子很溫柔,而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個女子,那名女子容貌精緻,當注意到了林奕的目光時,她還對著林奕有些靦腆的笑了一下。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這樣的一家三口,一定會感嘆他們的禮貌與幸福,可是他們在林奕的眼裡,卻只有可怕與危險。

不管說什麼,那個小女孩剛才的舉動都足以表現出許多東西了。

看著那個男子和自己對面的幾個人相互之間換了位置,林奕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他悄悄的向著景銘靠了靠,用自己的肩膀頂了一下景銘的肩膀。

而被林奕觸碰了一下之後,景銘像是才反應過來一樣,他原本看向窗外的目光終於收回來了。

「哦,是小妹妹啊?你是過來找我玩的嗎?」

當景銘的目光移到了小女孩身上之後,他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滿臉驚訝的對著那個小女孩說道。

而當小女孩對上了景銘的目光時,她被父親抱在懷裡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隨後她就乖巧的緊緊抱住了自己父親的脖子,一句話也不敢說。

小女孩的父親與母親像是沒有注意到自己孩子的害怕一樣,他們依然滿臉笑容的看著林奕和景銘,笑容中帶著一絲歉意。

「不好意思,剛才我們女兒不懂事,對你們不太禮貌,我們夫妻兩個在這裡和你們道歉了,真是抱歉」

「是啊,兩位同學,我家女兒從小調皮慣了,有什麼過錯希望你們可以原諒」

這對夫妻一唱一和,都是帶著那種職業性的微笑,看的林奕渾身都有些寒毛直立。

不得不說這對夫妻還真是般配啊,都是帶著那種虛偽的笑容,一舉一動雖然看起來斯文有禮,可是那種詭異的感覺,卻讓人難以克制心中的彆扭。

「哈哈,沒事沒事,只是一個小玩笑而已,我怎麼會和這麼可愛的小孩子計較呢?你說是不是啊——陳都」

哈哈一笑,景銘看著女孩父親的臉,突然開口說出了一個名字,說完以後,景銘就這樣看著女孩父親,一言不發。

被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女孩的父親明顯的呆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隨便遇到的一個人,

就會知道他的名字。

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陳都打量著景銘,臉上那虛偽的笑容收斂下來,而和他一樣,那名女子與他懷裡的孩子都在這一刻收斂了笑容。

他們的表情在慢慢變化,先是笑容收斂,隨後目光開始變得死寂無神,到了最後他們的表情漸漸相似,除了容貌不同,他們的神情與眼神完全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這樣的一家三口整整齊齊的用著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景銘,眼前的一幕讓林奕感覺頭皮發麻,他感覺自己現在動都不敢動了。

「果然是你啊?為了引你出來,我可是特意帶著我可愛的學弟坐上了這一列火車,真是高超的技術啊」

感慨一句,景銘揮手搭在了林奕的肩膀上,他滿臉笑容與不以為然,那副輕鬆的樣子,簡直就像是沒有看到那一家三口怪異的模樣。

景銘那副有恃無恐的樣子,讓陳都不敢輕舉妄動,他注視著景銘身上各處地方,可是卻沒有看到景銘身上帶有任何的徽記。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這一點,是陳都最關心的問題,他確定自己一直都小心翼翼沒有留下蹤跡,可是眼前的這個人是怎麼發現他的。

他想要弄清楚景銘使用的手段,作為逃亡在外的異教徒,他因為屠殺了幾個家庭的原因,在協會的抓捕名單上很有名,也是因為這個,所以他才過上了一直東躲XZ的生活。

可是如今卻有人找到了他,這讓他感覺到了十分的不安,既然有人能找到他,那協會就會找不到他嗎?

「你問得問題有些多啊,而且剛才還嚇到了我的學弟,你說你是不是應該付出一些補償才可以」

與對待林奕時不同,此時景銘雖然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可是其中的惡意卻滿溢而出。

霸氣側漏啊學長,看著景銘這樣的一面,林奕才終於感受到了為什麼景銘可以成為一個社團的會長。

「什麼補償?你想要什麼?只要你可以將找到我的方法告訴我,那我就可以付出任何我所擁有的東西」

壓低了聲音,陳都像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屈辱,他探查過景銘的實力,同樣都是二階的水平,可是看著景銘那樣有恃無恐,他實在不敢去動手。

「不要緊張嘛,像是我欺負你一樣,這樣吧,我喜歡玩,那你就和我玩一玩吧,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小遊戲」

「什麼遊戲怎麼玩?我贏了你就告訴我你找到我的方法?那我輸了呢?」

一臉輕鬆的景銘,在這個時候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枚金色的錢幣出來,他將這枚錢幣扔向天空,隨後拍在了桌子上。

「就玩猜硬幣吧,如果你猜對了,我可以告訴你我找到你的方法,但是如果你猜錯了,那你就要接受一個小小的懲罰哦」

壞笑一聲,景銘壓著掌中的錢幣,看著陳都說道。

「怎麼猜?」

陳都直直的盯著景銘的眼睛,眼前這個少年真是讓他捉摸不透,而且那份實力也遠比他以前遇到過的那些學校天才更強許多。

「很簡單,你只需要猜一猜我的這枚錢幣來自哪裡就好了」

再次笑了一下,景銘那壓著錢幣的手依舊沒有鬆開,可是這一次陳都明顯的憤怒起來了。

看著景銘,他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猜這枚錢幣的來歷?他都沒有見到過這樣的錢幣,他怎麼去猜?

「你耍我?這要怎麼猜?誰知道你的錢來自哪裡?」

本來他只以為景銘是要他猜一下這枚錢幣是正面還是反面,可是他實在沒有想到景銘會出一個這樣刁鑽的問題,這分明就是在耍他。

「你猜不猜,遊戲已經開始了,不猜的話,那你就是選擇接受懲罰了嗎?」

陳都的憤怒並沒有讓景銘有任何的改變,景銘就像一個嚴格遵守遊戲規則的玩家一樣,繼續問了一句。

「懲罰?我們都是二階,你就敢確定自己一定比我強嗎?」

不屑的看著景銘,陳都在這一刻終於不再隱忍,他本來不想惹事,可是景銘的一再挑釁,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唉,可惜了,遊戲結束,你猜錯了,那我就按照遊戲規則來處罰你吧,不過我還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從現在開始,我會默數十個數字,你可以先跑,如果你能跑掉,我就不抓你了,但是如果你跑不掉那就只能怨你實力不足」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舊淵超凡者學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舊淵超凡者學院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異教徒——陳都

%